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扼杀了他们?

从史振华和景建新的冤死看中共的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史振华是内蒙古锡盟太仆寺旗宝昌镇河沿街附近邮电局家属院(以前的旧院)的居民。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份左右,五十八岁的史振华被太仆寺旗医院确诊为尿毒症晚期,医生告诉家人已经无法医治。在这种情况下,儿女和亲戚们在万分悲痛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史振华在病痛折磨的极度痛苦中走完自己人生中最后的一段时日。

就在这个时候,史振华的一位亲戚向她介绍了法轮功,告诉她法轮功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一种功法,不仅可以提高人的道德修养,而且祛病健身也有奇效。反正你现在的病也没法治了,不如去炼炼法轮功吧。在求医无门的情况下,家人抱着挽救亲人生命的心情用车推着史振华到当时本地的一个法轮功小组去看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当时的史振华已经被病痛折磨得不成样子,浑身无力,让人看着都觉得心酸。

奇迹就在众人的亲眼见证下发生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史振华从一个被医院判了“死刑”的绝症患者变成了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史振华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是师父和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她的家人怀着对大法师父的感恩,在亲朋好友间传颂着这件奇事。

不幸的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开始了。在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中,在迫害形势的巨大压力下,史振华迫于压力在无奈中被迫放弃了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年底史振华旧病复发,二零零零年的三月份,史振华带着因受迫害而放弃法轮功的遗憾含冤离开了人世。

景建新(因他身体残疾,人称“景拐子”)是居住在内蒙古锡盟太仆寺旗天马商场后第一个胡同的宝昌镇居民。他在一九九九年的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在此之前他的脾气很不好,经常打骂妻子和孩子,在邻里和社会上的影响都不太好。他自己说,在学法轮功之前的一段时间,由于生活上方方面面的压力太大,使他几乎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因此而自暴自弃,天天喝酒,喝多了便和家人吵闹、发脾气。

在他对生活感到绝望的境遇下,他的一位亲戚看到他这个样子,妻子和孩子都跟着他担惊受怕的,就向他介绍了法轮功,告诉他法轮功是一种教人向善,按照“真善忍”为原则做好人的一种功法,劝他去学学,对自己和家庭都有好处。当时在太仆寺旗第二小学会议室放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妻子和孩子都陪着他一起去看。他的烟瘾和酒瘾都很大,朋友曾开玩笑地和他打赌说:“如果你把烟和酒戒了,我就把饭戒了。”神奇的是,他在学功的第一天便把酒戒掉了,第七天把烟也戒掉了。随着炼功时间的加长,他的心情变得开朗了,性格和善了,不再和家人发脾气了,脸色越来越好看,而且还能靠着墙站着炼功了(没学法轮功之前即使靠着墙也必须得用双拐支撑身体),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

法轮大法使他重获新生,师父无条件的给予了他生命中全新的一切,景建新无限感恩,无以回报。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在大法中受益,他在自己本不宽裕的情况下拿出一部份钱来,整修了自家的房子,专门腾出一间来提供给想要学功的学员,让大家有一个祥和、温馨的炼功环境。他还自己掏钱买了录音机,每天早上到炼功点给大家放炼功音乐。也许他内心的向善,为别人好就是对师父最好的回报吧。亲人们有感于他的巨大变化,都很感恩大法师父对他的救度和给他家庭带来的美好和幸福。

然而同样不幸的是,景建新刚刚开始修炼法轮功才几个月的时间,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便开始了。因他家是炼功点,中共操控利用下的警察对他家进行抄家搜书、监控、不断地上门骚扰、威逼恐吓、逼迫他在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上签字等等种种形式的迫害。

在铺天盖地而来的巨大压力面前,迫害发生后不久,他便因为承受不了迫害的压力而被迫放弃了修炼,又开始抽烟、喝酒、发脾气,回到了未修炼法轮功之前的状态。在以后的几年中,他的状况越来越糟,身体也越来越差。他曾悲愤地说:“法轮功教我做一个好人,我很感谢师父和大法救了我,我也想做一个好人,可是他们(指中共和被中共操控利用的警察)不让我做啊。”由于被强迫剥夺了“真善忍”的信仰,他的内心十分抑郁,精神和身体状况不断下滑。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四日,景建新在家中凄惨地含冤离开了人世。

