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州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劳教、送精神病院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胶州市多名大法弟子曾被非法判刑、劳教,被送入精神病院遭到无人性的折磨。以下是我们收集到的部份案例。案例中所列出的迫害责任人,有的已经明白法轮功真相有悔改之意;希望更多的参与迫害的人能了解大法真相,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同时弥补自己以前的罪过。

被非法判刑的案例:

(一)2002年4月大法弟子周兆华、冷松家、赵秀华(女)王桂香(女)分别被胶州市法院非法判刑4年--5年
判决书文号(2002)胶刑初字第141号刑事判决书
主办人:李慧暖(女)时任刑庭副庭长现任立案庭庭长
参加人:刘锡亮刑庭庭长,现任副科级审判员。
分管副院长:王荣海,现任“610”办公室主任
原法院院长:姜本好现已退休
政法委书记:刘作金现已退休
“610”办公室主任王强现任胶州市政法委书记

(二)2002年7月,胶西赵家店村大法弟子赵尊明被胶州市法院非法判刑4年
判决书文号(2002)胶刑初字第263号刑事判决书
主办人:赵玉涛时任刑庭副庭长现任少年审判庭庭长
参加人:付增光现任铺集法庭副庭长
赵联青现任审判员
刘锡亮现任副科级审判员
分管副院长王荣海,现任“610”办公室主任

(三)2003年2月大法弟子于爱荣被非法判刑4年
判决书文号(2003)胶刑初字97号刑事判决书
主办人:赵玉涛时任刑庭副庭长现任少年审判庭庭长
参加人:付增光现任铺集法庭副庭长
赵联青现任审判员

(四)2003年2月胶州市杜村镇大法弟子李霞被非法判刑4年,纪秀玲3年半
主办人:赵玉涛时任刑庭副庭长现任少年审判庭庭长
参加人:付增光现任铺集法庭副庭长
赵联青现任审判员

(五)2003年8月大法弟子刘兆宏被非法判刑5年
判决书文号(2003)胶刑初字380号刑事判决书
主办人:赵玉涛时任刑庭副庭长现任少年审判庭庭长
参加人:陈敏(审判员)
赵联青现任审判员

(六)2003年10月大法弟子孙启杰被胶州市法院非法判刑3年
判决文书号(2003)胶刑初字第459号刑事判决书
主办人:赵玉涛
参加人:赵联青、付增光

(七)2004年6月大法弟子王明江被胶州市法院非法判刑5年
判决文书号(2004)胶刑初字第226号刑事判决书
主办人:赵联青

(八)2004年6月李哥庄村大法弟子孙建武被胶州市法院非法判刑3年
判决文书号(2004)胶刑初字第227号刑事判决书
主办人:卢斌时任审判员,现任执行庭副庭长。

(九)2005年4月,大法弟子高芬被胶州市法院非法判刑4年
判决文书号(2005)胶刑初字第142号刑事判决书
主办人:赵玉涛
参加人:赵联青、付增光

(十)2005年4月,大法弟子王玉宝被胶州市法院非法判刑3年半
判决文书号(2005)胶刑初字第206号刑事判决书
主办人:赵玉涛
参加人:赵联青、付增光

(十一)2005年6月大法弟子王绪山被胶州市法院非法判刑3年半
判决文书号(2005)胶刑初字第269号刑事判决书
主办人:王宏伟时任刑庭审判员,现任民二庭审判员
以上分管副院长均为王荣海,
院长:姜本好,已退休
庭长:刘锡亮

(十二)2007年3月大法弟子李雪被胶州市法院非法判刑7年
判决文书号(2007)胶刑初字第163号刑事判决书
主办人:赵玉涛
院长:张玉厚
副院长:李伟
刑庭庭长:刘锡亮
“610”办公室主任王荣海

(十三)2008年9月大法弟子贺坤林、黑建凤、尉秀菊、翟永强、李仕英、周生花、宋桂娥、刘金美等八位大法弟子分别被胶州市法院非法判刑十年、五年、四年、三年
判决文书号(2008)胶刑初字第396号刑事判决书
主办人:赵联青
参加人:付增光王宏伟
刑庭庭长王智
分管副院长李伟。
院长张玉厚

