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都来自于学好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五日】今天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自己十三年来用心学法添正念,用正念做三件事的一些心得体会。

一、在法上向内找,破除邪悟迷惑

我九六年得法。不久我从法中悟到了学法的重要性,并抓住了师父法中讲的“向内找”这个关键。九九年以前,除了集体学法,我个人学法时读书很慢,我觉的慢慢读才能入心。那时我除了工作、生活外,在辅导站整天忙于大法的事,法学的并不比一般同修多,但是因为我学法入心,能向内找,所以每天不管学多少,都能有所提高。

零一年我遭邪恶迫害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起初我天天背法向内找,可是找着找着却被邪悟的那套理论所迷惑,走到大法反面去了,对大法、对师父犯下了大罪,这是我生命中永远的耻辱。但是就象师父说的那样我在某些问题上邪悟了,但心里已放不下大法,每天还是背法向内找。可是一向内找,那些邪悟的东西就往我脑子里打,当时不知为什么,搅和的脑袋生疼,脑子里的问题一大堆。那时候最困惑我的问题就是:什么是旧势力?旧势力都是些什么样的生命?师父跟旧势力是什么关系?哪些事情是师父安排的?共产党跟旧势力是什么关系?为什么那么多去北京证实法的同修都被抓了?我们在人世间怎样助师正法才能符合师父的要求?等等等等,满脑子都是这些问题。和同修交流,无论转化的、还是没转化的都说不明白,我心里很苦很苦。在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的时候,很多人对正法的法理并不太清楚,只是在当时天象的带动下,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师父叫做的就去做,就听师父的。我也是一样,只知道做证实法的事,不知道什么是正法修炼

师父看到了我这个心结,安排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看到了一个同修给恶警写的信,是驳斥邪悟理论的。这封信对我启发很大,我顺着同修说的去思维,否定了不少邪悟理论。在此我感谢师父,感谢这位同修。从此以后我再背法,师父就会把有关正法和正法修炼的法,如二零零零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等当中的话打到我脑子里来,我渐渐的对正法修炼的法理有所理解,脑子里的问题渐渐都解开了,我明白了什么是正法修炼。我以前的向内找都是为了个人提高、个人圆满,包括被劳教以前,我虽然做了不少证实法的事,但是“不做就不能圆满,不做就会被落下”的这颗心还是很强的。带着这么强的求圆满的心去学法,就看不到正法的法理。师父在《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这篇经文中讲到:“你们知道吗?目前旧的恶势力对大法迫害的最大的借口之一就是说你们的根本执著在掩盖着,从而加大此难,要把这些人找出来。”我就是被旧势力找出来了,加上自己的怕心、显示心、争斗心,一下子被旧势力从山坡推到了万丈深渊。经过七、八个月时间我终于明白过来了。明白过来后,我就利用一切机会和其他被所谓“转化”的同修在法理上交流,找出了我们为什么被“转化”的一些根本的执著,使三十多位被“转化”的同修从邪悟中明白过来了。这个沉痛的教训使我明白:法理不清是绝对走不过来的。

二、背法

零二年从劳教所回来后,我如饥似渴的学法,我把师父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所有讲法反复的看,又抄写了两遍,抄在一个小本子上,随身带着,有时间就学,越学越明白什么叫“正法修炼”,越学越明白自己的历史责任。我学法不追求数量,也不追求速度,我主要是用心去学法,读法时不用人心去理解法,而是站在法上去理解法。每次学法都会有思想业、不好的观念出来干扰,起初遇到这种情况,我都按照师父教的要分清它不是你这种方法去处理,告诉自己这不是我,我不要它,我就是要学法,法会清理它。后来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对正法修炼不断有新的认识。师父叫我们在三件事中修,学法是三件事之一,修炼就要学法,学法时不好的东西出来就是让我修的。那么我修的好坏就直接与我救度众生有关。所以学法时不好的念头一来干扰,我就抓住它,挖它的根,解体它。这样开始会很慢,渐渐的不好的念头就会少,学法慢慢就静下来了。

