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建阳在长沙女子监狱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明慧通讯员湖南报导)湖南怀化市法轮功女学员谭建阳,多次遭受迫害,曾经被非法判刑七年,在湖南女子监狱遭受残忍迫害。下面是她讲述的自己的一些情况,尤其是她被关押到长沙女子监狱所亲身经历的、和所见所闻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迫害的情况:

我叫谭建阳,女,今年52岁,原怀化市安江纱厂职工。得法前我虽有多种疾病,如先天性心脏病、类风湿心脏病,甲亢等、医生曾怀疑我是得了白血病。我经常休克、不能正常干活。我于97年8月喜得大法,没过多久,各种难治之症不翼而飞了。家务活都能做了,冬天都可以到大河边洗衣服,也不怕冷了,简直换了一个人。

同时我努力按法轮大法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我丈夫和小孩看到了我的变化,丈夫由开始反对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孩子也跟着炼。我们全家都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之中,周围的邻居与朋友目睹了我的变化,也纷纷加入了修炼大法行列。是大法给了我的新生。

这么好的功法,却在99年7月被江泽民与中共恶党全面镇压,我家也与许多其他法轮功学员家庭一样,平静而幸福的生活被打破,从此而饱受迫害。

一、非法抓捕、劳教迫害

从99年7月24日我被第一次绑架,至2001年上半年我遭多次抓捕先后分别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一个半月,洗脑班两个月,市第二看守所两个半月,身体出现病态才放回。

2001年上半年我从看守所出来后,为了讲清法轮功真相,救度世人,我与本市法轮功学员王平、李安妹相约到涟源市发放真相资料,发放过程中不慎被恶人诬告,王平、李安妹当时就遭当地恶警绑架,我走脱。之后,涟源市公安与本地公安、“610”办的人一直在搜捕我,不得已我只好离开到吉首市保靖县打工。

2001年7月的一天,安江“610”办两人伙同保靖当地恶警将我在租住的房子里绑架,在保靖拘留所关了三天后,直接将我转到安江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由怀化市团结派出所所长贺某与一名女警将我带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企图劳教我。因体检出有类风湿心脏病,劳教所拒收。

在回来的路上,涟源公安得知我被劳教所拒收的消息通知贺某将我带至涟源市公安局。在公安局当时就遭到了恶警们的“提审”,受到了他们的殴打、逼供。后他们把我关押在涟源看守所。期间我多次遭到了他们的“提审”,威胁与逼供,仅因我向当地一法轮功学员借二十元钱被他们知道后,他们就将那名法轮功学员监禁了半年。

二、被非法判刑七年

2002年元月份,当地法院背地里开庭对我们三人进行非法宣判,整个庭审过程中没有通知我们的一个亲人到场。法庭上我据理力争,并向法官讲大法真相,该法官不但不听,还锤桌子,暴跳如雷。该法庭不顾我有心脏病史这一事实非法判了我7年半徒刑,李安妹与王平被判了4年,李安妹的一只耳朵还被涟源公安恶警打聋了。

在我遭受非法判刑的第二天,我丈夫不幸去世了,这对我,对我的两个孩子都是非常大的打击。因为当时我的女儿才十五岁,儿子才十三岁,都未成年,自己身陷囹圄,周围又没有得力亲人照顾他们。后来女儿只好外出打工,儿子辍学了,在社会上流浪。为此我非常担心他们,有两年因为我过于担心他们,我的头发几乎全白了。这都是中共邪党迫害下制造的一个个人间悲剧啊!我在涟源看守所非法关押了11个月后,2002年5月,我们三人被送到了长沙女子监狱。

在入狱的体检中,医生说我心脏肥大,这种情况应保外就医,送我们过来的王姓指导员说:“反正你们得收下,不收她下次我们还把她送过来”。这样硬将我塞进了监狱。

刚进监狱,狱警装出一副伪善的样子,用一些如:狱方每年拿出几十万元供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的子女读书等谎言引诱、欺骗法轮功学员。让你在他们准备好了的“四书”上签字,企图“转化”法轮功学员。对一些不为所动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就一步步采用各种各样方式进行折磨。

