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政要名流盛赞 观神韵净人心(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明慧记者孙柏、岳欣台湾高雄综合报导)神韵艺术团高超的中国古典舞、旷世的天音和高科技动感天幕的完美展现,令高雄各界人士对神韵为之感动、折服。二零一零年四月十日晚间七点不到,高雄县劳工育乐中心门外早已挤满成百上千的人群,他们携家带眷、扶老携幼、或站或坐,只为等待入场亲眼一睹神韵晚会的绝妙演出。


神情愉悦的观众,掌声不断。

神韵男中音歌唱家曲乐雄浑有力、充满磁性的歌声,加上卓越超凡的歌唱技巧,令全场观众的心灵为之赞叹惊奇。女高音歌唱家黄碧如嘹亮嗓音,甫唱完《真相就是指路灯》,全场爆出热烈掌声与连连“再唱一首(Encore)!”声。

外交部办事处处长:相见恨晚,这是超高水准的演出

外交部南部办事处处长刘青雷久仰神韵大名,盛赞神韵:“我觉得相见恨晚,因为这么多年了从未见过如此超高水准的演出。中场时我就一直期待下半场的开始,我很兴奋地在等待。非常非常的精彩,非常高水准。”


外交部南部办事处处长刘青雷

刘青雷即将于月底履新,调任台湾驻南非代表。他表示:“久仰神韵大名,很早就听到神韵非常好,却一直没有机会观赏。这次看了以后非常非常的感动,最感动的是两位声乐家的歌唱。因为他们的乐音,嘹亮的歌声、还有旋律,包括她的内容,都传达了佛法弘传和法轮功的思想,中华神传文化的精神就在里面。”

“这个神或者是Lord、或者是Divine、或者是佛,跟我心里面的信仰是一样的。所以那两首歌特别让我感动。另外,第一个节目《先皇开盛世》,就唤起我对文化的记忆与感觉,所以整个配合起来非常非常好,我非常的兴奋在等下半场。”

刘青雷表示:“我深受感动,真的。我期盼神韵能继续在全世界宣扬,特别是所有的舞蹈节目并没有文字的叙述而能让人心灵深深触动,代表这表演很成功,有文字的叙述只有那两首歌,而那两首歌的字幕一打出来,深入人心,我非常感动折服。”

刘青雷说:“我发觉神韵的中国古典舞蹈演出中有很多的技巧,融合传统的舞蹈,非常的美妙。不象那个大陆共产社会训练出来的那种舞蹈那么僵硬,那么教条化。所以感觉起来非常不一样。”

“台湾的节目一般缺乏比较高深的技巧和艺术的严谨创作。神韵高超的水准值得学习。希望透过神韵的演出把正统中华文化发扬光大。”

国策顾问华加志:我给神韵满分“五灯奖”最高荣誉

在台湾省文化工作队待了七年,曾带原住民到美国、加拿大、和法国,对艺术工作内行的国策顾问华加志(达拉瓦克)在观看演出后赞叹说:“我第一个感觉就是天幕的变化,设计,舞蹈的内容,都配合非常地好。”

他说:“神韵的节目编排多元化,让有不同喜爱,不同兴趣的观众,都可以找到他们的所爱。演员相当优质,是经过相当好的训练。这与中国大陆的歌舞团那种教条化特质是完全不同的。在民间能够组成这样的队伍,这么庞大,是很不容易的。我曾经是台湾电视公司五灯奖的讲评,也是评审员,我给神韵满分‘五灯奖’最高荣誉。”

屏东县议员:画面太令人震撼了

屏东县议员许馨匀两年多前就看过《神韵》的大看板海报,直到今年才有机会观赏到,她说:“我很感动,我觉得艺术、音乐、舞蹈,都是无国界的语言,用这种方式来传达我们中华神传文化、民间的故事、甚至是法轮功的中心思想,不仅是在台湾人,甚至是全球华人,或是西方人都可以接受。用这种方式来传递晚会想传达的意义,我觉得非常棒。”


