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市何志维十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日】(明慧通讯员广东报导)广东省珠海市大法弟子何志维,女,今年四十七岁,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上午,在珠海凤凰花园家中被“六一零”人员欺骗说是检查电,开门后被绑架至洗脑班已近一年,在被非法拘禁期间经历过三水洗脑班、湛江洗脑班、广州洗脑班的恐怖迫害。在湛江洗脑班,何志维被群殴致颈椎盘脱出。最近,广州洗脑班又以何志维炼功为理由,对何志维的家属明确表示要对她进行惩罚,拒绝亲属探视 。

中共血腥的镇压法轮功已超过十年。十多年来,何志维女士因修炼法轮功、坚持信仰而多次遭受关押、抄家、强化洗脑、酷刑折磨。然而,法轮功学员秉持真理,不畏强权的勇气和守护信仰不被玷污的良知,深深地震撼着世人。

两次被非法关入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五月由于何志维向同事讲述了修炼法轮功受益的事实,使同事也步入了修炼,她却被非法抓进看守所。时隔一个月,何志维因去看一位法轮功学员,又被非法抓进看守所,后来每到敏感日,她和许多法轮功学员都被无辜抓去。

家变

何志维的前夫在中共一言堂的欺骗和压力下,不仅协助恶警多次抄家,又与何志维离了婚。接着何志维为了单位领导不被株连,被迫失去了工作。

二零零一年初,天安门自焚的骗局抛出后,打压再次升级,“六一零”和公安到处抓人,看着身边的同修一个个被绑架到洗脑班,为了免于再次遭受无端的迫害,何志维被迫选择了流离失所。

几年来,何志维家中经历过多次的疯狂抄家。一次是在何志维不在家期间,多名警察在管理处的配合下,借口抄水电表冲进屋里,不但抄走了法轮大法书籍,电脑,连何志维母亲一生写的一千多首诗词都被抢去,而且把何志维二十余万元的现金存折(后报警才有了结果),连同机动车驾驶证都一并抢走。警察没有出示搜查证,对抄走的东西也不给回执。这次,何志维年近八旬的母亲和十三岁的女儿也从家中被拖走非法拘禁,十天后,何志维的母亲被强行送回南海。

无辜关入洗脑班,说心里话被判劳教

二零零二年五月一日凌晨,揭阳公安以搜查出租屋为名破门而入,把何志维和法轮功学员吴姨等非法抓捕,当时何志维身穿睡衣、睡裤,当她要去拿外裤穿时,一名警察气汹汹的一脚踢过来。当时什么罪名也没有,而她们的七千元现金及财物却被抢劫一空。吴姨在十一天后被折磨致死。后来,何志维是在身穿睡衣、睡裤,光着脚的情况下被押回珠海洗脑班的。

在洗脑班期间,何志维在心得体会中写道:我从一个自私自利,心胸狭隘的人,通过修炼,逐渐变成了思想开朗,不计个人得失,善待他人,在单位家庭中都备受尊重的人,我真不知政府要把我转化成一个怎样的人?

二零零三年新年前夕,洗脑班开了一个座谈会,会上何志维说:“那么多领导都来了,我想对你们说:请记住法轮大法好。”因为这一句话,大年三十何志维再次被关进看守所,十五天后又被接回洗脑班,洗脑班人员见对她的恐吓不起作用,于是就大打出手了,那次她被打得满嘴是血,何志维大喊:“有人打大法弟子了,善恶有报!”他们急忙关闭门窗,竟说:“我没打你。”。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六日傍晚,何志维被带到梅溪第一看守所,当时拿出一张“劳教通知书”让何志维签字,理由是:“在学习班炼功和喊维护法轮功的口号”。何志维拒绝签字,几个男人就强行按住她的手,在“劳教通知书”上面印上了指纹,就算是合理合法化了。中共的法律上,明文写着:言论自由权,信仰自由权,人身自由权等等,但对法轮功学员,仅凭借思想就可治罪!

在三水劳教所遭强行转化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八日,何志维被送往三水劳教所,到达劳教所后,何志维要求上厕所,被拒绝。在医务室,一个据说是所长的人命令她蹲下,何志维不肯蹲,女所长便不耐烦的叫人把她带进一个单独的房间关押,房间的墙壁上有诽谤法轮功师父的标语和漫画。这时来了三个吸毒妹,两个警察示意她们开始行动了。何志维被强行按在地上蹲着,双手被反绑,他们把何志维的头发剪成一边高一边低,进行人格羞辱;狱警用侮辱性的语言骂师父、大法、骂修炼人,还把她妈病了不能回家照顾的怨恨发泄到何志维的头上,同时长时间体罚何志维保持一种姿势蹲着,当她双脚发麻要坐地上时,恶人们竟采用最卑鄙的行径把师父的法像塞进她的内裤里!当何志维再要求上厕所时,女警要求她念墙壁上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标语,才被允许,何志维不肯。一个姓古的女警说:“尿急,叫你师父帮你在另外空间化掉啊!”

