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24630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我产生了怕心,放弃了修炼,做了很多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事。1999年7月至2000年7月,我在学校读书期间,将宝贵的大法书籍交给了学校、派出所、国保大队,并向学校、派出所、国保大队违心的写了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保证书”,说了诽谤师父、诽谤大法及“不修炼大法”的话。2000年7月至2003年10月期间,我也曾向国保大队、派出所、警务区写过“保证书”,说过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话,并在寄给同学的一封信中,说过“不炼大法”的话。2001年8月,我被非法拘留期间,违心的写了“保证书”,说了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话。2003年10月份,我重新回到大法中修炼,但于当年12月份,在单位领导的压力下,被迫写了“保证书”。2005年5月的一天晚上,我因散发真相资料被人举报,被邪恶非法关押,并于当年被判刑。由于有怕心和执著心,我在恶警的恐吓和高压迫害下,违心的写了“四书”和其它书面材料,违心的说了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话,并出卖了二位同修。想起以上这些污点,我既痛心又痛悔。严正声明:我所写过的“保证书”、“四书”,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重新回到大法中修炼,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洗刷污点,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真修弟子。

陈方湖 2010年3月12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1日,由于理智不清,我在邪恶的胁迫下,违心的表示“与政府保持一致”,并放任邪恶从家中搜走了部份大法书、师父法像及炼功带等,配合了邪恶对大法的迫害。2001年,丈夫被非法绑架,邪恶威胁我如不配合他们,丈夫要被判刑。由于对丈夫的情放不下,怕他受苦,我的思想已完全不在法上,在洗脑班结束时违心的写了“思想小结”,并顺从邪恶的要求两次给丈夫写信,要他也违心的顺从邪恶,以免被判刑。由于听信邪恶的挑拨,我误认为与丈夫同时被绑架的同修把责任全推给了丈夫,由于怕丈夫为此而被加重处罚,我把该同修如何组织制作标语、刷标语、发真相资料等情况如实告诉了邪恶,就这样出卖了同修。为了能让丈夫“保外就医”,我顺从邪恶的要求,写了“思想认识”,并在邪恶的威逼下,写了与法轮功“决裂”的话。经过反复学习师父的经文《走出死关》,我深刻的认识到自己错了。我要彻底曝光上述这些可耻的事,放下污浊的包袱。严正声明:以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洗刷污点,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跟师父回家。

漆荣邦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去年九月份,我和母亲还有一个老年同修去农村讲真相,被人举报,母亲被非法关押了将近三个月,我在人心的带动下被非法勒索了二万元钱,第三天回到了家里。在营救母亲的过程中,我做了很多愧对师父、给大法抹黑的事,尤其到后期,我的正念越来越弱,都是用常人心在做事。在检察院,我在邪恶作的所谓“笔录”及有污蔑大法字样的纸上签了字。那个时候,我根本就没想到证实法、护法,完全被人心和情牵动,想如果我不签字她们不给母亲“取保”怎么办。后来法院给办“取保”的时候,我就更没有正念了,又在那样的纸上签了字。母亲那时正念很强,不配合,可我却代她签了,完全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通过学法和同修的帮助,我明白自己错了。我得法已经两年了,虽然晚些,可在慈悲的师父的加持下,我明白了很多法理,可到考验来的时候,却不能决裂于人,不能走师父安排的路,忘记了师父的谆谆教导,不但没有助师正法,还在拖正法的后腿。法是慈悲与威严同在的,我也不能自暴自弃。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多学法,精進实修。

刘鑫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刚刚在感性上体验到大法修炼的神奇,还没有真正从理性上认识大法时,一场浩劫就开始了,我在邪恶黑窝被迫洗了脑,并写了“保证”。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我配合邪恶,给同修洗脑,还编快板污蔑师父、污蔑大法。我自己出来后,为了看望被关押的孩子,曾被迫踩师父的法像,犯了不可饶恕的大罪。然而慈悲的师父一直没有放弃我,当我一遍遍看师父的讲法,一遍遍背《转法轮》时,我生命的深处在颤动,我为自己所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感到深深的痛悔,无地自容。严正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标准、对不起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洗刷污点,珍惜这万古等来的宝贵机缘,走正、走好师尊安排的路,圆满随师还。

