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参加李洪志师父哈尔滨、延吉传法班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岁月如梭,从得法到现在已经十六年了。每当回想起参加李洪志师父亲授法轮功的日子,师尊那慈祥而又伟大的形像仍然清晰的在我脑海中呈现。每每想到师尊不辞辛苦的各地奔走,传功、讲法,为了法轮大法弟子的得度、为了众生的得救,所付出的一切,我心中更加明确了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感与使命感。

一、得法

我生长在林区,生下来就体质不好。长大后为了强身健体,我就学了许多门派的气功,全国各地没少走,钱也没少花,但是身体一直没有太大变化。而且我发现这些气功里有许多东西使我不得其解,那些所谓的“气功师”其实很多都是骗人,为了敛财。这样我就放弃了气功,又走進了佛教。去了不少寺庙、道观,吃了不少苦。修了一段时间,我发现那里也有许多乌七八糟的事,那里也不是一块净土。

正在我感到很灰心的时候,在九四年初春三月,我去哈市认识了一位中医大学的朋友。当时在他那里住了一宿,他有一本《中国法轮功》这本书,而且还给我介绍说:这功法很好,是师父亲自传授,正在各地办班,是一种高德大法,而且对祛病健身效果也很明显,不是一般的气功。

当晚我就急迫的把这本书全部看完。看后使我激动不已,以前在别的功法里不得其解的问题,在这里师父几句话就讲明白了。而且浅显易懂,大道至简至易。当时我心想:我一定要学这个功法,第二天早上,我找到了书摊,在一个书摊上买到了《中国法轮功》这本书。听摊主说:这本书在哈市已经脱销了,他的书摊上就剩下这一本了。当时听了很激动,心想:我一定和法轮功有缘份。高兴的带着这本书回家了。

回到家以后,天天看这本书,当地的几位功友也轮着看,看后都说好,可是就不知道师父什么时候到这边来办班。就这样天天想,想早日见到师父。

二、沐浴师恩

在九四年的八月初,我父亲单位的一位同事到哈市出差,回来给我送来一张师父在哈市办班的门票。他说:是没事时到公园溜达时碰巧遇到卖票,他当时知道我在看这本书,知道我要学这个功法就是找不到师父,顺便就给我买了一张。我一听,高兴的了不得,终于能见到师父了。这几天我正在肚子疼,吃药也不好使,可是当我接到票后,肚子却突然的一点也不痛了。看是偶然并不偶然,师父已经提前给我净化了身体,下了法轮。当时并没有悟到,只是觉的奇怪。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其他几个人,这样我们一行六人于八月五日参加了师父在哈尔滨的传授班。

当时的传授班设在哈尔滨市八区的飞驰冰球馆,那里能容纳四千多人。因为当时从全国各地来了不少人,再加上本省和当地的,有许多人没买到票。为了大家能听到师父讲法,就临时卖了加座票,使当时听法的人有五千多人。

师父讲法的位置设在会场中间场地的一侧。只有简单的桌椅,每天讲法时,师父都从兜里拿出一张纸,那是师父的讲法稿。每天师父都从会场前面的通道進入场地,由于我坐在看台的北侧上,看不清师父,第二天就坐到通道边加座的朋友那里,这样就看清师父了。师父身体高大,面带慈祥,每天都穿一件白色的半袖衬衫。虽然天气很炎热,会场的人又多,但是师父的领口却没有一点汗渍与污点,总是干干净净的,穿着非常朴素。

由于当时不悟,师父每天从我面前走过,我都给师父照相。每次师父都慈祥的抬起手来轻轻一挡,可我就是不悟,就是照,回来后一洗胶片,都是曝光的。我想是自己不敬师不敬法,不应该照,后悔自己悟性不好。还记的最让我难忘的是,一天没开班前,我从会场旁的大厅向外走,突然看见师父从正门進来。原来师父每天讲法怕耽误大家时间,都是提前来到会场。这时的大厅里只有我和师父两个人。当时我的心里怦怦直跳,激动的几步走到师父的面前,双手一下子握住了师父的手,嘴里喊着:师父!这时我的脑袋里已经一片空白,不知说什么好。师父看着我,慈祥的说了声:“不要这样”。就这样望着师父走向休息室。我现在每当想起这句话,心里还难以平静,我深深的理解了师父度人的艰辛,我想师父是告诉弟子:要成熟起来,不要只是一时冲动走進来,要坚持修下去,更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万古机缘。

三、在报告会上给我父亲治病

在哈市传功期间,师父还在工人文化宫举办了一场带功报告会。当时师父为了让更多的有缘人都能听到师父讲法,在传法班上说:学习班上的人就不要去了,把机会留给没得法的人参加。当时就没准备去,可报告会那天,我闲着没事就去文化宫那溜玩,正巧碰到一位中年妇女在那卖票。这时报告会就要开始了,我就买下来,進入了会场。

这样我就又幸运的聆听了一次师父的讲法。在这期间,师父给来参加报告会的所有人调理身体。当时师父让大家想一种病,如没有病的可想家里亲人的病,为他们治疗。当时我已调理完了身体,就想:这些年我到处天南地北的学功,父母为我操了不少心,我也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就想到了父亲的头部(以前父亲有眩晕症而且一只胳膊、手麻他总怕脑袋得病),让他没病。然后师父喊:一、二、三大家一起跺脚,在报告会上师父为我父亲治愈了头部疾病。

如今我父亲头部没有任何疾病,二零零二年我和父亲曾经去沈阳脑血栓检测中心医院作CT检查,结果头部没有任何毛病。再次见证了师父的佛恩浩荡。

四、跟随师尊到延吉听法

哈尔滨传法班结束后,我又跟随师父参加了八月二十日在延吉市的讲法。在延吉讲法期间,经历了几次特大暴雨。有一次雨下有半米多深,路边的树都被雷击倒了,市区的主要街道都积满了水,但是没影响到学员上课。当时听开了天目的学员讲:是另外空间的魔干扰师父传法,师父清理了这些魔,同时为延吉清理了空间场。

在最后一天讲法答疑结束后,师父应学员的要求,坐在讲台上给大家打了大手印。打完手印后,各地学员给师父送锦旗,以表达弟子对师父的敬仰和感激之心。同时师父又给各地辅导站回赠了锦旗。最后师父把这次讲法办班的部份收入,捐给了延边红十字会,做慈善事业。大家听到后,整个会场上掌声雷动。临散场前师父又站在会场中心,再一次飞快的打起了大手印。虽然我不知道师父的手印是什么意思,但是我整个的心灵都被震撼着,感受着师父的佛恩浩荡。当时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望着师父,久久不愿离去。

师尊为弟子为众生所付出的一切,弟子无以回报,只有不断的精進,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完成历史上最大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