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帮他害了他 今朝帮他救了他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王大哥比我大十岁,我俩在一个单位工作的时候,他干的是会计兼文秘工作,马列的谬论说起来一套一套的,因为他能写会算,尤其仿宋字写的特别好,每逢过年过节和遇上谁家婚嫁迎娶办喜事,人们都愿意找他写对联、画条幅。所以单位的人给他取了一个雅号“秀才”。时间长了,人们好象把他的真名忘了,当面背后都这样叫他,他也习惯了,有时随答应也就默认了。

王大哥这个人有个特点,倔强,遇事爱和人辩论。单位同事们大多数都说他是好人,只是几任领导都不太看得上他,原因是他不会在领导面前“来事儿”,不顺从领导的意愿,顶撞领导是常事。眼看着和他一块参加工作的几个同事都陆陆续续提拔起来了,有的还当了他的领导,比他年轻的、资历比他短的,都有好几个入了(邪)党。为此事他整天价愁眉苦脸,吃不好睡不好,闹情绪,想撂挑子。因为单位里的其他人没有他这方面的才能,所以一直挑着想撂撂不了的担子。他经常在我跟前发牢骚,我对他的处境很是同情。

后来,我当上了单位一把手,我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解决王大哥“火线入党”、“突击入党”的问题。时间不长,就把他入了党。这下可随了他梦寐以求的宿愿了。当时他别提是多么扬眉吐气了,我也认为我做了一件好事,又交下了一个铁杆朋友。殊不知,正是我害了他,把他推到中共邪党的麾下,让共产邪灵在他身上打上了兽的印记,把他送到了灭亡的边缘上。

后来,我调到另外的单位,王大哥还是一直在原单位干原来的工作。因为他“老毛病不改”,新上任的领导以“单位改组,吐故纳新”为由,把他“吐”下去了,他下岗回家了。后来,老婆生病因无钱治疗去世了,不久儿子也死了,儿媳妇改嫁他乡了,撇下的幼小的孙子还念书,全靠他拉扯。他干点别的工作还不会,只好到一个单位去打工,用挣回来的微薄的收入供孙子念书和维护日常生计。后来他打工的这个单位因他常年有病年岁又大,把他解雇了。回家这几年里,因为穷,他房子漏了无钱修缮,任其坍塌,因为穷,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嫁给他。他家的日子真是过的太苦了。

我后来幸运遇到法轮功,师父把我领上了修炼的道路。我从同修那里了解到,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大法以来,大法弟子几次给王大哥讲真相,送大法资料,他不但不听,有时还把真相资料撕了,有时上交给单位领导,并且还在公共场合诋毁大法,对大法弟子恶语相向,是一个典型的被中共邪党谎言毒害较深的人。

有一天我学习《转法轮》〈炼功为什么不长功〉,看到师父讲:“你还容易做坏事,因为你看不到它的因缘关系,你看不到它的本质,你认为是做好事,可能做的是坏事”。

我认识到:因为自己当时没有修炼大法,看不到中共邪党这条红色恶龙的邪恶本质,以致把王大哥推到了与中共邪灵为伍的境地,是我害了他,我是法轮大法弟子,把我以前害的人救回来是我的责任。我下决心要找他讲真相,一定把他拉回人生的真正道路上来。

那天清晨一大早,我抱着一颗救人的纯正之心来到王大哥家。老朋友见面,免不了问候关照,接下来我单刀直入的给他讲起了大法的真相。几个小时很快过去了,他终于对大法懂了、明了、通了,并高兴的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

最后,王大哥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我七十多岁了,这一辈子全卖给共产(邪)党了,它把我卖了吃了,我还在帮它数钱呢!哀哉!”

一个生命得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