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圆梦碎 张倍齐遭受的十年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零年的新年,对于青岛平度市的张家来说,是一个意义非凡的新年,因为他们被中共囚禁八年的亲人张倍齐,终于回老家与亲人们团聚了。合家团圆,是张家上下几十口人八年来日日夜夜的梦想。然而,这个梦想刚刚成为现实,旋即又被中共恶警打碎。

正月十四那天,张倍齐正陪着母亲及家人在院中晒太阳聊天,一当地口音的男子推门而入,打听人家后出门,一会又带一帮大汉闯入,两个人上来架住张倍齐的胳膊,一夹着包的男子手指着张倍齐用普通话说:“就是他。”张的家人问:“你们是哪的?”当地口音的男子说:“我们是公安局的,红旗路那,治安大队一大队。”夹包的男子不耐烦的说:“赶紧走。”

张的家人眼睁睁的看着七、八个大汉推着张倍齐进了一辆面包车,扬长而去。正月十五元宵节,张家人大大小小坐满了屋子,一家人面容憔悴,唉声叹气。

张倍齐,1964年生,原籍青岛平度市,1990年迁到吉林省延吉市安图县从事建筑、装潢、个体经营等,担任过安图县第二建筑公司经理。1996年张倍齐和妻子刘美君在全国的气功热中,找到了自己的信仰,这就是法轮功,以法轮大法“真、善、忍”为准则,诚实,与人为善,学会了忍让。张倍齐和妻子刘美君领着女儿张耀尹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不久后,张倍齐戒掉了多年的烟酒,改掉了以前火爆的脾气;妻子刘美君身上多种疾病也不翼而飞。

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张倍齐和妻子多次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女儿被迫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原本一个美好的家庭在中共的迫害下支离破碎,妻子最后承受不住压力放弃了修炼法轮功,女儿因为家中没有生活来源,只得放弃本科院校就读专科院校,妻子到饭店打工来维持自己和女儿的生活。

一、遭绑架、劳教迫害

1999年7月19日,张倍齐一家三口从延吉坐飞机前往大连,再转到北京。在大连机场下机时,张倍齐和十四岁的女儿被大连机场公安人员非法扣留,被迫与妻子刘美君分开。

张倍齐被安图县公安国保恶警金镇山和另一名警察劫持回安图,被非法关押在安图看守所近一个月。其间国保大队恶警于学等人多次到看守所提审恐吓张倍齐放弃修炼。一个月后看守所以每天10元伙食费为由,强迫张倍齐家人拿300元钱才可放人。后来的一年当中,张倍齐被当地国保大队多次抄家,并被非法绑架关押多次。

2000年6月份,安图国保大队于学等恶警多次到张倍齐家监视、骚扰,并抢走私人物品。张倍齐被强行绑架到延吉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犯人的毒打。于学等恶警恐吓张倍齐的家人送钱送物,否则张倍齐在看守所生命就会得不到保障。

2000年7月份,张倍齐在延吉被关押近一个月。期间安图县公安国保大队于学等人,把张倍齐秘密押到延吉市一宾馆进行恐吓,并戴上手铐脚镣酷刑折磨。张倍齐又被于学等恶人押到安图看守所,在安图看守所遭到恶人打骂。七天后,安图县公安局法制科姓王的恶警拿着教养通知书让张签字,张拒签,被非法劳教一年。张倍齐又被关押到延边劳教所进行迫害。

张被非法关押到延边劳教所之后,所长王强,副所长姓单的恶警直接指使,由教育科长李文斌,恶警王某、刘某对张进行恐吓,他们引诱张放弃修炼。张被关押到一大队。当时一大队教育大队长金光日和各小队恶警配合折磨法轮功学员,强迫每天干十多个小时超强度体力奴工。张倍齐在这里被强迫做奴工近一年。

