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利用上海世博会迫害法轮功的部份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中共以“平安世博”的名义加重迫害法轮功,这是继北京奥运会之后的又一轮迫害高潮。从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突破中共的严密信息封锁,据不完全统计,上海市已有一百三十八起约一百七十二人(次)被非法判刑、劳教或劫持到洗脑班强制洗脑,一些全家人都修炼法轮功的家庭,甚至全家人都遭绑架。为期半年的上海世博会,无论如何流光溢彩,也掩盖不了中共迫害的血腥。

引言:中学生写给上海市长的信
一、以“安全”的名义使迫害正当化 世博会被用作加重迫害法轮功的工具
(一)上海市法轮功学员大量遭抓捕
(二)“610办公室”动员全社会监控法轮功学员
(三)“严密”回访
(四)中共上海市当局胁迫全社会参与迫害
(五)周边地区和全国法轮功学员也受到当局骚扰、绑架

二、部份绑架、诬判和严重迫害案例
(一)原上海交大教师遭绑架、逼供 亲人被剥夺探视权
(二)上海宝山区应志明一家三口遭绑架
(三)上海杨浦区杨金淼一家三口被劫持 父女遭诬判
(四)上海徐汇区香港籍李耀华、张轶博母女遭非法判刑
(五)上海普陀区退休女教师黄振亚被非法劳教
(六)曾陷冤狱八年 上海徐汇区江勇再遭绑架
(七)上海长宁区国保匪警非法劫持张英 蓄意构陷
(八)上海杨浦区周贤文被劫持洗脑 九旬母亲无人照顾
(九)上海杨浦区韩春燕被劫持到“上海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迫害
(十)上海普陀区李文娟、钟怡君横遭绑架
(十一)回家仅四个月 上海普陀区杨曼晔再遭绑架
(十二)上海普陀区新学员张懿受迫害
(十四)上海普陀区七十八岁独居老妇遭“610”劫持
(十四)上海嘉定区孟繁珍、谢珩母子惨遭迫害 家破人亡
(十五)上海南汇区匪警绑架于双女士 两幼女失母爱
(十六)上海闵行区法轮功学员邓志君被非法抓捕简况

三、上海洗脑班、劳教所、监狱等黑窝加大了迫害力度
(一)上海话剧中心汤为民被上海女子劳教所迫害致神志不清
(二)上海法轮功学员周斌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又遭毒打
(三)上海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柏根娣

附录
(一)二零零九年上海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七十六起,约一百零五人)
(二)二零一零年上海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统计(截止至四月二十日,十五起,约十九人)


引言:中学生写给上海市长的信

上海市长韩正:

我想告诉你一件让我非常痛苦的事情:这一年来,我周围的一些爷爷奶奶、大伯大妈、叔叔阿姨不断的被关进你所管辖的市监狱、劳教所、拘留所、洗脑班!可是,他(她)们却是一群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他们在生活中善待一切,乐于帮助别人,在工作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在利益上从不与人相争。可是就是这样的好人却让你的人关起来了。

学校里的老师总是告诉我们,能做到真诚、善良、忍让的,才是个好孩子!但是,为什么他们做到了、甚至做得更好,却要被抓走呢?难道老师说错了吗?做一个真诚善良的好人不对吗?

如果说,抓人——是为了能在开世博会的时候有一个良好的环境,那么也应该去抓那些违法乱纪、破坏中国千百年来良好传统的人呀!然而如今在西班牙国家法庭上已经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及其死党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和吴官正这五名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还有阿根廷联邦法官裁决逮捕江泽民、罗干!正义战胜邪恶的永恒真理在国际社会得到彰显。作为国际社会的大都市上海,却天天好无人道的抓好人,这能称得上国际大都市吗?

