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受迫害学子谈美国国会六零五号决议案(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明慧记者华清采访报道)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美国众议员在国会大厦以四百一十二票赞成,一票反对的压倒性票数,通过第六零五号决议案。国会众议员在议案中对过去十年来,仅仅因为个人信仰而遭受中共持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表示同情,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胁迫、监禁及酷刑折磨,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决议案要求立即废除江泽民为“消灭”法轮功而下令成立的非法机构“六一零”办公室,立即释放那些仅仅因为他们的信仰而被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那些被关押的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的亲属。

对此议案,加拿大瑞兹纽科斯基议员表示支持,当谈到发生在中国的迫害时,他表示:“有时候,一些政权想象出来的威胁并不存在,但是却能够产生威胁。……法轮功不是威胁,而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中国的一种威胁,这样做威胁到中国在二十一世纪无法达到其应达到的正确状态。”

几位来自清华大学的优秀学子们,通过自身在中国受到迫害的实例,让我们看到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如何对中国直接构成威胁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清华大学党委部份人积极配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行动,采取威胁、利诱、休学、退学、软禁、下岗等种种手段迫使学生及教职工改变其对法轮功的信仰,给法轮功学员造成了严重伤害。很多在校都是品学兼优的学生被逐出校门,成了社会上的“无业人员”,是谁造成了这些损失?是谁使清华大学蒙羞?是谁严重败坏了国家的形象?

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九九级博士研究生黄奎,和热能系九七级硕士研究生刘文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此问题分别谈了他们自己的亲身经历。

黄奎:支持人权的正确的选择


黄奎在芝加哥中领馆前演讲,抗议中共迫害

黄奎是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九九级博士生。曾获郑格如奖学金、优秀学生一等奖学金,并获清华大学“优秀毕业生”称号。本科毕业后免试直接攻读博士研究生。一九九九年十月,因修炼法轮功,学校强迫其休学三个月。二零零零年六月因在校园内炼功,被派出所警察在校园内当众殴打,后被清华大学勒令退学。曾被国家安全部人员绑架。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他在广东珠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逮捕,后来改控“破坏法律实施”罪名,被关押在珠海第二看守所。珠海市香洲区法院于二零零一年十月进行非法庭审后他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广东省四会监狱。在看守所和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黄奎遭受了种种酷刑折磨。他在二零零五年底被释放,目前在美国俄亥俄州攻读博士学位。

黄奎说:“我对这样一个议案的通过感到非常高兴。美国作为一个大国,作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也给世界上其他各国政府和国际机构树立了一个榜样。当今社会,大家知道,中共劫持了中国这个地方和那里的人民。它利用了巨大市场和廉价劳动力吸引外资企业去中国投资建厂,以这种市场便利来引诱各国政府和各国机构,使他们不敢对法轮功被非法迫害这个人权问题公开表达自己的立场,令很多媒体缄口不言。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六零五号决议案是站在了正义的一面,对法轮功学员提供了精神支持,对缓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黄奎痛苦地回忆起他曾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和监狱的五年经历,他说:“整整五年时间里,我经历了各种各样的酷刑,譬如说:长期的奴工生产迫害;强制的灌食迫害;十几根高压电棍电击迫害;被开批斗会强制洗脑迫害,从精神上进行摧残。还有一种迫害是他们组织攻坚组,系统地洗脑迫害,强迫我看诬蔑法轮功的光碟和书。零五年三月、四月,完全不让我睡觉,长达一个月之久,这种折磨地地道道的属于酷刑的范畴,因为如果人长期不睡觉,人的精神会崩溃的。”

黄奎表示:“我是这种种酷刑的亲身经历者,这证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非常残酷的,可以想象在中国清华大学是非常著名的学府,清华的毕业生在华人社会中颇受尊重。那么中共对炼法轮功的清华学生和教授能下这个毒手,那可以想象中共对中国其它社会阶层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的残酷。”

