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铁路局不法人员迫害修炼法轮功的职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五日】(明慧通讯员湖北报道)武汉铁路局成立于2005年3月18日,由原郑州铁路局武汉铁路分局、襄樊铁路分局合并而成,现隶属铁道部管辖,是一家国有大型运输企业,曾为武汉铁路管理局、武汉铁路分局。

自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武汉铁路局历任的少数领导干部,无视大法学员修心向善、道德高尚、身心健康的事实,积极执行中共的迫害政策,充当迫害的打手和帮凶,使很多善良的修炼人遭受长期的迫害。

这些以 “真、善、忍”为准则的修炼职工,他(她)们或者是秉公执法的法官;或者是廉洁奉公的好干部;或者是企业的技术骨干;或者是一心为他人的普通职工。而武汉铁路局这些年来所迫害的正是这样一群好人。为了警告还在行恶者,为了追究行恶者的法律责任,特此列举武汉铁路局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案例。

1.夏文方:武昌车站退休老职工,一位六、七十岁的老人。1989年起半身不遂瘫痪在床。自1993年修炼法轮功后,逐渐能下地走路,后来每天早上四五点钟,拎着录音机第一个到楼下花坛,与大家一起炼功,身步矫健。自1999年中共迫害开始后,武昌车站退管办主任刘x及首义路派出所老车站路居委会等的恶人几乎天天上门,逼迫老人放弃修炼,甚至有两次开车威胁要抓走老人。在他们的淫威下,老人于2000年被逼放弃修炼,随后便又半身不遂瘫痪在床,而此时却没有一个人上门“问候”。老人于2002年10月17日,含冤去世。

2.于芙蓉:武昌车站大集体职工,于2000年依法上访后,被非法关押在铁路祝家湾砖瓦厂洗脑班,折磨数月之久。2001年,被车站邪恶之徒主动送往何湾劳教所六大队劳教一年。期间还多次对其丈夫(该单位职工,非法轮功学员)停止工作,恐吓等手段相株连。

3.宋玉山:武汉铁路公安处武昌刑警大队指导员。自修炼法轮功后坚决不收红包,抵制一切不正之风,树立了铁路公安的良好形象。然而自从迫害法轮功后,便受到了拘留、抄家、撤职、更换工作。强行送往祝家湾铁路洗脑班、汉口生活段洗脑班等地進行折磨,本人及家属身心受到极大的打击。现被下放到武昌建筑段。

4.付宝轩:武南车站职工,在2000年12月,被市公安局以谈话为由骗进看守所,非法拘禁6个月。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回来后遭到单位长期监视,其单位领导受上级指使,引诱威逼其放弃修炼否则以下岗要挟。

5.汤海安:武南车站职工,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原先多病的身体健康了,工作兢兢业业,待人和睦,处处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受到干部职工的好评。2000年7月因将拾到的一张法轮功如何遭受迫害的传单给其徒弟看,而被该徒弟不明真相的父亲构陷而被非法关押达半年之久。随后安排一打扫卫生的工作天天监控看管,多年来失去了一个公民应有的尊严与自由。2004年5月中旬,该单位又逼迫其写背叛信仰的言论,否则交6000元钱送到省“610”庙山洗脑班進行迫害,后该学员因经历过令人发指的洗脑迫害,不敢想象其后果而被逼离家出走。

6.江长胜:原武汉铁路分局铁路检察院副检察长,自修炼法轮功后,处处为他人着想,秉公执法,清正廉洁,淡泊名利。在其他领导干部有车接送上下班时,他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镇压法轮功后,分局领导逼其放弃信仰,后将其调离公检法系统,撤去其领导职务。

7.金晓君:原武汉铁路分局干部分处职工,自修炼法轮功后,处处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工作兢兢业业,自觉抵制社会上不正之风。因不放弃修炼,2001年被强行送至铁路洗脑班進行精神折磨。多次被抄家,后被调离机关。

8.孙秀英:汉口车站职工。于2000年到北京上访后被拘留后被关押在祝家湾铁路砖瓦厂强制洗脑达数月之久。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9.小刘:武汉客运段职工。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而受到该单位调离岗位進行监控的迫害,本人及家庭遭受精神和经济上的迫害。

10.陈勇春:武昌车辆段职工,汽车司机。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而遭到洗脑,拘留等迫害。其妻(该段擦车临时工)承受不了折磨与精神压力放弃修炼后,旧病复发,每天吃中药,苦不堪言。

