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新娘:从被欺骗到讲真相(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日】(明慧记者郑语焉台湾台北采访报导)台湾海峡一百七十公里宽的盈盈水域相隔两岸的不同世界,一九八七年开放探亲伊始,被历史因素阻隔四十年的两岸人民终于迈过这条并不宽阔的海峡,开启交流之门。

修炼法轮功是我最大的幸运

颜兰(化名)从四川远嫁台湾至今七年多,与先生育有一男一女。周六及假日的下午,夫妻俩经常带着一对儿女到台北国父纪念馆,先生参加法轮功学员的集体炼功,颜兰则在附近照看儿女玩耍,并与学员交流修炼心得。她从起初误信中共污蔑法轮功的谎言,担心先生修炼法轮功,到亲眼目睹大法的美好,因而跟着走进修炼中来已有三年多。颜兰说:“能够修炼法轮功是我最大的幸运!现在我也教我小孩炼。”


身着黄色背心的法轮功学员在回廊两侧炼功洪法已是国父纪念馆最亮眼的景象

改变颜兰一生迈向美好康庄大道的历历往事,至今依然清晰如昨。已届适婚年龄的颜兰经由胞姊介绍认识现在的先生,同时获悉他是法轮功修炼者,内心挣扎是否继续交往甚至谈论婚嫁。颜兰表示因为她从小在(中共)党文化下长大,受到大陆无神论的影响,而且也看到“(中共)中央电视台”播放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所以听到对方是法轮功学员,不免有点担心害怕。颜兰说:“可是爸爸和姐姐把他们的见闻和认识告诉我,我才比较客观地去思考和判断。”

爸爸和姐姐的话

爸爸对颜兰说:“共产党就是这样,它想打压就说人家不好,看看几十年来它的所作所为,它说谁不好能信吗?它们自己刚开始都说法轮功好,而且还给表扬,媒体都有报导,那时都很流行,我想法轮功应该是好的,要不也不会这样推崇。你想,中共说法轮功不好的话能信吗?”

早她之前嫁到台湾多年的姐姐对颜兰说:“其实法轮功不是象中共宣传的那样。台湾是很民主的,如果说真的炼法轮功的人有做出违法事情的话,新闻是一定会报导的,既然我在台湾这样多年,没有看到过新闻报导说法轮功有象大陆宣传的有什么自焚、杀人这种事件,那实际上应该不是象大陆宣传的那样。”

颜兰开始对法轮大法有了不同的想法,因为父亲和姐姐都不是法轮功修炼者,对于真相的详细情形无法更清楚地说明白。姐姐告诉颜兰:“如果真不放心,你可以去了解,看看不就清楚了吗?”

婚后的颜兰踏上迥然不同的土地,享受真正自由的芬芳气息。丈夫在她面前炼功,带她到学法组,让她有机会接触大法,却从不强求。颜兰从小受大陆无神论的影响,没法在短时间内去掉,也怕吃苦,所以刚开始没想要修炼,在学法组上,手上拿着《转法轮》跟读,可是不专心,眼睛好奇地看着每位同修都有不同的面相与展现,越来越觉得大法的美好与殊胜,她已不再是以前的那种看法了。颜兰慢慢的打心底开始修炼,感受到大法的可贵,认真实修后感觉做人就是应该对照“真善忍”的法理来做。

中共党文化摧毁人性道德

对照自己在中共党文化教育下长大所受的毒害,颜兰说:“嫁到台湾来后,能够修炼法轮大法,是我最大的幸运。很多台湾人对大陆新娘有些不好的看法,其实那不是大陆新娘的本性,她们从小受中共的那种无神论,就是没有道德规范的那种教育。”

