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就是得无条件的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师尊在每次的讲法中,几乎都告诉弟子们要多学法,要向内找,要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要精進。以前每次学到师父有关讲法时,我虽对照了自己,也发现了自身所存在的一些不足,但仍认为自己至少不是不精進的弟子。法坚持学了,功坚持炼了,“三件事”也在做,也知道要向内找。同修遇到问题不知如何处理时自己也还能在法上说两句。可是,当我学了师父最近的一系列讲法后,对照自己向内找,才猛然发现,原来自己早已变的是那么的不精進了,执着一大堆,却还不自知。而我的这种不精進早已体现在了方方面面。特别是,虽然知道修炼人应该向内找,但在现实生活中,在遇到问题、遇到矛盾时,常常不能做到向内找,相反总是当作自己的关和难,那就谈不上精進。只有不断的用法来归正自己,按法的要求无条件的向内找,找到自己执着的根子,正视它、修去它,才能在法中升华,才能在修炼的路上精進前行。

我以前在遇到问题时,也向内找自己,也定会找到自己的一些执着。那时,我就自认为自己是按师父要求的做了,是个修炼人了,因为我知道要向内找了。但是几个月前,我遇到了对我的心性造成了强烈冲击的一件事,我才发现,自己距离师父的要求还相差甚远,才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无条件向内找。

事情的经过其实很简单:有一个客户到我们单位来开票据,我在给她票据前请她核对有关数据是否正确,她说“没问题”,于是我就把票据开给了她。可第二天她却来单位找我,说我把票据开错了,而且态度很不好。我一听她指责我,并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的头上时,我的火一下就上来了,立即反驳她说:“昨天让你核对时你不是说‘没问题’吗?”她听我这样一说,态度更不好了,大声的喊起来:“啊,你把我的东西搞错了,你还说什么说!”当时单位有很多人,她这么一喊,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向我俩。这时陪她来的同伴说她:“你别说她了,这不怪她。这儿不是写着嘛:‘请仔细核对’。”可是她还是在那不停的大声喊:“啊,你把我的东西搞错了,要是阿拉伯数字错了也倒罢了,连个汉字都能搞错,你还敢说我!我给你的原始凭据可是对的,你还把我的东西搞错了!别人给我办时,从来都没有错过!”她在那大声的嚷嚷。我定了定心,跟她说道:“你别喊了,错了你我都有责任,错了改就是了。”她一听我说她也有责任,就更气的不行了。一边对我直挥手,一边大喊:“你不要说了,你不要跟我说了,你把我的东西搞错了,你还说什么说!”她这么一吵吵,把我的主管给喊来了。我的主管在了解了事情经过后,让我给她从新开,同时也对她说:“这个你也是要核对仔细的。”这时,我身旁来办事的其他人也对她说:“她是很少出错的。你自己的东西你是应该仔细核对的。我是旁观者,要我说,这事是你的责任,错不在她。”她听别人这样说,声音小了些,但还是在那不停的抱怨,责怪我。

当听到她指责我时,我真的动了气,只觉得一股气一下子就上了头顶了,连右手都有些发麻了。我当时真想也和她一样大声嚷嚷:“让你核对,你说‘没问题’,出了错你又来怪我,把责任全推到我身上。你怎么不说你昨天根本就没有核对名称,问你是否正确时,你其实是随口在敷衍我!”不过我还是强忍住了,没有和她对喊。那时我想到了师父讲的修炼人要能忍的法。我在心里不停的一遍遍的对自己说:“我是个修炼人,我不能跟她一般见识,我得忍!”其实,那时我只是在强忍,并没有达到师父在法中对我们的要求。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而我当时虽是强忍着没有和她吵架,但是我心里觉得“太委屈了”,尤其是其他旁观者都说是她的责任时,我更觉得委屈,眼泪止不住的涌上了眼眶,我连忙躲到柜子后面擦去委屈的泪水,不想让她和其他人看见,也不停的在心中对自己说:不要哭!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往外涌。说真的,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

