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神奇大法 获美好人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在“世界大法日”即将到来之际,我把我在大法中得到的受益和大法展现的神奇写出来证实法。

一、得法获新生

我于一九九八年四月喜得大法,我一个百病缠身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人获得了新生,幸运的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得法前,我身患严重的心脏病,脑梗,高血压,肩周炎,妇科病等多种疾病。病的最严重时整宿睡不着觉,心脏说停就停,头一疼眼睛都不敢睁,走路一步一步的挪,全身没有不疼的地方,两个胳膊抬不起来,谁要是碰我一下,我就痛的大叫,真是生不如死。家里人担心我活不多长时间了,把葬老衣服都预备好了。

我到处求医问药,巫医神汉也都看个遍,还是解决不了我的问题,依然饱受各种病痛的折磨。妹妹告诉我拜拜佛试试吧,于是就到离家几百公里的省城寺院去拜佛,很虔诚的在寺院里磕了一整天的头,还请回来一个观音供奉。回来后,我就烧香跪拜,隔三差五的还到城外对着西南方向磕头,因为听说极乐世界在那个方向,一磕就是一百个。往返三里多路,走不动我就爬,心想用我这个真诚的心感动极乐世界,求那一方的神佛让我的病好。真是什么招都用了,但是我没看到一丝丝的希望。

由于家里丈夫和孩子失业,家庭经济负担过重,我过着有病没钱的日子,对人生失去了信心,心里头就象压着一块重重的大石头。病痛,忧愁,无望伴我度日如年,高兴是什么滋味我早就忘记了。

一九九八年的四月份的一天,邻居告诉我说:你那么心诚,你去炼法轮功吧,听说炼功能治病。我问我能学会吗?她告诉我:某某家就是炼功点,你去看看吧。一天我见到了这人,特别高兴;她说:想学功就来我家吧。当晚我就走进了她的家门,也迈进了我千万年等待已久的大法修炼的门。

到了学法点上,看着七八个人一起学法炼功,我的身心立刻轻松起来了,心里就象开了两扇大门,顿时亮亮堂堂的。看着同修们我就是一个劲的笑,笑个不停,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笑。几天过去,家里人说这人怎么了,咋总乐呢?儿媳妇说:我妈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咋总咯咯的乐呢?我自己也觉的控制不住自己,每天腮帮子的挂钩都笑的发酸,还不知不觉的哼着小曲唱着歌。还不停的小声念叨:这法真好,我真好,我得法了。见谁都告诉我得法了。我清醒的认识到这大法真好!笑的感觉真好。

半个多月过去了,这时家里的菜园子急需整理,看着那么多的活要干,我忘记了身上的病,拿起镐干起活来。邻居惊讶的问:你病好啦?能干活啦?我立刻反应过来了:是呀,我怎么哪都不难受了,我心脏也好了,我咋能干活了呢。高兴的我真想立刻告诉所有的人,我病好拉,我能干活啦!

我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了,以前两斤重的东西都拿不了,炼功不长时间,能拎脏水桶了。我发自内心地感激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随着我坚持炼功不到半年的时间,全身的病全都没有了,这个家庭也有了希望,全家人都感谢大法给我及这个家带来了新的希望。

由于我自己不识字,每天都是看着、听着同修读法,只是羡慕别人,根本没敢想我也能读法,在一次较大的法会上,同修们都在背《论语》我听不懂大家背的是啥意思,象傻子一样;看着前面放着一摞摞大法书,同修们都请,我也走到书前,看看这本,翻翻那本,心想:他认的我,我不认的他。我找了一本最薄的,字最大的,可又一想还是看不了啊。这时一位同修说:你得请一本《转法轮》。当时我也没多想就请回了《转法轮》,回家后坐在炕上,捧着厚厚的《转法轮》,心里对师父说:我要认字,我一定能看《转法轮》这本书。

打这以后,家里人都成了我认字的老师,有时家人不在,就把不认识的字抄在纸上,到街上见到学生模样的人就问,怕记不准,就用自己的方式在字的下面画上自己认识的图案和记号。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把《论语》认下来了。用半年的时间我看完了第一遍《转法轮》,高兴的我一宿没合眼。

我能读法了,对法理的认识也加深了,渐渐的由感性认识升华到了理性上来,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生命的价值,为以后的修炼奠定了基础。每天溶入在大法中,我感到无比的幸运和无上的荣耀。

二、大法显神威

二零零二年的七月和八月份,我去省城办事,连遇两次险事,都在师父的保护下转危为安。

二零零二年七月中旬,我在省城办事途中,沿着人行道向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头上方有咔咔的响声,我顺着响声向上望去的一瞬间,大碗口粗的树枝从头上掉了下来,摔碎的树枝把我围了起来,只有我站立的地方什么也没有,树的枝叶围到我腰胸这么高,路上的人惊叫着围了过来,有的说完了吧?有的说死了吧?我定了一会说没事,看一看我浑身上下连皮都没破,只觉的当时有什么东西在我脸上落下来。围观的一人看到这场景说:真神了!老太太你大难不死呀,必有后福!你是不是信啥呀?听到这话我急忙双手合十说:我信主佛,是主佛保护了我。由于当时有怕心,没能更好的证实法。

