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的项目中更要注重做事的实效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日】在正法最后的有限时间里,为了让更多的同修做的更好一些,从而完成各自的使命、兑现誓约,也好救度更多的众生,同修们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几个人成立了项目小组。

刚开始时,有些同修对此不解,觉的我们的修炼不是大道无形吗,怎么搞出了这么多有形的形式啊?后来在学法中渐渐明白了,其实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更多的众生。世间的任何形式都不能也不配作为大法的修炼形式,而世间的一切形式又都能为我们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所用。当然我们要选择的善用、正用。通过在世间实践中所走过的路来看,当我们能利用外在形式真正做到实修时,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收到了整体提高、众生得救、邪恶解体的实效。

现在想和同修交流一下问题的另一方面,就是我们不能走极端,也就是不能过于强调形式的表面,更要重视做事的实效。

例如,同修经常定期或根据需要随时去到邪恶的黑窝近距离发正念,个人认为,发正念没有错,但不能将其当作一个项目、形成一种模式,流于形式去做。同修无论去到哪里发正念,也不能耽搁了讲真相救众生。有的几年来面对面讲真相都做的很好的同修,也被带动着今天去公安局,明天去派出所,后天又到监狱或者看守所去发正念,而使讲真相的时间越来越少。大法弟子应该是无论走到哪里,就把真相讲到哪里。特别是到了正法的最后阶段,更应将三件事同时都做好,特别是面对面讲真相更要做到遍地开花。

再如,看到本地近期出现了很多被病业迫害的同修,同修很着急,就成立了“反病业迫害小组”。为此,有同修专门去到被病业迫害的同修家中,和同修一起学法、发正念、向内找。帮助身处魔难的同修本没有错,但如果大家都参与去做同一件事,是不是又在走极端了。特别是看到被病业迫害的同修开始见胖了,能吃饭了,病业症状少些了,大家都很高兴;但一看被病业迫害同修又开始日渐消瘦了,发烧了,病业症状严重了,大家又都很难过。可能随后又有新的症状演化出来,同修又开始被其表面的变化所带动。这样不仅使我们的心被牵动着,使本该做好的三件事没有做好,可能又让邪恶的生命与因素找到了加重迫害同修的借口,在一定范围内形成了波动。据说,有的被病业迫害同修家,现在门都快关不上了,本地知道的同修几乎都要去看一看,“帮”他向内找一找。回来后,又在同修中对其表面症状议论一番。

又如,同修看到在“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大会”的文章中,有同修用手机发短信讲真相的体会,很受启发,就成立了“手机短信讲真相小组”。其他同修也纷纷效仿,而有的原本面对面讲真相做的很好的同修,也开始买手机专门去发短信了。

诸如此类,不再一一赘述。上面述及的也许是片面的、偏颇的,可能事实并非如此。但每个人听到、看到也都不是偶然的,为此建议:

1、负责协调的同修都来协调好。同修在学法小组上应将上述或类似问题在法理上交流一下,清楚大法弟子做事的基点要放在救人上。不能强调或流于形式而做,更不能以某种形式来掩盖自己的怕心或证实自我等人心。

2、有特长的同修更应发挥各自所长、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用心考量一下怎样把讲真相的形式与自己的特长结合起来,走出自己实修和证实法的路来,从而不被别人带动,使自己所走的路不受干扰。

3、能够理解身处魔难的同修,也是慈悲的体现。对被病业迫害的同修,个人所悟,在同修家成立学法小组,与其一同学法,发正念帮其清理空间场都是可行的。但有一点要清楚,魔难中的同修向内找的能力已经很弱,如果遇事他都能向内找,也许就不会身处魔难之中了。因此希望大家能够善意的理解同修,把握好帮助别人也是修自己的机会和尺度。将帮助别人作为同是修好自己的修炼环境,如查看一下过程中自己是否也被病业假相所带动了、同修的不足是否自身也存在、是否暴露出对同修的怨心和其它人心、自己是否也有承认迫害而非全盘否定的思维?再就是针对病业迫害谈自己向内找的体会,或与病业无关的其他体会时,只要是在修自己,而不去找同修的不足,形成一个向内找、同化法的正念之场,魔难中的同修也能更好的在这样的环境中向内找。当然不是不能指出同修的不足,关键把握好自己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根据对方的接受能力,以纯净、慈悲、完全为他的心,适时适度的指出来。我们以往留下的很深的教训就是,同修总是将自己所走过的路和对法的认识,强加给魔难中的同修。我们不能只去修别人而不修自己,更不能指责和埋怨魔难中的同修。

大法弟子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承包了一个很大的范围,代表了一方众生。惟愿同修都能把自己所承担范围之内的事做好,选择的善用、正用各种形式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而又不被任何外在形式所累、所限,了却人心,随师归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