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市恶警徐国峰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明慧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公安国保大队长徐国峰本是个无才无德无能之人,但他靠“点票子”当上松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职务后,便把迫害法轮功学员当作发财的捷径和绝招,用他自己在一次酒后狂言中说:“从这些人身上捞钱太容易了。”自他上任两年多时间里,每年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捞钱都在二十万元以上近三十万(这还是保守数字)。

徐国峰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做真善忍的好人,也知道法轮大法在世界上的弘传趋势,大法的网站他每周都要看几次。然而,他打击法轮功的目的既不是“上指下派”的应付,也不是不明真相出风头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而是他在接触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发现这帮人太老实了:“说真话不拐弯,善良不计仇,怎么捏都行。”于是,他看好了这是一个发财的门路,便领着手下的一帮人疯狂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徐的手段还是老套路:跟踪、电话和手机监听、找内线、蹲坑和伪善的与法轮功学员接触中套情报……只要发现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或发真相资料救度世人等,他便立即抓捕,关押起来之后,先给你来一套硬的下马威,然后再从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家人下手来软的:“你家某某问题很严重,足可以判××年了,这坐大牢的后果你也知道,这样吧,你是明白人,拿点钱,我帮助你向上边疏通疏通。回头你让家人写个保证,别再出来撒传单了,这功好在家炼就行了呗。咱可说明白了,这钱我可是一分不要啊,全都交上去。”

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家人被徐国峰的这些伪善话所欺骗,甚至很感激,于是马上张罗钱,根据情况不同,有的四五千元,有的五六万元……都暗箱操作式的塞到徐国峰手里。徐国峰也很“讲究”,对于每个法轮功学员他认为“罪行”轻重自有衡量交钱的数量,交多了再返回去。

就这样,恶警徐国峰对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总是抓了放,放了抓,抓了放,放了再抓……只要他名单上挂号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他捞钱的一块肥肉,他让手下的人死死盯住,一有“行动”立即下手。每年上门骚扰和抓捕法轮功学员不断。仅去年一次抓捕法轮功学员就十余人。徐国峰很有手段,当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家人向他苦苦哀求放人时,他装出一副很难为情的表情说:“这事难办啊,我这里倒好说啊,咱们哥们吃顿饭就行,可是上边不答应啊,你的家人这些年是挂了号的,是重点对象。恐怕一两个钱不行。”直到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把交给他的钱数说到位了,他仍然是面露难色的说:“这事我试试看,上边要不松口,我也没办法。”这和土匪绑票有什么两样?

在徐国峰上任这段期间,经他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只要不交钱,就关押不放,一旦交了钱,立即有说有笑的马上放人。他自知作恶多端必有败露,在这条河里趟水实在太险,因此他处处小心提防。每当收一份法轮功学员所谓的罚款和保证金等,他都千叮咛万嘱咐一番:“这事千万不要说出去,我可是为你们办事啊。”有时对于个别老实的法轮功学员威胁说:“这事你要是说出去,我整死你,我会再把你抓回来的。”还说:“不准你们给我上网,谁上网别说我整死谁。”然而,世上没有永恒的秘密,他这点捞钱的小把戏在松山区法轮功学员和他的同行中被作为一个丑闻在私下里议论着:“这小子太损了,坏透腔了,早晚得遭恶报。”

这些年里,在赤峰就松山地区法轮功学员被抓的最多,罚款的最狠。有人初步估测了一下,在他任职的两年时间里,松山地区被他以各种名目罚款的数额就有五十余万元。

徐国峰捞了这么多钱干什么用呢?除了打麻将和每天几乎两顿在酒店狂吃豪饮外,他的最大嗜好就是嫖。松山区的大街小巷有多少桑拿、足疗、美发厅等他都一清二楚,用他自己一次酒后的醉话说:“男人不嫖娼还叫男人吗?”但是他也知道他这个位置不能干的太久,要捞一把就走,所以他捞钱的第二个目的是往上面送,送顺了也能官升一格。“一个松山区长助理还明码标价三十万元呢,我不送行么?”

自认为聪明的徐国峰,其实很傻。想当官也好,想捞钱也好,千万别在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身上打主意。法轮大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你比谁都清楚,信仰法轮功的人究竟是不是违背了国家什么法律你比谁都明白。为什么要和这样一个巨大的善良群体做对立呢?当善恶有报的天理降到你的头上时,遭殃的不仅仅是你一个人,家人也很可能受牵连。法轮功学员的善心和胸怀是博大的,真心希望你早一天回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