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姜立民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七日】自从99年7.20到现在,我已经遭受了中共十一个年头的残酷迫害,对我本人身心及生活等各方面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同时在这种恐怖的迫害下,我的家人也遭受着精神上的痛苦与折磨、承受着经济上和生活上的压力。

我于1995年下半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静脉曲张等各种疾病都消失了,身体健康,无病一身轻。每天学习《转法轮》,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心性不断提升,身心沉浸在大法的祥和之中。

1999年7.20大法遭受到中共邪党迫害之初的前几天,大家还是坚持户外集体炼功,我被长春市东广场派出所恶警绑架,关押在八里堡拘留所15天,警察还抢走了我们放炼功音乐的录音机,至今没还。

我于2000年11月19日到北京上访,去天安门广场讲真相,打出“法轮大法好”横幅,被恶警等殴打并绑架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迫害。那里的警察将抓来的法轮功学员都登记,问干什么来了,我说向政府反映情况——法轮大法好,我在大法中修炼,身心受益,这么好的功法如果更多的人炼,都做一个身体健康的人、关心别人的好人,社会治安也会好了,对国家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不让修炼法轮大法?登记的警察说:“这事我管不了,但我可以告诉你,你来晚了,国家规定从十月份往后来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都按敌我矛盾对待,在十月份之前还按人民内部矛盾对待,听明白了吗?你来晚了,现在是敌我矛盾!”

信仰真、善、忍,修心向善的一群好人居然被中共当作敌人!中共邪党与真、善、忍为敌,足以证明它是假恶暴、它是邪恶的!

警察先后跳上办公桌,轮番向我的胸腹部跳下

当天下午我被转到北京市宣武区看守所,并遭受到酷刑折磨,一个姓姜的恶警叫来四五个警察,其中一个抓住我的头,拿着刷马桶的刷子朝我的右脸雨点般的打下来,直到打不动了才停手,打了能有五六十下,我的右眼以下的脸部被打的整个都是黑紫色。

另外几个警察紧接着又对我拳打脚踢,把我双手反铐在背后,把我仰面朝天推倒在地,对着我的胸部腹部又是一阵乱踢乱踹,其中两个恶警一起踩着我的胸腹部,跺着脚快跑式的猛踩着。他们看不过瘾,又有两个警察先后跳上办公桌,轮番向我的胸腹部跳下;之后还觉的不够狠,两个人又一起从桌子上同时向我的胸腹部跳下……直到看我不动了,又看到我身下有一大片血,以为我的肠子被踩出来了,看我也不出声,以为我死了,几个恶警都跑了。

我双手被反铐压在身底下,手铐在不断的重压下勒进手腕很深,淌了不少血,身底下那片血就是从手腕流出来的。

在几个恶警疯狂折磨我的时候,我听到隔壁房间传出凄惨的叫声,后来听说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用拖布杆戳心口窝给戳死了。后来他们将我送到一个食堂,在这里他们给法轮功学员强行拍照、按手印、做记录。听到两个警察在翻阅记录时说:“今天又(打)死了三个炼法轮功的。”之后我被长春一处的恶警抓到驻京办事处,在那里又遭到他们的毒打。第二天和另外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带回长春,又被非法关押在八里堡拘留所。一个月后被送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二大队非法劳教三年。半年后家人被勒索5000元后办理了“所外执行”。

上绳、上大挂、铁椅子

2002年3月10日前后(长春三零五真相插播后),长春市长通路派出所姓周的一个警察和另一个不知姓名的警察将我从单位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同时到我家把我的所有大法书籍、讲法录音带、炼功带、随身听都抢走了。一个姓鲜的所长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他就指使姓周的和三四个警察给我“上绳”(双手捆在背后,绳子是一种特殊的系法,会越拉越紧,在身体与捆住的胳膊之间不断塞入瓶子,直到塞不进去为止,恶警不断的拽绳子,让人感觉到一种关节被严重撕裂的巨大痛苦),酷刑折磨一夜(至今将近八年的时间里,我的胳膊向后伸时还会感觉到隐隐的疼痛)。

第二天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把我送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三天后被长春市南关区刑侦三大队(地点在长春市东大桥附近,不远处有一个寺庙)提夜审,遭受到“上大挂”(双手分别被铐上一只手铐,挂在铁笼子的铁栏杆上,整个人离地吊着,手铐勒进手腕里)、坐“铁椅子”(也叫老虎凳,肘关节、踝关节等处被严重损伤)等酷刑迫害。当时有个当官模样的警察,姓刘,嚎叫着:“国家上头有令,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给我往死里打,打死算自杀。”

折磨一天一夜后又将我送到第三看守所继续关押。一个月后,取消了“所外执行”,又将我送到朝阳沟劳教所六大队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各种非人的迫害。

吊在棚顶的暖气管子上

2004年9月份,我在长春市新民广场向世人讲真相、发放“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卡片和真相小册子的时候,被三四个不明真相的小学生举报,恶警将我绑架到长春市桂林路派出所,曾加利(音)、曹海芝等五六个恶警将我强行按倒拳打脚踢,之后又将我用绳子吊在棚顶的暖气管子上,一天一夜不给饭吃,第二天被送到长春市第二看守所进行迫害,四十天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送到朝阳沟劳教所,到那儿先是不收,曾加利(音)、曹海芝这两个恶警说:只要是法轮功,不管身体什么情况都得收。

2005年年初,劳教所里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抽血化验,并把化验结果和本人姓名在电脑上进行编号(为以后活摘人体器官对血型用)。在朝阳沟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不断遭受着各种各样精神上的和肉体上的迫害,被强制长时间做折纸页子等各种奴工劳动。2005年3月份又将我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转到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进行迫害,在劳教所里我们被强迫长时间坐板(长时间坐在硬板凳上,从早晨一直到晚上睡觉时间);犹大王明利、祝家辉与劳教所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强行转化,不放弃信仰就不让睡觉,王明利还动手打我和另外一位叫郝洪发的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据有正义感的劳教人员说,王明利等犹大劳教所每个月给他们发工资2000元。

2008年邪党奥运前夕,长通路派出所两个警察以查户口的名义到我家骚扰,强行索要我的电话号(欲实施监控),我不给,他们就赖着不走。最后我妻子(不炼功)无奈把她的电话号给了他们。这期间,长春市政法委等迫害部门还指使我单位的邪党书记对我实施非法监控。

中共邪党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进行如此惨无人道的迫害,不仅是对法轮功的迫害,更是在灭绝全社会所有人内心的善念和良知、灭绝人性,充分暴露出中共邪党反人类的邪教本性,希望世人早日明白真相,早日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等一切邪恶组织,“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保命保平安,能够有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