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医生孟玉华被枉判十三年 狱中遭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一个弱女子,为了自己的信仰,将以怎样的坚忍,去承受丈夫车祸身亡、自己被枉判冤狱十三年的痛苦煎熬?并且矢志不渝、坚守心灵的高贵?

她叫孟玉华,今年三十九岁,家住沈阳市康平县,是一名医师,天生纯朴、善良,修炼法轮功后,更是得到所有认识她的人的夸赞,婆媳关系非常融洽。


孟玉华

二零零一年,孟玉华因挂法轮功真相条幅被沈阳市大东区洮昌公安派出所非法抓捕,遭恶警毒打,并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二年大年前,孟玉华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放回家。二零零二年,康平县“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机构)和沈阳市“六一零”再次将孟玉华非法抓捕,并以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为罪名,伙同沈阳市大东区中共法院判刑十三年,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现被关在九监区六小队。

一、遭非人折磨矢志不渝

1、被关小号挨饿

二零零四年,辽宁省女子监狱恶警利用犯人迫害孟玉华,甚至不允许她看其他法轮功学员一眼。一次,孟玉华给一位法轮功学员写了一张纸条,想调小队,同时写有师父的一段关于如何修炼心性的讲法,被犯人发现交到科里,孟玉华被关进小号,从六月一日到九月一日,三个月的时间,每天只给吃四个小鸡蛋那么大的窝头,最后孟玉华被折磨的坐都坐不住了,心脏没有力气,倒下了,送到医院检查,心跳由原来每分钟七十八次降到五十四次,轻微贫血。从小号出来后,马上被逼做繁重的劳动,加之被停帐(监狱迫害人的一种手段,就是停止法轮功学员的帐户支付,帐户有钱也不许买东西),孟玉华感觉没有力气,只好多吃窝头,每顿十个,那时每星期只有两顿细粮。为了适应那种劳动强度,只有靠多吃东西补充体力。

2、干重活颈椎受损

二零零五年,孟玉华在装车时,因没有力气,提出要换个劳动方式,被拒绝。结果装完车后,孟玉华夜间不能翻身,不能起床,颈椎严重受损,每天都是别人掫着起床,不能低头,胳膊使不出力气,但还是被迫继续劳动,只是不能装车了,后来,慢慢恢复到自己能起床了,但是还是没有力气。

3、关小号受冻

二零零六年,从八月二十四日到十月一十七日,孟玉华又因不戴牌,被关进小号,每半个月提出来,关监舍三、四天再送回小号,共一个半月。东北的秋天,天气很冷,别的犯人穿着厚毛衣、毛裤,坐着垫子,盖着被,坐在小号里,都冷的不行,却让孟玉华穿着夏装,短袖、一条长裤。到十月八日,有个明白法轮功真相的犯人找到李鹤翘(科长)提出给孟玉华送衣服,才送一套春秋装,也只不过是长袖劳改服和一条裤子,孟玉华又冷又饿,身体极度消耗,三十几岁的人被折磨得象五十多岁的人,皮包骨头。

出来后孟玉华无力症状更加明显,刚吃完饭就觉的胃里空空的,使不出力气,而且脖子疼的厉害,不敢枕枕头。后来科里又找到孟玉华问为啥监舍收工后不干活(别人都干),孟玉华说她没那个体力,况且这种行为是不允许的,科里却说这是正常的,还叫队长带孟玉华去医院检查(都是狱里医院),没有设备查不出来,邓某某(科长,现已调走)就想让她去法外医院做核磁,狱里没批。邓某某说检查有病就治,没病就回监舍干活。孟玉华没按她要求的做,照样不拿活。

4、超时奴工、健康恶化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原小队解散,把孟玉华分到叠兜子小队,那是个体力活。孟玉华那时坐一天都坐不住,却让她叠兜子,她只得身体靠在案板上,两只胳膊轮番支撑身体干活。脖子疼的不行了。夜间不干活就把活分摊在身边的五、六个人身上,那时快手都得干到凌晨一点钟,慢手一夜都不能睡。白天还照样干活,干的少就罚站着干,停细粮、停帐、停接见。