二、第二次被劳教

2001年11月,张倍齐和家人又一次进京上访,在北京市通州被公安恶警绑架,关押在通州公安局小号内。孙成林等人赶到通州,孙成林当着众人殴打张倍齐,张被打得鼻口出血眼镜被打碎,张等人被押到延边驻京办事处,张倍齐扒开窗户铁栏杆跳楼离开,在辽宁省被海城市公安局非法绑架,关押在海城市公安局,双手铐在凳子上不能动,第二天安图公安国保姓石的警察等人把张倍齐押到安图县看守所。当时孙成林到看守所,毒打张倍齐,安图公安国保大队于学等人也同时对张倍齐酷刑折磨。

2001年12月,张倍齐第二次被劳教。在延边劳教所,张倍齐继续遭受非人的虐待,教育科长李文斌等人对张软硬兼施,诱惑、恐吓,酷刑折磨……三九寒冬被扒得只剩衬衣衬裤, 每天被关在阴冷异常小号内坐十五六个小时, 经常遭受犯人金哲华等人的打骂,饭菜只有一点菜汤和不足二两的玉米面窝头。一个月后被折磨只剩皮包骨。张倍齐被关押到一大队,每天超体力劳动十四个小时,并且每月加罚分,每月加期十天或半月,在劳教所张倍齐是被加期最多的。

2001年10月,大法弟子王铁松在全体劳教人员大会上制止恶人诬蔑大法和师父,被恶警毒打关押小号铁笼子里酷刑折磨。王铁松绝食抗议,被暴力灌食,流食灌入肺而致死。当时张倍齐听到王铁松被迫害的消息后,绝食抗议营救王铁松,要求见王铁松,否则拒绝吃饭,单所长和住所检察官答应张的要求,张倍齐才答应吃饭。第二天早晨四点左右,劳教所突然发布密令,把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秘密转押到九台劳教所进行新一轮迫害。张倍齐后来才知道王铁松已经被迫害致死,没见到王铁松最后一面。

2001年底,张倍齐被转押到九台劳教所四大队,基建大队。当时大队长为郑华绪、恶警有彭勇(99年10月底对法轮功学员多次进行迫害)。2002年初,又换新一轮警察大队长张明财、张春富、干事张新、恶警郭一平、冯伟(99年开始参与迫害被非法关押九台劳教所大法弟子,是主要凶手)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酷刑折磨转化。张倍齐在反迫害中经常与警察和犯人讲真相,被恶警郭一平、张明才、张新、冯伟关押隔离室。

2002年5月,张明才、郭一平、张新他们几个恶警密谋策划用酷刑折磨迫害张倍齐。他们拿来十多根电棍和手铐绳子之类的刑具,把张倍齐从隔离室提出来让犯人带到办公室,张明才、张新同时跑上来抱住张倍齐。张的双手被死死铐在铁管子上。郭一平、张新每人拿两把电棍对着张的全身电击,特别对敏感部位电击。整个迫害过程他们不停的折磨张倍齐近一个小时,电棍用完电他们再换电棍。郭一平边电边问张倍齐:“还炼不炼了?”张倍齐说:“炼!”最后郭一平、张新累的不行了,这次酷刑迫害,当时有四名犯人在现场目睹了这一惨景。

2003年4月份张倍齐被转押到吉林省通化劳教所。

三、下肢被打瘫痪、遭非法判刑五年

2003年7月份张倍齐从劳教所回到家中。2004年3月,妻子刘美君再一次被绑架,非法劳教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3月20日,张倍齐也被安图县110和国保非法绑架。

安图县公安国保大队,申京柱、金镇山、于学为首的恶警,给张倍齐套上黑头套,秘密押到安图县海沟金矿公安分局二楼,进行长达七天七夜的酷刑迫害。其中参与者有海沟公安分局谭广明,安图国保于学、金镇山、申京柱、郜波和110等十多名恶警。

3月28日, 张倍齐从海沟拉到安图看守所。当晚五点多,看守所值班警察,看到张倍齐全身被打得没有人样,说:“这人已经这样了,我不能收,万一出了事谁负责?”于学说:“他是装的,刚才还好好的,而且局长同意必须关押,有事局长承担。”值班警察只能违心收押。