11.唐志刚:武南机务段客车队火车司机。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多年缠身令其苦不堪言的乙肝病不治而愈,并且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工作一丝不苟,任劳任怨,连续多年被评为“双文明先進个人”,“优秀团干”,“工会积极分子”等荣誉称号。自从99年迫害法轮功后,便受到开除党籍,取消团支部书记资格,调离司机岗位并且不安排固定岗位的不公正对待。每月工资只有600多元,妻子又无工作,小孩才几岁多,使其遭受精神和生活上的重大压力。于2004年6月10日晚11点钟左右上夜班时,由单位书记带头、四五个人将其带到单位的一个单身宿舍内谈话,逼他写所谓“三书”,被唐志刚严词拒绝,后来唐志刚被送到湖北省庙山洗脑班進行迫害。更为严重的是几年来一直多次逼迫其放弃信仰并以工作及后果不堪设想相威逼,广大职工对此都有公愤,私下为其鸣不平。

12.潘晓旻:原武汉铁路分局收入分处职工。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了,在工作中淡泊名利,认真负责,多年来一直受到原分处领导的信任和器重。自从99年迫害法轮功后,多次逼迫其放弃信仰,后被非法拘留,抄家,于2000年4月被调离机关,于2002年被单位坏人非法绑架到湖北省庙山洗脑班進行精神摧残。在洗脑班,恶警和“犹大”们大搞车轮战,经常搞到深夜不让睡觉,恐吓加欺骗,邪恶加伪善,无所不用。只为逼迫其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13.孙传盛:武南机务段退休职工。自99年镇压法轮功后,多次受到单位退管办的骚扰,逼迫其放弃信仰,后被抄家,拘留,出来后因不堪忍受邪恶的迫害被逼离家出走。

14.孟秀平:原武北工务段人事主任。修炼法轮功后,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工作中淡泊名利,为群众办实事而不谋私利,清正廉洁,受到广大职工及领导的交口称赞。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好干部,江氏集团的追随者们一再逼其放弃做好人的信仰,大会小会的“批斗”,并免去其人事科长的职务,下放到大集体当工人,还威逼其家人参与迫害。请问做好人有错吗?为什么江氏集团要逼人说假话,做坏事呢?

15.张毅:武汉铁路客运段襄樊运转车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关押三次,其中2002年9月至11月被非法绑架关押一个月,2003年3月至4月被非法关押洗脑,2006年12月13日又被非法绑架关押襄樊铁路拘留所。2006年被非法劳教一年。于2007年12月从湖北荆门沙洋劳教所回到家中。12月17日到单位报到,在无任何合法程序的情况下被该单位邪党委无理调离一线工作岗位。

16.李春凤:女,20多岁,江西省新余市人,武汉铁路局麻城火车站电务段职工,零六年农历年前后失踪。

17.李晓建:2004年9月7日上午,大法弟子李晓建(武汉铁路分局下岗职工)在家中做家务时,江岸区“610”不法之徒伙同户籍警、社区保安闯入其家中,将其绑架到江岸区洗脑班。

18.祝敏:原武汉铁路分局江岸车辆段广水列检所大法弟子,曾于2003年6月18日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广水市第一看守所,并被关押铁路洗脑班迫害。

19.赵国江:襄樊铁路客运段职工,2005年被邪党非法判刑3年。劳教期满后湖北沙洋监狱恶徒不让非法劳教期满的法轮功学员赵国江回家,说其没“转化”,直接把他拉到武汉洗脑班进行迫害。

20.成孝宝:为原湖北省襄樊铁路分局水电段职工,祖籍四川中江县。1986年,成孝宝患急性黄疸型肝炎,身体一直疲惫,吃东西不香,吃油炸东西、鸡蛋都会肝疼。1997年又患肺结核到武汉住院三个月,检查身体发现有乙肝、胆囊炎、腰椎骨质增生。成孝宝疾病缠身,天天捧着药罐子,给家庭造成沉重的经济负担。病痛折磨得他夜不能寐,四肢无力,上班无精打采,真是生不如死!

