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村妇女和家人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个农村的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八岁了,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也没上过几年学。一九九六年十二月我的儿子在外地打工,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他炼了一段时间后觉得很好,就回来让我和家人学。我当时在基督教学了两年多了,一个星期去两次。要学法轮功就得天天学,天天炼,我对儿子说:“我养牛没有时间,我不学。”他就天天开导我:“学法轮大法能祛病健身,思想好,你修好了,还能修成佛,大法师父就是来度人的。”

为了让我学大法,他天天给我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带。我一听还行,能听懂。我丈夫和我小儿子说:“她不学我们学。”我一看他们都要学了,那我也学吧。就这样我们一家人都走入了大法的修炼。

我没学几天,我的公公有病住院了,一住就是三个多月。我天天要给老人往医院送饭,家里还养了五头牛,从医院回来就得挤奶,半夜十一点才能炼功。每天忙的没有时间学法了。直到九七年四月份公公出院,我才正式学法炼功。刚学功总喜欢炼,的确是,有一点时间我就炼盘腿。我们三人比着盘看谁盘的时间长。我盘十多分钟腿痛的不行,就背《论语》,背了三遍,用了四十分钟,最后痛的找不着词了,我和儿子说:我要炼,我就上法轮世界,要不就当常人。

有一天我炼到四十分钟痛的不行了,刚要拿下来时就听到师父对我说:“你要上法轮世界,怕痛能行吗?”我一听高兴极了,我一下就盘了一个小时。从那以后我天天能打坐一小时了。我感谢师父对我的鼓励。我那时非常刻苦,没时间看《转法轮》,我就听录音,一天听九讲,有一点时间就听。

因为我文化水平低,字认不全,读《转法轮》还得查字典,看书太慢。我放牛来回要走二十多里地,我就拿着经文背,天天如此。早上做饭我也背。就这样,我的思想有了很大的变化,懂得了师父说的“一个修炼者就是一个去常人的执著心者。”(《精進要旨》〈修炼与负责〉)

学大法放淡对金钱的执著

大法修炼要放下名利情。我讲一讲我是怎样放淡利益之心的。

我家靠养牛维持生活,牛没下犊时我就想:不用多出奶,每天四十斤就行。没想到下犊后却一滴奶都挤不出来。原来牛得乳房炎了。没挣到钱还得花钱看病,我的执著心马上起来了,学法也学不進去了,最后三头牛都有病了,我也根本不把自己当炼功人了,一连困扰了我三个月。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儿子给我寄来了师父的新经文《道法》,我一连看了五遍,一下就明白了。我想:我这不是让魔钻空子了吗?我和丈夫说:我们要跳出去。他说怎么跳?我说:“放下利益之心,出一斤奶不嫌少,死了就卖牛肉去。师父说过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求不来。”我把心放下了,几头牛有病没花一分钱都好了。这是师父在考验我,看我法学的扎不扎实。

九七年八月我家送的奶连着两天都坏了,我这心又放不下了,就往奶里放了点面起子。可是到晚上学法拿起《转法轮》时马上就知道我不应该往牛奶里放面起子,一连三天都是这样。我以前从来不睡午觉,第四天中午困的不行,我就让儿子先干,我往沙发上一躺就睡着了。梦中我看到自己的功柱从很高处象流星一样往下掉,吓的我直叫。我对师父说:师父,我再也不干了!一下子醒了,悟到炼功人一点坏事也不能干,时时刻刻得用“真、善、忍”来衡量和要求自己。从那以后我家牛奶一回也没坏过。收奶员也说:你们学大法的牛奶不用化验,我放心。

坚信大法 没有过不去的关

九七年十月份我们这里一位老人去世,我准备早上去这家人家帮忙做饭,就用提灯照照看几点钟了,手一歪,灯里的液体洒了我一脸。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液体。当时我的左眼就什么也看不见了,线衣都被烧出了洞。在这瞬间我想到师父说的:“我在讲法中告诉你们那是在消业,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力的同时也是提高一个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验着学员对大法是否坚定,一直到走出世间法的修炼,这是概括的讲。”(《精進要旨》〈病业〉)我悟到师父在考验我对大法是否坚定。我让丈夫把静功音乐放上,我坐那儿炼了一小时静功,之后奇迹出现了,左眼好了,什么都能看见了,只是有点红。晚上睡觉时,法轮就在我眼睛上转。第三天同修看见我问我眼睛怎么了?我就把经过告诉她,我说又过了一大关。第五天就痊愈了。是师父在保护我。有人对大法不了解,我把我的经历告诉他们,大法不是迷信,是真正超常的科学。