市长先生,我记得有一句歌词唱道:了解真相是得救的希望。市长先生,你被我们尊称为市长先生维护正义难道不是你的责任吗?不爱士兵的将军不是一个好将军,同理,不爱市民的市长不是一个好市长!老师常对班干部说,要对自己所做的职位负责,要对得起同学和老师的信任,更要符合所坐的职位!所以,我希望,市长你能担起这个责任,为被冤枉的善良人讨回一个属于他们原有的一个安静的修炼环境,不要再让更多的人流离失所,不要让悲剧每天上演。

一个十四岁的初中生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

一、以“安全”的名义使非法迫害正当化 世博会被用作加重迫害法轮功的工具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甫一结束,上海世博会即成为中共的工作重心之一。中共大肆挥霍人民的血汗钱伪造繁华景象,一方面大肆宣传所谓的“成功奥运,精彩世博”,另一方面以“确保平安世博”的名义,监控绑架善良民众、制造拆迁冤案、迫害维权人士,尤以法轮功为迫害重点。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三日,中共上海市委提出所谓“四个确保”。担任过著名黑狱——上海市提篮桥监狱监狱长、长期掌管上海政法委系统迫害法轮功的原上海市委副书记刘耘耕,再次窜到前台,叫嚣要以中共的所谓“法制”(全面迫害政策)优先保障“世博”的筹办。之后五天,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八日,“世博倒计时500天”之际,中共上海各级机构,特别是暴力机构,包括伪民间组织“上海市反邪教协会”等等,纷纷着手制定二零零九年“消除”和“化解”不稳定因素计划,保世博筹备。

二零零九年初和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周永康等分赴上海亲自指挥。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中共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部长杨焕宁“在全国政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的讲话”中,把“严密防范、严厉打击”法轮功作为六项重点工作之一。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日至十五日,周永康专程赴上海和作为“环沪护城河”的浙江嘉兴、江苏昆山等地督战。

(一)上海市法轮功学员大量遭抓捕

自二零零九年起,以举办世博会为由,在上海市“610办公室”(中共专司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具体操控下,上海市各区县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了有预谋、有组织、大规模的绑架。从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据不完全统计,已有九十二起一百二十四名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或劫持到洗脑班强制洗脑,一些家庭全家人都修炼法轮功,甚至全家人都遭绑架。

例如:二零零九年三月,上海市公安系统等暴力机构即着手全面迫害,浦东地区开始大量的对法轮功学员“上门访问”,一位交警支队长告诉他的法轮功亲戚说:连交警都接到通知,要盘查搜查与法轮功有关的人员和资料。突破中共得严密信息封锁,该月传出七起(九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案件。

中共上海当局还利诱民众参与迫害法轮功。例如,杨浦区和浦东区都抛出诱饵:抓住一个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奖一万元,提供线索奖两百元,上交一份法轮功真相资料奖五元。

(二)“610办公室”要求居民监控法轮功学员

上海市“610办公室”直接参与所谓的“世博会维稳”,它要求相关人员和不明真相的民众对记录在案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二十四小时的全方位监控,还要求各个小区上报疑似法轮功学员的人,也予以便监控,一直到世博会结束。

二零一零年上半年,上海部份地区的居委会工作人员被上海市“610办公室”叫到区里开会,给他们放中共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展示从法轮功学员那里抢劫来的所谓“证据”,并让他们假意接近各地区法轮功学员,监视他们的日常行动,如法轮功学员去“世博会”,叫居委人跟他们一起去。还给他们每人一个上面印有“反×教办公室”字样的信封,里面装了一百元人民币。

上海市各区县法轮功学员,尤以浦东新区为甚,普遍被所在地居委会骚扰(所谓“访问”),让法轮功学员配合当地居委会,在世博会期间尽量不要外出,如有事要外出最好先给他们打一下招呼,并说他们也没有办法,他们也要吃饭,希望能给予理解配合。静安区“610办公室”和居委会(曹家渡街道综合治理办公室)还总是逼问所管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对参加世博会的态度。

据了解,上海世博会期间有几个指定日不允许法轮功学员进入参观,主要是中共党魁及国际政要视察以及“法轮功敏感日”等,如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五、二十九日,五月一、二、三、十三日,十月一日至七日及十月二十五日至十月三十一日、闭幕式等,这期间“610”、派出所、街道、居委联合对所管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实行一级(或二级)安保,要求每日二十四小时监控。

