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玉英在狱中遭五年折磨 家庭破裂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山东省济南法轮功学员路玉英,今年四十五岁,原家住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匡山小区,原山东省济南市自来水公司西郊水厂职工,九五年因心脏病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身轻体健、身心健康,家庭和睦。路玉英处处严格要求自己按照大法的修炼原则“真善忍”做好人,邻居们反映路玉英象是变了一个人。

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路玉英屡次遭受迫害,被迫流离失所,遭绑架判刑,在监狱遭折磨五年,原本幸福家庭支离破碎。

无辜被抓捕、拘留、罚款

2000年7月路玉英到北京信访局上访,刚走到天安门广场休息,就被警察和便衣特务绑架到北京十三处,通过登记她的姓名、住址,他们和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匡山派出所联系,第二天由匡山派出所的恶警高发利、徐金亭等恶警,把她们六人带到宾馆后,拿出毒针,恐吓要给她们打毒针,在从北京回济南的汽车上高发利逼迫她们长跪了8个小时,到匡山派出所后高发利以涉嫌组织,利用某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于 2000年7月12日被刑事拘留一个月(在刘长山看守所)并罚款5000元,2000年8月11日取保候审后,路玉英回到自来水公司上班,被公司处分,由原来的保管工作调离降职扫单位大院“劳动改造”,由原来的1050元工资改为只发300元生活费,单位所有的奖金和福利一概扣除,劳动改造生活持续了将近一年。

匡山办事处书记,匡山派出所恶警高发利等,单位书记石建民配合洗脑班派单位职工强行送路玉英去洗脑班,强制她向洗脑班交恶警的生活费,强制从工资里扣除;强制听诬蔑大法的谎言;强制写保证书。

2001年9月份匡山派出所派一名在派出所的临时工敲路玉英家的门,要她去一趟,说她给其他人做“反转化”,给她找证人,要送她去劳教所,因此路玉英被逼离家出走。山东省济南市自来水公司西郊水厂的领导以旷工为名开除了她的工职,全单位通告,为了达到绑架路玉英的目地,山东省济南市匡山派出所,在山东省下通缉令通缉她;匡山派出所为了给路玉英家人制造更大的压力,开着警车,拉着警笛到她的亲属家去找她,到路玉英姐的单位去找,半夜三更翻墙入室到路玉英姐家去找,给她家里的亲属在生活上和心理上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和伤害。

遭绑架判刑

路玉英离家出走来到文登市高村镇,买了一台油印机,蜡纸编写印制法轮功教人向善的真相资料,在山东省文登市埠口镇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埠口巡逻人员绑架,当晚在埠口巡逻边防派出所巡逻人员,用巴掌打耳光,同时被抓的大法弟子初英玲被打的嘴角流血,路玉英被打的嘴肿起很高,她被打完后,恶人用四个手铐分别把她的双手,双脚靠在用刑的铁椅上;嘴里塞上臭布,匡山派出所把路玉英从文登拘留所绑架回济南后在刘长山看守所。

2001年12月26日被非法“批捕”,由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检察院以槐荫检刑诉字(2002)第30号起诉书,指控路玉英组织利用某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于2002年4月8日向检察院提起公诉,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朱兆国出庭支持公诉。由法庭指定山东省信义律师事务所张鸿业为辩护律师,并组织合议庭,公开审理了此案,以组织利用某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非法判刑五年。

因路玉英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山东省中级人民法院以执迷不悟,顽固坚持法轮功立场为由维持原判决为终审判决,审判长:王鸿翔,审判员:吴保钦,审判员:邵曼丽,书记员:王玉州。

在监狱遭折磨五年

在2002年6月,路玉英由看守所被绑架到山东省女子监狱,她始终认为修炼真善忍没罪,信仰自由没罪,所以不服判决,不穿囚服,绝食抗议,恶警指使十几个犯人踩着她的头发,拧着她的胳膊,压着她的双腿,强制脱掉路玉英的衣服,换上它们的囚服,她的胳膊反背在后面用胶带粘住,抬进禁闭室,坐在用刑的铁骑子上双手又从新用手铐铐在铁椅子的横梁上,40°C高温的夏天在禁闭室铐了一宿不让睡觉,监狱有一条规定不穿囚服就扒光衣服在监狱大院内溜圈,再不穿囚服,照裸照在家附近到处张贴。

