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李敬意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导)大连法轮功学员李敬意2000年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被大连教养院迫害;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四日被中山分局绑架劳教,闯出马三家时骨瘦如柴、奄奄一息。零七年九月十二日,被中山区清泥街道上海社区协助中山区公安分局天津派出所绑架,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未遂。下面是李敬意遭受的部份迫害经历。

李敬意2007年9月12日到社区办事,被天津街派出所和上海社区勾结绑架,劫持送往中山公安分局,分局未受理,后非法关押在天津街派出所二楼专门关押罪犯的黑屋子里两天两夜,第三天一大早六点多钟,警察将李敬意带到办公室让她在劳教书上签字,李敬意将劳教书接到手里后,告诉这个警察不承认非法劳教,并将手中的劳教书撕得粉碎。警察一把抢过来,将碎纸用胶水一点点的拼凑的粘贴起来,跟着所长和另一名警察还有两个女巡防,把李敬意劫持往沈阳马三家劳教所。

到了马三家早已是中午了,马三家公安医院都午休了,他们楼上楼下的找了好久才请来个大夫,李敬意告诉主治大夫:“你不能收我,迫害大法弟子是有罪的,真的是有罪。我上次就是从马三家奄奄一息的抬出去的,病案还在你们的档案柜子里,收了我你们就准备往医院贴钱吧,我没有钱。”李敬意还告诉这个大夫:“我的腰椎在多次迫害中受过重伤、在大连教养院还上过大挂遭过残酷的毒打已经导致严重变形……”听完她的陈述,大夫检查了她的腰椎后说没有事,李敬意告诉这个大夫“那你是没有站在公正的立场上说话”。大夫说:“那你说我是站在那个立场上说话的?”李敬意告诉大夫:“你是站在警察的立场上说着昧着良心的假话。”然后开出来多项体检的单子:血、尿、心电图、透视。一切结果出来后,又测量了血压,大夫问:你的心脏还有问题吗?李敬意说:“有,一次在公交车站等车时心脏突然就不跳了,足有一分钟,当时要不是已经得了大法心没有慌,并请师父加持,肯定就完了。”李敬意又对这个大夫说:“你真的不能接收我,也是在给你自己摆放位置,积功德的。”检查完后,再次不合格,才给拉了回来。

二零零四年十月在狱中被迫害一年多的李敬意与其他六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从大连教养院被秘密转移到了沈阳马三家,李敬意一直抗议要求无罪释放,在迫害中,她的身体每况愈下,后来在多日饭水不能进,警察多次想灌而大夫又不敢灌食(身体太弱,而且进多少就出多少),后来强行拉到中国医大沈阳第一人民医院进行体检。李敬意资金卡上本有的七百元,被强行购买服装和床单扣去一百多,余下五百多(她除了买手纸之类的必用品外从不舍得多花一分钱)被他们窃用强行体检和往返车费。仅车费一次就得一百元,两次就是二百元,全扣在大法弟子的身上。体检回来尽管医大的专家大夫诊断病很重,他们仍保守秘密,到处电话联系寻找亲属和亲友“拔毛”补偿他们贴上的资金,可是找不到。当他们想通要放人的时候,联系当地的街道和派出所来接人时,又因不放弃信仰,街道和大连方面的派出所不肯接大法弟子,致使本已饭水都多日不进的她又在无端的推诿中延续了近十天。