(十四)2009年胶东镇大法弟子逄满丽、姜均歧被胶州市伪法院判刑四年
判决文书号(2009)胶刑初字第229号刑事判决书
主办人赵连青
2000年至2001政法委书记为刘作金,副书记徐法田、刘学东
2002年后政法委书记为高振华、副书记刘学东“610”办公室主任王强
2002年以后“610”办公室主任改为王荣海
上述一切判决胶州市检察院检察长牟永和,副检察长张青山,起诉科副科长王学庆都负有直接责任

被非法送精神病院迫害的案例

(一)张玲,女,山东胶州人,20多岁,大学文化。2000年10月因进京上访,被押回中云派出所非法关押十四天后,恶警强迫家人交出4000元钱将其赎出。然而救人心切的家人匆匆凑齐4000元交给他们,却没收到任何合法的“罚款收据”,只给一张白条,说呆会儿可以领人。然而背地里却偷偷地将其押至胶州拘留所。

15天后,张玲当时所在单位-胶州建委,为了掩人耳目,在向家人保证不会出任何意外后将其送至胶州宾馆,第二天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又偷偷将其送至胶州精神病院迫害。

直接责任人宋同峰:原建委主任
实施者:赵宝琴

(二)大法弟子徐衍忠:胶州市阜安办事处赵家小庄村民2004年因在广场炼功被阜安派出所劫持到南坦收容所,两天后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强行灌输破坏神经中枢的药注射毒针,一月注射四次。(精神病人一月只能注射一次)

直接责任人:刘作金:原胶州市政法委书记,后人大副主任,现已退休。
此人于2000年5月亲自到精神病院安排指挥精神病院院长刘炳文迫害大法弟子,犯下了灭绝人性的滔天罪行。
徐法田:原胶州市政法委副书记,后计生办主任,现已退休
高泗明:邪党赵家小庄支部书记
赵兰杰:赵家小庄村主任

(三)大法弟子宋新建:胶州市广播电视局电台编辑部主任,现年69岁。2000年10月4日因到北京上访,被胶州市“610”关在张家屯洗脑班一个月,后拘留半月,后又转到张家屯洗脑班大约在同年的11月30日被送到精神病院迫害。

责任人:刘作金原政法委书记
刘学东原政法委副书记兼胶州市“610”办公室主任
陈少东原胶州市广播电视局局长,现青岛市广播电视局
林作勤广播电视局副书记,已退休


(四)大法弟子高芬,女,37岁,胶州市九龙镇高家艾家泊村。2000年6月,她到一功友家里玩。约晚上十点,突然传来恶警哐哐的砸门声。如果不给开门,门就要被砸破。当时,恶警人很多,气焰嚣张,有的爬到墙上,有的吆喝,有的用手电筒在院子里来回照,匪气十足。开门后,他们一窝蜂地拥进屋,把住处翻了个底朝天。把高芬塞进了警车,拉到阜安派出所,关进了大铁笼子。恶警们不给吃,也不让她喝,连上厕所都禁止。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强行拘留七天。期满后九龙镇政府竟然又把她关到胶州市精神病院折磨。

精神病医院共三层楼,每一层楼都关有大法弟子。一进去医生就强迫她吃药,这药很明显是毒药,因为服药后头整天晕晕的,来月经时下一些黑紫色的血块。如果不吃药医生就叫几个高大的精神病患者按着强制灌,给医生们讲道理,他们竟毫无人性地说,没办法,这是他们的政治任务。

责任人:刘作金:胶州市政法委书记
王焕生:九龙镇派出所所长已遭报得癌症死亡

(五)原胶州市法院庭长肖志端被秘密关进精神病院

大法弟子肖志端,男,44岁,干部,原胶州市法院庭长。于1997年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20”以后,肖志端仍然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2000年3月2日,因公开炼功,被胶州市阜安派出所恶警绑架,胶州市“610”敲诈3000元钱,将其交给单位,原胶州市法院院长祝臣利(现在青岛市中级法院任副处级干部)怕自己受牵连,免了肖志端的庭长职务。

2000年11月3日,因肖志端为大法进京上访,被胶州市阜安派出所恶警绑架。为了躲避迫害,肖志端从该派出所二楼跳下,致腰椎骨折。恶警怕担责任,送回单位看管。法院院长祝臣利、前院长王福林(已退休,电话13905427326)将肖志端非法拘禁10余天后,残酷地将其秘密送进精神病院,事后才通知家属。