零六年十一月份,我开始背《转法轮》。背第一遍的时候很累,每次背法思想中不好的东西都出来干扰,不让背,有时让我犯困,有时让我感到心累,有时让我忙,我基本上都能识破它,坚持背下去。一遍背下来,我觉的冲破了不少东西,有些执著心在背法中不知不觉就放淡了。我又开始背第二遍。第二遍的速度比第一遍快了不少,法理上也突破不少,相应的讲真相、发正念都有突破。因为《转法轮》读的遍数多了,背了上句无意中就带出下句来。我不想要这种状态,我尝到了入心学法的甜头。第三遍我就开始默写《转法轮》,我用塑料板默写,因为默写中会有错字、落字,所以不能保留,默写、校对完了就用水冲洗掉,接着再默写。校对时,包括标点符号也都校对,连默标点符号都能悟到法理,噢,怪不得师父这儿要用冒号来强调;噢,原来师父这儿说的“它”是指什么……。默写中常常有错字、丢字的地方,恰恰就是自己心性有问题的地方。就这样我默写了三遍《转法轮》。背到第六遍的时候,我心生一念,想把整部法都完整的背下来。我就第一天背了,第二天不丢还从头开始背,这样進度很慢。但是好处是时时都可以背法,做事、吃饭、走路都可以背法。有时候背多了,神的一面太精神了,睡着了还在不停的在背法。就这样我背了四讲,我却发现这样做又不在法上了,我现在即使都背上来了,也是在现有这个层次上背上来的,等层次提高上来了,会背的又忘了,自己以前有过这样的体会。其实真正能带回去的是自己同化法的那部份,同化多少,带回去多少。所以我又改成了用心一句句背法了,现在背到了第七遍的第六讲。

我交流的这些学法形式,只是我个人想让自己尽量用心学法的方式方法,不见得适合其他同修,每个人根据自身的状况会有自己的学法方法。但是无论采取什么方法都应该用心去学法,用心去同化法。我用这种方法学法,使我受益良多,学法中我不断悟到法理,不断的向内找、向内修,修下去的东西象一座座山。

三、以纯净心态讲真相

这些年我讲真相采取了多种形式:写信、贴不干胶、做资料、收集号码、面对面讲真相等等,无论哪种形式,都是以我在学法中悟到的法理做指导去做的。体会最多的是面对面讲真相。我讲真相的对象有亲戚、亲戚的亲戚、朋友、邻居、同事、陌生人、本地的、外地的、农村的、各种阶层的都有,讲真相的数量、效果、心态都随着我学法修心而改变,从以前滔滔不绝的讲,到针对不同人不同心结去讲;从以前带着怕心、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去讲,到心态越来越纯净的讲;从以前的“我要讲真相”到是按正法修炼的要求去讲真相,无一不是随着不断深入的用心学法而改变的。随着我学法思想境界的突破,讲真相也随之有所突破。记的我在默写第三遍《转法轮》时,有一段时间心态非常纯净,满眼是众生,常常是刚要跟一个人讲,一下子过来几个人听,最多的一次有一、二十人,象开会似的听我讲真相。我在背法中多次感受到师父说的《转法轮》是根本,其他讲法都是在解释《转法轮》的法理。在我现有的这个层次上,我在《转法轮》中体悟到了师父后期的许多讲法。这几年中我接触了七、八个邪悟者,有的邪悟八、九年了,有的还在洗脑班做过犹大,他们有的是本地的,有的是外地的。师父慈悲的安排我接触他们,这些人大多数是不看师父后期讲法的,有的看什么“第十讲”。我就跟他们谈《转法轮》,我用我在《转法轮》中体悟到师父后期讲法的法理,一环扣一环的打开他们的心结,在师父的加持下,他们现在都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了。

四、正念正行,跟上正法進程

只有不断的用心学法,明白法理,才能悟到师父的正法進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魔难就会少,过关中就容易出现正念,就能缩短过关时间,下面我举几个我在这方面修炼的例子。

