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退休教师炼功受益 被当局迫害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明慧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安陆市退休女教师孙贤芬修炼法轮功后,身体获得了健康;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后,她受到安陆公安局等单位人员的多次骚扰、迫害,身心受到极度的摧残,在承受近十一年的身心迫害后,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

炼功受益

孙贤芬,女,一九四五年生于湖北安陆市,是安陆市实验初中的一名退休教师。她一生未婚,洁身自好,自尊自重,为人真诚,善良。任教期间工作兢兢业业,对学生关心、爱护,学生家长也喜欢到她家与她交流、谈心。

四十五岁那年,她因患腰椎间盘突出,骨质增生等疾病,生活不能自理,病休了将近一年,多方医治无效。医生说她的病无特效药,建议她练气功辅助治疗。从此她就苦苦寻找,相继学过几种气功,花了不少钱不说,也没见有多大作用,直到一九九六年六月底,才有幸寻得大法。

修炼法轮大法的每一天都是充实幸福的,她按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心灵得到升华,身上的疾病也在不知不觉中不翼而飞。从而更加坚定了她修炼大法的信心。

被迫害离世

然而好景不长,九九年七月,法轮功无端遭迫害,然而她修炼法轮功的心始终未变,也由此开始了安陆恶人恶警对她无休止的干扰迫害。每到邪党的所谓“敏感日”,总有人去她家干扰,威胁,恐吓,去的最多的是安陆市公安局政保科的陈新润。府城办事处、派出所及她单位领导经常以开会等名义把她骗去,逼迫她写“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还时常打电话到她家,所谓“点名”,查看她是否在家。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晚,陈新润、李凌等三人以查户口为名骗开门,一进门就到家里翻东西,被孙贤芬阻拦,陈新润恶狠狠的说:“我总要把你抓去关起来,叫你知道厉害”。当晚他们非法拿走了一些大法真相资料。几天后,五月九日陈新润等人及她单位领导,又闯进她家,非法搜查、抄家,拿走大法书籍等,之后又相继去骚扰了几次,逼迫她在笔录里签字,他们经常在她家附近监视她,他们每去一次,孙贤芬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自己亲身受益的经历,极力的劝善,可是没有人理会。

二零零三年五月,她学校的领导打电话说找她有事,一开门进来的又是陈新润、李凌、陈旭东,他们一进门就开始乱翻东西。可怜的老人,一生安分守己,只想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却如此备受欺凌,面对他们多次无耻欺骗,无理骚扰、迫害,孙贤芬高声喊出“法轮大法好!”。

恶警们把她绑架到安陆四里看守所,与杀人犯关在一起,不准她炼功,她的左臂被陈新润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右脚也被踩青了。在看守所里面对迫害,她绝食抗议,看守所警察岳中贵就打她耳光。

在安陆四里看守所这个人间地狱里,她的身心受到极度的摧残,看守所里设置了监控装置,监控着人的一举一动,在那里,近十个月的时间,日夜不能睡觉,大脑得不到片刻宁静,晚上听到的是各种阴森恐怖的声音,还有从审讯室里传来的凄惨叫声,那时她的精神极度紧张。

这期间,她还曾被带到府城教育站,陈新润、李凌、陈旭东、沈超、还有府城办事处的陈卉等人,他们三班倒,轮流审问,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不准坐有靠背的凳,她的腰疼痛难忍,身心极度疲惫,在这样的情况下,恶警们逼迫她写保证,被她再次拒绝。他们将她带回看守所,把她单独关进号子里,号子的门日夜不许关,每天由外牢的男犯轮流看守她,大热天,上厕所,洗澡,换衣都极不方便。她本来就紧张的神经就更紧张了,她哪敢躺下睡觉,几乎夜夜和衣坐着。

从看守所出来回到家,她的精神一直处于极度紧张、恐惧的状态,神情恍惚,不能正常生活,害怕别人监控,说话都怕被别人听见。就在她处于这种状态期间,恶警们还不放过她,上门骚扰她,胁迫她签字,被孙贤芬拒绝。

孙贤芬修大法获得了新生,中共邪党的迫害却使她失去了生命。但愿世人能从她的遭遇中认清恶党的流氓本质,远离邪党,重获新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