路玉英在山东省女子监狱遭到野蛮灌食,十几个恶人踩着头发,摁着双肩抬着下巴,拧着双肩,压着双腿,插胃管灌食,一日三餐,一餐三快餐杯(一个快餐杯高9厘米,直径13厘米)灌食的同时往里面加不明药物,他们一直在这样摧残路玉英的胃。在监管队20多天后分到二监区,绝食抗议40多天时,高莹和另一名恶警在二监区办公室用两根电棍同时电路玉英的脖子、胳膊和两条大腿的内侧,不许睡觉、不许洗刷,由原来的140多斤瘦到88斤,在皮包骨脱像的情况下,每天早上7点出工,晚上10点收工,有时还要让路玉英单独的加班加点,有时犯人参加其他活动,她和包夹还要继续干活。

监狱法规定:“8小时双休日”,恶警们为了让犯人们拼命的给他们挣钱,根本不执行此规定,犯人们经常加班加点,打一天一宿的通宵,犯人们没有敢吱声的,谁要是犯困,就用电棍折磨。有一次,大法弟子星期天在监室不出工,恶警就指使积委会成员也就是恶警的得力打手(都是犯人)如姚怀芳、张立芳、王莉、徐平,强制的将手拉手的大法弟子单独拖进每个人的监区狱室,岳霞被关禁闭,逼迫她们放弃双休,监狱是执法单位却执法犯法。

犯人的伙食更差,每天的菜少的可怜,少到可以看到快餐杯的底儿,要想改善生活,犯人就得给家人要钱买很贵的自费餐,恶警为了应付上级检查让犯人在伙房“剁”白菜疙瘩,上级还以为剁的是排骨,自费的洗发水、肥皂、卫生纸等商品都是假冒伪劣,监狱的澡堂,冬天的暖气都是应付检查的。冬天的三九天,犯人在厕所洗澡,监舍的毛巾结冰,棉被只有一床,另一床是标准被,不敢盖,弄不标准就扣分,犯人冻的感冒发烧常见。有一次监狱发生小型瘟疫。九个监区90% 的犯人发烧,二监区的恶警赵飞雁不管犯人死活,只要退烧就得干活。

大法弟子周树春会背《转法轮》是恶警迫害的对象,恶警高莹和赵飞雁指使狱医给周树春打破坏她中枢神经的针,有一次路玉英和岳霞亲眼看见恶警李林颖(迎)(音)带狱医给周树春打针,周树春的包夹刘伟、夏红平经常受恶警指使暴打周树春,刘伟受恶警指使往周树春的饭碗里面加毒药。

在监狱“入监队”经常听到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然后是一阵急促的关窗声,给同修打毒针。

大法弟子李秀珍绝食抗议,每天灌食瘦的皮包骨,走路都得扶着墙。夏天禁闭室不透气,气温高达40°C,她却一直躺在里面,最后被送进警官医院,从此没有了音讯,她躺过的禁闭室的地上滴满了鲜血。

在刘长山看守所时,路玉英和济南大法弟子刘洪梅被关在一个房间里,那时她很身体健康没有残疾,到山东省女子监狱不长时间,不知道受了什么酷刑,走路一瘸一拐的,再后来就看到监区的犯人们用一块大约2米长,1.5米宽的布抬着她出工。

稣翠华借接见的机会越狱被恶警发现抓回,在禁闭室十几根电棍电她,把她电的死去活来。

为了达到让顾海梅转化的目的,恶警在禁闭室让她吃尽了电棍的苦头,脖子的一圈被电棍电的都成了黑色,恶警怕犯人看见,为了掩盖罪行恶警让她穿上带领衣服出禁闭室。

浦蛾梅是在监狱得法的新学员,传递经文时被恶警发现,强制关进禁闭室用电棍电她,冬天禁闭室很冷,恶警用力踩她冰冷的脚,结果出禁闭室时,双脚不能行走,犯人把她背出禁闭室的。