1、二零零四年,外地有一资料点被破坏,六、七个同修被抓,其中有我的亲戚。我知道后就去了亲戚家。我们这里大法弟子比起东北来是少之又少,一个地区做资料、送资料的同修全部被抓,对我们这些本来大法弟子就少的地区来说损失太大了。一时间周围很多地区的同修失去了资料来源,气氛显的有些紧张。有同修知道我在亲戚家,就到亲戚家和我交流、要资料。起初我给他们经文、资料,后来大家都往我那儿跑,最多一天能来十五、六个,我一看不行,一来不安全,二来我一旦回去他们怎么办?我决定帮助这里有能力的同修上网,逐步建立资料点。开始跟他们谈这个问题时,都说自己家中没有这个条件,说各种理由的都有,其实就是怕和依赖心。最后我用了一个常人的办法,“刁难”他们。我把经文、周刊放在电子书上,来的人可以看,但不可以拿走。这样一来,有的人就说我是怕心,师父经文有什么理由不传。对此我思想斗争也很激烈,我这样做究竟符不符合法?我用心学法,看明慧网的交流文章,我从法中悟到资料点必须小而多,一来让更多的同修走向成熟,二来安全。那时还不知道“遍地开花”这个说法。对眼下的情况长痛不如短痛。几个星期下来,终于有三个同修同意买电脑了。我赶快利用各种关系,采用各种方式给他们提供学上网的条件,近两个月时间他们就都能上网了,紧接着明慧编辑部文章提出了资料点要遍地开花,更增强了他们的信心。后来他们都成了那一片的主要资料点。与此同时,我还与他们交流,组织他们发正念营救同修,利用请律师的形式讲真相,利用写上访信的方式讲真相,利用托关系找人的方式讲真相,人人都参与進来,到伪法院对这六位同修开庭的时候,我们去了三十多位大法弟子,在庭上发正念,其余同修自带干粮自由组合成若干小组在家发正念,直到开庭结束。这六位同修中有五位同修当庭揭露邪恶打人、逼供。从早上八点半开庭一直到下午两点,其间法官和检察院公诉人在强大的正念之场中,语无伦次,多次离开法庭,最终结果是六个同修中有四个被释放,有两个当庭说不炼了,都被判了刑。

我觉的,在零四年的那种形势下,我能理智、平稳的协调好这件事,主要靠师父的慈悲点化和我在法中悟出的法理,在那一阶段我跟上了师父的正法進程。

2、前几年当地邪恶把我作为重点人物监控,前后楼都装了探头对着我家,它怀疑我做资料,电子探测车经常在我家周围转。有一天,我正在家给同修灌MP3,桌上放了移动硬盘、几个MP3等不少东西,突然有人咚咚敲门,我正在想开不开门呢?门外就开始喊了:“快开门!我们是派出所的。”我当时就想到师父让我们不承认这场迫害,连旧势力的存在都不承认。我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我不承认他们是来迫害的,他们是来听真相的,我要救他们,求师父加持。”我立即关掉电脑,坦然的、平静的把门打开。一开门他们那种凶煞气势被我的平静冲淡了许多,他们望着屋里的电脑,刚想说什么,我马上发出一念:不许看我的电脑,安心听真相。他们马上眼睛转过来了。闲扯了几句以后,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从我受迫害一直讲到退党,讲了两个多小时,他们听的津津有味,我叫他们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们都点头了。最后他们说:“我们保证以后再也不上你家来了。”

3、有一天,我胃突然象被踢足球那样踢了一脚似的剧痛,痛的我眼睛冒金花,我赶快躺在床上,胃里象是火烧,又象在被碾子压一样,从胃一直痛到心脏,紧接着就是大口大口的吐。我使尽全身力气,翻身趴在床边吐在垃圾筐里,吐完想回身躺在枕头上已经不能了,心脏好象要停止跳动、要休克似的感觉。我心里清楚,这是旧势力想要害死我,我心里喊:“师父,救我!”一两分钟过去后还不见好转,那种疼痛好象一时等不得一时,我分析原因,我立刻明白了,旧势力是想利用债主要债的形式来要我的命,我要善解!我心里跟迫害我的生命说:我知道你们是我的债主,你们现在是想要我这条命来还债,按照旧宇宙的法理,欠债要还,我可以给你,我不怕死。但是我现在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师父选择了我,我有救度众生的使命,我还要利用这个肉身在人中救度众生,所以这个肉身不能给你。如果你们不要我的命,将来我圆满了,你们可以做我世界的众生,我做不到,我师父可以做到;如果你们一定要接受旧势力的安排来要我的命,你们就犯了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法是有标准的,你们这样做是要被销毁的,希望你们离开。然后我求师父加持我,我默念正法口诀,发出了强大的正念,让邪恶全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疼痛减轻了一大半,我回身躺在枕头上,心里充满了对师父的无限感激。