1998年,成孝宝在绝望中幸得大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到十天所有的病不翼而飞,干活走路一身轻,活脱脱换了一个人。单位同事、领导、亲朋邻里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真相,抹去对大法的误解,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丑化宣传。2000年4月,成孝宝不顾个人安危进京上访。上访无门,被劫持回襄樊,非法拘留15天,回单位后又非法关押一星期。2000年6月,为澄清中共妖魔化的宣传,他再次进京,在襄樊火车站被襄樊铁路公安处杨宣劫持,非法抢走他和同修的进京车票,把同行的多人非法扣留在中原派出所一宿。第二天他被关押进铁路看守所,7月中旬,襄樊铁路公安处副处长田广富赤膊上阵,亲自指挥对成孝宝的迫害,七月底,张兆斌密谋把成孝宝送往洗脑班迫害。2000年8月,成孝宝被绑架到襄樊市七里店洗脑班继续迫害。同年11月,成孝宝被列入第二期洗脑班的黑名单。2001年1月12日,成孝宝又被关进铁路看守所。2002年8月,饱经苦难的成孝宝被樊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水电段、610、派出所相互勾结,不通知家人,于8月21日,秘密将成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沙洋范家台监狱。在范家台监狱这个黑窝内,成孝宝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毒打和精神折磨,2005年6月,九死一生的成孝宝终于挣脱牢笼回到亲人身边。2007年9月24日下午五点,中原派出所警察李文华伙同江××,还有一不报姓名的女警,突然闯入成孝宝家,未出示任何证件,翻箱倒柜,抢走大法书及一些真相资料。李文华、江××在众目睽睽之下,拧起成孝宝胳膊绑架走了。在派出所,恶警李富怀在电脑旁用皮鞋底,使劲抽打成孝宝脸部二十几下。几天后,成孝宝再次遭两年劳教迫害。苍天有眼,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

21.陈小玲:女,51岁,襄樊铁路分局云梦段职工,2002年1月被劫持,被劳教1年,被非法关押在沙洋劳教所,在劳教所期间她不间断地受到吊铐、烈日暴晒等酷刑。

原襄樊铁路分局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
大法弟子朱中涛被绑架关押二次达二个月之久;
大法弟子常红梅被绑架关押一次达一个月之久;
大法弟子李三喜被二次绑架关押,送往湖北沙洋劳教所劳教,共19个月之久;
大法弟子陈秀蓉被二次绑架关押,被送洗脑班达三个月之久;
大法弟子高导瑞2004年被绑架一次,并被非法劳教12个月之久,2004年三月至今每月只发300元生活费。

根据明慧网《湖北襄樊成孝宝遭迫害纪实》一文中记述“成孝宝带着对家庭的责任,一次又一次找到段长张军,党办高主任,人事科王某某,段办主任夏学贵,讲述一家人遭受的苦难,并告诉他们大法真相。他一次次被拒绝,一次次遭到保卫科吴平、徐老二、刘有元等人威胁、谩骂、甚至强行拖走。这些人扬言,供电段已判刑四十几人。”这么严重的迫害事实决不会空穴来风,至今我们没有办法搜集第一手迫害材料,希望知情者补充。

以上迫害案例只是冰山一角,其实受迫害的远远不止这些,受迫害程度及给受迫害人及家人造成的创伤更是三言两语无以表述,由于篇幅的限制及其它原因,我们无法一一列举。

告诫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人

修炼人没有敌人,我们也从来没有把武汉铁路局那些参与迫害者视为敌人,尽管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给修炼者及家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但是我们大法弟子也不得不正告那些还在行恶者:人做什么都是给自己做的,做好有好报,做恶有恶报!作为法轮大法弟子,我们并不希望看到这些事情发生,我们希望可贵的中国人,都能明白真相,别再昧着良心为中共卖命去迫害法轮功了。善恶必报这是永远不变的天理。何去何从,请你慎重选择。

也许,那些参与迫害的人会说,我这是工作,谁给钱我就为谁干。那些参与迫害的人多数都这样想,这样说。其实,这是对自己和亲人极其不负责任的说辞。当年文革期间毛的追随者,在文革一结束时,就有军管干部17人、警察793人共810人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还为蒙骗家属开了一张“因公殉职”的通知单。

近年来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事例比比皆是。以下仅举几例:

1、树为典型的任长霞被撞死。
被中共谎言包装成全国英模的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她乘坐的车追尾前面的车,车里其他人都安然无恙,她坐在后排最安全的位置却偏偏死亡,且死后三天都闭不上眼。其妹还跟人说:“过去我不信法轮功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现在我真相信了!”