这种毫无人性的迫害不只针对何志维一人,有一个叫智敏的学员,真的忍不住把尿撒在裤子里,恶警叫吸毒妹用纸巾吸起尿又塞进了智敏的嘴里;到了晚上,何志维被强迫看一夜诽谤法轮功的录像,通宵不准睡觉,一个吸毒妹拔下何志维的一撮头发,在她打瞌睡时,就用来扎何志维的耳朵、鼻子、眼睛。在何志维承受不住的数天后,她含着眼泪违心的写了所谓的“悔过书”,才被允许大小便和睡觉,这就是中共对外宣称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感化”和“春风化雨”。

在三水妇教所,绝大部份法轮功学员都是在卑鄙下流的高压和酷刑下被迫写了什么所谓的“转化书”。有的被电棍电击,有的不肯踩师父法像,被手铐扣的伤痕累累,有的被用脏卫生巾塞进嘴里等等。一个叫陈少清的小学教师,因抗议恶警逼迫她踩师父的法像而绝食,她被通宵罚站十多天,在医务室陈少清被强行灌食,由于她拼命抗争,并告诉她们善恶有报,不要助纣为虐;看其他人不肯施暴,队长梁桂玲大发雷霆,赤膊上阵,操起针筒狠命往陈少清身上乱扎,顿时被扎的鲜血直流。这种对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迫害也不仅仅局限在三水妇教所,在被中共控制的所有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精神病院等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随处可见。

三个月后,何志维声明在高压手段下所做所说的一切作废,坚决修炼法轮大法。于是她被重点隔离,在抗争下这次没说不准大小便,但通宵不给睡觉,何志维经历了八天七夜的不眠之夜,这一次佛法的神威再一次殊胜的展现出来,连夹控都惊讶地说:“我服了你了,你怎么越来越精神呢!”第九天,劳教所才放弃了这种强制的洗脑方式。

接着,何志维拒绝饭前背“所规”,早上不出操,拒绝奴役劳动。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吸毒妹,一旦明白真相,也不愿再参与迫害了,有个女孩为了帮助何志维而惨遭电棍电击、加期等。她却说:“我无怨无悔,问心无愧,因为你们是好人!”

在妇教所的一年内,何志维的哥哥来看望她五、六次,一次也没有见到她。

不放弃信仰,再度押回洗脑班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九日,由于何志维不肯“转化”,劳教一年多后,又被押回珠海洗脑班。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一日,何志维又被送往省洗脑班,何志维的大姐来看望她时,何志维揭露了妇教所曾经对她的虐待,洗脑班人员矢口否认。何志维就写了一份“申诉书”把妇教所强制“转化”她的违法事实揭露出来,请有关部门调查核实处理,给受害者一个说法。后来,上级派人来调查,却把何志维当成罪犯一样的来提审,言辞中充满了责难、威胁与恐吓。申诉自然不了了之。

半年后,洗脑班向何志维摊牌,不写悔过书等,永远出不了这门,除非你去死吧!于是何志维又一次绝食抗议这种无理的关押。何志维的大姐来看望她时问:“我妹犯了什么法?”回答说:“没犯法。”那为什么没完没了的关押?就是犯了法也有个刑期。”后来,他们放弃了逼迫何志维写什么悔过书等,还说:“你回去炼功不管你啦。”何志维说:“我当初就是因为一个真话‘炼’就把我关押迫害了这么多年,而你现在竟说可以炼了,岂不证明是你们错了,是否应该向我道歉?”二零零五年六月十日,何志维走出洗脑班,回到了阔别三年的家。

再遭酷刑

谁知何志维刚到家中,又被珠海列为重点迫害对象,执政者经常去她家里骚扰。何志维想办身份证竟威胁她需要写几书。她的电话也被监听。为避免邪恶迫害,何志维再一次离开珠海。

二零零九年,为了照顾年迈的母亲,何志维回到珠海,才一个多月,于四月九日再遭绑架。这次广州洗脑班不准家人接见,说她喊口号和炼功。在广州洗脑班何志维曾向家人揭露了湛江洗脑班打手,使用气功(推击)并用很厚的书本猛击何志维的头,群殴何志维致颈椎盘脱出的犯罪事实,后来使用高音喇叭整天播放能使人精神崩溃的声音,对何志维进行这种极端的迫害。当省里负责迫害法轮功的官员来湛江洗脑班验收的时候,湛江洗脑班校长阻止了何志维向验收人员曝光他们的暴行。