有一次恶警李书英在三千人的犯人大会上讲诬蔑大法的话,毒害犯人,有一老年同修喊“法轮大法好”被关禁闭室。

监狱恶警隗建华到香港刚下飞机,遇到香港的大法弟子发真相传单,给了她一份山东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伙房弄虚作假的真相资料,她回监狱后不思悔改,还在犯人大会上挑动是非,栽赃陷害法轮功,挑起犯人对大法弟子的仇恨。

监狱旁边有一个禁闭室,原来是三个小屋,为了迫害大法弟子又多加一个,长大约3米,宽大约1.5米,地上有一个水泥台,上面放一张木板床,大小便都在里面,里面经常关坚修的大法弟子,一顿只给一个小窝头、一块咸菜,“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响彻整个禁闭室,恶警怕犯人听到;在里面放了一个录音机,录音的内容全是转化的邪说,把录音机的声音放到最大。

有一天,电闪雷鸣、雷雨交加,恶警赵飞雁带领积委会成员和犯人在监室值班人员强制大法弟子回监室,让犯人搜她们身上的大法书,在徐继荣身上搜到大法书,让没搜着大法书的同修出工,她们是一个整体坚决不配合,最后恶警放弃了对徐继荣的迫害。

强制戴犯人的胸牌,大法弟子们不配合,恶警高莹、赵飞雁、李林颖(迎)的带领下,发动二监区所有的犯人向她们施压有的打、有的骂,推推搡搡的,十几个一齐冲向她们强制她们戴胸牌。

在监室炼功更难,大法弟子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自己的床上炼静功,不影响任何人休息,根本就没有任何声音,值夜班的犯人看到后把恶警喊来,恶警为了给她们施加压力,用“株连”的流氓手段把所有的犯人喊起来,告诉全监室的人说,只要她们炼功,谁也别想睡觉,犯人的怨气一齐冲向她们,有打她们的,有骂她们的,有一次李林颖(音)带领犯人从二米高的床上把路玉英拖下来,每天炼功都是面对这样的环境。

二监区恶警高莹、李林颖(音)、刁文晶、汪杰、赵飞雁、刘洪涛、刘瑞雪、王爱霞、隗建华、尹光霞、李书英、监狱长孙晓丽。

二零零七年春天,路玉英在监狱整整被非法关押了五年才到期释放,可是回来时,已经没有家了。

幸福家庭支离破碎

路玉英从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心脏病不翼而飞,而且她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在家中孝敬父母,管教孩子,路玉英和丈夫恩爱,从未吵过架,丈夫每天早6:30赶班车,晚上19点到家;他根本没时间管教孩子,为了照顾孩子路玉英在公司休假二年半,自从孩子生下那天都是她一个人带孩子,任劳任怨。

自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那天开始,路玉英因为上访、讲真相被无辜关押、罚款、拘留、降职劳动改造、送去洗脑班、下通缉令通缉、恶警几次三番开着警车拉警笛到家中骚扰,路玉英丈夫受到很大的精神刺激和伤害,一直到路玉英被绑架到山东省女子监狱,她丈夫受到来自社会和各界方方面面的压力,还要照顾幼小的孩子,一直到路玉英被枉判有期徒刑五年,他实在是承受不住了,中共邪恶的流氓迫害严重的伤害了他,中共的邪恶的对法轮功的造谣、中伤的宣传同样毒害了他。

2003年12月23日,路玉英丈夫带着已经找好的现在的妻子一同去监狱和路玉英办理离婚手续,和她离婚没有别的理由只好编造理由说她脾气不好、为家庭琐事经常吵架等,其实她们从恋爱到离婚都没有吵过一声,离婚那天都是洒泪而别,在离婚的场合上他自己矢口否认家中存在的财产,他对路玉英不理解、不敢再承受、面对中共的邪恶打压反而认为路玉英严重的伤害了他的感情。最后孩子也判给了他、房子也归她丈夫所有。这是共产邪党迫害打压法轮功造成的又一家庭悲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