另外内部规定,法轮功学员参观世博会要有专人(户籍警等)“陪同”(其实就是监视),现在上海各区户籍警都在与管辖区的法轮功学员接触,特别了解是否去参观世博会,去参观的具体日期等。从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五日至十一月十五日,警察不得休假(据悉中共打算把世博会延长到十一月十五日结束)。

例如: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九日起,徐汇区有学员被街道“610”综治办及派出所户籍警派人二十四小时在门口轮流“值班”监视,期间还有“领导”视察、布置。

例如:闸北区七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喻培英, 四月十八日起即被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起来了,不管喻培英走到哪里,恶人就跟到哪里,甚至有一次对她说:“你要买什么东西,我们代你去买。”老人家反问他:“我要洗澡你能代吗?”这些恶人就一直跟到了洗澡、理发一条龙服务店里,骚扰工作人员,要查找老人,明事理的工作人员拒绝了他们:“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结果这些人又去叫来了一个恶警,对工作人员亮出了警察证,之后,工作人员只能同情的看着白发苍苍、个头小小(身高不到一米五十)的喻培英老人在三个高高大大的邪恶之徒的监视下慢慢的离去。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九年,喻培英遭到几十次的绑架和非法刑拘,二零零一年五月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零年小女儿李玮聆蒙冤狱八年,二零零三年大女儿李玮红被迫害致死。她的老伴在无数次的惊吓中,得了严重的心力衰竭和糖尿病并发症,经常送医院抢救,每当居委会通知要开始“监控”了,老人就发病一次。这次世博会, 她老伴老人知道喻培英又被监控后又一次的倒在地上,当小女儿赶到家里,老人家双手颤抖的拉着女儿说:“我怕,我怕你们再出事啊……”

(三)“严密”回访

中共上海当局对上海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严密”回访。凡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被登记的法轮功学员,如果现在人在上海,户口所在地的“610办公室”、公安局、派出所、街道里委都要对本人进行“接见”,哪怕你的家乡与上海远隔十万八千里都要召回进行表态。如果在限定时间内不去当地“报到”的,户口所在地的邪党组织将逼着亲人去上海将人领回,世博会举办的五个月中将被扣押在当地。

许多基层的“610”、公安局、派出所、街道里委的工作人员,经过了十年多的风风雨雨,他们大多也都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对这维持到今天的迫害也怨声载道。

(四)中共上海市当局胁迫全社会参与迫害

中共利用其全面社会控制体系,实施“全民性”的迫害法轮功。在申办、筹办及举办过程中,上海当局各级政府、机构,直至社区,都不同程度的以不同形式参与了对法轮功的污蔑、攻击和迫害。

例如,上海市崇明县“610办公室”主任沈超及副主任俞建平,二零零七年命令全县的三轮车棚上都写着“崇尚科学,反对邪教”的标语,直到二零零八年十月左右才换下;二零零八年主办“迎世博,讲文明,崇尚科学,反对邪教” 的演出,其中充满邪恶谎言,大肆对法轮功造谣,毒害当地民众。二零零八年七月,还非法抓捕、关押崇明中学一位修炼法轮功的王姓教师,并恐吓其家属,并私设洗脑班企图强制“转化”。俞建平在办洗脑班班期间,还坐飞机到该法轮功学员老家,伙同当地“610”,骚扰该法轮功学员父母(也修炼法轮功)。此外,二零零八年和二零零九年,沈超、俞建平等还向县教育局施压,多次下发污蔑法轮功强制学生参与迫害的“文件”,并亲自到学校做邪恶的“反邪教讲座”。

例如:上海崇明政府网发布的“2009年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要点中”,赤裸裸的表示要“严厉打击‘法轮功’”,“单位内无‘法轮功’习练者”。长宁、闵行、虹口、崇明、松江等区开展所谓“防范法轮功干扰破坏世博会”宣讲会、故事演讲会等,大肆毒害世人。长宁、闵行等区在“世博会安全保卫群防群治工作”方案中,将防范、抵制法轮功作为重点。

例如:航头镇2009年9月18日下发的“航府(2009)78号”文件“航头镇世博会安全保卫群防群治工作实施意见”中第二条“重点工作具体项目”,第四是“世博安保” 反邪教宣讲活动,要求:有效防范法轮功针对2010年世博会的干扰破坏活动,教育广大干部群众进一步增强防范意识,自觉抵制法轮功的现实破坏,宣讲覆盖面力争达到100%。

