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阳江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九日】(明慧通讯员广东报导)二零零七年六月初,年仅27岁的李镜辉(李敬辉)遭受了六年的关押迫害,亲人来接他出监,却遭到监狱当局拒绝。多关了三天后,戴着几年不开脱的手铐和重镣,李镜辉被六个夹控者抓手、抓脚拽出十四监区,拽出阳江监狱的重重罪恶铁门,丢进一辆警车上带走了。

李镜辉哪里去了?三年过去了,尚无他的音信。李镜辉出狱时高呼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修炼法轮功无罪。”

李镜辉是广东省韶关市人,被阳江监狱残酷迫害持续了六年多。二零零一年才二十岁的他,被非法判六年刑,首先被关进阳江监狱一监区迫害。他抵制邪恶的指令,被阳江监狱的十八人夹控组分三个班,实行一天二十四小时严管,酷刑折磨,并戴上手铐和五十斤重脚镣,下述中的各种酷刑对他都采用了。

阳江监狱位于广东省阳东县那龙镇的偏僻山区,周围数里较少有百姓居住。这里是现代监牢建筑,有几十栋排列整齐一体的六层楼房,配备现代化通讯录像、录音监管设备,完善的网络化监管中心,还有一个连的武警守卫,真可谓戒备森严十足。这里羁押着上万名各类罪犯,也是集中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劫持于二米五左右高,上加铁丝网的高墙内,遭受着中共的残酷迫害。

这个黑窝的首恶是监狱长蔡锡鹏(湖南籍),副监狱长有吴湛华(广东籍)、杜文滔等,下设专门的迫害机构610办公室,主任梁观雄、副主任陈某(女);全监狱总共十四个监区,都设立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分管区,核心是十三监区的专管区,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

蔡锡鹏及其同党不折不扣地执行恶党对法轮功学员灭绝人性的迫害政策。他们与黑社会和社会各类人渣为朋、结盟,组织以黑社会抢劫、杀人死缓犯为核心的夹控小组,设立牢中牢,对法轮功学员实行野蛮的酷刑“转化”,逼写邪恶的“五书”。他们还派“610”头目和专管警察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等地学习,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欺辱、虐待和迫害罄竹难书。他们因为迫害好人而被中共赏识,被授予“文明监狱”的称号,招来了众多监狱、劳教所、拘留所、司法部门等来参观学习,甚至中央司法部官员来视察。

一、利用各种时机诽谤大法,强制向全体警察和监狱服刑罪犯灌输对大法仇恨、对法轮功学员的仇视,制造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恐怖环境。

他们在夜间开的服刑人员训令会上,将造谣、抹黑大法的谎言和录像到处宣扬,把法轮功学员从未有过的监管和各种迫害。每开完一次会,都要法轮功学员写一篇背离事实、违背良心、适合邪恶口味的所谓体会;黑社会成员、死缓犯、长刑犯在恶警的纵容下,随意辱骂法轮功学员,甚至可以拳脚相加,甚至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二、对法轮功学员建立严密的监管体系,并运用先进的监管设施

阳江监狱建立了以十三监区为核心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分管区。由十多名警察组成,由警长冯奕洪(2008年被提拔为副监区长)和副警长许赟负责。对新入监的每一位法轮功学员,都确定主管警察和确定犯人夹控小组的人选,制定具体周密的监管、洗脑、“转化”的实施计划,直到他们认为该学员达到预定目标后,就分流到其余十三个监区中的“法轮功分管区”,又重新选取夹控人员,继续实行监管和监督劳动改造,直到出监也不放松警戒,不给同任何人接触。

在监狱中,一般每一个牢房,特别是监禁法轮功学员的牢房都装有广角摄像头,装有良好的录音、录像、通话等网络体系。法轮功学员每天24小时的状态,被录音、录像,监区头目、主管警察、监狱“610”、狱政科、监狱头目都很方便地通过网络视频和录音监察到每一个法轮功学员的状态和夹控组对指令计划的执行情况。所以邪恶头子一般情况下,是不到牢房去的,由“前沿警察”监管。

三、罪恶的夹控小组

在监狱长蔡锡鹏的指挥下,他们选那些抢劫杀人死缓犯、无期长刑犯、心狠手毒的诈骗犯、偷盗犯、吸毒贩毒等死缓、无期犯或长刑犯,组建了既扮红脸又扮白脸又有文化的专职监管队伍,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有一个四至六人,多达十八人(分三班)的专职夹控小组,被监狱邪党恶警利用来进行野蛮监管和迫害。

