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把同修当作一面镜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我们学法小组有个A同修,三件事一直做的很好。大约在二零零八年秋季,她和小组内另一个同修合作,制作真相币(在钱币背面打印真相短语),提供给本地同修讲真相用。因为印制真相币费时费力,磨损机器,本地一些资料点的同修都不愿意做。他们就向A同修要做好的真相币,回去跟其他同修兑换。这样一来,A的工作量大大增加。尽管她每天忙的不亦乐乎,但她毫无怨言,整天乐呵呵的。对此,小组的同修打心眼里佩服她。

谁知从去年秋季开始,A同修时常当着我的面说:“县里真相币全靠我俩,我不能离开。”听到这句话,不知怎么我心里很不舒服,心想:这不是执著自我吗?A同修方方面面都做的挺好,怎么执著起自我来了?看来事做大了,免不了要出人心。我不由的联想到自己:自二零零五年下半年起,自己在本地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做了很多事情。由于自我膨胀,忘乎所以,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于二零零六年三月被抓進看守所。幸亏师父点悟,自己及时找到了执著自我这颗心,几天后正念闯出魔窟。这个沉痛教训令我没齿难忘。本着一颗对同修负责的心,我和A同修交流,指出她有执著自我的心。A同修承认自己有这颗心,但过后她还是那么说,并且语调有所加重,好象故意说给我听似的。我想:既然给她指出来了,她不听就算了,我不能执著同修的执著。令人遗憾的是,当时我就没把A同修当作一面镜子,反过来好好照照自己。现在才认识到,A同修的表现完全是冲着自己这颗心来的,当时自己要去的人心正是执著自我这颗心。

去年五月十三日,我在本地组织了一个法会,庆贺师尊五十八岁华诞暨第十届世界法轮大法日。法会开的比较成功,大大提升了与会同修坚修大法、救度世人的信心。但法会开过后不久,负面反映就不时的传到我耳边来,而这些反映都是从本地主要协调人那里传出的。开始我有点动心,后来就放下了,并向内找自己,看自己在组织法会过程中存在着哪颗人心。找来找去,我找出了显示心、欢喜心、求名的心……人心虽然找出了好几个,但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负面反映非但没有消失,反倒更厉害了。前不久本地主要协调人在和某同修交流中特别点到了我,说我组织的法会把协调人安排的法会给拆了,干扰了正法進程,是乱法行为。这话又传到我耳边来。原来,去年我组织的法会定在十三日下午一点开,当天中午十二点半协调人才通过第三者告诉我,说过两天协调人要用这个场地开法会,让我把法会挪到别处去开。因时间太紧,来不及换地方,法会就按原定计划开了。

难道这就算乱法吗?我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也没找主要协调人去理论,但心里多少有点不服气。前不久,我和几个同修在一起交流,本地另一个协调人恰巧赶来参加,我就跟这个协调人解释了几句。谁知刚说完,师父就借另一个同修的嘴点悟我,说我解释的背后有执著自我的心。我一下子明白了:几个月来我所听到的负面反映,都是冲着自己执著自我这颗心来的。

说来灵验的很,自打找到执著自我这颗心后,就再也听不到那些负面反映了。而与此同时,A同修也绝口不提“县里真相币全靠我俩”的话了。

至此我才悟到,过去A同修说的那句明显执著自我的话,其实是有师父点悟我的因素在里面,目地是为了提醒我,让我找出自己执著自我这颗心。然而由于自己法学的不好,悟性太差,根本就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没有把A同修当面镜子,反观自己,错失了一次向内修的机会,辜负了师父的良苦用心。在这种情况下,师父只得另作安排,利用我和同修交流的机会点醒我,让师父多操了一份心,真是愧对师父。写出自己修炼路上的这段教训,只是想告诉大家:同修真的是一面镜子,只要我们能够正用、善用,向内修自己,在修炼路上就没有什么障碍能够挡的住我们,而同修之间也就不会产生间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