出租车司机与我“配合”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四日】最近,一位朋友去了澳大利亚。到达悉尼之后,给他在大陆的妻子打了个平安电话,我听到消息后,真的为他高兴。

刚放下电话,中介人的电话又打了進来:“王老师吗?您的朋友出国前把您介绍给了我们。您如果有空的话,能过来了解一下情况吗?”

“好啊,”我回答,“您公司的地址在哪?”

“在香格里拉大酒店。您打车来吧!”他特意嘱咐了一句。

走出家门,迎面就开来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我的眼前。“去哪?” 司机问我。“香格里拉,”我答道,见到里面已有两位乘客,我就又说,“您先走吧,我坐别的空车去。”

“上来吧,她们也到香格里拉。”司机不由分说的回答我。“真巧,”我嘴上叨咕着,尽管心里满不愿意,可还是上了车。“要是给司机单独讲真相,真是驾轻就熟,在车上给这么多人讲,还没有过。”这是刚才不想上车的真正原因。

“这几天我总遇到好事。”上车后,我没话找话的和司机聊起了天。

“啥好事,说说。”司机很是配合。

“我有个朋友刚到澳大利亚,一切顺利,当地的亲人连住处都给都安排好了。这是其一。”我兴致勃勃,“其二,昨天我免费买了份终生生命保险。”我不失时机的把话转上了正题。

“这是咋回事?”司机继续问。

“昨天二十多年没见的朋友告诉我H1N1就象是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后,横扫欧洲的黑死病。”“罗马帝国是那样。那残垣断壁的斗兽场就是见证。”司机好象比我知道的多。

“你可能要问罗马帝国招来黑死病是迫害了基督徒,那中国招来H1N1是因为啥呢?是因为中共迫害了法轮功。法轮功弟子都是实践真善忍的好人。我的朋友这样告诉我。”我继续用第三者口气讲着真相。

“那咋能不得H1N1呢?”司机继续追问。

“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退出党团队就能保平安。”我和司机一问一答。

“你退了吗?”司机锲而不舍。

“我退了,本来对共产党就不感冒。”我用女儿对我说的话回答了他。

“我在部队时是党员,我也得退。”司机似乎是自言自语。车上的两个女士一直默默的听着。

“您贵姓啊?”我继续和司机对着话。

“姓王。”该短时,绝不长,这是该司机说话的特点。

“两位女士呢?”我让她们表态。

“我姓陈,入过团。”“我姓张,入过党。”两位女士争先恐后。

“两位如果也想退,那我就让我那位朋友帮忙给你俩也退了吧?”我不失时机。

“好。”两位不约而同。

说着说着香格里拉到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