付敏 2010年1月25日


严正声明

当初迫害来临之时,中共恶党通知不许党员参加法轮功,要把我开除,说我抹黑了他们。后来,恶党的人来我家,问我学了法怎样,我回答说:“学了法做好人,身体健康。”他们笑话我,让我签名,说是为了好交差。我开始不签,后来也签了字。九九年七二零的时候,大队带领恶党人员来我家抢书,我交了几本,还交了师父讲法带一盒,我真是后悔。以上这些事都是因为我没有好好学法,怕心太重造成的。我没有保护大法书,给大法抹了黑,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现在起,我一定多学法,学好法,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跟随师父回家。

杨坤玉 2010年3月4日


严正声明

我于一九九六年十月得法,因修炼有漏,有明显的显示心、争斗心等,被邪恶钻了空子,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于二零零二年六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在这期间,我没有静下心来找自己,而是有怕心,怕吃苦,又被情所带动,故意邪悟,给邪恶写了所谓的“三书”,想想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回家后,我始终处于带修不修状态,直到二零零九年七月,看到了师父《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之后,我才清醒了。与同修交流后,我认识到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不能让邪恶钻空子抓住把柄。严正声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郭瑞平 2010年3月11日


严正声明

2001年到2004年间,有同修被迫害到看守所,我和同修的家人一同去看望同修时,不但没有用正念加持同修,还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我对同修说:“你让家人写‘保证’,你签个字就行了,就能回家了”。在单位上班时,经理因修炼的事曾找过我,我说:“你不让炼我就不炼了,我不会给你找麻烦的”。还有,家里人抄的经文,家人走后,我不想留了,就给烧了。孩子抄的《洪吟》,也被我给烧了。通过和同修交流,我才悟到这是对师父、对大法的不敬,是大错特错的。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造成的损失,信师信法,跟师父回家。

王淑珍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二年清明节这一天,我们十多位同修在一起学法,被不明真相的人报了警,恶警、“610”一共七、八个人把我们抓走,非法关了十多天。由于我学法不深,再加上怕心重,在邪恶的逼迫下看了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电视,昧着良心写了对师父不敬的话,也说出了同修的名字,出卖了同修。我真是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也对不起同修。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期间,我单位要我交书时,由于有怕心,我交了师父的法像、《论语》及十多本大法书籍,我真是后悔。严正声明:以前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要多学法,学好法,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

彭四莲 2010年3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有幸在1999年修炼大法。由于平时不认真学法,对大法法理理解不深,不以法为师,我于2001年2月在劳教所主动接受邪悟,并积极配合邪党恶警去当犹大,给其他修炼人洗脑,一做就是好几年。同时,我怀着对邪党恶警的感激,为她们送锦旗、发慰问,完全走到大法对立面上了,破坏着大法。事隔多年,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再次把我从地狱中捞起,给我生的希望,我真的不配师父的救度。严正声明:以前一切对师、对法不敬的话和事全部作废。听师父的话,认真做好三件事,尽快赶上正法進程,同时真心悔过,争做合格的炼功人。

廖剑雯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因坚持修炼大法,于2003年被县公安强制送進洗脑班。在此期间,邪恶对我進行迫害,叫我写“悔过书”和一些诽谤大法的话,我不写,邪恶们自己写,强迫我签了字、按了手印。2005年8月,邪恶又一次将我关押在拘留所,询问大法书和一些大法资料的来源,让写“悔过书”和诽谤大法的话,我说不会写,邪恶们自己写,我在怕心的作用下,又一次被迫签了字。过后,我心里痛苦至极。严正声明:我给邪恶的签字全部作废。坚修大法,抓紧时间学法,救度更多的众生。