屏东县议员许馨匀

许馨匀观察到当天有老师带团前来观赏神韵:“有好多小朋友来,我相信这种舞蹈或是音乐,甚且意涵,他们应该可以感受到,甚至可以启迪孩子们艺术方面的种子。”

许馨匀在看到舞剧《挡不住神的路》中,法轮功学员家庭受迫害那一幕时不禁掉下眼泪,她说:“可能是画面太令人震撼,加上我第一次接触法轮功是在纽约,一群法轮功学员为了制止迫害,风雨无阻静坐抗议,散发一股祥和、坚毅的气息。就类似那样的感觉吧。中共蛮横的打压这一事实,我觉得,透过这样的方式让全世界人们都知道,然后来注意关切这方面的事情,我觉得很好。”

许馨匀说:“(晚会的)舞蹈和音乐,还有现场伴奏的交响乐,让所有观众有身历其境的感觉,很棒,很棒。”

金曲奖流行音乐歌手:感动的直掉泪

客家金曲奖流行音乐歌手陈双观赏四月十日神韵晚场后感动的说:“在电视上你一定感受不到我们中华文化的美和韵味,亲临现场你就能体会到,你会跟我一样很感动,有一种归属、认同感和欢心。应该在我们有限之年发扬我们中华文化、神传文化的美和善。”陈双感谢神韵的用心。


客家金曲奖流行音乐歌手陈双

陈双盛赞四位歌唱家的演唱深入人心,她说:“歌唱家黄碧如的歌声令人印象深刻,唱到我们的精神心灵深处,觉得通体舒畅。要用心、神去体会她(神韵)的美好。”

陈双表示第一次近距离看神韵演出,特别是舞蹈《苗乡秀》、《为神欢歌》,演员的表现非常漂亮。神韵演出带给她许多的感动,如,在看舞剧《挡不住神的路》时,她不自觉的一直掉泪。而舞剧《劈山救母》、和《震撼》让她想起已过世的父亲,陈双哽咽地谈到:“每一个人在人生当中,每一天都是在修行,要珍惜、要惜福。看到那一出戏感触特别深(《挡不住神的路》),不管人生是苦、是乐、是悲,就是为了一个信念,修好自己,不要做恶。”

版画、油画艺术家:看神韵可以启发自己的艺术创作

任教于国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学,从事版画、油画教学与艺术创作的何佳真,目前也是版图时代版画工作室负责人,是神韵忠实的观众,她谈到第三次观赏神韵演出心中的感动:“《挡不住神的路》的剧情很感动啊!《武松打虎》剧情也很好,多变化的动态天幕很吸引人,舞蹈演员的舞技都很精湛。”

何佳真表示:“看神韵表演对自己本身的艺术创作很有帮助。艺术创作其实是多元的,不仅是声光、音乐跟舞台背景,还有舞蹈演员的肢体情感的融入,都影响很大。还有现在的多元文化里面,艺术创作需要整个融会贯通,神韵是一个最好的学习对象。”

何佳真谈到女儿也在学舞蹈,很向往神韵的演出,她表示今天带了许多的朋友一起来,还会推荐更多的朋友来看。

台塑关系企业麦寮管理部经理:欣赏神韵是一种高度的享受

台塑关系企业麦寮管理部经理吴欣哲偕夫人第三次观赏神韵演出,他细腻的表达出心中对神韵的喜爱:“整个音乐、舞蹈、背景,整体搭配非常的好,非常的用心。难能可贵能欣赏到神韵精彩的表演,是一种高度的享受。”


台塑关系企业麦寮管理部经理吴欣哲偕夫人第三次观赏神韵演出。

吴欣哲说:“神韵把每一个族群的文化都能够用舞蹈尽情的完全发挥出来。尤其舞蹈的服装穿着、舞蹈技术,每一个跳、转、翻,这种技巧的组合,还有毯子功的高难度表现搭配起来,表现得非常好,这都是经过严格的长期的训练,才有这种成果出来。”

