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五日】(明慧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女子监狱(即长春黑嘴子监狱)现非法关押了二百六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基本都是省内各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其中刑期最长的是十八年,最短的两年。

这些修炼法轮功的善良女性被集中关押在所谓的“教育”监区。整个教育监区设四个小队,每个小队一个管教,一小队管教姓杨,二小队管教姓董,三小队管教叫倪虹,四小队管教刘明华,监区长也叫大队长姓张,副大队长是三小队长倪虹兼职。

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非常严重,但是揭露出来的事实却不多。一方面,监狱严密封锁消息,而另一方面女子监狱的迫害手段非常隐晦,迷惑性强。特别是这里的管教,表面上态度很好,背地里却指使帮教和包夹(犯人)严密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监室内监狱内表面环境非常整洁,窗明几净,可是背地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十分残忍。

女子监狱原来关押犯人的地方只有一栋楼,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省内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二零零五年监狱又建了一栋新楼,三、四、五层楼为教育监区,专门用来关押法轮功学员。四楼关押的基本都是被迫违心转化的人和监视她们的帮教包夹。三楼关押的是新来的和所谓的“重点人物”也就是没被转化的。三楼除了活动室,有十四个监室,每个监室关押一名法轮功学员,二个帮教,三个到四个包夹,所以三楼是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严重的地方,五楼只有一个监室,三楼没地方了,就把人送到五楼关押。

被关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在被当地绑架后,几乎都遭受了酷刑折磨,送到监狱后,又经受了长期的迫害,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几乎每个人都出现病态,身体非常虚弱。除了一些犹大和帮教外,很多人都被迫违心的写了放弃修炼的转化书。警察把这些人都关在四楼,安排了很多帮教和包夹来监视她们。

四楼高密度“上课”洗脑

四楼有十四个监室,平时每个监室十二至十四人,有二、三个帮教,二至四个包夹监视,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除了帮教和包夹,谁也不能出监室。她们经常向管教汇报每个法轮功学员的情况。监室外走廊有二个犯人值班,监视各个屋里的法轮功学员。即使这样,警察也不放心,同时又把每天的作息时间安排的很紧:每天早晨5点起床,5:30上课,6:30下课在监舍吃饭,7:30上课,中午11点下课,12:30上课,到下午4点下课,晚6点至10点下课休息,整天坐着小塑料凳学习,强制性的大量灌输一些中共电视台诋毁抹黑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创始人的所谓节目,还有一些歪曲佛教经书的光碟和书籍,每天逼着法轮功学员学习、写体会,不学你就是没转化,把你弄三楼去迫害。

这些所谓的学习资料有:中共电视台炮制的一些诬蔑法轮大法光碟和书籍,还有一些是一个叫王志刚写的恶毒攻击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一些光碟和书。他的书在一些劳教所和监狱很有市场,恶警都用它来洗脑、转化法轮功学员。还有一些是台湾一个叫空海(俗名郭永进)的和尚写的书和光碟,都是他用无神论歪曲佛教经书,诋毁释迦牟尼佛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此人在大陆也有一些市场,一些监狱和劳教所都在用他的这一套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这些书绝大部份都是犹大刘喆让其丈夫在外面购买的,她和帮教赵桂凤配合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刘喆弄来书,赵桂凤负责发书,她逼着大家都要买书,人手一册。同时每天上课时,放这些光碟,赵桂凤在课堂上讲解,所谓的讲解就是用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歪曲诬蔑,攻击法轮大法。

三楼的酷刑和体罚

一般情况下,新来的法轮功学员都关在三楼迫害,由两个帮教和三至四个包夹看管,逼着她们转化,并且逼着看那些诬蔑大法的光碟。如果法轮功学员不看,这些包夹就一拥而上薅头发、打嘴巴、连踢带踹,然后把她们摁在小塑料凳上坐着,从早晨坐到晚上十点至十二点。除了吃饭以外,一直坐着,很多人臀部都坐烂了。有的生了疥疮,脓血粘在裤子上。再不放弃信仰,这些包夹就把人绑到死人床上,用细绳把手和脚紧紧的勒着绑在床的四个角上,人一点也不能动。