4、还有一次我到一百多里外的表哥家去讲真相,到那一看几十年没见面的亲戚都在他家。我心想师父真慈悲啊,把我该救的众生都叫来了。我在那吃了饭,讲了几个小时的真相,大家都听的非常高兴,五十多张护身符一张没剩。我生出了欢喜心,因为头一天几家亲戚也要走了五十张真相护身符。

这一念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从表哥家出来去车站的路上,经过一条小道,好象有人推我一样一下子摔在地上,膀子摔断了,当时疼的我心里发抖,我立即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我坐在候车室的椅子上,膀子和心脏连起来痛,我想我不接受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我求师父加持,求正神帮助。几分钟后我的膀子就不怎么疼了。因汽车晚点,我坐在椅子上不停的背法、向内找,找到不好的东西就发正念解体。我找到了这两天发了一百多张护身符,我生出了欢喜心,它背后是一颗有求的心,贪多求数量的心。其实还是求圆满、求威德这个根本的执著没有去,旧势力才敢下手的。我在一思一念中修这个根本执著,不断的发正念解体它。一个星期后我就能用两只手把一锅水端起来了。

5、零九年自五月份以来,为了推动我市同修都能上明慧网,我开始研究电脑技术。我的计算机水平很低,只是会一些简单操作,对于装系统、一些软件的使用我一窍不通。为了使我们整体能跟上正法進程,我必须学会装系统。在师父的加持下,经过自己刻苦努力,我终于会装了,也装了不少台电脑。刚觉的装系统的技术掌握了,明慧网又推出了双系统。为了同修的安全,我又开始研究学装加密的双系统,花了两天一夜的时间,不知实践装了多少遍,终于装上来了。帮同修装了十几台机。

同修基本都是电脑新手,今天这个系统坏了,我要去重装,明天那个系统乱了,我也要去重装。尤其是刚学上明慧网的同修,旧势力采取各种方法干扰他们,给这样的同修装系统,都要事先发正念,装机中还要不断的发正念,否则就会出现各种奇怪现象。这段时间我熬到夜里二、三点是经常的事,有时脑子累的象机器一样磨的发热。每当这时我都会想到明慧同修和海外大法弟子,他们为了救度众生,吃苦熬夜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我这点算什么?有一天我自己在装机时有点迷糊,一不小心手按了一下光驱开关,光盘弹出来了,屏幕上马上显示出对话框:磁盘已损坏!我一下傻了,再重装,不行了,手动装单系统还行,装克隆的双系统,恢复镜象到百分之七十五光盘就弹出来了。第二天装多少次都是这样。我想这个电脑被我反复实践,硬盘可能受伤了。不能装双系统太遗憾了,自己辛辛苦苦学会了装双系统,自己却不能用。心想,要不就发个贴子到天地行论坛问问?转念一想,不对,这全是人心,大法是无所不能的,癌症病人学大法都能痊愈,电脑也是大法众生,怎么不能完全变好呢?被我用的越多,说明它为大法付出越多,这个生命越好,我说它“坏了”是对电脑不慈悲。它是来和我一起助师父正法的,它不会坏。再说这么多同修用双系统,而且都是新手,我要没有双系统实践的话,他们系统出了问题,我也无法解决。再说去问天地行论坛的同修,还要花同修时间来回答,我就靠正念来装机,肯定能解决,求师父加持我,不许邪恶干扰。

我开始装双系统恢复镜象的时候,我就开始发正念,有时人心会使我睁开眼看一看,看有没有问题,我立即就灭这一念,这一念是人心不是我,灭掉它。当装到百分之七十五的时候,咔嗒一声,退盘了,我心里咯噔一下,我又立即灭这个“咯噔”一念,这不是我,我坚信一定能装起来。果然神迹出现了,在没有光盘的情况下(我并没有把镜象拷到硬盘上),镜象恢复百分之百!师父让我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深夜我独自一人双手合十感谢师尊。

当然我还有许多做的不好的地方,有时候会悟到做不到,还有怕心,救度众生做的还不到位。这都有待我抓紧时间把它修去,把该做的事做好。

以上只是我在现有层次中的一点认识,向师尊汇报,跟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