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国防在江苏方强劳教所培植的凶残杀手于海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明慧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劳教局“教育”处长唐国防长期驻扎劳教所,煞费心机部署策划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指挥劳教所对坚修者展开一轮又一轮的洗脑“攻坚”,并亲自参与了劳教所内的种种罪恶,更在劳教所培植了一批凶残杀手,于海永就是其中最阴险毒辣的人物。

2001年5月份,唐国防代表江苏省劳教局给江苏两个劳教所下达了“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新指标,要求在2002年元旦前,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达到90%以上,2002年元旦之后转化率达到100%。并暗示可为“转化工作”提供一系列方便政策。唐国防传达上级秘密文件时有一条新“法律”:法轮功学员只要不写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一律延期,直至延满一年解教。所谓解教,就是让地方“六一零”接走继续关押迫害。从此后,江苏方强劳教所更加暗无天日,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了人间罕有的,变本加厉的折磨与摧残。

2001年6月20日,按唐国防授意,方强劳教所组建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严管队”(二大队),于海永因对法轮功的凶残迫害,而被唐看中,从三大队书记岗位转到了“严管队”当书记。“严管队”设立两个教导员,挑选最凶残的恶警担当,又从各大队抽调经过专门训练的警察23人,擅长打架滋事的劳教犯若干人充当帮凶。之后每个洗脑周期,分批从其它大队抽调坚修的法轮功学员到那里强制洗脑。

在唐国防的亲自指挥监控下,在于海永等恶警的凶残摧残下,数百名法轮功学员,不到一个月就有104人被强制“转化”,手段之毒辣可谓集古今中外流氓之大全。例如:恶警满地用粉笔写上攻击大法师父与大法的文字,强迫法轮功学员用脚踩踏;将大法师父照片放大后,强迫法轮功学员用笔打叉、垫屁股底下坐;学员不干,恶警就用八根以上高压电棍在学员身上到处过电:烧糊了头发、烧烂了脸;包夹流氓在恶警指使下,踢法轮功学员下身、用打结的皮绳没头没脸猛抽,把四肢拴上绳子向四方拽拉。

于海永被选调“严管队”当头,靠的是他劣迹斑斑的“政绩”。例如:2001年2月的一天晚上,三大队组织观看一部诽谤大法的录像,法轮功学员花建国在座位上眼睛稍微闭了闭,就被于海永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座位上拉起,一边推搡一边殴打着拉到隔壁用刑,恶警周兵骑在花建国身上用电棍摧残,从一根到四根,把那位学员电的到处是伤。2001年3月,三大队法轮功学员抗议狱警在墙上张贴诬蔑大法的标语而绝食。法轮功学员展新茂、陈国亮、管正明、王长华被恶警两手拉开铐在长条椅上,用湿毛巾把脖子、身体等要电的部位擦湿,然后拿四根电棍电击。2001年5月27日,三大队18位学员以抗工形式争取合法人身权利,结果参加的人员全部遭到恶警电击。法轮功学员唐建新被反铐吊起,恶警把电警棍伸到他嘴里,电的满嘴的牙全松动,一个星期不能说话。法轮功学员孔令胜、徐爱华等被反铐吊起来,警棍伸進衣服,直电至大小便失禁,凉水泼醒后,继续暴打。恶警行刑前召开全体警察会议,鼓动大家“放心使用警棍,出事由集体承担,说不定电击出几个转化的,成绩也由集体分享。”