史振华和景建新的冤死,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疾病?法轮功?还是中共搞的这场迫害?史振华曾经是一个被医院判了“死刑”的绝症患者,因为有幸修炼法轮功而重获新生。然而不幸的是,在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打压下,被迫害中迫于压力她无奈放弃了修炼,因此而导致旧病复发,最后含冤死去了。景建新曾经是一个对生活感到绝望,对家庭和社会都有不利影响的人,因为有幸修炼法轮功而获得新生,也因为他能够按照法轮大法要求的“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从而使家庭和睦,并能够造福于他人和社会。同样不幸的是,由于中共搞的这场对法轮功的无理迫害,在被迫害中他承受不了迫害的巨大压力无奈放弃了修炼,因为被剥夺“真善忍”的信仰后心情的极度压抑,使得他精神和身体的状况不断下滑,最终出现了本不应该发生的悲惨结局。他(她)们的人生结局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没有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相信他(她)们现在一定活得好好的,家庭也会因为他(她)们修炼法轮功的变化而备受益处。他(她)们是冤死的。究竟是谁扼杀了他(她)们?其实这个答案在这里并不用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人们不是常说:“老百姓心里都有杆秤”嘛!在道义和良知面前,谁是谁非,老百姓心里亮堂着呢!

我们可以想象,中国有三十多个省,又有多少个市、多少个县呢?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年的迫害中,全国各地这样不为人知的事例究竟发生了多少呢?曾经听到过这么一件事情。某地一位农村法轮功学员被当地政法委部门绑架,一位政法委的官员“劝”他放弃修炼法轮功,对他说(大意):“你别炼法轮功了,我给你几个小尾寒羊你回家好好养着,你看现在的有钱人都包二奶,等你钱挣多了也包个二奶。”听起来真是荒唐可笑。让人放弃“真善忍”的原则而去挣钱包二奶,只有共产党能“培养”出这样的官员来。是啊,你要信仰自由吗?要好过吗?那你就得和它保持一致,和它一样腐败,否则它就整你、迫害你;在被迫害中你不老老实实地承受,你要说句公道话,它就说你“搞政治”、“反党”、“反革命”,从而更加残酷地迫害你;它干了多大的坏事你都不能反对,反对了你就是有罪;它定的法律是维护它的利益的,而不是维护人民的利益的,所以它可以执法犯法,你绝不能违它的“法”,否则它就要抡起“法治”的棒子打击你。

中国有句古话:“多行不义必自毙”。中共建政六十年来,不断的利用着谎言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欺骗和利用着中国人,同时不断地迫害着中国人。历次的政治运动中,迫害死八千多万中国人,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的罪行。我们翻阅史书,可以从历史的经验中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善恶有报,天理循环,古今中外,无一例外。善恶有报这是天理,做恶多了,就会遭到天惩的。二零零九年的十一月份和十二月份发生在西班牙和阿根廷的对迫害法轮功元凶的审判就是向全世界表明审判迫害法轮功罪犯的帷幕已经正式拉开,正义的审判已经开始,中共和被其利用而参与迫害的一切恶人必然都无法逃脱善恶必报的天理。

冥冥之中有天意。二零零二年六月份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现为国家地质公园)人们发现了一块亿年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上惊现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据中科院专家验证,这六个字并非人工雕刻,而是天然形成。根据历史经验,石头说话可是现的天机,所以中共的灭亡是天定的,而不是人定的。这也是上天在警示世人:中共的灭亡是天意的必然。

人生活在天地间,只有顺应天意,才能得到上天的庇佑。所以在当前的情况下,只有顺应天意,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党、团、队),才能在不久天灭中共的时刻躲过劫难,不做中共的陪葬品,才是对自己生命负责最明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