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安全感

|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九日】(明慧记者馨语采访报道)她的母亲是浙江人,父亲是上海人,她本人却出生于新疆。她的大学是在上海读的,化学专业,九六年随丈夫来到美国生活。九九年,中共这个“西来幽灵党”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谎言宣传遍及全球,而她却在零四年开始了法轮功修炼,为什么呢?这是一位普通知识分子华侨生活中的一段故事。

为了尊重她的低调生活,本文中我们称她为“林玉”。

明慧记者(以下简称“记者”):你老家是江南一带的,那后来父母怎么去了新疆呢?

林玉:他们去“支边”(即所谓的“支援边疆建设”运动),算是“支边青年”。我(七十年代)就生在新疆。高中之前都在新疆,然后大学是在上海。

记者:你以前在大陆的时候,有些什么爱好啊,特长啊,平时都喜欢干什么啊?

林玉:好象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喜欢跟比较近的朋友在一起呆呆,有时去购物,聊聊天,看看书什么的,也没什么。

记者:那你是什么时候听说法轮功的?

林玉:我听说法轮功已经是二零零零年了,镇压之后了。

记者:九九年镇压之前你都没有听说过?

林玉:没有。

记者:你开始听到法轮功的时候,听到的是哪些呢?

林玉:我听到法轮功是因为以前的一个同事,比我还小几岁的一个女孩子,因为得了骨髓炎在医院里,没有治了,医生判死刑了。偶然的病房里的人给她妈妈一本《转法轮》读给她听,她竟然很奇迹般的就活过来了。我从另外一个朋友那里听说的,之后她就炼法轮功,现在还挺好的。但是(因为继续炼法轮功而)被抓了。我见到她的时候是二零零二年(回国探亲的时候),我看她精神状态挺好的。但是因为她被抓了,所以我们都比较害怕,跟她也不是太多的接近,就是觉得她违反了国家政策吧。尽管这个功法对她挺有效的,挺好的,但是国内不让炼,她只是偷偷地在炼,所以我们也根本没想到这个(功法)跟自己会有什么关系。

记者: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时你已经在海外了,那中共对法轮功的一些说法,你当时相信吗?

林玉:因为从小对政治、国家政策、什么活动啊,从来都不关心的,从来不会主动去接触这些东西。我在美国时,有时去中国城,有看到炼法轮功的,看到他们在那里宣传,当时还是比较反感的,因为尽管我不去主动接触,还是听到一些这种反的宣传吧,什么给中国人丢脸了,这些人要搞政治了,要反国家了之类的,所以这些我是不去接触的。当时经过时有人发大纪元报纸,还比较拒绝,不愿意拿,因为以前有翻过,看到上面讲到迫害,觉得挺血腥的,跟自己也没关系,很害怕,所以比较拒绝。总的来说,之前对法轮功的印象不是很深入,表面上接触到的东西就感到很害怕。

记者:那就是说,中共的这些负面宣传实际上影响到你了。

林玉:嗯。

记者:但另外一方面,你的朋友她确实是炼功以后身体好了,这件事情你又怎么看呢?

林玉:当时是觉得气功嘛都会有一些奇迹,有的人碰巧有奇迹发生了,这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果太走极端了,就会出问题。因为我从小对气功没有任何感觉,我也不好运动,所以当时对法轮功的认识也是当成一种气功了,国内各种气功到处都是,所以没有把他当作一个特别的东西。之后零零星星听到法轮功跟国家很冲突被镇压,就觉得这个不能再碰了。

记者:这种情况下,又是什么机缘让你走上修炼法轮功的路呢?

林玉:我有一个朋友(炼法轮功),她是我先生的朋友的太太,之前我第一次见她是刚镇压不久,当时(一起)吃了顿饭。因为那时我对法轮功不了解,所以她在给我们讲法轮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呢,我们都不愿意听,还攻击她,当时她情绪也比较激动吧。这是第一次别人直接给我讲法轮功,当时那个感觉还不是太好,所以(之后也)没有去接触。

但是两年之后,我又见到了这个朋友,她的状态非常好。然后我们在聊天的过程中她有讲一些法轮功思想上的东西,我觉得很有道理。我自己本人当时处在一个不太好的状态,我先生一直长期生病,很严重的病,但跟这个朋友聊天之后就感到,唉,人生不是只沉浸于自己的琐碎的生活,还有一些很有意义的事情,而且你所碰到的任何事情都可以用另一个角度去看的,都可以解脱出来吧,你不会沉浸于那些痛苦、不平衡、委屈这些东西里头。

通过跟她聊天,她对我的一些开导,我觉得一下让我心里就豁然开朗。特别是她自己的状态也挺好的,跟我两年前看到的不一样。我觉得一个人如果没有一个对生活,如果没有一种思想指导他,没有对生活人生真正的认识,肯定不会达到这种状态和境界的。我就想她炼法轮功能变的这样,她所说的话对我这么有开导和有帮助,我就觉得这(法轮功)是很不一般的一个东西。

记者:从开始觉得“不一般”,到亲身修炼法轮功,中间还发生了什么呢?