詹光群 2010年3月1日


严正声明

由于平时学法不扎实,学人不学法,当99年7.20后大法遭受邪恶的残酷迫害时,我承受不了压力,在怕心的作用下,写了“不炼功”的保证,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了抹不去的污点。在怕心的驱使下,为了开脱自己,我将同修给我经文的事情说了出来,做了出卖同修的事情。现在我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诚心诚意的向受牵连的同修道歉,并严正声明: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事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安崇珍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深,被邪恶钻了空子,于2009年9月被国保“610”从家中绑架到洗脑班進行迫害。在洗脑班里,我听信了邪恶的谎言,而后又看了邪悟者传的假经文,配合邪恶写了所谓的“四书”,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可耻的污点。我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回来后,通过学法,我才明白自己错误的严重。严正声明:我在洗脑班里所写的“四书”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多学法,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走好师父安排的道路,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

邹素华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大法已有四年的时间了,学法修炼后感到身心受益,道德回升,身体变好。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七日,我被抓至拘留所。在邪恶的残酷折磨中,我承受不了迫害,产生了气恨、气馁,开始玩起了人的狡猾,觉得不如轻描淡写的把“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写了,换取一点宽松的环境,没有意识到修炼的严肃性,给自己抹上了污点。写了“三书”后,我内心万分痛苦。严正声明:我被迫所写的“三书”及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归正自己,走好最后的路。

李晓艳 2010年3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学法后不长时间,身上的病业全部被清除。但当时法学的不扎实,有许多执著心放不下,人的东西执著的太多,所以在九九年七二零,社区主任到我家问我还炼不炼功时,出于怕心,我违心的说“不炼了”,给自己的修炼造成了污点。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我当时违心所说的“不炼了”的话作废。今后要多学法,弥补损失,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乔秀艳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恶党全面迫害法轮功时,恶警到我家,逼迫我老伴写看管我不让我進京上访的“保证书”。当时老伴不在家,恶警就逼我写,由于我当时学法不深,面对邪恶没了正念,加上怕心重,就代老伴写了,背离了大法,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严正声明:我代老伴写的“保证书”和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多学法,多背法,同化大法,扎扎实实的修好自己,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坚定的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刘学荣 2010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2001年大年三十我被骗到洗脑班被非法关押,在失去自由与严酷的高压下,违心写了不修炼的“保证”;2002年、2009年遭迫害被非法关押、非法判刑,在被迫害中,配合了邪恶抽血、验血,提取手印、脚印、照像;正念不足也说了对不起同修和不符合大法的话。在此,我特声明:以前在邪恶迫害下,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听师父的教导,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

桂大律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时候,我为了保护自己,和邪党站在一起,写了“不修法轮大法”的保证书,交了法轮大法的资料,还亲手剪了恩师的法像,同时帮着邪恶给大法弟子洗脑,说过一些对大法有罪的话。我现在很悔恨自己所做的一切错事。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及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行一律作废。重新修炼法轮大法,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郭英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在99年7.20以后,因去北京上访,证实法,在汽车站被劫持非法关押在戒毒所,违心的写了“不進京上访”的“保证”。后来在派出所先后两次糊里糊涂的在:不進京、不参加集会活动等字样的东西上面签了字。现在认识到实际就是配合了邪恶,就是对大法不坚定,不严肃,在此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侯贵山 2010年2月28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2000年新年期间,被邪党迫害关押,被逼迫写下“不去北京、不炼功”的“保证”;年后邪恶又拿着一张表格要我填(也是关于保证不炼功的表格,具体内容不清楚),我拒绝。后来邪恶又逼迫我儿子(常人)代填代签名,当时我也没有制止。现严正声明:这些表格和“保证”全部作废。我要坚修法轮大法到底!