2004年3月28日,张倍齐被关押到安图看守所,每天在生死线上,七天七夜滴水未进生命危在旦夕。安图县检察院下令批捕张倍齐。安图县法院在张倍齐腰被打残双腿不能动的情况下,由四名法警用凳子强行抬到法庭,非法秘密开庭判张倍齐五年。张倍齐要求上诉请律师,被剥夺。参与迫害人员有安图县公安局长、安图检察院、法院、及“610”和看守所姓王、姓李的恶警。

2004年10月底张倍齐被非法判刑五年,送到吉林省长春铁北监狱,铁北监狱知道张倍齐下肢瘫痪拒收,王恶警扔下张就跑了,监狱电话里破口大骂王恶警。之后监狱把张倍齐关押到监狱医院,每天二十四小时由二名犯人轮班看护,经过几个月的炼功,没有打针吃药张倍齐的身体恢复正常,犯人和大夫都看到大法的奇迹。

2005年春张倍齐被关押到铁北监狱老残大队进行新一轮的迫害。为营救被关押小号的大法弟子梁振兴,张倍齐写信给监狱长等人,要求无条件放人,被关进小号。

四、残忍酷刑

2006年4月初,铁北监狱把关押在狱内近百名大法弟子分别转押到四平、公主岭、吉林监狱。张倍齐和九名同修被转押到吉林监狱开始受到新一轮的迫害,张倍齐被关押在七监区,张倍齐向小队恶警刘铁军(多年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凶手)讲真相但他不听。并且威吓:“在这里好好呆着,别闹事。”

6月份大法弟子孙千因学法看电子书,被教育科恶警李永生(多年来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杀人凶手)关押严管,用抻床抻酷刑迫害,张倍齐听到消息后,尽快与同修协商营救孙千,制止监狱对大法弟子滥用酷刑进行非法折磨。

7月25日下午三点左右,张倍齐被关押到严管,吉林监狱管理严管的犯人徐志刚、王臣、江旬(多年来参与迫害酷刑折磨大法弟子,造成多人伤残死亡,是主要杀人凶手)等,将张倍齐强行脱光衣服,拖到抻床上。张倍齐四肢被抻住,整个身体悬空离开床面,呈“大”字型。同时犯人徐志刚用橡胶球将张倍齐的嘴堵住,并对他拳打脚踢,张倍齐后来被送到医院抢救。经过一夜的折腾张倍齐才恢复意识。

7月26日早上七点,张倍齐又一次被固定在抻床上。晚上9点左右张倍齐又昏过去。被放下抻床,犯人按住人中,王臣往张倍齐的嘴里塞东西……经过两个多小时张倍齐的意识才恢复过来……

7月27日上午7点左右,犯人徐志刚又一次把张倍齐固定在抻床上。晚上10点左右张倍齐再一次昏死过去!徐志刚等继续采取残忍手段折磨张倍齐整二十天,张倍齐的身体已被抻残,四肢麻木,全身疼痛难忍……

8月24日,张倍齐被七监区狱警刘铁军带回监区。两年多来,张倍齐多次给监狱写信反映监狱严管小号利用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监狱一直没有答复。

2009年3月19日张倍齐出狱,早上5点半,张倍齐准备到十一监区看同修,被十一监区的犯人严重打伤。十一监区值班狱警不但不制止犯人,而且还唆使犯人说:“把他拖回十一监区上铐子挂上,不管他妈的出狱不出狱!”当时十一监区和楼下七监区服刑人员二十多人都在现场。张被十一监区犯人从三楼打到二楼,眼镜被打碎。七监区犯人李小成听到后赶过来制止。由于十一监区狱警和犯人人多势众,张被严重打伤,呼吸困难,软肋处疼痛难忍……张被带到医院检查,医生建议回去调养。

张倍齐这八年的牢狱生活中,所承受的是非人能够想象的。他远在青岛的老父亲,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无时无刻都在挂念自己的儿子,当他得知儿子在狱中一次又一次的受到各种酷刑折磨,一次又一次地从死亡边缘爬了回来,老人的心始终悬着不能放下。老人终于承受不住对儿子的思念,08年的冬天在家中院内的无花果树上上吊自杀。

