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洛杉矶中领馆前吁关注被押亲人(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七日】美国国会以压倒多数通过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的605号决议、谷歌宣布停止对“谷歌中国”搜索服务的“过滤审查”,并将搜索服务由中国内地转至香港,这一系列事件令美国民众的目光再次聚焦中国人权。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洛杉矶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举办集会,抗议中共持续迫害法轮功,并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他们因修炼法轮功而在中国被非法关押的亲属。


3月25日,法轮功学员在洛杉矶中领馆前抗议中共继续迫害法轮功,并呼吁营救被非法关押的亲属。

张轶渊为母亲妹妹呼吁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审美牙科中心助理主任张轶渊说,他的母亲李耀华和妹妹张轶博在去年六月被上海警察非法抓捕后,于十天前在上海市徐汇区法院通过两名律师做庭上辩护。律师坚持“修炼法轮功不违反宪法”,同时质疑警方所谓的“证据”的合法性,理直气壮地为当事人做了无罪辩护。


法轮功学员、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牙科中心助理主任张轶渊呼吁营救母亲李耀华和妹妹张轶博。


张轶渊的母亲李耀华


张轶渊的妹妹张轶博

现年六十三岁的香港籍法轮功学员李燿华年轻时体弱多病,脊椎骨先天性呈S型,经常疼痛,病情严重时会下肢局部瘫痪,不能行走。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全身病痛全部消失了。由于切身体会大法修炼的超常与神奇,她一直谨持法理坚持修炼。

张轶渊的妹妹张轶博,大学毕业,今年二十九岁。在外资企业担任财务经理,能力受公司老板的肯定。但自小单薄瘦弱,患有胃病。看到母亲修炼大法后健康状况明显改善,她惊叹于大法的神奇,也开始学法炼功。健康情况马上改善,个性上也变得比较宽厚。与同事和下属间的相处变得比以前融洽。母女二人由于散发真相资料被人跟踪。 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晚间,田林派出所强行闯入家中,将二人绑架。

张轶渊说:“在中共的迫害下,母亲身体非常虚弱,在法庭上连续站立二三分钟就要倒下,为此律师多次提出取保候审的要求,中共的司法机构都不予理会。”

张轶渊表示,越来越多的正义律师愿意为法轮功学员辩护,他更要继续向国际社会和媒体暴露中共,让全世界人都知道它对法轮功的迫害。

田璐呼吁营救丈夫丛日旭及正义律师王永航

来自中国辽宁省大连市的田璐,呼吁营救在大陆被非法判刑的丈夫丛日旭和律师王永航。她说:“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我和先生丛日旭在大连甘井子区香周路附近粘贴‘法轮大法好’等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三个便衣警察将我们绑架到大连甘井子分局刑侦大队进行审讯。当晚我被非法关押于大连市看守所。在经历了三十一天牢狱之灾后,我被无罪释放,先生却被大连甘井子法院罗织罪名非法判刑三年。更有甚者,为丈夫做无罪辩护的律师王永航遭到非法判刑七年。”


来自中国大连的田璐,呼吁营救在大陆被非法判刑的丈夫丛日旭和律师王永航。


田璐的丈夫丛日旭


为丛日旭辩护的律师王永航

她回忆在看守所的三十一天里,五次被非法提审。提审时,恶警扇她耳光,还强迫威胁她替中共做特务,在被严词拒绝后,又威胁将她送至位于沈阳、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邪恶的中共看她是研究生毕业,就让高学历的警察继续找她谈话,在她正义坚持下,对方最终未能得逞。被释放时,田璐因绝食抗议,身体在一个月里消瘦了二十斤。

通过亲友的帮助,田璐逃出中国大陆,从新加坡辗转来到美国。她要求中共无条件释放丈夫丛日旭和律师王永航。

田璐介绍,在被抓前,丛日旭在大连文都考研培训学校担任校长助理,他在工作单位中是一名优秀的员工,在社会上赢得朋友的喜爱,在家庭中他又是一个好儿子、好丈夫。他于二零零五年七月毕业于辽宁工程技术大学新闻学专业,随后参加“支援西部建设志愿者”活动一年,于青海省门源县科技文化局担任文秘职务。由于他工作出色,人品又好,文化局领导对他多次挽留,同时他还获得国家颁发的“杰出志愿者”证书。