她例举一个很普遍的观念与行为上的差异:“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我们看到大陆人来台湾观光旅游,去买东西很挤的时候,台湾人都在自动排队,大陆人觉得很奇怪,台湾人怎么那么傻。就这很简单的、最起码的礼貌行为就有这么大差别。为什么?都因为中共的教育造成的,它从小的教育就是你要自己去努力改变你的命运,而它所谓的努力是怎么个努力?是不择手段的努力,根本没有道德的那种努力。我觉得这对下一代的教育真的是很可惜,其实大陆很多人都知道中共不好。”

颜兰说:“(共产)党文化真的都是教你邪的,它就是教你整天怎么跟人斗,简单的说,现在大陆的黑心商品那么多,我觉得真是不怪大陆的老百姓,那是中共的宣传,因为政府从小跟我们讲的就是天上没有神,你做什么努力,命运是可以改变的。他在做黑心商品就是在改变他的命运,他没有道德底线,那改变命运就是他赚到钱了,他命运就改变了,可他就没想到人还有道德。中共教我们就是没有道德,大陆的讲法是‘道德值几分钱?’就是这样教育的。”

只有邪灵才做得出来的恶事

颜兰说,中共不但对人从不讲道德,中共当局的行为就是没有人性的邪恶。颜兰说:“看它对法轮功学员的那些迫害,看起来真的是不象人做出来的事情,但凡叫人,什么叫人,人一定有人性对不对?可它(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活体摘取器官,把那些女学员丢到男犯人的牢房,那是人做的事吗?根本不是人做的事!”颜兰颤抖着声音激动地说:“真的你只能相信真的它就是邪灵,它只能是邪灵,人都做不出那种事来。我觉得中共就是邪,真的很邪。”

四二五真相是上访

犹记得当初在婚姻的门里门外徘徊不定时,父亲曾经提到法轮功应该是好的,也许没有四二五中南海事件就不会引发中共镇压的话语,颜兰在自由土地上有机会了解事件始末真相。她在一次回去探亲,与父母亲闲聊家常的时候,很自然地聊起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发生在中南海事件的因由始末。

颜兰对父母说,事实上法轮功学员是去和平上访反映事实,并不是中共所说的“围攻”,事件的起因是有个叫何祚庥的在天津一个学院的杂志上撰文诬陷法轮功,一些学员去反映事实,可公安局的警察不但殴打并且抓了学员,一些学员去要求公安局放人,天津政府和公安局都说要上北京才能解决问题。心胸坦荡的学员真的就去北京上访,这是国家宪法和法律都允许的,是合法的。

到北京上访的学员虽然有一万多人,但是他们和平、理性,自始至终秩序井然,他们依照警察的指示路线在行人道上静静地站立,马路上汽车和自行车畅通无阻。当天晚上,在得知被捕的法轮功学员已经获得释放后,中南海前的法轮功学员也很快散去,整个过程平静祥和,秩序井然。临行离开时,地上清理得干干净净,一片碎纸都没有留下,连警察扔下的烟头都捡走了,连在场维持秩序的警察都佩服,都知道法轮功好,根本就不是中共所谓的“围攻”。

父母亲认同颜兰所说:“中共本来就是这样,用谎言欺骗大家。”

讲清真相是维护中国人权益的善行

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集团,因为个人的私欲以及强烈的妒嫉作祟,不但未此罢手,还变本加厉地于九九年七月开始全面性的迫害,口出妄言要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并将迫害步步升级,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更有甚者活摘器官盗卖牟利,惨绝人寰的迫害至今每天还在中国大陆继续发生着。

对于台湾各地法轮功学员自发自愿牺牲安逸享乐,不辞辛苦地在各个景点展示真相以及揭露中共的邪恶迫害,颜兰认为:“这个意义很好,让大家了解真相。你想,我曾经被中共的谎言欺骗,大陆的同胞就象我们的姊妹一样,我们曾被骗了,那我们就要把真相讲出来给他们知道,不要让他们也跟着被骗。大陆同胞他们有权利知道真相,我觉得在景点讲清真相是很有意义的善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