到零九年七月份的时候,孟玉华没力气的症状越来越厉害,因为经常出现赶活,到了吃饭时间,也不让吃饭,孟玉华就连站的力气都没了,只好躺着,而且出现心脏偷停,喘不上气来。孟玉华提出不参加劳动。李鹤翘(科长)便找到孟玉华说:有病治病,没病就干活,这是监狱。你残了,有老残队接着,你要死了,可以办保外,并让队长领她去医院看病,结果检查血钾2.8(正常值为3.5-7.5)。大家都知道孟玉华的低血钾是两次关小号进食少造成的,再加上劳动强度大,造成代谢快丢失多,也就是说病不是短时间内造成的。

5、再关小号两个月

血钾稍微上来一点后,李鹤翘(科长)又把孟玉华送进小号,时间是十月二十六日到十一月九日,两周后,孟玉华出现无力,喘气都很吃力,不能入睡。李鹤翘(科长)去了之后说:“养的怎么样?回去干活吧!”在生命都没有保障的情况下,她还提出要孟玉华干活,孟玉华拒绝了。李鹤翘(科长)威胁孟玉华不干活绝对不行。下午狱政科来人,问孟玉华被关禁闭的原因,孟玉华说明了情况,她们才让孟玉华出来。孟玉华在小号时很冷,狱里规定拿一套棉被的棉套,他们却给孟玉华送又脏又黑又破的垃圾棉,两个套子放一起都是洞。这还算好的,法轮功学员伏艳在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至十二月九日,二十八天没给送棉套,而且只穿一条薄棉裤,禁闭室的门上的霜都很厚了,在检查的走后,又把伏艳送回小号,时间是前后两个月。

6、绝食抗议迫害遭灌食摧残

孟玉华出来后,李鹤翘(科长)找孟玉华说:孟玉华,我们还可以送你去小号,三个月不行,五个月,我不信你不服!他们所有迫害人的手段都是不计后果的,摧残性的,还以为自己高明、有本事。出来后,武力(科长)坐在警务台里对孟玉华指桑骂槐:你不欠中国人民的,但你欠九监区的,你每天吃的、穿的、住的,洗浴中心每晚还十八元钱呢,还有机台磨损费、案板折旧费……她们把监狱当成了牟利的场所。因为各监区每人每天向狱里交三十五元,孟玉华不干活,作为九监区的监区长,武力当然不高兴。下午扫雪,武力让六小队去,孟玉华没有棉鞋,但还是被强制出去扫雪。这是从小号回来第二天的事,而且从小号回来,又停帐,理由是不干活。孟玉华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三天后又被强制灌食,四肢绑在床上,胃管下到胃里后又不拿出来,两个小时注入一次水和少许玉米糊粥,维持生命,一天一夜后,孟玉华找到院长,提出他们这种灌食方式是法西斯式的,对身体的伤害太大,是不道德的。院长说,随你怎么想,言外之意只能用这个方式让人吃饭。并且说不吃饭比吃饭还麻烦,孟玉华进食后,便回到车间。

据说,后来要把孟玉华送到一个新成立的严管大队。

二、家人的辛酸与痛苦

九九年“七·二零”,江××在小人妒嫉的驱使下,和中共相互利用发起了这场对信仰“真、善、忍”民众的迫害,孟玉华的一家人也被拖入挥之不去的阴影中。

二零零一年孟玉华因挂法轮功真相条幅被沈阳市大东区洮昌公安派出所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期间,她的丈夫由于抑郁,晚间开车出车祸身亡。孟玉华的儿子张煜欣当时还是个小学生,一个幼小的心灵怎能承受得起妈妈被非法抓捕、爸爸又遭遇车祸身亡的双重打击?孟玉华第二次被绑架后,张煜欣的爷爷因悲痛中风半身不遂,几年后去世。一家三口就这样凭着奶奶每月三百多元的退休金,相依为命,生活的异常艰苦。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五日,辽宁省女子监狱给孟玉华的父母打电话,说孟玉华病情严重,让去接见。二十六日,孟玉华的父母去监狱隔着大玻璃看到孟玉华非常憔悴,狱警说:孟玉华身体严重缺钾,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并声称孟玉华不配合打针、吃药,出现生命危险与他们没有关系,孟玉华自己签字了。孟玉华的父母问是否可以保外就医,一恶警说死了都不行,因为她不认罪。狱警还说监狱不能养活白吃饱儿,不行就强制劳动。