思考

珠海市政法委书记杨金华和“六一零”头目温杰,以及湛江洗脑班校长等人,对迫害何志维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由于在何志维家中没有抄到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为找到名正言顺的迫害理由,他们声称:如果何志维不讲出他们想得到的东西,或者何志维不出卖别人,就不放何志维。为了眼前利益,他们把良知完全出卖给流氓成性的中共,到最后他们会发现自己才是中共的最大受害者。

何志维,大学本科毕业。单位改制后,她在珠海承包了一个报关机构,担任公司经理,业务精湛。修炼后,她去了珠海市政府下属的报关公司任一部门经理。在单位里、家庭中是人人称赞的好人,在“六一零”要去迫害她时,连她的领导都替她说话:“不要搞她了,她真的是信真、善、忍的好人。”那位领导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六一零”与这个领导把何志维迫害得失去工作后,单位和相关部门至今都没有给她任何生活费和补偿金,按照她的条件,单位至少也应支付给她十几万元的买断金,后来何志维找到这位领导说明情况,此人感到非常愧疚,又无法挽回。该领导表示:这是自己一辈子做的最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何志维出于大善大忍并没有责难她,她的行为令此人深受感动。

善恶必报是永恒的天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是对所有中国人的迫害。如今,中共已经把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用来对付几千万冤民,不允许他们为自己鸣屈喊冤,否则就跟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酷刑冤狱。对邪恶的纵容就是对所有人的犯罪,希望被中共几十年谎言欺骗的人们来了解真相,不再充当中共奴民与兽民,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还中华民族堂堂正正的本色。

珠海市(区号:0756)

目前,珠海洗脑班方面负责何志维的责任人:

李丹 0756-3311613、2524610,2516659(办) 13075603118
吴燕德,珠海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洗脑班负责人之一 ,电话:13702729799
珠海市政法委副书记李开主 13702326099、宅0756-2519620
珠海市“六一零”:办公室:0756-888114 转 3808传真:0756-8888380、8889570
“六一零”头目:温杰
韩俊峰,珠海市“六一零”科长,
民富酒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棍,电话:8608927、13809239027,13016332844
珠海市公安局 “六一零”办科长陈某 办0756-2116901
珠海市“六一零”人员,梁根鹏,电话:13902538653
阮力江 办0756-2132334、2255616、13612211268、宅0756-2276510
国保大队副队长赖海忠 0756-6639129、13809230229(多次参与绑架、抄家)
国保大队恶警李海旷 0756-6633201
陈某, 珠海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科长,电话: 2116901(办)。
朱健文,珠海市公安局政保处,电话:13702321430

珠海香洲区:

政法委副书记王广山 办2516615、13823099703 (多次指使绑架大法弟子)
“六一零”头目尹文凤13709689563 、宅0756-2127681(住在凤凰花园4栋)
香州区综治办副主任朱为成,小灵通0756-6690241、办0756-2114141
香州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笑东 13702335510
香州区综治办副主任朱为成小灵通0756-6690241、办0756-2114141
珠海市香洲区凤凰路凤凰花园香凤社区居委0756-2219106,2127895王景云(副主任, 二零零六年曾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何志维)

广州市法制教育管理所(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
地址:广州市新市槎头西洲北路48号电话: 020-81730867
目前洗脑班迫害何志维的责任人姓李,电话:020-86442948

广州槎头洗脑班 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参与迫害的部份人员名单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槎头西洲北路56号 邮编:510435; 电话:020-81730867
有关责任人:
学校校长: 潘锦华(男) 020-81730648
教员:周静,李景平(警号:4428053),花少霞(副所长,警号:447二零零五);
当地办公室值班电话:020-86256775

湛江洗脑班主要恶人:
校长:付少群,13702882620 (此恶人姓名、电话待核实)
副校长:黄建军,
洗脑班地址:湛江市赤坎区幸福路69号,办公室电话 0759-3334123、0759-3888862
原湛江市法制学校(洗脑班)校长:杨辉13902514686
湛江市“六一零”头目陈军,0759-3334087(办)电话 0759-2625910(宅)13326508610、13828236100
湛江市“六一零”办公室电话:0759-2910610、2910005、2919188、2910119、2272483
陈勇,湛江市“六一零”科长, 0759-3211067
湛江市赤坎区“六一零”的头目黄祖华 0759-3368422 手机:13005622925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