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两会”为借口 河北迁安市警察绑架无辜公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五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迁安市大法弟子段林霞,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下午二点多钟在家中遭绑架;大法弟子闻翠娟于三月二日下午三点多钟遭绑架。中共恶警绑架的借口是:开“两会”了。

段林霞遭绑架

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下午二点多钟,恶警浦永来等五人,四人上楼,一人留在楼下,开着一辆银灰色面包车,非法闯到大法弟子段林霞家之后,恶警浦永来说:“有什么东西没有?”段林霞说:“啥东西也没有。”浦永来和另一恶警就说:那就翻翻吧。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就将她家的楼上翻了一遍,没有找到恶警所找的东西,就将她女儿的电脑强行抢走。段林霞和丈夫不让拿,浦永来说:“我们拿回去检测检测,如果没有问题,你再跟我要。”他们让恶警在她家检测,恶警说在那儿检测不了,最后,还是强行掠走。

恶警仍不死心,又说到她家的地下室看看,并说让段林霞给开门去,她丈夫说,她腿脚不方便,我给你们开门。恶警不让,还说:“不中,就让她去,又不是让她跑,慢慢走”。僵持了一段时间,强逼着段林霞下楼去给开门,到地下室仍无恶警所要的东西。恶警叫段林霞跟他们走,说:开“两会”了,段林霞说:“开‘两会’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段林霞不从,恶警们就强行将她抬上车绑架。

段林霞,女,五十多岁,迁安市马兰庄供销社退休职工。一九九八年六月喜得大法,得法之前,腰椎骨质增生、风湿等疾病折磨的她痛苦不堪,什么活也不能干,即使夏天使用凉水洗衣服、洗碗,各个关节都疼。得法一个月后,一次,洗完衣服却发现各关节没有疼,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她身体的各种疾病全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段林霞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第二天遭劫持回马兰庄,被强行扣留在马兰庄派出所有十多天,后来又被单位强制扣留一段时间,中午不许回家,后期晚上才让回家。自此以后,段林霞的工资就被停发,也不让上班。

二零零零年七月,段林霞再遭绑架,在迁安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个月的时间,在以后的几年中多次遭绑架,每次家属都被勒索现金三至五千元不等。一次被劫持到唐山市乐亭县,遭到那里恶警打嘴巴、用脚踹的迫害,同时,家属被勒索七千元现金后才被放回。参加迫害的恶警有:迁安市国保大队的彭明辉、耿继洋、哈福龙、王士武(已遭恶报死亡),马兰庄派出所的李春银。

二零零七年十月,迁安市恶警们绑架了多名大法弟子,段林霞与丈夫到公安局给彭明辉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被扣留并非法关入迁安市看守所,几天后,亲属被勒索一万元左右现金回家。她丈夫遭到一戴眼镜、外地口音的恶警用电棍电击迫害,当时,她丈夫被电击后背、腋窝、大腿里、前胸、脚心等处,被非法实施酷刑一个多小时。她的姑爷(常人)也遭绑架一天,并被勒索五千元现金。

此次迫害回家后,段林霞的身心受到很大伤害,身体每况愈下,腿、胳膊肌肉全部萎缩,手脚变形,疼痛严重,最后卧床不起,根本不会动弹,完全失去自理能力,靠丈夫伺候,持续有一年多的时间。后来慢慢好转,直到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份之后,身体刚刚恢复一些,却又遭绑架。


闻翠娟遭绑架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下午三点多钟,迁安市国保大队六、七名恶警突然闯入大法弟子闻翠娟家,闻翠娟不在家,在“迁钢”上班扫大院哪,她的丈夫下夜班后正在家中睡觉,恶警进家就把家给搜了,也不出示任何证件,又强行逼迫她丈夫带路去迁钢非法绑架了闻翠娟,理由是:开“两会”。

闻翠娟,女,四十三岁,迁安市杨店子镇沈家营村人,一家四口,她是九九年初喜得大法修炼的。她一看到大法书,就知道这是一本天书。过去没学大法前,她两口子总打架,自她学大法后,就按照大法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随着脾气的改变,长期的头痛、腰痛不知不觉就好了,她更知道大法的超常了,按大法的要求做更好的人,也更孝顺公婆了。她的丈夫一看,大法使她变化这么大,就特别支持她,给她买录音机等。

可是,好景不长,九九年七月邪党开始诬蔑迫害法轮功,她用自己的亲身受益和精神变化给当时的县长写了一封上访信,为大法说了一句真话,随之就被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恶警惠志江为逼迫她放弃修炼,扇了她二十多个嘴巴,半个月后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迁安市的邪恶洗脑班(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成立,当时的县长亲自点名迫害闻翠娟,在沈家营村主任韩生财及镇干部一起把闻翠娟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当时她的小女儿只有八个月。在洗脑班头子张来儒、赵新民(现任政法委副书记)、杨玉林(现任“610”副主任,主任叫李卫红)、李成霞、石玉梅等恶人的指使下,她在洗脑班遭受了五、六个月的迫害,不给吃饱饭,在地上爬、鸡跳、青蛙跳、蹲马步、站军姿、踢正腿、挨拳头打、冬天在外边冻、夏天在外晒、一个人被关在一间屋内,吃喝拉撒都在里面等迫害。最后被迫害的长了一身疥疮。李成霞还怂恿她丈夫打她,说打她就能转化(当时她丈夫打的很厉害),她也帮着打。她丈夫问打她干啥?恶人李成霞说:“法轮功给你带来什么好处了”?她丈夫说:“反正我们俩口子不打架了”。一下子李成霞就把她丈夫撵出“洗脑班”。回家时,还被勒索五千元现金。后来,杨店子派出所所长丁帅还多次到她家骚扰。

二零零七年十月,邪党“十七”大前,迁安市国保大队恶警浦永来带人又将她绑架到公安局。在公安局,两名恶警(不知名)用电棍轮流电她,两条腿、胳膊都被电焦,然后辗转看守所、洗脑班进行迫害。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才放回家。回家前,洗脑班头目杨玉林还从她丈夫那儿勒索三百元钱。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又被村主任闻永福带领丁帅、浦永来等人非法绑架到开平劳教所迫害,被迫害成糖尿病、高血压(高压240),劳教所和洗脑班都不敢收了,两个月后回家。

二零零九年中共所谓“六十大庆”前,村主任闻永福带领丁帅、浦永来等人再到她家试图绑架,闻翠娟没有在家才免遭绑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