张珍平 2010年3月23日


严正声明

最近在邪恶的迫害下,因怕心,被逼写了违背大法的所谓“保证书”, 全部作废。我屈服邪恶的淫威,给自己修炼造成了巨大的魔难,给师尊抹黑!内心一直悔恨和不安!认识教训也不够深刻,在学法中和同修的帮助逐步走出了阴霾。我决心在今后要去掉怕心,在法中认识法以实际行动迎头赶上来弥补损失!紧跟正法進程。

廖抗援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2001年8月初,我同几位同修去讲真相时,被邪恶绑架,被非法判了三年劳教,送到劳教所。在恶警的高压下,我被洗了脑,写了所谓的“三书”,这是我一生最大的污点。严正声明:给邪恶写的“三书”全部作废。我要紧跟师尊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抓紧时间救人,走正、走好最后的路。

朱顺碧 2009年12月25日


严正声明

1999年,在高压下,把大法书交了,2000年被人利用在白纸上签过一次名,这是对师父和大法的不敬,给自己的修炼造成了不可弥补的过错。现严正声明:我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自己要多学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彩凤 2010年3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7.20和7.20后,我曾三次去北京上访,被送回我原工作单位后,在单位里每天有一个厂长和18名职工三班倒日夜监视着我,不许回家,没有自由。现我严正声明:在此期间,我所写的“保证书”等,一律作废。洗刷污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李茹英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之后,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中,签字、“书面材料”,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正念正行,走好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道路,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圆满随师还。

季国媛 2010年3月1日


严正声明

“7.20”以后,在压力下,我曾经向世人说过“不炼法轮功”的话,也给大法在世人心里带来过负面影响。今天我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都作废。从新返回到大法中来,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赵桂芬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得法。九九年迫害大法时,由于没在理性上认识大法,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向邪恶写了“不修大法”的“保证书”。现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亚格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从七月二十日以后,在派出所的多次骚扰下,我被迫写下“不炼功”的保证。我愧对师父、愧对大法。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路,紧跟师父回家。

康学荣 2010年3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得法的学员。九九年迫害大法时,由于怕被迫害,将大法书交了,还写了“不修”的“保证”,我犯了大错。现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淑芬 2010年3月1日


严正声明

我99年刚修炼不久中共就开始迫害法轮功。在恐怖的高压下,我放弃了修炼,还跟着电视电台说了些对大法与师父不敬的话,一律作废。2005年我从新走進修炼。今后坚定修炼,做好救度众生的大事。

费国芬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劳教所里,因为有怕心,有对亲情的执著,向邪恶写了“四书”,所说、所写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论,全部作废。从新开始修炼,走师尊安排的路,弥补造成的损失。

陈红艳 2010年3月3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九年十月份,在邪警的威胁下,违心的说出了“不炼大法”的话。郑重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振秀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被中共邪党非法绑架迫害、判刑。在监狱邪恶残酷高压迫害下,所写、所说的一切“悔过材料”、“三书”等,全部作废。我们要洗刷污点,坚定从新修炼,跟上正法進程!

杨季霞、聂秀春、高秀荣、姜媛、刘树兰、付雅贤、郭继书、张建辉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前些年,因为自己学法不深,所以在给别人讲真相的时候,问我:“炼不炼了?”,我回答了“不炼”的话,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弥补以前的过错,跟师父回家。

李芳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下,自己有怕心,不坚定,写了“保证书”,以及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走出来讲真相,弥补过错。

王天秀 2010年3月15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的压力面前,写的“不炼功”的“保证”,以及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周玉华 2010年3月23日


严正声明

在江氏集团及中共邪党的打压下,自己说过“不炼功”的话,以及所有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郑重声明作废!从新修炼法轮功,弥补损失。

李靖 2010年3月7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后,邪党强迫我写的“今后不炼功”的保证书全部作废。我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国荣 2010年3月11日


严正声明

以前写过“不炼功”的东西,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以后要加倍弥补过错,更加精進。

叶美满 2010年3月15日


严正声明

由于怕心和学法不深,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后,违心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在此严正声明作废。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龚丽华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以前说“不学了”的话,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一定按照大法要求做,洗刷污点,跟上正法進程。

盛国芳 2010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以前说:“我不炼了”的话全部作废。从新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跟师父回家!

王伏生 2010年3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在监狱遭受迫害期间,所说、所写的“保证”,全部作废!以后,要坚定正念,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刘汝军 2010年3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