三、监狱惨无人道的折磨

2003年10月份,狱警采用“军训”对一部份不喊自己是罪犯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变相的体罚。军训要从早上6点到晚上12点,内容有:跑步、站军姿、站马步、做俯卧撑等。稍有做不好,就会遭狱警用军靴踢、踩。年龄上五、六十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也不例外。一次狱警要我双脚放在70cm高的凳子上,双手着地,要我连续做50个俯卧撑。当时我脚扭了一下,做不起,就对狱警说我不做。她们就把我带到办公室,将我一只手从肩头绕下来,另一只手从腰后递上去,将两只手的大拇指用一种特制的小手铐铐在一起(她们叫“保健”铐),这种刑比“苏秦背剑”还要厉害,两只拇指时间稍长一点就钻心的痛。大概把我扣了十几个小时,才放下来。

2004年12月4日,我在监狱要写的思想汇报中(她们叫写作业)写了一些我记住的大法经文,被一个夹控报告给了狱警,一会儿一个犯人对我说:“队长叫你谈话”,说着把我带到队长办公室。一进办公室她们立即关上铁门,拉上了窗帘。狱警问我这篇最近的大法经文你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写在作业中?”我说:“法轮功学员只要真心修炼,师父都可以把经文打入我们脑中;至于为什么写在作业中,那是给你们看,明白真相,不要参与迫害了。”

她们一听,就用三根电棍同时电击我的两只手背与喉部,电了好几下子,接着又将我双手手背后铐住,关进了禁闭室。

禁闭室又被犯人称作“牢中牢”。是一个只有约1.5米宽、2米长的小黑屋,靠墙一边有一个平台可以休息,饭由犯人递进来,不给放风时间。被关进去的人吃、喝、拉全在里面。一个禁闭室顶上有一个圆洞,狱警常在上面巡视,用来监视禁闭室内的情况。

在禁闭室,她们也不给我松下手铐,我在禁闭室被迫害15天,也就被扣了十五天,仅在吃饭时叫犯人松下手铐。后来我的手都被铐肿了,尤其是手腕处皮都被铐烂了。出来后左手经常疼痛,抓东西无知觉,好长时间才恢复。从禁闭室出来后,狱警又罚我从早上6点站到晚上12点,整整站了一个星期。

长沙女子监狱还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生产,要干比一般犯人还重的活。如监狱要法轮功学员每天剥蚕豆一天要三十五斤以上,有的还要高。法轮功学员的手指很多都被剥出了血了,剥完蚕豆还要串豆腐。狱方将这些食品销到市面上赚钱,每年不知他们从法轮功学员和普犯身上榨了多少血汗钱!对于拒绝参加奴工的法轮功学员,狱警就采用拳打脚踢,吊铐等方式折磨。听说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就是拒绝做奴工被狱警双脚离地吊铐致疯的。

除了我之外,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遭受了非人的折磨。监狱里有一层楼是专门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如桃源红十字协会医生刘冬仙,五十多岁,被狱警扒光了衣服,放在厕所边罚站,冻了一个冬天。长沙的冬天已是够冷的了,狱警还特意把过道的门打开,让风吹她。对她上厕所也进行限制,上厕所不论大、小便只有三分钟时间,时间一到,不管是否解完就被犯人强行拉出。更卑鄙的是狱警将刘冬仙衣服扒光后进行照相,然后到外面张扬,说她疯了……。为首迫害她的犯人一个叫贺勇,是经济犯;一个叫郭敬,也是桃源人。其中贺勇尤为心狠手辣,据说最近被关进女子监狱的怀化法轮功学员周玲也遭此人迫害。

在长沙女子监狱这个黑窝内,不少法轮功学员被监狱方面用非人手段折磨至精神失常了,我所知道就有怀化的周云霞、娄底的贺必刚,郴州市永州县的谢水花(其儿子就在当地的“610”办)。迫害她们的详情请更多知情人士补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