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屈服,延期成了对付学员的一个惯用伎俩。2000年11月,于海永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曹治云放弃信仰,第一天拿一份恶毒诽谤大法和师父的文章让他抄写,曹治云不抄,就以抗管教为由给他记大过一次;第二天用同样的方法给他再记大过,然后宣布曹治云由于两次记大过而被延期三个月。这种无辜加期方式,材料送至省劳教局唐国防,唐二话不说就批了下去,诸如此类的情况屡见不鲜。法轮功学员王长华被延期五个月,陈建、耿金华、陈汉昌、陈国亮、花建国、李顷等分别被延期三至四个月。陈汉昌抗议非法延期绝食,遭野蛮灌食,食物灌進肺部,送医院抢救十多天才活过来。法轮功学员陈健加期快满前,恶警魏红惠找他谈话时威胁:“于书记给我们下通牒了,将采取包括使用电警棍在内的一切手段强迫你转化。”学员回家时,都被当地“610”办公室统一接走,转送洗脑班等处,当地公安赤裸裸的威胁陈国亮:回去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我们不好对付你,精神病人可以对付你。期满后陈国亮和王长华都被关到了精神病院。

“严管队”成立后,于海永从其它大队抽调法轮功学员前,先把该学员家庭背景、性格等全部摸清,然后分配给经过挑选的警察作为任务强行完成,先以“谈心”为名,每天由几个警察轮流谈话至半夜,然后让联号罚站至凌晨二点甚至通宵,许多学员连续二、三十天不让睡觉。于海永还以给劳教犯减期加分为诱饵,让劳教犯当组长,许诺他们,如能让一人放弃信仰即减期一个月,暗示和指使劳教犯殴打学员。还以欺骗手段,把学员家人“请”到劳教所,逼迫亲人跪在学员前面,那撕心裂肺的哀嚎,拽着扯着学员的场面,凄惨之极。法轮功学员安贞兵母亲被骗来后,恐吓致心脏病发作,被送医院抢救。

于海永在不断聘请外地帮教团散布邪悟理论進行强制转化的同时,还亲自带领警察、犯人打手疯狂使用电棍和各种惩罚手段搞“血腥转化”。那些流氓打手,每到夜深人静就开始对大法学员施暴,白天也大打出手,经常听到大法弟子的惨叫声。有个学员拉肚子,早晨一开门就跑厕所,恶警竟以他脱离联号拉过去就电击;有位学员被六根警棍电击,电的满头是血。

有位法轮功学员叫张其虎,是徐州师范大学教师,数学博士,因是高级知识份子,被狱方定为“重点转化对像”。为了迫使张其虎放弃修炼,恶警们使尽了各种招数,不让他睡觉,晚上让他穿着短裤、光着上身站在马桶旁让蚊子叮咬,直站到半夜。强迫他参加超体力劳役,让两个劳教人员把他夹在中间组成联号,于海永把最脏最累的活让他来干,如在烈日当空抢晒大麦时,让他站在扬场机的下风口扫场,大麦、乱草、灰尘一起往他的头上、脸上、身上飞,一层又一层,一会他就成了一个土人。有一次扛粮袋(大麦)时,学员们发现地上有血迹,顺着血迹,只见张其虎一只手托着腰、光着脚,正走在撒有坚硬外皮的大麦及大麦芒的场上,锋利的麦芒扎的他满身是血,地上更是血迹斑斑。

当一切“转化”他的花招都失败后,就开始对他用刑,张其虎三次被长时间电击。一次唐国防亲自参与,与其它三个警察一起,把张其虎叫到一个办公室,被酷刑折磨的痛苦呼号很远处都能听到。2001年10月4日,邪党书记于海永踩在张其虎身上,一边拿着电棍,一边恶狠狠的说:“你别看我平时笑嘻嘻,可我也有杀手的一面!你不转化,我就要你生不如死!”随后就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几位学员向门外高喊:“不许打人!不许打人!”更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声声传来,那次邪恶对张其虎施暴了整整一上午。

江苏方强劳教所,这个从2000年起就被评为“文明劳教所”的黑窝,成了魔鬼行凶的乐园,唐国防控制着劳教所,把“转化”法轮功学员与奖金、业绩、升迁挂钩,培养了一个又一个黑打手,于海永成了唐国防手下黑干将,由唐国防一手扶植的“严管队”,更成了黑窝中的黑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3/2191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