在胶州精神病院,邪恶医生强迫肖志端大剂量服用损害大脑和神经的药物,并被该医院精神二科主任姜登发殴打,强行绑在桌子上用强电流电针通电双臂。通电时,将人绑在桌子上,针刺双手虎口穴,用强电流通电,人顿觉双臂麻木,疼痛难忍,直达胸部,直到昏迷,关闭开关。断电时即醒,醒来再通电,这样反复,并逼问是否还炼法轮功。每当通电时,人会不由自主地发出惨叫,令人毛骨悚然。

为了抗议酷刑迫害,肖志端进行绝食。恶人插管灌食。插管时,恶徒将人绑在床上,捆住手脚。一姓王的护士长拿管子插入鼻孔,直达胃部深处。该恶徒为了加重大法弟子的痛苦,有意识地将管子反复猛插,刺激胃部反应,加剧痛苦。2001年初大年临近,肖志端被转送到张家屯洗脑班,受到更严重的迫害。“610”头目刘学东组织邪恶保安人员将其铐在床边上,对其进行拳打脚踢。

责任人:刘作金政法委书记
刘学东政法委书记
祝臣利胶州市法院院长
王福林原胶州市法院副院长已退休
实施行恶者姜登发原二科主任
王姓护士

(六)大法弟子张宣平,女,现年41岁,胶州市锅炉减速箱厂工人,化验员。工作干得很认真,她忠厚老实,对同事们都是实实在在的。96年开始学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匪浅,以往身体虚弱,炼功后身强体壮,非常健康。99年7.20流氓江氏集团从各种角度打击破坏法轮功,使中国上下一片恐怖,镇压的血腥味道逐步上升,张宣平的厂子领导在“610”的指示下,非让张宣平写个不炼功的保证,张宣平说:我炼法轮功只是以“真、善、忍”为准则当个更好的人,为什么非得让我不炼了?她坚决不写。领导向“610”反映:张宣平很老实,工作非常认真,再说炼法轮功都去北京上访,她也没去就让她在家炼吧。610说:不行,她现在不去北京,以后去怎么办?上层有令3个月铲除法轮功,把她关起来,不写个“不炼”就不叫她回家。厂子里只好遵命不让张宣平回家,不让张宣平干化验工作,叫她打扫厕所,打扫卫生、拔院内的草,逼她写保证。再脏再累的活她都干的很好,一个月后还是坚决不写保证。“法轮功是正法”,张宣平平静的对领导说:“好人永远都是好人,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610”哪里听这些,对张宣平的领导说:再不写送精神病院!99年9月15日,张宣平被强行送进胶州市精神病院遭受残酷折磨。

(七)周彩霞、刘福锡,2000年大年期间他们被捕,被强行送进胶州市精神病院受酷刑。周彩霞为不打毒针、不吃药绝食12天,寻找机会走出了精神病院。刘福锡夫妻俩都被迫流离失所。

责任人刘作金政法委书记
李延喜原政法委综合科科长,后调计生委,现已退休
王忠效中云办事处党委书记
刘炳文胶州市心理康复医院(即精神病院)院长

(八)邱元娥去北京在火车站被非法抓捕,送胶州市精神病院受酷刑。为强迫邱元娥吃药,李延喜命护士用筷子、钳子撬开她的嘴,多次撬牙使邱元娥的嘴多处受伤流血,牙齿撬坏,在折磨得痴呆后才被家人接走。至今精神失常。

