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云南医师沈跃萍(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八日】二零零九年七月,云南省玉溪市妇幼保健医院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沈跃萍被云南女子第二监狱酷刑折磨到肺部严重穿孔,保外就医后在昆明第三医院含冤离世。当得知消息的时候,我们都不禁泪如泉涌。一位那么真诚、善良、宽容、负责的好医师,一个那么善良鲜活的生命,还不到五十岁,就被中共邪党夺走了生命!


沈跃萍

今年年前我又遇到一位曾经和沈跃萍在一起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谈及沈跃萍,她默默的抹着眼泪,叹息着,对我回忆了有关沈跃萍生前的一些片段。

“九八年上半年,那时我刚走入修炼,沈跃萍已是修炼了近两年的学员了。当时新学员不断涌进,玉溪陆续增加好几个新炼功点,得法修炼稍早的,就在家或家附近建立起学法炼功点,每天义务带领大家学法炼功。那个环境真的是修炼的场所,每个人都在认真的学师尊的讲法,按照大法的要求修心做好人。沈跃萍和她的丈夫在小庙街自费租了一间房子,义务带领家住附近的十多个人学法,使我们每个新学员都受益很多。沈跃萍对人态度平和,教功耐心,对年纪大的学员一遍一遍的教,从不厌烦,学员们都喜欢她。沈跃萍自己家省吃俭用,用节省下的钱购买磁带,录好炼功音乐,再送给生活困难的学员,默默的奉献,从不声张。

“那时,工作之余,我每天都坚持去该学法点学法炼功,和沈跃萍一家人熟悉起来。那时,我佩服她的温柔、慧质和在大法修炼中修出的纯洁心灵。修炼使她的皮肤变的非常光滑细腻。记得她总是温柔又不失严肃的说:炼功人要做好人,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要求时时修心性,做比好人更好的人。她也常常对放不下子女情,对孩子的学习成绩看的很重的功友讲述自己是怎样对待子女的学习和教育问题的。她常笑着说:教育孩子,大人也是在提高自己。不求名、不攀比、不动气,善意的去教育孩子才会真正把孩子教育好, 因为善的举动可以感化心灵,孩子在你身上看到,学到的都是善的行为,听到的是为他人考虑的话语,他们照着去做,自然会让父母们省下好多心。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她和她的丈夫普志明要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走前他俩对他们唯一的儿子普丹说明了去北京上访可能会遇到的种种情况,说不定会遭遇类似八九年大学生请愿时遭遇到的机关枪扫射,很可能有去无回,因为我们面对的是同样的一个政权。儿子听后,坚持要与他俩一起去。孩子说自己也是修炼人,自己的学习成绩好,身体棒,都受益于法轮大法,他也要去北京说句真话。这样,她们一家和玉溪的几位修炼人按事先约好的,分头坐车辗转去了北京。到了北京大家才知道,原来的国务院信访局已经成为公安局了,只要是来讲真话的一律抓,于是大家又纷纷到天安门前打横幅,表达心意。她们一家三口举着一条‘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刚喊了两遍,就被天安门广场的便衣警察扑倒在地,打的伤痕累累,接着被强行拖上警车。她们一起去的人都被非法关进了北京的看守所,遭遇到种种刑讯逼供。因为当时北京的监狱全都关满了炼功人,关不下的就要遣返。玉溪政府就派人去了北京,把玉溪学员从北京绑架回本地关押。之后,他们同去北京的人都被非法劳教三年,关进昆明大板桥劳教所……

“直到零三年,沈跃萍一家才得以团圆。随后她恢复了妇幼站的工作。

“沈跃萍在工作上吃苦耐劳,默默付出,不求名利,不计较个人得失,真诚善良、乐观、积极,同事们对她的态度由不理解到理解,对法轮功由不敢接触了解到渐渐的认识和了解了。对待病人,她总是本着爱心和真诚的关心,默默的帮助他们。一次,一位以捡拾废品为生的母亲领着一发高烧的孩子来到医院,这位母亲身上仅有几元钱,付不起孩子打点滴的费用,正在着急,沈跃萍就默默的帮助这对母子,替他们付了五十元治疗费。”

听完这位法轮功学员的一席话,我再次流下了眼泪,这是怎样一个善良、优秀的人啊,只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为了更多的人能够明白真相,就一再遭到邪党迫害,最后含冤离世,多么令人痛惜!