八月十日这天,我又一次来省城办事,一场大难接踵而来。我坐着九路公交车,经过一段正在维修的路段。路况不好,车颠簸的很厉害,我坐在车最后一排座位上。途中车突然一阵起落,我被颠了三个个。颠到了座位下我站不起来了,腰动不了,发现手腕骨头支出来了。车里一片混乱,一乘客看我脸煞白的说:这老太太够呛,快送医院吧。

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法:“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想到我不能错过这一次证实法的机会,我说我没事,我能站起来,我是炼法轮功的。这一念一出,我就觉得一股热流从头顶灌到脚底,好象腰间有一根柱子把我支了起来。

我站起来了,慢慢的扭动着腰和腿。司机执意的把我送到了一家骨伤科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是腰椎骨三节压缩性骨折,二节椎骨上出现了裂痕,腕骨粉碎性骨折。医生说伤势很重必须住院治疗。一听住院,我立刻说我没事,我还自己上厕所证实给医护人员看,证明我不需住院,医生惊呆了。

我同司机商量说:我真不用住院,我只是有点累,想躺那休息一下就行,我家在外地回不去,你把我拉你家休息两天行吗?司机误以为我要讹他,没答应我的要求,只好住在了医院。医生让我躺在硬板床上,不能动,大小便也不能下床,我想如果这样我不是把自己当病人了吗,我没听医生的话,半夜我自己试着上厕所,还在床上打坐炼功。

第二天老伴到了医院,医生拿着片子说:伤的很重,同时又写了一个纸条建议到一家大医院找一个权威教授给看一下片子。这个教授看完片子说:后半生只能在床上了,家人照顾吧。老伴告诉教授:她人还能动啊,还能自己上厕所呢。教授看着老伴惊讶的问:她是神哪?

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二零零七年我儿子坐别人的摩托车出了事,把他甩出去好几米远,照常讲摔不死也得落残疾,可他只擦破了点皮,别人说他命真大,原来他兜里装着大法护身符。

一次老伴外出收废品,毛驴车翻了,把他甩在了大沟里,毛驴也连翻了几个个,结果人畜平安。小孙女小时候总受惊吓,我得法后孩子受惊吓的毛病也好了。

在我修炼中还有许许多多神奇的事,救度世人过程和发真相资料过程中也常出现神迹,真是说也说不完。

三、证实大法 讲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被诬陷后,我有一百个不解,常常以泪洗面,哀叹自己的命怎么这样啊,刚刚好不容易遇到这么好的法,又遭迫害,做好人都犯罪,这是哪家的理呀。看着师父和大法被诬陷,我的心就象刀扎一样的痛,每天到学法炼功时间,我就到外面望啊,到各个炼功地点寻找同修的影子。那阵子就象没家、没娘的孩子一样,盼着师父快点发表经文,哪怕一句话的经文都行。

家人看到电视诬陷大法相信了,不让我再炼了,我指着电视说:那都是假的,骗人的,我不相信,大法是最好的大法,我不当沙子,我要当金子。

大法蒙奇冤,我要证实法。“七•二零”后,我与几位同修打算到省城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途中被拦回,被恶警收书,审讯,洗脑。十月份一天,派出所和街道的人又把我们叫到一起,我一看有录像的,有拿麦克风的,心想这是要上电视呀,一个人走到我跟前说:大婶说说法轮功是怎么害了你?我问她:你是不是让我说实话?她说“对”。那我就说实话:法轮功不但没害我反而救了我,我一身病没吃一片药,通过炼功全好了……没等我说完,那人把话筒又转给了别人,她说我说的不合格。这时有个主任抢过话筒,编造说:她炼功两年了(她根本没有炼过功),一身病也没炼好,炼法轮功如何如何……后来这个主任遭恶报死亡。

我用自己的方式证实法。看到老伴收回的废品有能用的纸张,我都收起来,裁成小张,自制真相传单,白天写,晚上一人走街串巷,一贴就贴到11-12点钟,我见人就说,逢人就讲,告诉世人大法是冤枉的,电视里讲的是骗人的。我要告诉所有的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后来,我与往日的同修联系上一起配合做证实法的事。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证实法的项目也越来越多,我与家人商量,把房子一头给我用,专门做证实大法的事,成立了学法小组,大量的真相资料从接收到分发,从分类搭配到包装,都在我这里進行。特别是大量的《九评》来了之后,一时间发不完,我就想办法把书藏起来,既安全又防潮。冬天挂条幅,我想出了一个好办法,用细线绳把一个小石头绑在条幅的一个角上,往树上扔,多高都能挂上,既明显又不容易被摘掉。

几年来,每天我都在和同修们做着“三件事”。无论寒冬酷暑,刮风下雨从不间断,只要正法没有结束,我就要做下去,我深知我离大法的要求还有距离,但我会一直向前走,决不后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的史前大愿,我一定完成大愿随师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