例如:上海世博会并没有什么“志愿者”,所谓在车站上站着戴袖章值勤的人,一个小时十元酬劳,在新村里的一个小时六至八元,老太太们都抢着做。还有,每个单位都要抽调人、车到马路上值班,这个费用是单位负责,中共说是“政治任务”。

此外,一些恶人还设计圈套,企图挑起事端、迫害法轮功。例如,上海市徐汇区天平街道一位女性法轮功学员,约六十七岁,中学退休教师,家住永康路142弄9号1楼。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上午十点左右,一群恶人冲到她家,把她家房门外的塑钢玻璃拉门砸翻在地,门上的玻璃被砸的粉碎,恶人口出狂言,十分嚣张,要那位法轮功学员出来,企图挑起事端。老人一眼就看出了这些恶人的阴谋,对于他们的挑衅行为不予理睬,体现了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之心。恶人看到他们的阴谋不能得逞,就在法轮功学员的房门口骂骂咧咧,东砸西敲,一直骚扰到下午三、四点钟。下午四点多钟,有关机构沉不住了,区“610”、街道综治办、户籍警及派出所等有关人员找上门来,法轮功学员指着地上的玻璃碴子叫他们看,他们轻描淡写的说是邻里关系,企图以此搪塞过去,掩盖他们的邪恶目的。试问,如果背后没有人指使,这些恶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开搞打砸抢吗?在背后暗中指使,挑起群众斗群众,是中共迫害民众的惯用手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些人来了之后不但不制止邪恶,反而要求法轮功学员怎么做怎么做,他们安的什么心呢?

(五)周边地区法轮功学员也受到当局骚扰

上海世博会的安保级别堪比北京奥运会。中共在与上海地域相连的浙江、江苏两省,构建所谓“环沪护城河”。上海周边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也被以世博会的名义遭到了所在地区中共当局的骚扰,甚至绑架,说是“上面”要求这些城市的法轮功学员不准去上海。

例如,二零一零年三月,杭州西湖区辖属街道综治防范办借上海世博会安保名义打电话给辖区内的有关法轮功学员,要求所谓的表态、保证,不然就上区组织的安保培训班(即洗脑班)。

例如,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湖南郴州永兴法轮功学员李甲菊、许华文夫妇在家中被郴州“610”、永兴县公安国保、派出所等十余人绑架到永兴县看守所,并被非法抄家,家中大量大法书籍被抢走。绑架的理由是怀疑他夫妇两人要到上海去看“世博会”。

此外,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曝光借上海世博,610密发“宣讲提纲”攻击法轮功。明慧网获得一份中共“机密”文件,该文件以“宣讲提纲”为题,七页纸,该文件抬头标明“机密”“内部资料、不得上网”字样。以下是其中的三页。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据悉,此机密文件已通过“610”组织传给大陆各地。地方“610”组织,如河北迁西县“610”办公室此次发布的机密文件,题为“中共迁西县委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做好上海世博会期间防控工作的通知”。

二、部份绑架、诬判案例

(一)原上海交大教师遭绑架、逼供 亲人被剥夺探视权

郭小军,男,原上海交通大学信息学院优秀青年教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被上海市政法委、国保、“610”指使的宝山国保秘密绑架,被关押在宝山看守所。其间遭恶警刑讯逼供,郭妻徐女士多次去宝山公安分局要人,被国保、“610”人员非法拒见。

由于恶警在数月的所谓侦察阶段找不到郭小军任何犯罪“证据”,以至于被检察院退回“补充侦察”。为了罗织罪名,宝山分局国保、“610”不法之徒对郭小军刑讯逼供和精神恐吓。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至十九日连续二十四个小时提审郭,不让他片刻休息,其间谩骂凌辱,人性泯灭。当时,郭小军聘请的北京梁小军律师,被北京政法委问话施压,被迫解除跟郭小军的委托关系,此后上海恶警更加肆无忌惮地迫害郭小军,试图迫使郭熬刑不过,屈打成招。