沈跃萍

关于沈跃萍被非法关押在云南女子二监及被迫害致死的情况,明慧网曾作过如下的报道:

云南省玉溪市妇幼保健站医生、法轮大法弟子沈跃萍,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晚上十一点多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九岁。沈跃萍曾被枉判五年,在云南女子第二监狱遭受非人的折磨,在禁闭室中(俗称小号)就被关了三年。二零零九年五月份,其家人接到了“保外就医”的通知,当时她已经肺部严重穿孔,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沈跃萍是玉溪市妇幼保健医院的一位主治医师,主要负责小儿营养搭配,她为人真诚善良,工作认真负责。对来医院的小儿,她都是嘘寒问暖,关怀备至。早在二零零零年,面对中共对法轮功无端的镇压和铺天盖地的诽谤,她义无反顾的履行了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上访权”,去说句“法轮大法好,迫害法轮功是错的”,就被共产恶党以莫须有的罪名劳教迫害了三年。回来后,她并没有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在生活和工作上仍时时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兢兢业业的工作,并无私的帮助了许多人。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玉溪红塔区公安分局何晓沛、张翔宇等恶警为虎作伥,积极贯彻中共恶党的迫害政策,在高原明珠的展销会上把沈跃萍、普志明夫妇和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后红塔区法院在政法委、“六一零”等邪恶部门的授意下,亵渎司法的独立和公正,非法判了四位法轮大法修炼者一至五年不等的劳改。沈跃萍当时被非法判刑四年,但因她在法庭上义正辞严地揭露红塔区公安分局对其孩子普丹(当时在玉溪一中念书)的三天的非法铐、吓,就被中共恶党加刑一年。

在云南女子二监,沈跃萍拒绝所谓的“转化”, 身心遭到巨大的摧残,从零七年三月份开始就被第二次关禁闭。据悉,监狱在集训监区设置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禁闭室,是一间约五平方米墙上贴着橡皮的房屋,内设监控器,四周有刑事犯看守。不写“三书”(放弃信仰的保证书、悔过书等)的法轮功学员都要被关禁闭室。在那里没有站、坐、说话和想问题的自由,来例假不允许用卫生巾、不准洗脸、脚、手、刷牙和洗衣,每天只给一点食物,不能吃饱,还会面临被打、被电棒电或用针扎,甚至会被在食物中下有损神经的药物等。

监狱规定,犯了监规的犯人关禁闭七至十五天。但恶警关法轮功学员禁闭都超过十五天,逼写“三书”才放出。 在那黑暗的小屋里,精神压力大、生活环境恶劣,不准动,造成许多法轮功学员血压升高、心脏不能正常工作,脚肿的象桶一样粗;每天只让上三次厕所,致使法轮功学员出现肾水肿。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监狱恶警就实施酷刑折磨。

沈跃萍的家人从二零零六年十月份起,就不被允许和她通信、通电话和见面了。二零零九年五月份,她的家人接到了“保外就医”的通知,据悉当时一拔掉针水就呕吐,她已经被迫害得肺部严重穿孔。此后她一直在昆明第三医院治疗,直到七月十六日晚上她含冤离世。

沈跃萍走了,又一个善良的好人就这样含冤离去,但她的音容笑貌和法轮大法弟子的美好形象依然留在我们的心中。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参与迫害沈跃萍或和与迫害相关的人员名单: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教场北路442号
邮编:650102
监狱长:杨明山。副监狱长;刘彬山、王丽美(专管改造)、倪丽江、张英。
监狱政委:倪丽宏
狱政科:雷煜。宣传科;丁莹。
管理科:赵晓霞、张燕华
教育科:李冬冬、马丽霞、何晴、吴玉玲、徐绍娟、周薇妮。
卫生院:杨晓平、杨瑞英 。
生卫科:刘燕。
一监区警察:雷雅梅、莫瑞、汤敏、 汤建芳、陈雷、王孝晋、叶丽萍、宋文芝、吉春、王倩、张燕。
二监区警察:王丹、林晓雯
三监区警察:付志琼、金辉。
四监区警察:司晓燕、宋建丽、王益娟。
五监区警察:李春梅。
六监区警察:陆如斌。
九监区警察:杨欢、夏昆丽(专管法轮功)、汤玉芳、谢玲、万雪梅、杨永芳、梁洁、王黎黎、黄涛(禁闭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