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王爱华三次被劳教迫害 一度双目失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讯员四川重庆报道)重庆市法轮功学员王爱华在中共邪党的十年迫害中,曾三次被非法劳教;遭劳教所恶徒重创头部、并下不明药物,导致她头颅严重内伤、颈椎骨受损,长期头昏、头痛,反应迟纯,记忆衰退,甚至一度双目失明。

王爱华,女,现年五十岁,原是川东石油钻探公司沙坪机修厂职工。王爱华曾经生活得苦不堪言,她身患多种疾病:偏头痛、美尼尔氏综合症、风湿心脏病、胃病、肝炎、胆囊炎、肾盂肾炎、肠炎、风湿关节炎、右半身麻痹 、严重贫血、双目三次失明等二十多种疾病。病魔缠身的王爱华,求医无门,痛不欲生,万念俱灰。一九九三年九月,王爱华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她身上所有疾病不翼而飞,从此她身心健康,道德升华,自觉按“真、善、忍”做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爱华遭中共恶党人员长期骚扰、恐吓、监控、绑架等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渝北区公安分局把王爱华抓到分局迫害十天,审讯、逼问、企图诱供出负责人直到深夜一点多钟,甚至连严重拉肚子都不放过。

二零零零年三月,王爱华在单位被洗脑迫害半个月,渝北区公安、国安一科、派出所、单位保卫科及头头等多人对王爱华轮番进行各种辱骂、恐吓、威胁、利诱,威逼王爱华等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不准炼功、上访等,还将警车停在她家窗下,并派单位保卫科副科长等多人二十四小时监视;还长期上门骚扰、恐吓、威胁,逼王的丈夫“内退”,给家人精神上造成巨大压力和痛苦,在经济上截断,几乎造成家庭破裂。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 遭当众剥光衣服

二零零零年五月,王爱华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非法拘留一月。重庆公安驻京办事处科长李某抢走王随身带的五百六十元钱,没给任何收据,保卫科科长乔述毅又向王爱华家人勒索了二千元钱。拘留一月回家刚刚几天,又将王爱华非法骗捕、抄家,并被逼买断工龄,导致她至今无业。六月二十日,她被非法劳教一年, 后被延期三个多月。

大约二零零零年八月中旬,王爱华及法轮功学员们被恶警罚集体太阳下曝晒,于是法轮功学员们背起《论语》,被值班大队长余庆华等恶警和犯人拖进舍房,七、八个犯人多次对王进行毒打、罚站等等。第二天早饭后,七、八个恶人又多次对王进行毒打。最恶的是犯人张伟用拳头专打她的头部和太阳穴;还有犯人刘晓畅则反复不断的用肘拐冲击王的背心,其他犯人就一顿乱拳乱踢,直到将她打昏在地。恶警刘永琴拿来一大把绳子,叫犯人陈利等把法轮功学员们捆起来。犯人连打带骂把王爱华的双手拧到背后绑起来推到墙脚边犯人刘梦茹冲上去一把揪住王的头发使劲往上一提,一边转动着手臂狂笑着,一边倒退着硬把王从地上拖了起来(造成王的头皮离骨,肿痛半年多),随后把王捆绑吊在高高的上铺铁床架边上。,以后王爱华又多次被毒打,眼睛也被打青过;平时也被长期单独隔离“包夹”。

二零零一年过年前,王爱华坚决不戴胸牌、不穿所服,恶警刘永琴叫犯人当着操场坝四、五百人把王的衣服强行脱光,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犯人反拧着手臂推上四楼。

二零零二年三月八日,王爱华再次被绑架。在重庆市渝北区拘留所里,恶警张元莉叫来六、七个年轻男犯在光天化日下大打出手,恶警张元莉使猛劲狠压王爱华的头、颈骨,并对准王爱华的软肋用狠拳毒打,强行叫恶人们加戴上重刑犯的刑具,不能活动。后又被恶警把双手反拧到背后戴上土板铐,三昼夜不松铐,导致她双手臂乌黑。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遭恶犯铁盅底砸头部

王爱华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在女教所,王爱华被严重迫害,曾被多次关小黑屋四次以上,约一百多天。狱警将她长期隔离、长期对她辱骂、毒打、罚站军姿、军蹲、站“巴壁虎”在坝子和小间走鸭步、罚下蹲五百到一千多个、每顿只给一个不到一两的小团饭、长期在她饭里放不明药物、绑吊上铐(吊铐、前铐、后铐、“苏秦背剑”式铐、甚至睡觉都被铐在床头上等)、不准洗漱、不准换衣裤、不准大小便、不准睡觉、烈日下曝晒,她绝食反迫害,遭恶警野蛮插管灌食等残酷迫害,口、鼻被插得鲜血直流。

二零零二年五月,王爱华被女教所恶警关小黑屋,恶警指使犯人朱玉兰用薄棉被蒙住王爱华的头,然后用方凳砸,凳子砸坏后又用铁盅底砸头部,铁盅都被砸凹了。王将此事反映给大队长邬春梅,反而被延教三天。还有一次,恶警指使犯人刘承玲将王爱华抓住衣服领口提起来(身体离地),将头往墙上反复使劲摔,造成王爱华头部严重内伤,致使她长期头昏、头痛,反应迟钝,记忆衰退,至今如此。

第三次被非法劳教:遭药物迫害

二零零五年八月八日,王爱华第三次被劫持到女教所,在她已绝食一个多月的情况下,大队长邬春梅叫值班犯人用王爱华的钱买来一包牛奶灌食,并叫犯人多放点糖,掩盖其下的不明药物。王爱华被灌食后,满腹绞痛,马上拉肚子。

大约二零零五年九月,王爱华被关在小黑屋,深夜被犯人刘承玲、莫燕容用粗蚊香烧背,背上烧起了四个泡,后溃烂化脓长达四个月之久。为掩盖罪恶,恶警舒畅叫犯人莫燕容作伪证,并威逼王爱华否认有此事发生,恐吓王永远不准将此事说出,否则就要将王关小间。

二零零八年七月,王爱华被迫害得双目突然失明,一天多后才能模糊看到大东西。王要求到医院检查,被恶警推诿拖延了四、五天后才将王铐押到大坪三军医大门诊部检查,用了二千多元钱无任何结果,反而还说王是装的,叫其写检查加重迫害,并因此对她延教(王多次延教都是恶警指使犯人作伪证所致)。

王爱华由于长期被恶党迫害,造成精神恍惚,丧失记忆、头严重昏、痛,颈椎骨严重受损,抬头困难,腰椎长期痛,脚大趾变形疼痛,身体虚弱、浑身无力,心身创伤至今难愈。

二零零八年,王爱华因被恶人构陷,至今仍被迫流离失所。

写出的这种种迫害只是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更多的罪恶还有待法轮功学员揭露出来,解体邪恶,更好的救度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