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国保支队杨丹蓓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杨丹蓓,女,四十岁左右,离异,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大队长。一九九七年,其兄、警察杨毅东因公殉职,杨丹蓓接班进入公安系统。一直在幕后从事特务工作。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为搜集所谓法轮功情报,她曾混入牡丹江某炼功点,与法轮功学员一起晨炼。杨丹蓓在幕后长期监听法轮功学员的通话,在法轮功学员家中偷放窃听器。

这里值得说明的是,当年就有市委某机关书记、市公安局的,派出所的,甚至国家安全局的学炼法轮功,他们当中也有带着调查法轮功的“特殊任务”而加入炼功人的队伍,但对法轮功的深入了解和修炼使他们成为了真正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市委某机关书记,在一次讲真相中被派出所劫持、被抄家,市委专门开会:放人回家。

然而,为了捞取升官发财的政治资本,杨丹蓓对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勒索,甚至指挥警察绑架去法院旁听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

因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卖力,二零零八年被公安部授予所谓的二级英雄模范称号。那么,二零零八年,杨丹蓓都干了些什么?

一、参与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牡丹江国保支队杨丹蓓等人,到家住阳明区二中附近的残疾人大法弟子小平家中,没有任何手续,掠走电脑和打印机等,至今不归还。

零九年十二月上旬,杨丹蓓带人绑架了牡丹江河道管理处法轮功学员徐文媛(音)女士,掠走一台笔记本。徐文媛被敲诈勒索数千元,才回到家中。再次见到徐文媛时,发现她的眼眶青肿,当时原因不详。后据知情者透露,是杨丹蓓用肘部击打的,致使徐文媛眼眶青肿。

二零零八年二月一日上午十点钟,牡丹江市国保杨丹蓓、李国军和派出所彦姓警察以有人举报为名,闯入北安法轮功学员温秀琴家中,乱翻东西,抢走温秀琴家中的个人电脑、mp3,并将温秀琴强行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邵燕,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三日正在单位工作,杨丹蓓等来到其单位强行将她抓捕,并非法抄家,将其私有财产如电脑等掠走。稍后她被勒索三千元现金,于次日被放回。

不仅如此,杨丹蓓多次组织参与绑架、抄家,还长期监听法轮功学员的通话。有的数年前的通话都记录在案。

二零零三年,所谓的公安人员赶走了大法弟子佗文霞对门的邻居,强行住进邻居的房子,二十四小时监控,谁去了佗文霞家他们就跟踪去查。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国安特务一行四人,利用牛小娜外出不在家时,指使派出所警察骗其父亲离家到派出所,警察非法打开房门,安装了窃听器,记录下了去牛小娜家的法轮功学员,还窃听电话,非法抓捕记录中的大法弟子。致使牡丹江市一百多名大法弟子被抓捕,五十余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其中二十八人被非法批捕,多人被非法劳教。

二、参与指挥非法拘捕到法庭旁听的民众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牡丹江市西安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赵伯亮及其岳母张玉华、李永胜和李海峰。庭上惊曝,法轮功学员李永胜被牡丹江国保大队彭福明上绳酷刑折磨。

在庭外,国保大队恶警队长李哲、彭福明和杨丹蓓策划更大范围的迫害,他们调动国保大队数十名公安强行绑架前来旁听的家属和炼功人。

当日上午约九点三十分,法院院内有人开始对站在法院门外的亲属与炼功人录像。十点半左右,在法院门前的街上,公安警察把两边的路用车堵上,造成三、四百米长的街面成了禁行路,把所有站在路两边的炼功人和家属围了起来往路中间驱赶,这时参与摄像的人已有七、八个,路东面有一辆大型豪华客车和五、六辆警车开到距法院大门百米处,车上下来约四十多名后背印有“特警”字样的警察,他们开始往停大客车处撵着站在路上的人,当家属被包围到客车附近的时候,警察和便衣便开始抓人,并将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的亲人强行塞入警车带走。

三十三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被绑架后在牡丹江公安局遭到了刑讯逼供。被问到牡丹江参加旁听庭审是谁组织的?是不是想“围攻法院”?男性亲人被暴打后,如不回答问题或讲道理的,就加重迫害。他们有的把脸、眼睛打的青肿,有的把鼻梁打断、有的衣服被撕扯坏、有的遭到上绳等酷刑折磨。这些家人被公安非法关押五十二小时,晚上有十二人被强行体检,十人于当晚强行送牡丹江看守所。

整个绑架过程由“六一零”指挥、牡丹江市西安区法院和市公安局国保具体实施。参与绑架的还有牡丹江市国安、法院、报社、电视台和便衣约一百多人,其中警察一百人,各类警车、黑车数十辆。杨丹蓓就在其中参与指挥。

当天晚上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所在地“六一零”(江氏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和公安接到通知,对被绑架的炼功人采取突袭的办法砸门撬锁入室抄家,抢走大量私人物品。

两个月来,在牡丹江公安没有给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家人多次去牡丹江要人、看望亲人都被无理拒绝,当问到什么原因不放人时,牡丹江公安局国保的彭福明和杨丹蓓说是家人来聚众闹事、围攻法院、阻碍交通。当谎言被家属一次次揭穿后,他们无言以对。

最近他们又说:现在放人的事不归我们管,省政法委和“六一零”不让放,你们这事儿闹大了,中央都知道了。而在背地里牡丹江公安让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多次给家属打匿名电话勒索钱财,价位在五千到一万元。公开说拿钱往出买人,送钱就放人、不送钱就折磨他们,把人整没了。家属几次去牡丹江看守所给被非法关押的亲人送钱买必备的日用品,国保的人都不让。被关押的亲人中,有的不让穿外衣和鞋袜,有的连手纸等日用品都没有。

这些制造绑架案的所谓执法者,滥用职权,他们的违法行为给几十个家庭造成了极大的精神痛苦和经济上的重大损失。

沽名钓誉的杨丹蓓实则危害一方百姓。

正告作恶者警醒

据悉,由于国保的特殊性,尤其象杨丹蓓等国保人员,都能在第一时间看到明慧网的内容,也了解法轮功!看过《九评》,甚至自己知道的比《九评》中叙述的中共的恶行还要多。

其实,不论相不相信恶有恶报,身边发生的事实总该引起思考吧:有的国保人员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大龄,婚后数年无子,得知有孕后倍加小心,可是夜审法轮功学员,见红而流产;有的半夜审法轮功学员,此时传来母亲被查出癌症,殃及家人!牡丹江市国保大队的乔平就曾对人讲,“自从打压法轮功以来,经常脚疼、头疼、浑身疼。”都这样了,为啥还不警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