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亲身经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九六年得法时我还是个法轮大法小弟子。那时我正在读初中,听别人介绍大法很好,我就跟着家人一起去当地辅导员的家看师父讲法录像。

我自小体弱多病,经常感冒、发烧,天气一变我就会感冒。父母就骑着自行车带我去看病抓药。幼小的我就想为什么做人这么苦,总要生病,还得打针吃药遭罪?每当看到大夫拿着吓人的针头扎进我的身体时我都吓得大哭。爸爸妈妈也很无奈,隔几天就得领我去看看病。记得我小时经常扁桃体发炎,每次要吃很多消炎药才能好,难受的时候疼得直哭。也吃过偏方也不管用,下次还是仍旧犯。

上初中的时候,突然肚子疼,当时在学校,老师和同学带我去校医院检查,结果说是慢性阑尾炎。老师说:“小小年龄怎么得了阑尾炎呢,抽个时间做个手术吧,要是穿孔的话,会有生命危险!”当时心里很难过,恨自己为什么要得这么多的病,还要动手术。父母在我身上真的是操了很多心,花了不少医药费。

父母还为我找过“大仙”(学法后知道是附体)看过病。但也根本不起作用,生病时照旧打针吃药。

以前一到黑天我就很害怕,总觉得有鬼出没,夜里我还经常做恶梦,常常被吓得哭醒。

得法后,我一下子象变了个人似的。以前的病全都没有了,真正的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从此也不再吃一片药,而且胆子也大起来了。特别是每次炼功时我都能感到眼前有刺眼的粉光,身体发热。打完坐感觉走路轻飘飘的,浑身轻松。我的姥姥七十多岁,以前身体一身病,浑身无力,白内障很严重,医生说不做手术有失明的危险,也总去看病吃药,花了很多的钱。学法后姥姥不但病全好了,而且全身轻松,还能干重活。姥姥身边的同龄人不是有糖尿病就是得脑血栓,走路都拄拐杖,看着姥姥返老还童的身体十分羡慕,说姥姥的身体是“修来的”。我的妈妈以前有严重的风湿病,学法轮功也好了;小妹妹以前脾气不好,别人一说就生气,学功后知道忍让别人,也不生气了。

我明白了很多以前自己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也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师父说“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转法轮》

我还知道了人只有通过修炼才能升华到高层次上去,应该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们今天在学功的人,这些心更得放下。”(《转法轮》)

以前的我,在和兄弟姐妹们相处时总是想得到便宜,有什么好吃的自己偷着吃,而且还好生气,和同学相处也是以自己为重。自从学了法轮功后,我变的能够礼让、关心爱护别人,每天都是笑呵呵的,而且自己主动用功学习,每次考试都是班里的前十名,同学和老师都很喜欢我。

可是,到初三后一直到高中的那段时间,由于功课忙,不再象以前那样学法炼功了,也就很常人化,有空了就去同学家玩,看看电视之类,结果高考落榜。无奈我只得补习一年。这期间我学习特别努力,但成绩就是不理想。

二零零二年冬季,我看到了外地同修传来的真相光碟和师父后期的讲法。看完后我什么都明白了,原来“天安门自焚”等一切事情都是假的,是江××为了镇压好人而栽赃陷害的。当我知道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和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每天有很多大法弟子因为坚持修炼,维护自己的信仰,为了大法和师父的清白,为了向政府和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每天都有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被抄家、被劳教、判刑关进监狱甚至被上酷刑折磨致死,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决定要向世人讲真相,从身边的同学开始讲,讲法轮功的美好,和江氏集团的邪恶。很多同学明白了真相,都震惊了。

这年我还是在补习功课准备高考,除了学习外,我每天都要抽出一些时间来学法和炼功,并在课间和同学讲真相。但我的成绩不但没有下降,反而上升。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学校停课半个月,让我们七月六号去参加高考。放假期间我没有学习,而是学了很多法。结果高考成绩出来后,我竟考了全校的第二十三名,成绩超重点学校分数线二分,我被省外的一所重点大学录取。要知道以前我的成绩排在全校一百名以后,高考分数只在专科线水平。在这里我要说的是:大法真的很神奇!法能开智开慧,只要世人善待大法,都会出现奇迹。

大学期间,我真诚待人,寝室的同学都说我是个好人,而且都很信任我。我于二零零七年毕业,正赶上就业压力大。很多同学大学毕业都找不到工作,而我却因为修炼了法轮功得到了很大的福份。工作换了好几个,而且待遇一个比一个好。二零零九年经济危机,很多人找工作困难,我仍然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

在此,感谢师父和大法的慈悲救度,愿世人都能明白真相,不要听信邪党虚假的宣传,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