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心 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我是在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此大法的。当时就知道这法太好了,在不断的学法中,我才渐渐的从感性认识上升华到理性认识。知道了当人不是最终目地,“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转法轮》)。

那时我在单位没事就看书学法,并手抄师父的经文,这为今后证实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时,我没有被邪恶的气势所吓倒。上午单位领导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我没有表态;下午我就毅然决然的踏上了進京之路——我要为大法、为师父说一句公道话。

反迫害

我和几位同修顶着四十多度的高温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又平安的回到了家中。回家后,我承受着来自社会、工作单位以及家庭的各个方面的巨大压力,顶着邪恶至极的所谓“考验”时,我没有放弃我的正确选择——修炼宇宙大法。

这时恶人妄图利用亲情、儿女之情动摇我。家人让孩子劝我不要炼了,儿子问我,是要大法还是要我,又让儿媳把我的大法书藏起来。儿媳说:那是我妈的命,妈说,命可以不要,但是法我不能不学。就这样借儿媳的口,邪恶的阴谋没有得逞。

但是恶人不死心,街道、派出所还不断的对我進行骚扰。二零零一年底,恶警跳墙進入我家,妄图绑架我,问我是不是认识一名同修,我没有配合他们;他们还拿着一张在我家门前撕下来的小纸条问是不是我贴在电线杆上的。在师父慈悲保护下,我大声念着纸条上写的字:“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这时邪恶的嚣张气焰没了,他们呆了一会就灰溜溜的就走了。

劝三退

自从师父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发表《向世间转轮》后,我就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团、队)。通过不断深入的学法后,我认识到,不但自己要退出一切邪党的组织,还得让亲朋好友一切有缘人都退。

以前我是最爱面子内向而又清高的人,不愿先和别人说话。我悟到,师父让我们大法弟子救度一切生命,我作为师父的弟子就要一切听师父的话,完成师父的意愿,在世间助师正法,我个人的这点脸面又算得了什么呢?

从此以后不管走到哪里,碰到熟人就大老远的和人打招呼,好讲真相、劝三退。在劝三退的过程中也有触及人心的时候,如,给一个亲戚家的小孩讲真相时,她不但不退团,还说一些不好听的话。这时我的人心就受不了了,很生气,愤愤不平,爱面子的人心被触动了。通过学法向内找出人心后,师父看到了我这颗要救人的心,机缘又来了,再一次讲真相后,不但这孩子退了团,她的父母也退出了邪党的组织。

每次同学聚会的时候,我都会跟同学讲真相、劝三退,基本上讲的都退了。有个同学在背后说我精神不正常,开始听到心里也不太舒服。后来想,为了救人,也无所谓。

当地的亲朋好友讲得差不多后,我就向外地的亲朋好友讲,不管是谁有事,只要是告诉我我就去,为了讲真相救人而去。有一次在外地以问路的方式讲真相、劝三退,让那个人把我给轰走了,我的脸一下子就通红,但是我不为所动,我知道这是在去我爱面子的心。

还有一次坐火车给邻座的人都讲完了并都同意退了,这时只差一位聋哑人没有讲了,怎么办?不能落下一个有缘人,于是我拿起笔跟他沟通。他也做了三退。无论是上街买菜或购物,都是我讲真相救人的机会。讲真相救度众生是大法赋予弟子的神圣使命,也是我们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份内的事,我们责无旁贷。

我悟到,学好法是基础,发好正念,才能更多的救度众生。我每天尽量多发正念。有时出门办事或在上班的路上,我也在发正念。有的同修不理解,或者认为是钻牛角尖。我只是按照自己所悟,一直坚持多发正念。

我也有因怕心、顾虑心等种种人心张不开嘴的时候,影响了讲真相。今后我一定要修去所有的人心。在修炼的路上我要勇猛精進,学好法,多救人,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兑现自己的誓约,跟随师父圆满回家。

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也谢谢同修的无私帮助,在这风风雨雨十几年的修炼历程中,经历了太多太多,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加持,就没有我的今天。师恩浩荡,万语难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