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在入监前就由监区长和管区的头目与主管警察,根据法轮功学员的文化素质、个性特点、“案情”等选定夹控者和人数,并给每一个夹控小组下达监管任务和达到“转化”目标的时间。为了达到监管“转化”目标,监狱给夹控小组于特殊权力,被称为监狱“前沿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可施用只要不死人的一切刑罚,对“不听话”的拳脚相加,随意殴打,恶语辱骂;无端的诅咒、窗台吊铐(只脚趾触地),坐老虎凳,并在烈日下曝晒,铐死人床,戴50斤重脚镣、手铐或送严管队严管,实施超体能训练,如:每天25×2公里快跑,仰卧起坐数十次,蛙跳30米来回几十遍等超体能训练,无力支撑时,得到的是拳脚伺候,吊铐、恶警看着如此折腾,也不当一回事。冬天厕盆放冻水,赤脚浸泡,冬天用水管冻水冲身,还不许换衣裤,让用自己体温烘干衣服等刑罚。对法轮功学员的污辱和行恶,在阳江监狱无所不用其极。

另一方面,监狱给专职(不用参加劳动)夹控小组人员最优厚的减刑成綪,除了每月可得到最优秀服刑劳动者一样的“嘉奖”外,还每五个月给一个“记功”的双重奖励。也就是说,一个专职夹控看管法轮功学员,每五个月可获得普通劳动服刑人员10~14个月方能获得的减刑成绩。专职夹控不是谁都能得的了的,除了心狠手辣、凶野狠毒、能说会道者之外,还得同监狱头目有一定关系,即亲朋关系和金钱关系这两大关系。

四、黑箱监管制度

黑箱监管是指对法轮功学员的法外施刑,迫害在暗中实施,不公布于众,见不得光。其监管条例只由监狱、监区头目、专管警察和夹控人员暗中掌握,秘密实施。但是,由于他们倒行逆施、不得人心,和在施暴的明显暴露,黑箱监管制度也已不是秘密了。

(1)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言论、行动自由,并被隔绝人群单独秘密监管,直到出监都不放松。

一个房内只允许关闭一个法轮功学员,由夹控组监管。而且最少隔一个牢房才能关闭第二个。对法轮功学员的施暴行恶,一般在牢房进行,而且是在其他犯人出去劳动或军训时进行,对法轮功学员要施行严管时,牢房内没有其他犯人,甚至一个楼层18个牢房,只关闭1~3个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以防他们的恶行曝光。

法轮功学员被规定只能同夹控组的人讲话,不能同其他服刑罪犯交谈。在业余闲散时间,不能象夹控者或其他犯人一样自由走门串户,只能在牢房内端坐或站立,与世隔绝。否则,就会立即遭到呵斥辱骂,并做记录;若有反嘴,就招致拳脚,不服者送严管。当有干部、警察进入监房,必须起立问好;当有问话,必须下蹲答话。只允许回答相关问题,不能同警察以平等方式谈话或闲聊其它事。否则遭到训斥、辱骂不止,即令“加强学习”。若持不同意见,则被夹控组五、六个人一齐上,或“吵到耳爆”或被殴打。

在牢房中,强制学习,写作业。不管在何处,法轮功学员都被夹控在中间,需要洗手、大小便、洗衣、取物等,尽管在窄小的牢房里,只要一起身,夹控主管“安全”者,就会立即尾随不离。管“学习”和“思想”转化的夹控员,就会把每天“学习”内容、完成“作业”情况、思想状况、出现的问题,详细记录,每周末还要对被监管的法轮功学员写一份“周汇报”。监管日记和周汇报是禁止给法轮功学员本人看的。

到放风场开会、吃饭、活动时,或到其它地方,法轮功学员总是被夹在中间,夹控组召开会时,必须寻找其他犯人,临时看管法轮功学员。不论在任何情况下,严禁法轮功学员单独一人脱离监管。这反映了邪恶对法轮功学员的恨心和恐惧心。监区召开服刑人员开会和从事其它活动,法轮功学员有可能相遇时,立即被拉开相隔2米远以外的地方,绝对禁止靠近或打招呼、讲话,直到刑满出监,从不松懈。夜晚和午休时,安排两名专职人员轮流监视法轮功学员睡觉。睡眠状况、起床大小便的次数及其时间和异常情况。同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24小时摄像监控,录像不停。恶人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真是达到了不惜人力、物力,荒唐到如此荒唐的地步。

(2)强制洗脑。对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入监前,就安排好他的“夹控组”,被带去军训。入监教育一个月后,就成天关闭在牢房内,强制读、写、背司法部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编印的邪恶资料等,或看歪曲事实,造假抹黑大法和师尊的录像。一切要按照这些邪恶之徒的要求和时间表进行。

二零零五年,一个北方来广东工作的法轮功学员,是大学本科毕业生,因做真相资料被判了十多年重刑,被送进阳江监狱十三监区迫害。因他拒绝“转化”,结果,除天天被恶人凶神恶煞般毒打、吊铐、戴50斤重脚镣和手铐,晚上睡死囚床一个多月。白天在严管队(十三监区)进行超体能刑罚,真是生不如死。

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去看造谣、抹黑大法和师尊的录像。当电视出现伟大师尊的画面时,这位法轮功学员立即快步冲上去,抱住电视机,大呼“师父”,被夹控组一伙拳打脚踢,打翻在地。恶警也让黑社会人员当众行凶,并给其戴上手铐。此后宣布他被迫所写的“四书”作废,天天强令他读、背转化材料,强令写作业,天天写“思想汇报”。邪恶们明知谎言加暴力改变不了人心。它们还是要这样干。他们知道只有“谎言+暴力”才能维持其流氓政权。