郭小军被绑架后,妻子、年幼的儿子顿失依靠,凄苦无着。郭小军远在河南焦作市的年迈父母及兄弟也奔波来沪,一家老小前去宝山分局要人。上海宝山分局不法警察一度极度嚣张,威胁利诱,并指使大量便衣非法跟踪、拍照他们。

自梁小军律师被上海邪党人员耍手段逼走之后,郭的远在河南焦作博爱县的父母、大哥、弟弟等亲人都至今被威胁、骚扰。郭小军的哥哥、弟弟两人都在焦作市博爱县邮电局工作,受上海及当地中共恶徒指使,县邮电局头头迫使他们俩不要管同胞兄弟郭小军的事,否则再去要人,工作就危险了。郭小军的年迈父母伤心欲绝,不法之徒把他们堵在河南焦作市寨豁乡老家家中,不允许老人出门。(详见【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

(二)上海宝山区应志明一家三口遭绑架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海宝山区法轮功学员应志明一家三口遭宝山公安分局国保处的杨跃飞、陈克赟、仇峰等警察绑架,三人被宝山区检察院非法批捕,现非法关押在位于宝山区月罗公路2101号的宝山区看守所。应志明全家都是法轮功学员。如今,这善良的一家人正面临中共上海宝山区法院的非法审判。

应志明,五十多岁,家住宝山区湄浦路218弄22号501室,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大孝子,特别是修炼法轮功后,他不计付出,任劳任怨,数年如一日,悉心照顾病中的八十岁老父,亲人朋友对他赞不绝口。但是这么一个人人赞许的好人,却被上海宝山“610”组织的邪徒和流氓警察们多次迫害,至少三次非法关押他,上门骚扰,跟踪盯梢,威胁恐吓,直接绑架。

儿子应业奇,三十岁左右,修炼大法多年,和善宽厚,亲人朋友都对他赞扬有加。然而这么个好小伙子,十年来没有过上几天安稳日子,原因只是他坚持“真、善、忍”信仰不愿放弃,在中共的警察和恶人们不断地骚扰和迫害下,他已二次被绑架到上海青浦洗脑班,精神和身体遭受严重摧残。

应志明的妻子张秀芳在几年来丈夫和儿子多次被迫害的情况下,非常痛苦,过着一般人难以想象的生活,这次也蒙冤狱。

在应志明一家三口被绑架的两个月之后,应志明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再也经不住这连连的打击,在抑郁忧愤和对儿子的痛苦思念中悲伤离世。好端端的一个家庭,就因为对“真、善、忍“的坚信,就因为不接受中共邪党的洗脑迫害,被中共邪徒和恶警们肆意蹂躏折磨,中共又制造了一幕家破人亡的惨剧。

(三)上海杨浦区杨金淼一家三口被劫持 父女遭诬判

因信仰法轮大法而生活幸福的上海一家人,被中共迫害得骨肉分离。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父亲杨金淼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者构陷,恶警在非法抄家时将家中的两个女儿一同绑架。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一日,中共人员操控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无视正义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对父亲杨金淼及小女儿杨海蓉各诬判三年零六个月。大女儿杨海燕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杨金淼今年七十岁,上海市杨浦区档案局退休职工;大女儿杨海燕,上海行家事业有限公司职员;三十五岁的小女儿杨海蓉,原是上海市城市设计研究院浦东分院职员。

家属聘请的北京律师唐吉田及黑龙江律师韦良月等四位辩护律师在法庭上指出:法轮功学员的行为并未触犯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轮功学员同样享有我国宪法所保障的信仰自由、言论、出版自由等权利。即:无论法轮功学员制作和散发了多少真相资料,都是在行使自己的权利,并不构成任何犯罪。而法轮功学员散发真相资料的行为也不符合“刑法”第三百条规定的“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客体、主观方面、客观方面的法定构成要件,当然不构成犯罪。

律师指出: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没有任何一个规定将法轮功确定为×教。杨金淼及杨海蓉所信仰的法轮功不是×教,仅这一点,用“刑法”第三百条判决杨金淼父女,就一定是错误的。