辽源市法轮功学员杨旭自被非法送到监狱后,因不放弃信仰,被这些人绑在死人床上,残酷折磨了几年,至今留下了累累的伤疤。手腕上,脚脖上一寸多宽的疤痕,凹凸不平暗红色的肉结,头上还有二寸多长的伤疤,谁看见了都会触目惊心。笔者摸着她的手腕,心里颤抖着:就因为做好人,被中共邪党迫害成这样!可想而知,杨旭这些年遭受了多么惨烈的迫害。年纪轻轻的她,落下了一身病,心脏病,风湿病非常严重,每年秋冬开始,就穿上了厚厚的棉衣,手腕上、脚脖上又套上厚厚的棉套,双腿上还要盖上一个小被,不敢着一点凉。据她说,凉一点就浑身又酸又痛难受的不得了,直到六月份才开始要脱棉衣。因没有机会和她说话,不知道她的具体情况,请了解她的情况的人,把杨旭遭受迫害的详细情况写出来。让更多的人关注吉林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长春法轮功学员于翠兰自从来到教育监区,就被弄到三楼迫害了一年多,把她调到四楼时,身体非常虚弱,弯着腰,几乎不能走路,她只好扶着墙一步一步的挪,即使这样,帮教邵玲和包夹还说她装的,嫌她走的慢,连推带搡的拽着她。不知道她遭受了什么样的摧残,帮教和包夹整天看着她,不许她和别人说话。

吉林法轮功学员孙景慧因不放弃信仰法轮大法,被弄到三楼迫害了两个多月,不知道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她被送到四楼时,胳膊不好使疼痛难忍,手不能上举,不能梳头,晚上睡觉胳膊疼的不敢翻身,整个冬天都穿着棉袄睡觉。我曾经问她,她害怕的不敢说。

五楼的死人床

德惠法轮功学员王兴香多次被酷刑折磨,零六年因她不放弃信仰法轮大法,被绑在死人床上几个月,手腕上的暗红色的伤疤清清楚楚。零七年王兴香在被迫上洗脑课时,只说了一句:真善忍到什么时候都不会错的。就被犹大赵桂凤等人弄到五楼迫害,绑在死人床上半年多,并且不让王兴香上厕所,让她在床上大小便,然后就一直绑在床上,王憋不住,就便在床上,几个月来,她们就让王兴香在屎尿中泡着,满屋的臭味,导致王兴香的臀部都沤烂了,而且浑身生满了疥疮,衣服都粘在肉上了。

后来又把她弄到四楼四号监舍,在这里王兴香又被四小队管教刘明华逼着站了一个多月,除了吃饭和睡觉,从早晨五点到晚上十一点一直站着。站了一个多月,腿肿的吓人,脚肿的象个大馒头,一碰就破皮,脚肿的穿不了鞋,后来别人给了一双四十多号的鞋,才能穿。管教刘明华才不让王兴香站着了。就这样刘也没让她歇一天,还让她到活动室去上课。她天天扶着墙一步一步的挪,尽管承受了这么大的痛苦,王兴香还是乐呵呵的,善良的对待每一个人。看着她,很多人都流下了眼泪。

零七年十一月末,法轮功学员何华突然被拖到五楼。五楼就只有一个监舍,里面非常冷。帮教刘喆说何华没转化,在管教刘明华的指使下,帮教和包夹把何华绑在死人床上几个月。零八年五月份,何华又被弄回四楼五号监舍,由犹大赵桂凤负责监视。从五楼回来时,何华就表现精神不正常,两眼发直,神情呆滞,整天不说一句话。不知道是否被注射了破坏神经的药物。

以上是我所知道的一些情况,这只是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的冰山之一角而已。明慧网上揭露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章很少见,以致女子监狱仍然在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希望更多的知情人把这里的罪恶揭露出来,公布于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