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福州市劳教所零七年、零八年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通讯员福建报道)福州劳教所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隔离迫害、封闭式迫害,进行洗脑、肉体折磨。二零零七年至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曾三次集体绝食,抗议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被关押在福建省儒江强制戒毒所的法轮功学员被秘密的转移至福州市劳教所,在所谓的安检中,福州劳教所以法轮功学员携带李洪志师父的经文为由,把法轮功学员从儒江所带来的所有生活必需品全部扣押,如学员的私人信件、信纸、笔、电子表、酱油、醋、塑料杯等等,甚至随意销毁、处置,并加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每天从起床一直安排到晚上睡觉。

十一月二日,法轮功学员毛晓明首先提出取消所谓学习(洗脑),发还被扣押的物品。接着毛晓明、安仁荣、黄海宁、彭汉武、赖朝晖等绝食反迫害,直到劳教所答应条件,才恢复进食。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八日,福建省三明市沙县法轮功学员乐声柱被绑架到福州市劳教所,他拒绝配合邪恶,晚上十时许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长达两个多小时,后来便没有了声息。第二天,法轮功学员彭汉武、赖朝晖二人去找警察了解情况,并要求会见乐声柱,遭到拒绝,第三天晚上全体法轮功学员要求会见乐声柱,并且要求让其回到法轮功学员中来,取消所谓的入所教育(即隔离迫害),同样遭到拒绝。

二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安仁荣、陈志辉、于志新等第二次集体绝食,要求取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入所封闭式关押、允许法轮功学员会见亲人、改善伙食。绝食进行了两天后,劳教所口头上接受了条件,原定对乐声柱一个月封闭式的关押提前十五天结束。后来才了解到,乐声柱当时遭到恶警捆绑、胶带封嘴、电击等迫害。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六日,福建省劳教局教育科长恶警林明勇蹿到福州市劳教所,闯到号房乱翻法轮功学员的东西,他从法轮功学员赖朝晖处翻到了师父的经文,林明勇不露声色的走了。第二天他又从另外两个学员处查到了经文,于是他下令把法轮功学员所有的生活必需品全部抄走,四月十七日他再一次下令搜查法轮功学员的物品。

四月十七日,乐声柱等全体法轮功学员第三次集体绝食,强烈要求发还被抄走的物品,发还纸笔等。绝食至第四天,狱警用鼻饲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野蛮灌食,同时把法轮功学员分开,重新调整号房,不准法轮功学员相互间说话、打照面等,原来摆出一副伪善面孔的警察们,又重新背上警棍,尤其是恶警汪锡文,多次电击法轮功学员。此后福州市劳教所笼罩在浓重的恐怖气氛中。

狱警将法轮功学员彭汉武、安仁荣关到封闭队进行残酷的迫害,彭汉武腰部扭伤,狱警却不准他躺在床上,强迫他坐在靠墙壁的小方凳上,派四个普犯二十四小时轮番监控,甚至不准他在室内活动,更不准他炼功,彭汉武不从,后勤队员就采取各种方式迫害他,彭汉武因此被折磨的几次晕倒在地上,恶徒仍不肯放过,对他强行灌食,他被严管十五天、加期一个月。

恶徒对安仁荣则直接动粗,恶警陈某某一见到安仁荣,过去就是两腿,把安仁荣踢倒在地上,满口脏话骂个不停,也是这个恶徒在他当班的时候,不准法轮功学员午休,想尽办法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安仁荣严管四天后,第五天被邪恶架回五大队,同样以莫须有的罪名加期一个月。

此后,恶警林明勇经常不定时地窜到福州市劳教所,福州市劳教所发生的一系列迫害法轮功学员事件都是在他的策划下进行的。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泉州市法轮功学员黄勇彬、黄晓彬先后被绑架至福州市劳教所。在封闭队,法轮功学员黄勇彬因不配合邪恶,点名时拒绝蹲下,遭封闭队长恶警庄某的拳打脚踢,并被强行拖到办公室电击,紧接着被转到五大队进行隔离迫害四十四天,期间遭五大队恶警汪锡文的残酷电击,然后又被关到封闭队继续加重迫害。黄晓彬在封闭队期间也因不配合邪恶而两次被关禁闭,每次关一个星期,期间多次遭恶警毒打、电击。

福州市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形式多种多样,有的法轮功学员经封闭队迫害后被关到普教人员中队;有的被关到五大队隔离迫害;有的被关到封闭队进一步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恶警任意超期关押。

福州市劳教所封闭队是最邪恶、恐怖的地方,劳教所所长缪江弟,对发生在眼皮底下的一系列暴力事件从不予阻止,就是纵容,那里处处充满暴力,狱警吴某就公开叫嚣:我们这里可不管什么政策不政策的,我们就是这个(拳脚)相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31/220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