四位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多次被浦东新区法院法官石耀辉无理阻止打断。中共法庭人员无视法律,仍诬判杨金淼父女各三年零六个月。

(四)上海徐汇区香港籍李耀华、张轶博母女遭非法判刑

香港籍法轮功学员李耀华与女儿张轶博,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在上海徐汇区被非法抓捕,只是因为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徐汇区法院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对她们进行非法判刑,所谓的审判长是徐汇区法院朱锡伟,公诉人是徐汇区检察院徐震辉。

李耀华与女儿张轶博分别被非法判刑3年半及1年半,非法宣判时,李耀华由于在关押中无法正常学法炼功,旧病复发,病情恶化,已无法站立。一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张勤,被非法判刑五年,他在法庭上面对迫害,仍高喊“法轮大法好”。

李耀华本有脊椎S型弯曲等多种疾病,因修炼大法,使全身病痛都消失了。但被非法关押后,现发展到坐骨神经和颈脊疾病,进食出现呕吐,血压上升到200,心绞痛,于今年三月初被送往医院急救,她九十一岁的老父数度向公检法要求取保候审均未果。李耀华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任教的儿子张轶渊曾数次打电话给公诉人徐震辉,反映她母亲的身体状况,按现行的法律经医院检查过后,确认病情严重可允保外就医,但徐震辉却说:“医院说了不算,做决定的是我们。”李耀华的家属也曾多次打电话给法官朱锡伟,得到的回应皆是:“一切依法办理”。(详见【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

(五)上海普陀区退休女教师黄振亚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九年二月,上海退休女教师黄振亚遭绑架后,随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黄振亚曾于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被逼做奴工,被强制洗脑,身心受尽折磨,如今又被普陀“六一零”非法劳教一年,知情的人都说:现在的公安管不了贪污腐败,只会抓好人,这是什么世道!

黄振亚,五十九岁,上海普陀区第二业余大学退休女教师,修炼法轮功已十多年。黄振亚在单位工作时极其认真负责,一丝不苟,受到学生、同事的一致好评。黄振亚单身未婚,家住上海市普陀区白兰新村19号104室。黄振亚的父亲已是八十五岁高龄了,身患糖尿病等多种疾病,平时都是靠女儿黄振亚照顾生活。女儿突然又遭迫害,使年迈的父亲愤怒而又伤心,想不通为什么女儿因为修炼强身健体、提高道德的功法要被抓坐牢?女儿的品行在当今社会已是相当少见,她为人和蔼、心地善良,平时安分守己又非常照顾家庭,在单位、家庭、社区生活方方面面经常帮助别人而不求回报,也从不与人争高低,邻里关系非常和睦。

二零零九年二月中旬,因被人告密出卖,普陀区白玉派出所指使人用诱骗方式将她骗到某地点然后绑架,并非法抄家,抄走家里的电脑等私人物品。上海普陀区参与迫害的公安国保处不法人员是张春阳、翟立兵,电话:021-62441195转国保办公室,地址上海市大渡河路1895号,邮编:200333.(详见【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五日】)

(六)曾陷冤狱八年 上海徐汇区江勇再遭绑架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居住在上海徐汇区常熟路163弄24号的法轮功学员江勇,再次被徐汇国保警察和田林派出所警察绑架,现被劫持在徐汇看守所。江勇曾于2001年被非法冤判八年,在狱中遭酷刑折磨,二零零九年出狱后曾被恶警绑架,此次再遭劫持。

江勇,男,四十二岁,二零零一年一月初,被徐汇区湖南路派出所绑架,当时正处严寒季节,警察为了得到所谓的成绩与提升,把江勇的衣服全部扒光用冷水从头往下浇,同时打开空调对江勇吹冷风,还用电警棍对他进行电击。在这样的严酷的环境中连续审讯八天左右。后江勇被徐汇区法院重判八年,关押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