二零零六年,两个法轮功学员,都是大学本科毕业生,一个是中专老师,一个是工程师,被绑进阳江监狱十三监区迫害。入监时,要给他们剃光头,他们都不配合,遭到拳打脚踢。法轮功学员高呼“法轮大法好!修真、善、忍,做好人无罪!铲除邪恶”等口号,被打翻在地,恶警还上去身上踩踏,脚踢他们身体两侧。打到他们遍体鳞伤后,戴上手铐和五十斤脚镣,剃了光头。一个黑社会头目讲:干部看着我们打,都不做声,有什么理由我不打呀。此后,天天强迫他们在起床后、饭前饭后、晚上睡觉前,以及遇到干部、警察时,强迫他们喊邪恶口号,不依或怠慢时,立即遭到毒打、辱骂。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抓了一大批法轮功学员,据说有二十多位被送进阳江监狱十三监区迫害。他们都不配合邪恶指令,结果都遭到残酷的迫害。一个法轮功学员被打断两根肋骨,送去十四监区(罪犯医院)治疗。住院三天,就被拽回来继续强迫转化。一位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遭到服刑人员毒打,激起众犯人义愤,说“他七十三岁的老人都打,太没人性了!”一个中年法轮功学员,因为拒绝写“五书”和读背转化材料,而遭到毒打、体罚,被戴上手铐和五十斤重脚镣。他绝食抗议迫害,被六个夹控者拖去十四监区灌食,硬管插入,鲜血浸管,不管死活。每一、二天灌食稀粥一次,致其身体虚弱,仍被戴上手铐和五十斤重脚镣,被拖着来回走。

法轮功学员李镜辉几年来一直绝食抗议邪恶迫害。他又被转到十四监区三楼,在二十四平方米的牢房内,再间隔成一间特殊的小牢房。其四周和地上用医院的厚床垫铺盖,形成牢中牢。一直给他戴着手铐和五十斤重脚镣,锁在老虎凳上,置于特造牢中牢内。长年累月不解开锁。夹控组十八人分三班,每班六人对他实行严管。一、二天给灌食一次稀粥,大小便不给解锁,让他拉在裤兜里,发现有臭味了,就把他和老虎凳一起抬到放风场去,用水管放水冲洗。在北风呼啸的寒冬腊月或阴雨绵绵的春寒时节,也是如此冲洗。而且冲冻水后不给换衣裤,让他自己体温烘干衣服。当他大喊口号时,绑在老虎凳上打,还不收口时,就打开锁毒打,打翻在地,还上他身上踩踏,用脚尖踢他的腹部、肝区和腰、肾部,踩他的脸。

李镜辉被迫害到骨瘦如柴。大寒冬,北风呼啸,被用水管冲冰凉冻水,仍穿着冷湿衣裤也不感冒。有恶警来,他就高呼“法轮大法好!修炼法轮功无罪,铲除邪恶”。当刑期只剩下一年半时,“610”头目梁姓主说:只要不再喊口号,停止绝食,就给他减刑六个月,同时,每天给他两斤肉类和蔬菜,配给电饭煲、电炒锅,尽快恢复健康。在有良知的服刑人员的劝说下,李镜辉恢复了进食,新鲜肉菜也兑现了,但都给夹控者占有了,他只得到夹控者分食后的一点汤水、剩菜,其他服刑者都在关注着他生活上被夹控者所虐待。但李镜辉仍被长年累月锁在老虎凳上不松开。

恢复进食后,李镜辉身体很快得到恢复,新鲜肉菜的供给也同时停止了。眼看又一年过去了,剩下半年刑期,夹控组向“610”头目提出减刑半年的承诺给予兑现。但“610”头目反悔说:没写四书,不能减刑。

(3)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被严格限制或被剥夺与亲人见面、打电话、探亲、申诉、减刑等权利。

奉劝阳江监狱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人,为了你和你家人的未来,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是不求世间一切的修炼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讲清真相,反对迫害和救度众生,其中包括救度你。你们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这种行为已经把你们自己推到了悬崖边、火坑沿。世间众多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到恶报者,比比皆是。三思而行吧,如果不立即停止迫害,到了天灭中共的那一天,你们后悔也来不及了。

最后,请“追查国际”关注广东阳江监狱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采取措施制止迫害!

广东阳江监狱地址:广东省阳东县那龙镇135信箱  邮编:529935
监狱长蔡锡鹏办公室电话:0662―6380888或0662―6380968,家庭电话:0662―6380888   手机:
13922017688
副监狱长杜文滔(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头目)办公室电话0662―6380888或0662―6380968副监狱长吴湛华(主
管全监狱罪犯减刑、假释、改造,也插手法轮功,是邪恶头目)办公室电话0662―6380888或0662―6380968
监狱“610”头目:梁观雄(“610”主任),陈副主任(女)办公室电话:0662―6380323和638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