2、2005年11月24日,河北涿州警察何雪健强奸两名法轮功女学员。不久,即遭恶报,得了癌症。最绝的是,何雪健干坏事用的什么,那里就出了问题,患的竟然是阴茎癌,睾丸全都切除干净。术后三次自杀未遂,真正是生不如死。

3、2008年12月23日,中共电视台社会专题部副主任、原新闻评论部副主任陈虻因胃癌死亡,死时47岁。陈虻制作“天安门自焚”案,构陷法轮功,欺骗世人,煽动仇恨,为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大开杀戒铺平道路!多行不义必自毙,陈虻最后被癌症折磨的死去活来,痛不欲生,自己哀求医生不要抢救了,说多活一秒钟都是煎熬。

4、2009年6月5日,中共电视台新闻联播主持人罗京得淋巴癌死亡,死时48岁。自1999年7月20日后,罗京不仅昧着良心播报污蔑法轮功的虚假新闻,而且播报时故意怪腔怪调,表现尤为卖力。他完全放弃了人的良知,死心塌地的跟着恶党指鹿为马,愚弄欺骗国人,煽动仇恨。恶因必得恶果,据肿瘤医院护士讲,死前他口腔溃烂的没有一块好肉,吃一口饭、吞一粒药都痛彻入骨,不得不用止疼剂才能勉强吞咽。

5、大概2001年的时候看新闻,相声界揭批法轮功,急先锋3人:马季,侯耀文,牛振华。他们又是写段子揭批,又是开专场,还探望法轮功‘受害者’。还有位叫夏雨田作家帮他们写段子,几个人很是折腾了几个月。于是乎,几个讽刺法轮功的段子出来了,《坑人记》《决裂》《转变》《看病》。2004年5月,年仅48岁的牛振华因为醉酒驾驶离奇去世。大概2004年7月,写段子的“歌颂型新相声的开路人”夏雨田多种重病缠身去世。接着是马季,2006年12月因心脏病逝世,现在是侯耀文,2007年6月因急病猝死。还有演小品的高秀敏也是积极排演反对法轮功的节目,才46岁突发心脏病猝死。闹剧终于酿成悲剧。

6、仅从“大人物”来说,挑起天津事件,引发“四•二五”大规模上访的天津政法委书记宋平顺自杀了;协助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调动国库四分之一资金维系镇压的黄菊癌症死了;中共盖世太保机构头子,“610办公室”主任刘京癌症在身,成了活死人。坏人作恶,人不治天治,看来上苍对镇压者的报应已直逼邪恶的大本营。全国各地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遭恶报的例子比比皆是,善恶到头必有报,这是亘古不变的天理。

如果一位两位去世,你可能说是偶然的事情,但是这么接二连三的出事,我想其中必有因缘。这些事情的出现,即使你再不相信神佛存在,也该三思了吧?记得我以前看佛经的时候说,毁谤任何人或神都是罪过。毁谤越有德行的人或神,其罪业越大。佛是德行极高、神通极大的,贬佛、谤佛罪业可想而知。

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经历这么多年,也许到了应该仔细研究一下的时候了。人在一世,风风雨雨,很不容易,除了吃喝享乐,活得也不能太糊涂。

法轮功从1992年传出至1999年上半年,短短的七年的时间,炼功人数上亿,全国上下都说法轮功好。当时的人大委员长乔石组织200多名离退休老干部搞了一个社会调查,调查报告的结论就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学炼者不但祛病健身显奇效,还归正了人们的思想,“对社会精神文明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所以才被广大民众所公认,学炼的人数越来越多。目前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有110多个国家和地区,《转法轮》等法轮大法的书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出版发行,法轮功及其创始人受到世界各国各级政府及民间组织和团体的褒奖三千多项。同样是炎黄子孙,台湾、香港、澳门等地就有人数众多的大法修炼者,台湾一地就有近60万人修炼大法。

上亿的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这与中共的假、恶、斗,贪污腐败、吃喝嫖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就是法轮功为何遭到江泽民中共流氓集团妒嫉的根本原因。它利用手中的权力,栽赃陷害、造谣宣传,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暗中下令对大法弟子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灭绝人性的大迫害。时至今日,迫害持续十二年了,江氏流氓集团不但没有消灭法轮功,相反使法轮大法弘传世界。而江泽民本人又如何呢?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被西班牙国家法庭以“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起诉,同时被起诉的还有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和吴官正;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联邦法院第九庭法官作出一项深具历史意义的裁决: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六一零”办公室头目罗干因迫害法轮功而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而下令阿根廷联邦警察局国际刑警部逮捕这两名罪犯。这些人当年不可一世,现在不也成了全球通缉犯了吗,迫害大法是犯罪,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恶真的已经到了罄竹难书、天怒人怨的程度。中共多存在一天,人类历史就多一份耻辱,人类就多一份灾难。

多行不义必自毙。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桃坡村掌布河谷风景区发现的亿年藏字石天成“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向世人揭示了一个天机:天要灭共产党。这是天意,也是天理。

我们真诚劝告那些附和、参与迫害好人的人,种善因会结善果,种恶因会结恶果,“害人终害己”这些古话可是不能忘啊!千万不要把神的慈悲和大法弟子的劝善不当回事。关系自己生命的大事要三思而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