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同修过心性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五日】周同修,鲁东人氏,是位早就退休的老教师,人们都称他周先生。周先生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同修。他学法炼功严肃认真,常与大法弟子在大集洪法。九九年“七·二零”大气候翻过来的形势下,他仍起早炼功,白天学法。因耳聋,白日总是把门闩着,谁要去他家,就都到房后敲窗户请他开门。

一次教育组的人登门要他“转化”,他说:学法炼功是我自己情愿的,我可不能背叛师父。我知道按真、善、忍做人是正的,我学法轮功是铁了心了。义正辞严,说的那些人灰溜溜的走了。

我常去老同修家与他進行交流,并带一些资料给他看。现在说说这位九旬同修闯心性关的故事。那就一关一关的说吧。

一过心性关

那是个春天,树上的叶芽刚刚萌发。一天清晨他老伴开门发现门旁自家一棵很粗的大槐树被人用刀破了一圈,就大声喊:俺这是招谁惹谁了,把俺这树破成这样,这树还能活吗?周先生把老伴叫回家来,哈哈大笑对也是大法弟子的老伴说:“这不是给咱提高心性来了,……咱没想那些陈年老事来,别人就来帮咱提高,这还不好吗?”老伴觉得也在理,心里也就平和了。过了些日子,这棵树上出现了奇迹:转圈刀伤处都长出些小白根根,使砍过的这一圈比原直径还粗。谁走到那儿还都驻足观看观看。至今这棵槐树还在周先生的门旁,比以前更茂盛。周老同修身体更健康了,象个六十岁的“小伙子”,脸色红润,白里透红。

二过心性关

周先生骑自行车赶完集往回走,车后的货架上放了一袋面,前车把一侧挂了一桶油,另一侧挂皮包、肉、菜。不巧,在骑出集市二百米时与一个骑摩托车的相撞,使他的自行车前车圈变形,大腿流血。骑摩托的小伙子走错道了,摩托车的速度还很快,对着老先生的自行车的前辘轱撞了上来。小伙子将周先生扶起来直道歉,说“对不起”。小伙子家正在盖房,他急着出来买菜回家做饭招待帮工的,骑的就猛了点。正好路边有个修车铺,小伙子把车送车铺修理。周先生说:“你赶紧买菜去吧,我没有事,怨我没看见你到我眼前了。等车修好了我也走。”小伙子经周先生一再催促才赶集走了。周同修付了修车费又揩干腿上的血,无怨无悔,推着自行车踏上回家的路。

三过心性关

在一个黄历八月中秋,正赶上农村苹果下树的季节,周先生去赶集,在丁字路口处他骑着骑着不知咋的,自行车直插左边道上去了。就在这时,一辆手扶车迎面而来,当场就把他顶倒了。手扶车司机下了车,暴跳如雷:“你没看见、没听见我的车过来了吗?怎么没撞死你!”围观的人看不惯了,说:“你这个人把老大爷撞的还没爬起来呢,人家家人知道也不能饶你的!”小伙子这才过去扶起老人和自行车。周先生起来后对围观的人和司机说:“这件事是我的错,不怨这位小伙子,我耳聋、视力差,我又走在左道边上了,是我的不对。我这个车没顶过你。”围观者都笑了,司机不好意思的把车开走了。

周同修提着被撞的快散架的自行车的前轱辘,把车送车铺修理去了。他知道有事就找自己,不和人争斗。周同修在修炼路上越走越精進。

四过心性关

这天是赶北集庙会,人多、车多,道难行。周先生骑自行车赶庙会。在上坡处一辆大挂车将周先生拖進后车轮胎的底盘。只见他一转身从车底滚了出来,自行车把转了一百八十度,周先生的裤子被挂开了,头部也流血了,但人没大事。好在是上坡,汽车车速很慢,如果是下坡,速度快点那就不堪设想了。

这一切被村里赶庙会的人看到了,还有周先生的侄子,就替周先生索赔,非让他交出一千块钱才能私了,否则大家上派出所说理。司机是个外地人,说不了,走不脱,时间将近两个小时过去了,围观的人不少。周先生对他侄子说:“你们都去赶会去吧,我来处理这事。这司机不是故意撞我,是我让道让少了才撞到人家大挂上,我也有责任,没有你们的事。”村民和他侄子告诉他“别饶他”后才都去赶会去了,只剩下司机与老先生。

周同修催促司机说:“他们走了,你也开车上路吧,今天这事不怨你。”还问司机有父母吗?司机答有。司机很感动,掏出二百元钱给老先生。周同修怎么说也不要,告诉小伙子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要听师父的话,处处要找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我们学的是真、善、忍,做好人。小伙子含泪离去。同修看司机走远了,自己正正车把,用脚踢一踢车圈,挂上车链,会也不赶了,推着这辆无法再骑的自行车回家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