林玉:法轮功,因为之前我听说的都是一些,比如,报纸啦,有人发传单了,甚至有人上街游行了之类的。这些东西以前在我的心目中都是些不太喜欢的、出头露面的事情,如果法轮功只是做这些的话我会很反感。但是跟她(朋友)聊了之后呢,我发现其实法轮功还有更有意义的东西。我就问她:你们的教义是什么?你们有没有指导你们思想的这种东西?比如象基督徒有《圣经》之类的。她说我们有啊,我们有《转法轮》啊。

她回去之后就把《转法轮》和另几本书一起给我寄来了,我就开始读《转法轮》这本书了。当时只是把这本书从头到尾花了几天时间读了一遍。里面有很多东西不太了解也不太理解,因为以前没接触过修炼啊、气功啊。但是里头有些很简单的,甚至举的例子跟日常生活中你会碰到的一些事情、社会上一些现象、很常见的这些东西,他用一种讲法,修炼法轮功之后这些人是怎么做的,他怎么认识,她怎么理解的,要对自己有什么要求啊。然后我就觉得,哎,怎么这么好!把一个人变得这么心平气和,从最简单的去做好人,真正的好人,发自内心的这种好人。不是象社会上这样为了做而做,而是真正把你的内心的本性的好、善挖掘出来,让你符合人本身的东西去做人。让人变好,让整个社会,让你周围的环境,你所做的事情,都能在一个祥和的平和的心态中。与现在社会上叫你怎么样去做人完全不一样的,讲的也是非常朴实的,所以我就觉得讲的真是很好。

记者:做发自内心的好人,对你来说非常重要吗?

林玉:以前在大陆也工作过,那种环境大家之间你争我斗的,单位里也是整天搞些乱七八糟的,让你觉得很不舒服,人会觉得很累,欲望会很强,搞得自己不开心,人与人之间非常不正常的关系。以前小的时候在新疆,大家的关系比较本性的交往,没有那么多私心,相处的很舒服。我从《转法轮》里面就看到了一些我以前觉得好的东西,后来在社会上再也找不到了,所以觉得这本书真的是很好。但是当时我根本没想到修炼不修炼。只是觉得,挺好的,我愿意更多的了解,看看他们到底干什么。后来因为知道还有功法可以帮助身体健康,所以就想更多的接触和更深入的了解。

记者:迫害的血腥,法轮功的反迫害啊、游行啊、发传单等活动又被说成是搞政治,而你对政治是避而远之的。你不担心自己再进一步了解法轮功,会对自己有影响吗?

林玉:我好象没有这方面的担心,因为我觉得好的东西就是好的,不管外面怎么在说这个东西,或者打压也好,或者迫害也好,或者人家的各种宣传也好,那是因为之前只是听说,不知道,先入为主,有些(负面的)东西在脑子里头。但是当我真正去读《转法轮》这本书,去接触了修炼的学员之后,我就发现书里讲的都是对的、好的、教人为善的,而且我接触到的学员都是非常善良、朴实,你能感受到这个东西就是好的,绝对不象外面宣传的那样。所以我就毫无障碍的愿意向这个功法、还有这群修炼人靠近,愿意跟他们在一起,愿意自己也变成这样的人。好的就是好的,你会觉得这个场很舒服,人跟人交往你会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人的交往,你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啊,觉得心里很轻松。

记者:那是刚开始你对法轮功的认识和对修炼人的感受?

林玉:对。

记者:从零四年开始,到现在也有六年的时间了,你觉得在这六年当中让你受益最大的是什么?

林玉:让我受益最大的,我真正知道怎么做人,为什么要做人。以前会觉得活得挺痛苦的,很忧郁,不知道活着干什么,对人生觉得很失望,要不就去满足一些物质上的追求。但是修炼之后,我体会到人活着是非常有意义的,我整个人的心态都得到了改变,变的比较平和平静,心里有了安全感。以前人是浮在那个地方,不知道要干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去解决自己心里的痛苦委屈,有时进去了绕都绕不出来。现在自己从《转法轮》中可以学到很多,开启智慧。

记者:怎么来解释这个“安全感”呢?