“西洋的管弦乐加上中国的乐曲,把西洋管弦的潜能跟中国乐器的特色完全搭配,发挥得淋漓尽致。非常的好,听得到这个音乐真是享受。”“每个节目的背景,都非常的用心,背景、寓意表现跟整个舞蹈搭配得非常好。”吴欣哲表示,每次观看神韵演出后,都会跟同事做介绍。

工业公司董事长:天幕很新奇,很有意思

美国CN吊车及吊链系列台湾总代理、挥王公司董事长刘震嘉观赏演出后,特别赞叹神韵“天幕”很新奇,令人印象深刻。


美国CN吊车及吊链系列台湾总代理、挥王公司董事长刘震嘉

刘震嘉说:“神韵自然的色彩和天幕最让我感动。去年我也在朋友大力介绍下观赏神韵,那是生平第一次看到。神韵的色彩很绚丽、自然,大地山河都能够在舞台上呈现,实在很新奇。”

“尤其是天幕里的人物从天上下降的时候,又很自然的从舞台里出现;而舞台上的人物又忽的一下飞回到天幕中,这种表现手法很有意思,令我印象深刻,也深受感动。所以特别买了十张高价位的票,邀请朋友也一起来观赏。今年再看神韵,仍然觉得很新奇,朋友们也是如此认为。”

刘震嘉长说:“每个节目的服装及舞蹈都很特殊,像《蒙族碟舞》等,都没有看过,很吸引人,这么高水准的演出,大家都有兴趣。”

建筑经营协会会长:使人心灵得到解脱,身心舒畅

长期推动城市美学概念的台湾高雄市建筑经营协会会长张启英,在朋友的强力推荐下,慕名前来观赏神韵演出。张启英说这是他第一次观看神韵,观赏过程中,他首先想到的是:“这么一个大型的表演活动,能在全球巡回演出,真是很不简单。”

会长张启英还说:“在这里,我看到的是人性善良的一面,这个表演很有感染力,能带动人,在一个祥和的导引下,使人心灵得到解脱,身心舒畅。”


台湾高雄市建筑经营协会会长张启英

张启英表示:整套表演,以循序渐进的方式,慢慢带出主题,当他看到有关法轮功被迫害的节目时,他说:“这种用歌、舞、剧表述的方式,令我震撼;一般从书面资料上,感受不会那么深刻,我融入其中,好象整个人都跟着他们一块表演起来,心情也一直在跟着他们波动起伏,真的很震撼人心。”

张启英进一步提到:“以前我总是看到‘人’,看到一个人的真实与虚伪,但是在这里,我看到的是人性善良的一面,这个表演很有感染力,能带动人,在一个祥和的导引下,使人心灵得到解脱,身心舒畅,她真的植入我心。舞蹈演员,全部都很完美,她们的表情、肢体动作与舞蹈的协调性,没有一个不让人感到心情愉悦的。”

张启英注意到整个场内的气氛,他说:“一个表演能否引起共鸣,最明显的就是掌声,其他的表演掌声一般很少,但神韵的演出,掌声几乎不断,可见神韵吸引人的程度。”

警察局官员:美和力量的集合,可以净化人心

屏东县警察局副局长李煌山观看神韵演出后表示:“神韵艺术团透过对神的信仰用舞蹈来表现,能达到净化人心,在社会上要做好事。如果说大家都能够来看这个节目,一定对社会、对每一个人都很有帮助。”

屏东县警局科长郑永河偕夫人第二次观赏神韵演出,盛赞:“神韵是一种美、力量的集合,神韵带给我们每一个人往善的一面走,藉由舞蹈演出给每一个人光明面,是非常好的表演。”

郑永河说:“节目都很感动人,特别喜欢《蒙族碟舞》,表现一种美与柔的心,让人有祥和之感,天幕的对比展现光明面,很愉悦,一种很好的感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2/2214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