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修炼人见证大法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五日】我是个女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二岁,修炼十三年了,风风雨雨的走到现在,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点化、加持、呵护,我不能平稳的走到今天。

说真话,从九九年“七•二零”到今天,能跟师父走过来的弟子,每个人都能写一个长篇小说。我没有念多少书,也不会写文章,看了《明慧周刊》,同修们都写了不少的修炼心得跟师父汇报,我真的很感动,我也想把自己的一点体悟跟恩师汇报。如有不对,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大法的神奇

我从小就很相信神佛,相信人能轮回转世,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但是中共邪党的无神论害人不浅,使人信神的底线一点也没有了,造成了人天不怕地不怕,为了个人那点利益什么坏事都敢干;所以人的道德败坏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我有幸得到这万古机缘的宇宙大法,真的很幸运。我学法炼功,修心性,真是很精進。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所有的病,心脏病、脑血栓、腰间盘突出、胃炎、肠炎、肾炎,都不翼而飞。在单位上班时,我是有名的药罐子,成天药一把一把的吃,每年还要住上几次医院,医药费花的钱不说,整天吃药吃的我头昏脑胀,一点精神都没有,整天迷迷糊糊的,我真的感到人生无望了。

得法后我感到我的人生又充满了希望和光明,成天乐呵呵的,背着小包到学法小组去学大法,同修们一起到公园里去炼功,成天乐呵呵的不知道有多么快乐。没有恩师,没有大法,哪有我的今天。我用人间的什么语言也表达不出我对恩师的感激之情。但我还想使用人间的一句话表达我的心情,“谢谢您啊!恩师!”

在修炼中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参加师父的学习班。我想见到师父,执著的不行。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修炼人所有的执著心都得去掉才能圆满的。我想见师父的执著也得去掉。慢慢的我想见师父的渴望不那么大了。大约在九八年秋天,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晚上在家学法,可能九点左右,我正看《转法轮》,也忘了是哪一页,忽然书面字全都没有了,书面上出现画面,我一看是师父,我想怎么可能呢?是不是我刚才到外屋去一趟回来,不小心把书扇动一下,大概是前面第一页师父的像翻回来了?就这样一想,那书页就自动往前翻,当到第一页,看到师父的像时,我才明白,紧接着书页又开始自动往回翻,翻到我刚才看到那一页,我明白是师父显现叫弟子看。

书里不是画面,象演电影一样,师父一会儿是坐姿,一会儿又是站姿,眼睛好象也在动……我就盯着书在看哪看哪,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我很激动,两眼已经充满了泪水,虽然很长时间(大约能有十分钟左右),我还是没有记清师父到底什么样。书里的画面渐渐消失了,我才想起来是师父在鼓励我。我赶紧到师父的法像前面跪下,给恩师不知道磕了几个响头。我对恩师说,我会永远相信师父,永远相信大法,勇猛精進,坚修大法的心永远不变。

大约三个多月后,我在学法小组上学法时,当我翻书时,书正好成扇子形状,这时书就定住,师父又从扇形书中显现出来,是半身不是全身,我高兴的捧着书看啊看,一边看一边笑。我也不知道有多长时间,只听同修们已翻两次书了,那就是大家已经读完两页书的时间,才消失。有同修问我笑什么,我说,读师父的法能不高兴。我跟谁也没说,直到现在我才写出。这不是显示心,这是证实大法神奇。

这两次看到师父,我明白师父不是一般人,是宇宙之主;也为我打下坚如磐石的修炼基础。所以在九九年“七•二零”时,黑云压顶,撒旦降临,中共邪党掀起打压法轮功恶浪,我的心一点没有动,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二、师父加持与呵护

有一件神奇的事,大约在零六年,我打电话叫孩子回来拿苹果,苹果有两大包袱,挺重的。孩子回来后,我送她走,让她打车。刚说完,门前就来一个的士。

车停下后,司机就把前门打开了,想叫孩子坐前座。孩子看看后,转身叫我把后门打开,她就上车坐在后座。我一看挺好的,人加东西挺宽敞,她放好东西叫我把前门给关上。我顺手就把前门关上,一看没关好,就想从新再关一次;就在我伸手去拉门时,孩子没看到我手还没有拿开,她随手把后门咔嚓一下关上了。这时,我的手被前门后门之间夹上,手拿不出来了,司机当时吓傻了,说,你妈的手夹啦!我也喊快开门,这时孩子把后门打开。我把手拿出来了。

当时我的一念就是师父会保护我,我的手没事!当时被夹时,我不觉的疼,就好象两块木板把我的手夹在中间。我的手没有破,也没出血,就是在手心和手背上把三个指头(除大拇指小手指外)夹出六道坑。手拿出来后,我活动活动手指,不觉痛。司机和孩子吓的不敢走了,我说:没事,你们走吧。他俩还是不敢走,我跟孩子说:你妈是什么人,还会有事吗?他们才走。我谢谢师父又为弟子承受。如果要是常人,那手就会废了,两车门中间也就那么一点小缝,别说那么粗的手指,光是手骨也夹粘啦,在我身上又一次见证大法神奇超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