九七年六月份我儿子回家了。他问我学的咋样?我说我对大法有了一点了解,我悟到了只要信师信法,师父就会管你。他很高兴,问我能不能成立炼功点?我说我不行,得法时间太短,自己没学好怎么带别人。他说大法这么好,你不能自己炼,你不用做别的,就领着大伙一起炼功,一起读书就行。我说那就照你说的办吧。以前我都是在屋里炼,第二天我把录音机放在院子里,我们一家四口人一起炼动功。录音机一响,就来了不少人看热闹。第二天又来了十多人,跟我们学,学的很用心。

一位同修以前有胃病很厉害,消业时一天没吃饭,只喝自来水和放凉的白开水,糖水都不能喝,而且吃什么吐什么。她女儿害怕了,吓的直哭,要送她去医院、吃药。同修告诉女儿: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呢,不用去医院。她女儿来找我,问我怎么办?我告诉她:没事,师父在管她。她女儿不哭了,我去看望同修两次,并鼓励她一定相信师父。果然第七天晚上同修吃了一碗饺子,第八天上我家参加集体炼功了。没过几天另一位男同修消业,拉肚子,拉脓,第九天他妻子来找我,说她丈夫拉了九天脓了,他也不去医院,不吃药,你看怎么办?以后出了事你能不能负责?我就去了他家,看到他很坚定,就告诉他妻子不要担心。同修这一拉就是三个月,他说:有活的时候拉的就轻,没活的时候拉的就重,我要是不修法轮大法这就是绝症,是师父救了我的命。

丈夫十天经历两次生死关

七月份我们农村种园子需要架条架豆角,我丈夫说要去砍点就赶着马车上山去了。车到九号地那儿有个大下坡,到了坡中间马突然受惊了,我丈夫一下从车前掉了下去,马车一下子急转弯跑到树林子里没压着。那时小儿子也出去打工不在家,家里就我们俩人。那天中午我放牛回家,看到他坐在炕上,一条腿肿的发亮呈黑紫色,胳膊肘子上有一个小洞,周围肿的也挺厉害。他说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把车赶回来的,现在腿一点也不敢动。邻居来我家一看说,还不赶紧送医院去?你炼几天功就有功能了?我说没事,我们是炼功人,师父会管他。他在家天天坚持看书学法,第四天腿就能动了,第六天能下地了,第八天就能走了。马没有草吃,丈夫说他去割点草喂马吧。等我放牛回来,吓了我一大跳,看到丈夫脸上、头上都是伤,正流着血,他告诉我马又惊了。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但没多久我丈夫的伤都神奇般的好了。

师父呵护着我们过心性关

九八年我家种了两垧地,七月份我去地里铲地,直铲到下午两点才铲完,回到家我丈夫正躺在炕上看电视,饭也没做。我一看就来气了,我没守住心性,讲了些不好的话。晚上睡觉梦到自己还在生气呢,师父把法打到我的脑中:“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有人说:我们炼功怎么老遇到麻烦事儿?和常人中的麻烦事差不多少。因为你就在常人中修炼,他不会突然间给你来个大头朝下,飘起来挂在那儿,把你弄到天上吃点苦,他不会来这个的。都是常人中的状态,谁今天惹你了,谁惹你生气了,谁对你不好了,突然间对你出言不逊了,就看你怎么对待这些问题。”(《转法轮》)醒来后,翻开书一看,是“业力的转化”,知道师父时刻都在呵护着我,知道自己错了。可还是不彻底。

我家养了奶牛,靠给奶站送奶赚生活费。一次到结账开资时,对方多给开了五百多元钱,当时没数,回家一算才知道给多了。当时曾想:他们每月都扣我们的奶,这次就算是补回来了。可是之后的两三天里怎么都觉得不舒服,因为心里非常清楚,应该把钱退还给人家。到第四天就告诉收奶员多给开了五百元,并把钱退还给他。

通过学法对金钱看淡了。九八年十月,大儿子领着对象回来结婚,儿媳也是大法弟子,我们在师父面前行礼,在家做了一桌菜就算结婚了,谁也没请。我这些年给人随礼花了不少钱,四个孩子三个结婚的,没一个办酒席的。亲戚朋友不理解,我说:我们是修炼人,不能给你们添麻烦。