林玉:就是心里觉得很踏实,因为有一种力量,你对任何事情都可以释然。不会象以前,碰到不如意的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就觉得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如果)你不知道为什么活在这,你就会被悬在哪里,会很恐惧害怕,不知道明天怎么办,就会很痛苦、不平衡。现在有了法理,所有的事情都会迎刃而解。

还有一个很主要的东西,我觉得这个法真的让你从心身得到净化。在社会上有太多污染,让你欲望膨胀。社会上歪门邪道的东西不知不觉就会渗透到自己的言行中,要防范人,跟人比、争,生怕自己的利益损失,别人得到的我也要得到。修炼之后,不对的、让你背着包袱的,认识到就慢慢放下,从心灵里得到净化,思想上得到净化,做一个好人,越做越好,比原来轻松了很多,干净了很多,不好的行为少了很多。看到亲朋好友、周围的人还在那里争啊斗啊的,在社会上很痛苦时,疲于奔命,欲望膨胀的时候,会觉得你现在跟他们是不一样的,会觉得自己这个幸运已经没办法形容了,这么轻松。

记者:你是在法轮功被全面迫害之后开始修炼的,周围的亲朋好友会不会对此不理解?你的正常生活有没有受到影响?

林玉:周围的亲朋好友是不理解,因为除了刚才说的以前那个同事,就再也没有一个修炼了,所以我在家里变成一个特例,一个另类。她们都会对我很紧张,叫我不要去“搞政治”啊,如果这个功法对身体有益,在家里炼炼,千万不要去参加这些(活动),很拒绝。但是我刚开始还跟他们解释,后来发现很多人是解释不通的,因为他们思想被灌输了中共那些对法轮功的认识。

记者:就象你当初还没有修炼之前对法轮功的认识一样?

林玉:对。就跟我以前是一样的,很拒绝,很排斥。但是他们会讲,对你身体有好处,你就悄悄自己在家里炼炼,那是没有问题的。

记者:他们对你精神状态的改变,是怎么一种态度呢?

林玉:他们是很认可的。因为我从小身体不太好,来美国后先生身体也不好,他们对我们身体的情况非常担忧。我就跟他们讲,我现在在外头做这个事那个事,现在身体怎么怎么好啊,又读书、工作,没有任何问题。他们从我的生活改变中看到我比以前要强了很多,各方面都强壮了很多。跟他们聊天中他们会说,“你现在让我们很放心了,你现在各方面能力啊身体状况啊都变得比以前好了很多。”这个是他们看到我变了。特别是我有一个表姐,她在对儿子、先生的关系上总是搞得很痛苦。我在跟她聊天的时候,我会把我从《转法轮》中学到的智慧,用我现在的认识去告诉她应该怎么样,她觉得非常非常受益,到后来都会给我打电话问我该怎么办。

记者:在美国有一份自由稳定的生活,为什么不好好享受这一切所拥有的,却要去参加法轮功的各种活动呢?

林玉:因为我修炼之后,慢慢开始接触这些学员,看到他们做的这些事情。等我慢慢去了解之后呢我才知道,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修炼者已经迫害到天不容的地步了,他们仅仅是为了修炼,为了信仰而被这样迫害,是天理不容的。我作为一个修炼者,一定要站出来发声音的。因为我觉得就好象你自己家里的人被冤枉死了,被地痞流氓迫害了,你肯定要出去说句公道话的,你不能默认这种邪恶行为的。

记者:但是之前你没有修炼时,你对法轮功学员这样一些活动,你会觉得他们是在搞政治、在宣传。

林玉:因为之前(中共把法轮功)宣传得很恐怖,你就不敢再去接触他。看到游行,你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就信了宣传。实际上概念都不清楚的,什么叫“政治”都不清楚的。修炼之后呢,真正知道他们(法轮功学员)到底在做什么。我认识到,他们不是象中共讲的那样在搞政治,他们在做人真正应该做的事情,在维护一个真理,在维护良心。

记者:回顾自己这些年的修炼,你有没有对自己选择的道路犹豫过、动摇过或后悔过?

林玉:没有。

记者:你羡慕物质生活吗?

林玉:羡慕过,动心过,自己以前也欲望膨胀过,但是我觉得那些东西得到了又怎么样,是空虚的,因为人的欲望是无限制的,你今天满足了这一点,明天又不满足了,等你得到了,真正你一回头,什么也不是了。那些东西好象最后什么意义也没有的。

就象我刚才说的,在这里修炼,有这个法,有周围的同修,有你知道怎么修炼这个环境,你真的觉得让你身心净化。但是如果你再去追求物质利益,是会让你身心不能得到清净,是一个恶性循环,会让你越来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记者:看来中共的迫害和负面宣传,对你已经没有禁锢作用了。现在如果让你对那些还不了解法轮功的朋友说点什么,你最想告诉他们的是什么?

林玉:读一读《转法轮》这本书,从最基本的去了解一下法轮功是什么,而不是只看了听了别人的宣传,或者你看到的活动、现象。自己真正地去了解一下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一定会对你整个的人生有帮助,会让你受益的。

记者:谢谢你接受明慧记者的采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