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流离失所、暂时无法办理身份证的同修着想

看《对迫害预谋的一些思考》的想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九日】《明慧周刊》(第四三零期)《对迫害预谋的一些思考》说:“其实常人办二代身份证,我们也办就是。”我认为这可能适合一部份同修的情况,但不应成为一种千篇一律的导向。我想从另一个角度谈谈对“换第二代身份证”的认识。

当中共下令要求换第二代身份证时,我们地区有的同修平时用不着身份证(旧身份证在某些场合可以用,上银行存钱可用常人亲属的身份证,不影响生活)却主动去办了换证,有的同修因为不得不用身份证,被动的去办了换证。有的同修一开始去办时,心里有点担心,但办完后没遇到什么麻烦,就说:“我去办了,派出所没问我炼功的事,没找麻烦。不用怕,你也去办就是了。”我个人觉的这些同修还是停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满足于“只要邪恶不找我麻烦就行”,好象派出所不抓就是自己多大的“胜利”。

记得几年前,我亲人(同修)的单位让交常驻户口、暂住户口“登记表”,亲人和我商量交不交,亲人说:“交上也没什么,不会有事的。(站在个人的基点,先想到的是自己没事、不会被抓就行。)”亲人又说:“不交,单位会不会不让?(还是站在个人的基点,担心不交单位会不会找自己麻烦,担心会对自己的利益造成影响。)”我对亲人说:“我们交了,我们自己是没麻烦了,可是那些被通缉的大法弟子有麻烦了。我们在家大法弟子不能光想着自己,得替那些被通缉的、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想想。如果我们在家大法弟子都配合中共登记户口,而那些被通缉的大法弟子不能向邪恶自报户口、不能配合暂住户口登记,那些被通缉的大法弟子将承担多大的压力?我觉的一件事该不该做,要先想到别人,先想到对被通缉的、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是不是有利、对大法是不是有利。而且,如果我们在家大法弟子都配合中共登记户口,邪恶把户口登记得明明白白的,邪恶查找起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来多便利呀。”

亲人和我达成了共识,坚决不配合单位的要求,给收“登记表”的保卫处长讲清真相。保卫处长一开始急的说这是派出所下达的任务,我亲人告诉他为什么这个事不能做,保卫处长改变了态度。这些年,邪恶无论用什么手段都无法使我的照片“联网”,使我在某些时候(如:独立买耗材)少了麻烦。

我觉的换第二代身份证的问题,还是要先考虑对被非法通缉的、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是否有利,先替那些因为各种原因暂时无法换第二代身份证的同修着想。我想很多大法弟子不配合中共强制换第二代身份证,肯定不是因为觉的“去办就会被抓”,肯定是出于为流离失所、暂时无法办理身份证的同修着想。

中共强制换第二代身份证、火车票实名制,这是不是针对大法来的?

中共在第二代身份证芯片上做手脚,并将身份证联网,一些在“名单”上的大法弟子,一旦离开本地,外出乘飞机、住旅馆(特别是北京等大城市的旅馆)……须出示身份证时,马上会在联网的系统上引发报警,导致即使这个大法弟子什么也没做,也由于身份证的原因被绑架。这样的案例在明慧网上报道出来的有不少。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中共利用强制换第二代身份证迫害大法,是对着大法来的吗?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常人中有的是因为各种客观原因没办二代身份证的,也没见影响生活呀。不配合“办二代身份证”的大法弟子,如果处理妥当,不一定影响正常生活。

当然,同修在《对迫害预谋的一些思考》中指出的,要主动解体中共公安部召集全国各省、直辖市的“六一零”头子开会密谋在今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预谋,是对的。

个人认识,如果不对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