通过一年多的修炼,我感觉我是跟着师父不是在走,而是在跑,因为我得法晚就得加快步伐才能跟上师父。我悟到只要你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关就好过。

师父给我显神迹

九八年的八月十五那天月亮非常圆,我和同修在外面炼功,抱轮时,我想看看同修抱的圆不圆,我睁开眼睛一看,有一个小和尚跪在我面前。我有些害怕赶快闭上了眼睛,等了一分多钟,我睁开眼睛就没有了。

还有一次我炼功时法轮就在我天目里转,五颜六色非常漂亮。我悟到是师父鼓励我坚信大法。

我的使命是保护大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天邪恶伸出魔爪,原形毕露,把整个中国闹翻了天,一个角落也没落下。八月我正在地里拔草,我丈夫跑来告诉我,公安局来了二十人找我来了。公安局的车就停在田边等我,看我出来了,将我带到了公安局。一進屋真是一惊,满屋都是人,公安局的、电视台的、场里的干部,桌上还放着一个摄像机,真有点以势压人的气势。一个人问我:“你炼法轮功吗?”我说:“是的。”他说:“国家给定×教了,不让炼了。”我说:“做好人还不让,哪有这样的道理?”之后争执了一个多小时。他们一看说不过我,就派人天天看着我,一炼功就有人给公安局打报告。

九九年腊月二十三,我和家人商量好第二天到外面公开炼功,接连炼了三天。到了第四天,公安局来了一车人,把我和我小儿子拉到了公安局,让我们写保证,并要我们“转化”。我们不写,他们没办法,只好又派人看着我们。

零一年新年,我女儿从沈阳来电话说她要生孩子了,需要我去照顾。于是公安局派了两个人把我送到沈阳,并告诉那里的公安监视我。在沈阳,他们三天两头来打扰我。就在我外孙满月时,丈夫打来电话,告诉我大儿子上北京证实法被抓回来了,问我怎么办?我告诉他走正别怕。我当天就坐了晚上的火车赶回家。二月份天气还很冷,半夜冻醒了,到家之后得知两个儿子都被抓了。大儿子关了四个多月不“转化”,一直不让回家,之后被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随着别人邪悟了,回家后,我非常严肃的告诉他:“你走错路了!”通过学法他又回到大法来了,公安局得知他又炼了,又要劳教他,这次被判了三年,至今没有音信。

小儿子关了三个月,在劳教所一直讲真相,后来就绝食,公安局害怕出事,就放了他,但一天二十四小时对他進行监控。二零零一年我和丈夫还有小儿子在外面炼功,公安又来人抓我们,小儿子趁机跑掉,后在同修的帮助下脱险。恶警为了抓我儿子,长期住在大连,并将他们的花销六万四千元算在我家账上。我对他们说:“这钱不是我们花的,我们证实法没有错,我们没钱,就是有钱也不会给你们的。”二零零二年二月小儿子又被抓了。八月份大连检察院一个姓张的来电话,打到邻居家,说你儿子、儿媳被劳教了。儿子被判了九年,儿媳十二年。

我大女儿也是修炼人,嫁到南方一个小村,她所在的村子就她一人炼功。二零零一年四月她到北京金水桥炼功打坐,不到五分钟,恶警上来踹她两脚,说昨天三四百人你不来,今天一个人来,之后被恶警带走,因想看她的两个弟弟,就报的是娘家的地址,被送到黑龙江看守所。在看守所他们三人互相鼓励,一起绝食五六天,因恶警怕担责任就将他们放了回来。我女儿回来后被直接送回南方婆家,到家后又被那边的公安局非法关押一年半,到期后家里实在过不下去了,什么也没有了,就到我家来。刚到家恶警就找上门来把女儿骗走了,要求婆家的公安局来给接回当地。我给来接女儿的乡长等人讲真相,我对他们说:我们修炼人做好人有罪吗?我们做什么坏事了,要把她送看守所,你们还有人性吗?你们家没有孩子吗?中国还怕好人多吗?乡长答应把我女儿平安送回家。

在这几年的修炼中,我悟到一个理,就是心中有法有师父,什么邪恶烂鬼都动不了你。让我们牢记师父的教诲,坚修大法永不动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