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无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的,一路走来,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几次证实法都平安的归来,对师父的慈悲救度真是感激不尽。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一起交流。

那是九九年“七﹒二零”过后不久,听说许多人去北京信访办,去为大法、为师父讨公道。我也萌生了去证实法的念头。因为不到三十岁的我一身的病,四肢无力,到医院也检查不出是什么病,只有躺在床上才觉的舒服,觉的活着没什么意思。修炼大法后,一身的病竟然奇迹般的消失了,无病一身轻。常人还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呢,我受大法的洪恩,不知道用什么来相报,我觉的自己应该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证实大法的美好。

去北京上访安全返回

因为自己没有去过北京,想找个伴一起去,没有找到,所以大致的打听了一点情况,就只身一人来到北京。周六早上就去了信访办。在信访办的胡同外,站了许多便衣,我什么也没想,就一直往里走。这时一个大个子便衣快步追上了我,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反问他:“你是干什么的”(后来听说许多大法弟子都回答:“大法弟子上访的”,当时就被抓了。)我说:“我不认识你,你管我是干什么的?”,他没趣的走开了。

進去后,信访办的大门锁着,门上挂着一个牌:“周六、周日休息”。我很失望的走出来了。很多人看着我,但都没有行动。我想事情没办成,怎么办?也不能就这么回去了。想明天再来看看吧。第二天早上就又来了,这天便衣非常多,不仅胡同站了许多,就在对面的河岸边也站了许多人,有便衣,也有看热闹的。我知道進去也没用,就一直在河边来回踱步,背《洪吟》,一边观察动静,心想搜集点信息好给来北京证实法的同修积累点经验。

后来我决定走过去看看,这时一个老头跟着我走来,问我:“是炼法轮功的吧?”我看老人面善,就说了实话。他说:“政府不让炼你们就别炼了,已经给你们定性了,你知道不?”我说:“知道”他又问“那你为什么还来上访?”我就把自己的亲身经历说了一遍,并说明为什么非要上访的原因。他听了很诧异,也很佩服。他说,他是某区信访办打更的,天天早上从这过,看到那些便衣抓大法弟子,有的大打出手,有的把大法弟子的衣服脱下来,大冬天的站在墙边等车来把他们拉走。他还说,我有时看不下去,我就骂他们:给北京人丢脸,他们也不敢把我怎样。然后又说,你可别过去,他们一直盯着你,你不就是要反映情况吗?(他看我是个女的,怕我吃亏)我认识你们省信访办的,(各省都有人在这接自己省来的大法弟子)他们人都很好,我去把他们叫出来,你直接跟他们说就行了。

我在远处等候,一会,他领着两个领导模样的人来了,这两个人确实非常好,让我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他们替我反映,我就把当时反映的四条(还法轮功清白,还我师父清白等)全说了。然后他们就劝我赶紧回去,因为第二天开学上课了,别耽误学生上课。他们还告诉我,千万别在派出所附近逗留,他们看见外地人就抓。我顺利地回到自己的居住地。

后来想想,为什么顺利的回来呢?就是因为当时没有人的想法,没有怕心,什么复杂的思想都没有。只想着用自己的经历证明法轮大法不象中共说的那样。如果当时有人的想法,如“去信访办就会被抓”,不知后果是什么样呢?

再度進京被绑架,归正想法免劳教

二零零零年初,到天安门去打横幅证实大法,就没有这么顺利了。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就多方打听,有的说,去了就被抓,抓進去后,有的被打的挺不住了,就说出自己是什么地方人,而后被送回当地劳教。有的就硬挺着不说,最后被扔到荒郊野外,最后也回家了。说什么的都有。自己就抱着也就是这几样,给自己选了一样:挺住不说最后争取回家。抱着这样的想法,结果可想而知。被送進了北京的看守所。一次一次的提审都过去了,打也挨了,却一点也不疼;冻也冻了,也没觉着冷,后来悟到是师父替自己承受了。万万没想到他们会用电棍,自己的大脑和身体一下子承受不了了。就说出来自己的居住地,当时自己难过极了。

很快北京方面就通知家属,丈夫带着九岁的女儿来北京找到了我,并随我一起从北京由当地的公安人员送到当地公安局,当时一行有好几个大法弟子,我不知道他们如何想的,我就想按照惯例,从北京押送回当地的,一定進当地劳教所。后来我被带到当地派出所,一直很消极,在想办法逃脱。快中午时两个看管人要买饭管我要钱。这时我突然想到师父曾说过“修大法也是有福份的”(《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我怎么能去劳教所呢?其实从北京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如何逃脱,一直在找机会,但逃脱了还是回不了家。我在想如何堂堂正正回家。我可不想去劳教所那地方,我又没做错什么,不就说句公道话吗。

到中午的时候,就听一个看管我的人说:你老公挺厉害的,给你办手续呢,一会你就可以回家了。果然,下午三点左右我就回家了。回来后,听丈夫讲帮我找人的经过。原来上午找某某人,他没有给办。这个时候也就是我一直认为自己按常规就应被送進劳教所这段时间,中午当我想到师父所说的话的时候,觉的自己不应该去劳教所时,也就是我丈夫急的没有办法就又打电话找到没给我办事的那人的妻子,再次求她帮忙时,那人很痛快的答应了。当时是大年初四,他求的领导正在农村的老家过年,但是,通过电话事情很快办完了。我这才悟到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们,只是看我们是不是在法上,在法上师父就能帮我们,如果不在法上,正念不足,师父看着着急,也帮不上。可见人的一念多么重要,多么关键。

通过这两次事情使我更加坚定了对师对法的坚信,无论做什么事情,都首先站在法上去思考,把自己当作神来看待,用神的想法去看问题,不用人的观点看问题,一路走来虽磕磕绊绊,但没有什么大的闪失。

总之,信师信法,多向内找,就不会走错路。但自己还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今后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浩荡洪恩,加倍努力,去掉的自己思想中一切不正的东西,不好的习惯,走好最后的修炼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