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保持正念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八日】在二零零三年三月左右,我被强制送進省劳教所,由于不“转化”,遭受了各种折磨,特别是长时间一个姿势坐着,长时间遭受下流无耻的谩骂,每天只睡两个小时左右,不能炼功,一炼功包夹人员就上来抱住、摁住,动弹不得,精神每天都在接近崩溃的边缘。

从法中我知道炼功是最好的休息办法,我就坐那儿,用意念想着炼功,背炼功口诀,想我另外空间的身体在那儿炼功,意念想这个空间的身体一块炼。师父说,“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很快我的身体就恢复了正常,每天也不困,不累,头也不疼了,浑身也舒服了,脸色也由黄变的白里透红。以后听同修说,每天背功法口诀也有用。

在劳教所,同修们被强制超时干奴工,每天累的疲惫不堪,有的累的痛哭,有同修悟到不应去干活,就不出工。但他们就被残酷折磨,关小号,不让睡觉。因我不“转化”,恶警不让去车间干活,但看到同修这么苦,这么累,我就发正念,不让恶警喊我们出工。当时是这样想的,“身体巨大,顶天立地,发强大正念,不许恶警喊我们出工,谁要想喊,叫他头疼死”。结果一连几天没喊我们出工,其他犯人(吸毒、卖淫的)还奇怪,怎么不喊我们出工了呢?有人看到恶警大队长,在走廊连续转了十多圈,每个房间都瞧瞧,就是不能张嘴喊出工。有人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发正念,不让他们喊我们出工,他们觉的很神奇,很佩服大法弟子的能力。

但是他们又变换手法迫害,将几个大队不“转化”的同修弄到一个队里,集体迫害,坐小矮凳,一两个月不让洗漱,大小便在屋里。

二零零六年第二次我又被强制送省劳教所,他们都知道我上次没“转化”,这次所里下了死命令,必须“转化”。我在他们残酷的不间断的酷刑折磨下,违心的“转化”,而后下车间干奴工,我一看,每天干长达十六七个小时的活,每天深夜两点才能上床休息,太残酷了。我想不能采取上一次的办法了,要理智的减轻被奴役,我就每天发正念,“要劳教所有关人员不能给送活单位签合同,非要签就让他头疼,送来活要缺这,少那,干不成。”我还想,“我给你们挣一块钱,得让你们赔十块,一百块,还请求师尊及众神帮助。”结果,等我们手头积存的活干完后,新活供不上了,即便是送来的活也果然是缺这少那,根本干不成。那几天干活很是悠闲,期间还可以出去玩一玩。后来他们又弄来了一些很赔钱的活,恶警干这不但得不到奖金,我们干一天才能挣几毛钱,真的很赔钱,那为什么还要干呢?他们说看我们太清闲,怕不好管理。

两次到期(第一次由于不“转化”被延期三个多月),由于我发正念,不许邪恶接我,都是由家人来接的,很顺利。当时发正念“不许公安、‘六一零’的恶警接我,想再继续迫害我,让他们头疼死,叫他们开车翻沟里,遭恶报!”尽管他们一遍遍的告诉我不要着急(我其实一点也不着急),他们一会就到,在路上呢,结果面都没照,都由家人接回(家人一早就去了)。

我的亲身经历证实了正念的神奇威力,希望同修们都重视发正念,制止迫害,减轻迫害,这同样体现着我们的善,不让迫害者造更大的罪业。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