责任人
刘作金政法委书记
李延喜原政法委综合科科长,后调计生委,现已退休
刘炳文胶州市心理康复医院院长

(九)谈桂华,45岁,1999年9月11日中午从北京因上访被押回后,桂华被“610”强行拖进胶州市精神病院。找了8名男精神病院护士用推葡萄糖的大针管打上毒药,谈桂华至今也不知道那一大管子药叫什么名字,什么药能让她原来身强体壮的身体马上感到五脏六腑一齐向外涌,心脏加速跳动达到了极点,舌头跳、嘴唇跳、心肝肺都在往外跳,眼前发黑,头要裂碎了的痛苦,她想大小便又便不出来,想呕吐也吐不出来。谈桂华滚着爬着受不了了。可是法轮功学员不同于一般人,谈桂华没有死,第二天早晨反而到外面去炼功。大夫们觉得不可思议。到8点多钟全体大夫都到一个给病人放风的院子里说是给精神病人查房。老精神病院是平房,有一位戴眼镜的女大夫魔性大发!对着谈桂华咬牙切齿地说:谈桂华!你说你没病?不打针不吃药不服从大夫!给你打了那么多药你都没反应,你不撞墙?你没病?你病得太重了!你今早还炼功?你的胆气还真不小!明天还炼不炼功了?当时“610”头目李延喜也站在那里,谈桂华说:炼,信仰是自由的,炼法轮功使我有一个好身体,学“真善忍”没有错,你们不了解法轮功。女大夫听后气不从一处来,一口气说:你45岁(当时45岁)白活了,连点道理都不懂!党和政府不叫干的就一定不能干,干了那就是反党反政府。你闯了大祸了,你二次上北京,青岛市长要向上层写检查,胶州市长挨批评要撤职,你们厂子破产的工作组班子不能提拔干部,现在又轮到我们大夫,如果你再去了北京我们大夫的饭碗就彻底砸了!你还要炼功!你气死我了,你这个神经病!谈桂华你不信你试试,有你说不炼的时候!说完后没好气的对一个护士说:拖她去过电针,我回去再给她开上小针,开上药,如果谈桂华不服从,就捆起来打针灌药。从那以后每天查房都要问谈桂华炼不炼了,谈桂华说炼就过电针,加倍打小针,加倍服药,从两片到十片,一次服一大把,一天三次都有护士看着服药,每次都要张开嘴让她们看舌头下面是否有药,如果不服从就捆起来灌。到两个月的时候谈桂华浑身发抖,手拿不住碗、筷子,脸色青紫,心痛、头痛、浑身发紫,关节痛,眼睛散光看不清东西,例假不来了,腰弯着,背驼着,眼皮发紧不会动,记忆力明显衰退,神志不清,真成了痴呆模样。

责任人:刘作金政法委书记
李延喜政法委综合科科长后调计生委已退休
刘炳文胶州市心理康复医院
孙志军精神病三科主任
姜登发心理科主任
杨延海罪恶医生

(十)王维和一家三口被关在精神病院迫害

2000年正月初六再次进京,被抓回关在村委。镇党委副书记王学浩驱车来到该村,与村支书董凤岗先将其女王苹押到隔壁屋关上门,不许外人看,在里面大打出手:他们将这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柔弱女大法弟子,从东墙边的沙发上隔着个茶几子就踢到西墙边的沙发上……这两个党的书记魔性没发泄透,又将父女俩拉到镇派出所分两屋关押,分别由王学浩拷打王维和;派出所所长周伟拷打王苹。王学浩命他坐在水泥地上伸直双腿,两手向前平举,任他拳打脚踢,打累了就坐在太师椅上歇会再打,并大叫着“我是干公安的,我就是会打人!”直至将其打得昏死过去,他怕担责任,令人拉回村委关押。其女儿王苹更惨,周伟(这个恶魔已遭报应年轻轻的死了)让她蹲着马步,用炉勾子专打她全身的各个关节,直打得她各关节肿胀,疼痛难忍……一个是党的书记,一个是派出所所长,什么党纪警纪,统统置于脑后,真是惨无人道啊!被押回村后才醒来的王维和方知已经回村了,可是村书记董凤岗还没发泄完魔性,喝上酒又对其行凶,大头皮靴专踢其两肋,再次把他打得昏死过去。董见状赶紧请示镇党委,党委来人看了看说:“把他扔床上不用管,他自己就苏醒了。”说罢扬长而去……这两场毒打使得王维和六天不能进食,呼吸都困难,浑身万箭穿心般疼痛难忍。七天后又被押到镇派出所继续关押,三个月后,又连同老伴一起被押往精神病院进行更加残酷的折磨与迫害。