在给她处理这件事的时候,她还在不停的说:“你要小心点啊,不要又给我搞错了!”等她办完事情走后,我的一位同事对我说:“你的涵养可真好,要是我肯定要和她吵两句。至少告诉她这责任也是咱俩对半!”我说:“有什么好说的呢,不管怎样,是我给办错了,错了就得认啊!”话是这么说了,可心还是不住的想哭。

下班回家后将这事告诉了父母。谁知我父亲一听我的叙述就开始说我了。我一下子就受不了了,可以说,那时我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在单位,因为是面对外人,我还能强忍住,回到家,其实内心是希望能得到支持和理解,没想到却又受到了亲人的指责。我再也受不了了,放声大哭大喊了起来。伤心的躲回了自己的房间,饭也不吃了,光哭,心里觉得特委屈。第二天上班去了,心中很不是滋味。同事们都劝我:别太在意了,你已经让她核对了,是她没有对出来。领导也不会怪你的。

那时我告诉自己:是自己出的错就得自己承受。但当时对这事的心态其实是很被动的,并没有真正无条件的向内找自己,所以也没有找到自己执著的根子。虽然也用师父的讲法来对待了,但并没有找到实质,其实,还是自己不能正视自己那颗隐藏很深的那个心,不想被触动。

师父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因为我并没有真正过了这一关,所以还得接着来。紧接着,单位的一把手在集体开会时就把我犯错的这件事公开在会上说了,并把责任算到了我的头上。当时我那心里别提是啥滋味了,觉得委屈、不公、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因为我很少犯错,象这样的被点名批评还从来没有过,一下子就受不了了。其实,没有发现自己觉得难过是因为自己那颗爱面子的执著心受到了触动,也就是那颗求名的心受到了触动。一直以来,我还自认为自己的名、利、情已经放下了。

回到家,父亲知道了这件事后又开始说我。我又大哭了一场,这次哭的更伤心,更觉得委屈,心想:不就这点事嘛,单位说完家里说,我都已经说了是我错了,我认了,你们怎么还是没完没了,难道就不允许人出错吗?再说,又不全是我的责任,为什么外面的人怪我,连家里最亲的人也要指责我呢?我真是太伤心了!我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就是使劲哭,似乎那无限委屈只能通过痛哭才能得到发泄与解脱。

这时母亲劝慰我说:“别哭了,你想想你为什么老是这么伤心呢?值得吗?”母亲的问话惊醒了我,我想也许是师父借她的口在点化我。是啊!我为什么会这么伤心呢?我伤心是因为我觉得委屈,可我为什么会觉得委屈呢?我开始正视自己,象剥笋一样,一层层的向内找:

我觉得委屈是因为我让她核对她却没对出来,错了又来怪我。我虽嘴上说是自己犯的错,也“认了”,其实内心并不认为是自己的错,仍然象常人一样觉得都是别人的错。虽然从表面上看,她也是有责任的。但我是个修炼人啊!师父不是讲过嘛修炼人和常人发生矛盾,都是修炼人的错嚒,何况这是我的工作,我为什么不自己亲自核对呢?我为什么要指望常人呢?这难道不是依赖心吗?既然已经认定了是自己的错,那么为什么被人说时还觉得委屈的不行呢?啊,找到了,原来我是有一颗隐藏很深的不愿被人说的心!在这其中掺杂着爱面子的心,就是求名的心,觉得被领导批评了名声不好。我怎么没有想想,因为出了这个错,给对方造成了什么伤害呢?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而我在实质上还是一个“为私为我”的旧宇宙的生命,连这么点小事都执着自己的不行,哪能有那么大的慈悲心去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呢?

找到了自己的执著,想到了师父的法,突然之间,我觉得我那无限的委屈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再看看这事,真不算什么事了,想想父亲说的,也是有道理的。

对照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对照法对我们的要求,对照身边精進实修的同修,我深知自己的差距是巨大的,我也知道正法的时间不多了,留给我们实修的时间不多了。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间里,不能再放松自己的修炼,一定得认真学法,向内找,去执着,努力做好“三件事”,在法中提高上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