二零零九年十月以后,监狱一直不让家属接见,家属打电话给非法关押孟玉华的九监区,九监区不是告诉家属打错了、就是不接电话。

二零一零年过年前,孟玉华的孩子、母亲、婆婆、亲属打车走了三百多里的路程来到辽宁省女子监狱想见她一面,可九监区新调来的吴某某(科长)却蛮横的说:“不是不让你们来吗?孟玉华表现的不好、狱里有规定不让见。”孟玉华的母亲、婆婆、孩子哭着说:“过年了,我们只想看孟玉华一眼,不让说话都行,实在不行你让我们通一下电话听一下她的声音也行啊!我们也就放心了!”可是吴某某就是不允许。孟玉华的母亲要去找监狱长,门卫却不让,并说:“监狱长不管”。家属说不让见我们只好找监狱管理局,门卫说:“找谁都行,有能耐去找中纪委。”就这样,家属来到监狱管理局,负责接待的人说:“法轮功的事,我们管不了,怎么对待她,我们也管不着,都是市‘六一零’说的算,我们无权。”家属只得悻悻而归。

孟玉华被非法判刑入狱后,她的家人平均一年才能被允许与她相见一次。几年来,他们多么想念自己的亲人,多么希望孟玉华早日脱离苦海、不再承受那非人的折磨!

愿所有正义之士伸出援手制止这场迫害,愿我们一起呵护善良、选择美好,愿和孟玉华一样被非法关押的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早日回家,愿孟玉华的亲属对她的殷殷思念化作真诚的问候:孟玉华,你可安好?!

辽宁省女子监狱:邮编:110145
邮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

辽宁省女子监狱电话:(区号均为沈阳区号:024,前四位是8929)

监狱长:杨莉,办电89296666,宅电86914173,手机13390118299
主管监管工作副监狱长:房淑霞,办电89296633,宅电86164016,手机13390116633
政委办公室:89296677
纪委书记室:89296818
副狱长办公室:89296655
副狱长办公室:89296688
副狱长办公室:89296633
副狱长办公室:89296858
工会主席:89296699
政治处主任:89296767
总师办:89296888
办公室:89296601
办公室主任:89296868
狱政科长:89296686
狱政处办公室:89296687,89296689,89296690,89296691
医院办公室:89296857,89296859,89296860
医院教导员:89296861,
医院值班室:89296862
一监区办公室:89296863,89296865
一监区队长吕冬梅,科长吴宏,办公室电话89296866
二监区大队长:丛卓,徐区长办公室89296867、89296869
二监区教导员:89296870
三监区办公室:89296871、89296872
三监区区长:89296873,传真89296875
四监区办公室:89296876
五监区办公室:89296877、89296878
五监区教导员:89296777
变电所:89296879
锅炉房:89296880
六监区:89296885、89296881、89296882、89296883
七监区:89296889、89296886、89296887
八监区:89296898、89296893、89296895
九监区监区长:武力,办电89296896
九监区科长:李鹤翘(李可巧)
九监区教导员:徐敏
九监区狱警:杜庆欣、刘梅、郭艳斌、王晶、邢东来、李丹、钱蕾
九监区办公室:89296892、89296893、89296895
九监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伏艳、孟玉华、赵丽尹、张丽娟、许秀云、邓桂丽、宋玉萍、左丽志、何小秋、于立新、孙兰芳、刘素环
恶犯:姜萍、董晶、刘健、王翠平、敖金英
十监区:89296899
(法轮功学员孟玉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九监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1/2219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