拒绝放弃信仰 清华刘文宇夫妇双双被迫害


刘文宇和姚悦夫妇在清华合影

刘文宇是清华大学热能系九七级硕士研究生,曾任热七班班长,获清华大学优良学生奖学金。一九九九年五月因成绩优异,提前攻读博士学位。他的太太姚悦是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九六级硕士研究生。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五日到三十日,刘文宇被清华非法软禁在二零零号核试验基地,强迫其改变信仰。二零零零年六月,他因到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以“涉嫌非法聚集”之名被非法刑拘一个月,被清华勒令退学。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凌晨,他被中关村派出所警察破门而入抓走,后被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三日,被北京市中级法院以“使用互联网传播大法真相资料”、“以放飞气球的方式挂大法条幅”、“散发大法真相传单”等罪名,非法判三年,后辗转来到加拿大。他的夫人姚悦目前仍被非法关押。

刘文宇告诉记者,他和他的太太对柳志梅比较熟悉,前一阵子在网上看到关于柳志梅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疯的文章很震惊。”每看一遍我都哭了,抑制不住自己。这样一个挺单纯的孩子就被迫害成这样了。当时一段时间我很难接受柳志梅的事情。”

刘文宇非常感慨地说:“我夫人姚悦和柳志梅一样都被判了十二年的刑。看到柳志梅被迫害成这样子了,我真不敢想象我夫人现在已被迫害成何等模样了?她已被非法关押了九年多了。自我到海外后没有办法直接联系到她,我看不到她的照片和听不到她的声音。我已经很难想象她现在是什么样子了,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她始终是那个进监狱前的年轻女孩的样子。我真不敢想象经过九年的监狱残酷生活,她变成什么样子了?我担心如果我再见到她,第一眼我是否能认得出来她?”

姚悦是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硕士研究生,本科毕业时曾被评为北京市优秀毕业生。九八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九九年八月以来,研究所领导多次找其谈话,逼迫其改变信仰。九九年九月三日,姚悦因在学校内公开炼功被清华大学派出所强行带走,审至第二天凌晨。她因坚持信仰,且无法理解学校所作所为,在本人尚未办手续的情况下,档案被校方强行转走。

刘文宇说 :“在中共这种独裁统治下,老百姓啊活得没有任何尊严和权利。我想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历史,被中共统治了六十年以后,不仅把中国变得污染很严重,而且把人们的道德变得完全沦丧,完全失去中国传统的美好东西。而且人们在它的高压之下,大多都变成驯民、兽民和奴才。甚至在海外这么民主的国家里,都不敢说中共不好,还带着恐惧心,都不敢把自己受过的委屈说出来。谁不爱自己的国家?中共自己道貌岸然地想代表中国,它不但代表不了,而且它在毁中国。”

“它们(中共)不管你多有才华、对国家贡献多少,它们是无所谓的,它们根本不考虑这些,它们不会珍惜任何民众的。它们对待所有的中国老百姓都是这样的。我真的很痛心,很痛心。”

刘文宇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中共邪党对北京高校如清华和北大特别残酷,对这么多中国优秀的学生都下得了这么狠的毒手,那么它对其他高校和民众的迫害就可想而知了。”

“因为我来到加拿大已四年多了,我在这里看到在这样的民主社会里,一个人可以有自己的信仰;可以坚持自己的信仰,可以无忧无虑地过一种不用担心怕事的生活。可是在中国,这么年轻的、风华正茂的女孩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却要遭受如此严重的迫害。”

刘文宇和他的夫人是一九九九年六月结婚的,七月迫害就发生了。

呼吁更多的正义声援

清华大学的优秀学子的遭遇,是中国大陆千百万法轮功修炼者十年来遭受中共迫害的一个缩影,反映着发生在中国的人权践踏的严重程度。黄奎在接受采访时,最后表示:“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第六零五号决议案,是在这个重大人权问题上迈出了非常积极的一步。结束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是摆在国际社会人民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美国对这个课题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我向美国国会对法轮功学员的支持表示感谢,同时吁美国总统及更多的正义人士,更多的国际机构能公开站出来表明自己的立场,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胁迫、监禁及酷刑折磨,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