王永航是继高智晟律师之后的又一个敢为法轮功说话的正义律师,也是被非法判刑最重的律师。此前,王永航律师先后在大纪元网站发表了“致中国最高司法机关”的信件等七篇文章,二零零八年他发表“致胡温的公开信”,指出以刑法“300条”强加法轮功学员罪名违法违宪。并从法律的角度、从犯罪构成四个要素上,分析了当前中国法律框架范围内以该款强加给法轮功学员的罪名是不成立的,提出这项罪名的本身就是违背法律原则,要求最高司法机关认清问题的严重性,立即纠正自己的错误,释放自一九九九年以来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信仰者。

王潇讲述父亲与弟弟的遭遇

另一位做项目工程师的南加州居民王潇为她的父亲王占所和弟弟王侠呼吁。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晚,王潇的父亲王占所、母亲宋吉玲和弟弟王侠全家被山东省青岛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青岛市公安局黄岛分局及其下属长江路派出所十余名警察从家中绑架至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路派出所,并非法抄走电脑、打印机等物品。


南加居民、项目工程师王潇呼吁营救她的父亲王占所和弟弟王侠。


王潇的父亲王占所和母亲宋吉玲


王潇的弟弟王侠

几天后,黄岛分局发出拘留通知,以“涉嫌组织利用××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之名将王占所和王侠从派出所转往青岛市黄岛区看守所非法拘留。母亲宋吉玲则因检查出高血压而被转押在黄岛开发区第一人民医院,十天后被释放。父亲王占所和弟弟王侠至今仍被关押在青岛市黄岛区看守所。

王潇说:“我父亲是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七师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现山东省青岛市经济开发区恒信通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在公检司法系统工作三十余年,精通法律,且为人正直,从不收受贿赂。在当今这个司法腐败,权钱交易盛行,无数暗箱操作的中国是难得一见的清官、好官。”

她强调在上个星期的三月十六日,美国国会以四百一十二票赞成,一票反对的压倒性票数通过了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六零五号决议案,并呼吁世界上各个正义国家站出来共同制止这场迫害,“随着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一定能彻底制止这场迫害,让这群好人早日获得自由!”

董欣华讲述家人遭迫害经历

另一位洛杉矶居民董欣华由朋友代读了她一家遭受迫害的经历。

董欣华的弟弟董怡然原为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技术处工程师。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以后,其单位为逼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功,曾经两次将他非法关在警犬大队和单位所在地,搞所谓的“隔离审查”。并于一九九九年九月将他非法开除公职。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五年中董怡然曾经两次被非法劳教二年和二年半。其间,董怡然曾经二十四天被强制剥夺正常睡眠,腿脚被迫害的肿胀,不能穿上鞋子。在派出所期间被恶警所长宋铁军踢得半边脸乌青、眼睛瘀血,面部肿胀。当时正值腊月二十九,气温达到零下25℃,恶警拿凉水从董怡然头顶往身下浇,然后将窗户大开,同时打开电扇对准董怡然吹风。期间一年多不许家人探视。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董怡然再次被东陵区前进派出所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于东陵公安分局看守所。

董欣华的哥哥董欣然,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沈阳市机车车辆厂非法开除公职,多次被非法关入洗脑班、精神病院、劳教所、监狱迫害。现在不能行动,生活不能自理,一切都需要家人照料。

董欣华的母亲也曾经被多次绑架到洗脑班。其单位、社区、派出所人员轮番的到家中,过年期间更甚,每天社区都派两个人进行骚扰。二零零七年所居住的房子被强行野蛮拆迁、砸毁。在常年各种压力下董母于二零零八年不幸离世。

董欣华表示:一个原本善良幸福的家庭,一个个只为了做好人的人,为了告诉人们事情真相,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大陆屡见不鲜。她希望法轮功学员为坚守真、善、忍信仰所承受的苦难能及时唤醒被邪党蒙蔽的世人,更告诫“六一零”组织的人员为自己的未来考虑,为自己留条后路,不要再继续迫害善良百姓。

集会的组织者之一、洛杉矶法轮大法协会负责人李有甫表示,在当前全世界大社会背景下,如美国国会通过605号决议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谷歌为维护言论自由退出中国市场,全球最大域名注册商美国GoDaddy公司也表示不再提供cn域名,引起了全世界对中国人权和言论自由的极大关注。他说:“我们想告诉中共政权内部的执法人员:为自己的道德良知、为拯救自己的未来,你们必须要觉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