五、再次遭绑架

张倍齐多次在中共的魔爪之下死里逃生,凭着对修炼法轮功的坚定信念,八年非人的牢狱生活终于结束,09年与家人团聚,让人始料不及的是,不到一年的自由之身,2010年2月27日又一次被延吉国安特务在青岛老家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到延吉市看守所。张倍齐的母亲忧心如焚,天天吃治疗心脏病的药来维持。

二零一零年的新年,对于张家来说,是一个意义非凡的新年,因为他们被非法关押八年的张倍齐,终于回老家与亲人们团聚了。合家团圆,是张家上下几十口人八年来日日夜夜的梦想。然而,这个梦想刚刚成为现实,旋即又被中共恶警打碎。元宵节前的正月十四那天下午,延边国安特务蜂拥而至,又把张倍齐绑架走了。

张倍齐的家人到处打听,得知张倍齐被关在平度市公安局看守所。来抓张倍齐的人,包括现在看守所里看管的人都是吉林省延边州来的人。

正月十五星期日,张家人大大小小坐满了屋子,一家人面容憔悴,唉声叹气。家人回想着张倍齐被绑架时的情形,叹气的声音慢慢的变成了哭泣的声音,担心张倍齐是否再遭受非人的折磨。

3月5日张倍齐被延边国安特务从潍坊市坐飞机带回延吉市,延吉市公安局下达拘留通知书,以“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刑事拘留,将张倍齐非法关押在延吉市看守所。张的妻子来到公安局,看到张倍齐的从里到外的所有衣服都散落在床上。担心的询问张倍齐的衣服都在这,那他现在穿什么?他们回答看守所统一服装。

张的妻子第一次来到延吉市看守所,无法见到张倍齐本人,与狱警电话询问张倍齐现在怎么样?狱警说张倍齐现在还可以……后来家属又来到看守所,狱警出来接见家属,说张倍齐现在很好,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刘美君担心丈夫会受到残忍的折磨,狱警说张倍齐也没有受到酷刑折磨,不要担心。

狱警的一番话更让人不得安心,两次差距如此之大,第一次在电话里告诉张倍齐还还可以,第二次狱警主动出来接见,并说张倍齐没有受到酷刑迫害。

中共当局口口声声要“和谐社会”,“和谐社会”就是对人的信仰践踏?“和谐社会”就是对人的精神折磨?“和谐社会”就是对人的酷刑迫害?“和谐社会”就是无处伸冤?这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和谐社会”。我们一直生活在中共一言堂的 “和谐社会”中,在这样的“和谐”中我们看到的是访民遭到关押、婴儿被奶粉毒害、孩子在地震中死去、房屋被强行推倒、贪官丑闻漫天……难道这样的社会就是我们大家要维护的吗?难道因为悲剧命运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就目视无睹吗?还是因为这样的事情看多了,我们已经麻木了吗?我们该认清中共的真面目了,它带给我们的只有灾难,人伦道德的败坏、文化的颓废……它颠倒了黑白善恶,混淆了真假虚实,麻痹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儿女,该醒了,我们要做的不是马列子孙,而是炎黄子孙。

主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张倍齐部份恶警:
安图县国保大队:于学、金镇山、申京柱、谭广明、张庆明、王慧玲等
安图县明月镇书记:孙成林
安图县政法委书记:郑安春
610办公室副主任:姜春彦
公安局副局长:张祥
延边劳教所:
所长王强 副所长姓单、育科长李文斌 恶警王某、刘某(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金光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人金哲华(延吉市人专门打砸抢,现判刑在延吉监狱)
九台劳教所:
郑华绪、恶警彭勇、张明财、张春富、干事张新、恶警郭一平、冯伟、高科
吉林监狱:
七监区小队恶警刘铁军(多年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是主要凶手)
教育科恶警李永生(多年来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是主要的杀人凶手)
狱政科科长谭富华(07年秋后调到公主岭监狱)
副监狱长杨玉江(08年从公主岭监狱调到吉林监狱,任副监狱长,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狱政科科长李轶皎(多年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犯人徐志刚、王臣、江旬(多年来参与迫害酷刑折磨大法弟子,造成多人伤残死亡,是主要杀人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