直到二零零五年七月,在李敬意骨瘦如柴、多种综合症并奄奄一息的状态下,马三家劳教所,用抬大蒜的编织袋子将李敬意抬到了大门口,马三家教养院大队长 、跟班警察和一个司机警察给送回大连,当时受到三个派出所的拒收,第一个派出所是户籍所在地的青泥洼桥派出所,两个马三家的队长带着派出所的人出来接人时,派出所的警察吓了一跳,立刻挥手:这个人我们不能收!不能收!立刻转身回到所里。第二个派出所是当时落脚地天津街派出所,派出所的值班警察见后说:“你们早干什么了?也就你们马三家有这样的人,就留着吧,还送回来干什么?!第三个派出所是参与非法绑架的桂林派出所,送去时已是下午五点多了,正常班的警察都下班了。在吸取了上两次碰壁经验之后两个马三家的队长不知用什么方法将值班所长从楼上请了下来,所长一见人,倒吸了口凉气,连连改口说:“我们不能收不能收。”一路上他们随时将情况和碰到的事情及时向劳教所的领导苏静请示汇报。当他们把李敬意脱手后,车旋即逃遁的无影无踪。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底,身体还在恢复中的李敬意,在大连日报社的报业大厦,遭恶人举报。已经走出大门口完全可以走脱的她,看到跑出来询问的保安,面对这个气喘吁吁的可怜人,还是决定留下来救他。可是他非但不听救度还越过报社的保安部长直接禀报给了报社的社长。这个保安在遭到顶头上司保安部长的训斥后又拨打了110,还随着警车到了派出所做伪证。为了请功领赏,天津街派出所委托具体办案的警察王世祥和另一个王姓警察在雨雪交加天气骤然恶化的情况下将李敬意用警车送到了分局,企图将责任推到分局身上。法制科的警察上下打量着眼前的李敬意,自言自语的说出:“几年时间腰弯了、腿也瘸了、人也变老了……”。原来这个警察竟是九九年中山分局派出一辆小面包专车到北京劫持大法弟子的片警。在没有任何配合的情况下,警察自问自答的形成了一份所谓的笔录,也没有任何签字,天津街派出所两个办案警察又将她劫持到姚家看守所。

在看守所,李敬意告诉负责接收的警察:“我是不久前才从马三家抬出来的,身体不符合你们接收的标准。”警察说:“不符合得有医院的诊断才行。”在李敬意强烈抗议下,劫持她的两个警察不得不立即驱车争取在下班前赶往了大连第三人民医院,还是碰上了交接班,做了化验和体检后。两个警察嘀嘀咕咕着说“没事,可以送进去”,又驱车赶回了看守所。接收的警察不敢做主,就将值班所长找来,所长看完体检表告诉办案警察:不能接受,你们回去吧。两个警察就是不肯走,执意要求将人留下。所长火了:出了事你们负责吗?就将他们送到了门岗,在通往门岗的路上所长看着腰弯腿瘸的李敬意说:“这个天你出来干什么?”李敬意真诚的告诉所长:“救人哪,救人哪。”年轻的办案警察在门岗还是不走,并用手机和上级请示准备第二天早晨再送。看守所的所长告诉两个办案警察:明天送也不收!,两名警察只好扫兴,不得不将李敬意拉回了派出所。又关押了一宿第二天上午得到街道证实确实身体不行才放了人。

事情并没有完结,负责办案的无知警察王世祥不听大法弟子对他们劝告,更听不进讲真相,仍执意罗织罪名申报了两年劳教才罢手。因而零七年九月十二日 再次绑架的那一幕,虽然距他们非法的劳教期只剩下三个多月的时间,他们仍还是要继续作恶。

在从马三家回返的途中,李敬意问一直都皱着眉凶巴巴的所长:你送进去了多少个大法弟子?这个刚调来一年左右的所长说:“只你一个”,李敬意真诚、善意、而又严肃的对所长说:那太好了,我是你抓到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绝不可以再有此类事情的发生,对你们和你们的家人都不好。”并且对车上的其他警巡人员说:“今天你们没有把我送进去是你们的福份,如果送进去了,老天爷都不会饶恕你们,法轮大法让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有百利无一害,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一定是要遭恶报,不希望看到你们发生什么不幸。”

到了派出所的门口,所长对李敬意说:“大姐,快回家休息休息吧,你都三天没吃没喝了,不打不成交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