精神病院是专治精神病的地方,把无病的好人押来治会是什么结果呢?大家在八十年代看过日本电影“追捕”,想想那个医院如何把好人治成精神病人的就明白了。给精神病人使用的一个月一支的长效针剂(给病人注射时立即就可让其昏死过去),给大法弟子却一天打一针,药片加倍灌服(不吃就强灌,有的牙齿都撬掉了)。大家知道,药是有毒的,是治病用的,无病的人大量服用,身体就会受到严重伤害。这里的药就是剧毒,能严重破坏人的中枢神经,大夫给打针是几个人强按住,或将人绑在床上。大法弟子向他们讲真相:“我们没病,我们是好人,你们这是在做坏事!”那个姓逄的男护士大叫:“什么好事坏事,共产党给我钱,杀人我都干!”多么露骨,多么凶残……王维和押到这里先被打了一针,把他老伴押在一楼,女儿押在三楼。王维和因为学法被杨成超大夫看见,一脚将其踢翻在地,在地上踢来踢去,又扯着腿从房间拖到大厅,从大厅又拖回来,再五马分尸式绑在铁床上,拷打一会给注射上一针,再打一会再注射一针,一晚上注射了七针,折磨了十一个小时,到下班才放了王维和。这个披着白大褂的豺狼,与当年侵华日军细菌部队中的强盗多么相似。王维和从此成了植物人,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嘴巴一张,哗啦淌一地口水……就是这副惨样,杨成超在几天内又毒打了他三次,多么残忍哪!大法弟子一个个被摧残成目光呆滞、行动迟缓、颈项僵直、腿曲腰弯、夜晚睡觉、大睁两眼、嘴巴大张、口水流淌……比真正的精神病人还要惨!因为在精神病院留下了病根,王维和至今精神不正常。

责任人:刘作金政法委书记
李延喜政法委综合科科长后调计生委已退休
刘炳文胶州市心理康复医院
孙志军精神病三科主任
姜登发心理科主任
杨延海罪恶医生
王学浩原马店镇党委副书记
周伟原马店镇派出所所长,后为看守所所长,2003(时间不确定)年新年无故死在岳父的楼下。

另外被关于精神病院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吕毅、孙林芳、刘兆宏、高芬、李军、金兰香、田某某、刘忠智、李桂凤、王永平、安贤芹、魏华玉等等。这只是被关押在精神病院迫害的一部份学员,后面将继续调查补充。


被非法劳教的案例

(一)大法弟子梁锡胜张应镇梁家屯男2000年10月被非法劳教
直接责任人:刘作金政法委书记
刘学东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
陈希来张应镇党委副书记
刘建群张应镇派出所所长为达到劳教梁锡胜的目的,刘建群曾给梁伪造病历。
李炳科张应镇派出所户籍警

(二)大法弟子管凤宝,北关办事处爱国庄;
张福元,胶州市水利局;
邱元银,北关西五里堆;
管凤勇,北关爱国庄;
孙启杰,北关前大王庄;
金兰香,北关西庸村;
管芳,北关爱国庄。
以上七名大法弟子,于夏历2000年12月28被胶州市“610”非法判刑3年
许佐娥,女农药厂职工
匡永浩,北关爱国庄
高辉,锻压厂职工
刘学伟,化肥厂职工
以上4名大法弟子,于夏历2000年12月28被胶州市“610”非法判刑2年

(三)徐衍忠2005年7月因为在自家门上贴上一副“法轮大法好 大穹法光照”的对联被胶州市公安强行劳教一年半。
直接责任人:高振华政法委书记
王强“610”办公室主任
王勇公安局副局长,专管迫害法轮功,凡被劳教者大都经过此人之手。
江品洋“610”办公室科长
王文龙恶警

(四)宋桂香、宋桂兰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宋桂香与宋桂兰到三里河公园游玩,遇到了几个小学生,宋桂兰就给他们四张护身符,被警察的家属构陷了,结果她们俩人都被绑架到派出所,被非法拘留十四天后,胶州市“六一零”伙同胶州市公安局对她们非法劳教。宋桂香被非法劳教两年,宋桂兰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宋桂香在劳教所不到十天,因被迫害身体出现严重病态,被释放回家。宋桂兰至今还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被迫害。
直接责任人:高振华:胶州市政法委书记
王荣海:胶州市“610”办公室主任
王勇:胶州市公安局副局长

(五)现在仍然被关济南女子监狱被非法劳教的有:魏翠霞、魏俊峰、魏淑贞、刘红、曹秀成等5人,男所有刘宝彬1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