在提篮桥监狱他抵制迫害,不穿囚衣,不背监规,不做奴工。恶警把他单独关在单间禁闭,他照样学法炼功。在关押期间,恶警对江勇使尽了一切酷刑,耍尽了一切流氓手段。有一次,恶警同时用六七根电棍电击他,致使他身上多处被电焦,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于是江勇用绝食来抗议中共的迫害,二零零九年一月出狱时已皮包骨头。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江勇又被徐汇分局田林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徐汇看守所,他绝食抗议,一个月后被取保候审回家。谁知到了十二月三十日警察再次上门绑架了江勇。此次绑架的有湖南路派出所延庆社区片警、田林派出所警察、徐汇国保警察及延庆居委会干部。

随着上海世博会的临近,上海这个所谓国际化大都市的人权状况也愈加恶化,像江勇这样坚持信仰的善良公民成了中共迫害的对象。

(七)上海长宁区国保匪警非法劫持张英 蓄意构陷

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下午,上海市长宁区公安分局的国保警察王珏、魏理光等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英、并指使陈英(女)、朱奉明、钱俊等警察,把张英的双手反铐悬空吊起实施酷刑,张英多次被折磨昏死,被送到上海市监狱总医院抢救。

张英的父母(八十岁)多次去上海长宁公安分局和信访处,要求处理刑讯逼供事件、无罪释放张英,都遭长宁警方无赖推托和无理拒绝、并声称要将张英送检察院起诉。无奈之下,二位老人只能坐到长宁分局门口等女儿回家。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张英家属委托的北京律师在上海监狱医院会见了张英。辩护律师说:“在上海市监狱医院,当时见到张英的时候,她是被别人搀扶着和我会见的,自己不能独立行走,身体极度虚弱。根据中国的法律,现在是公安侦察阶段。因为张英谈到她被刑讯逼供了,所以我已经代为控告了,而且九月三十号,公安局那边通知我,张英已经被批捕。之后,我们律师也为张英申请取保,但是公安局没有批。”

这是张英第四次遭绑架。在张英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长宁看守所也不做体检,凭国保警察魏理光的一句话,就违法收押张英。张英的公婆质问他们:为何无故抓人、抄家,有何证据?恶警杨颖竟公然称:“先抓人是为了审查,证据总会有的。”

张英,三十九岁,家住上海宝山区南大路210弄13号502室。她性格直爽、为人热情真诚、乐于助人。中共邪党十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深重的苦难。张英的丈夫蓝兵被非法判刑十年,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被迫害的双目几近失明,刚刚回家才几个月。这对夫妻自新婚后即遭迫害,历经了聚少离多的八年分离,如今好不容易团聚了,又横遭迫害,被迫分离。

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 地址:威宁路201号 邮编:200051

电话(总机):021-62906290×局长周正

国保处匪警王珏和魏理光的办公室直线电话:021- 23039443 、021-23039461;总机电话:021-62906290×39443分机、×39461分机。王珏手机:13061996102(详见【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日】)

(八)上海杨浦区周贤文被劫持洗脑 九旬母亲无人照顾

上海杨浦区法轮功学员周贤文,女,五十多岁,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上旬被当地不法警察骗至派出所绑架到青浦洗脑班迫害,使九十岁的老母没人照顾。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平凉路派出所构陷她发放真相传单,说探头里面有她的身影,当即抄家、绑架。十月二十八日在家人的配合下,周贤文正念闯出拘留所。出来后,平凉派出所不断派人骚扰,致使家中九十岁的老母精神极度紧张,大小便失禁。十一月上旬,平凉路派出所又将周贤文骗至派出所签什么“遵纪守法,做一个合格的公民”,直接劫持到洗脑班非法迫害。

周贤文曾于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晚,遭杨浦分局八名恶警绑架,恶警当时没有任何证据,周贤文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随后转移至青浦洗脑班进一步迫害。

参加迫害的杨浦区平凉派出所,位于龙江路2号,电话021-65898693;平凉路街道办事处,位于吉林路1号,电话021-65417900;杨浦区“610”,电话13052477425。

(九)上海杨浦区韩春燕被劫持到“上海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号,上海杨浦地区法轮功学员韩春燕被骗到上海青浦洗脑班(对外宣称是“上海法制培训中心”),遭迫害。

韩春燕曾经被两次非法劳教,先后非法关押五年之久。二零零九年十月中旬,杨浦区“610” 刘姓主任骗其谈话后,见韩春燕对大法依然坚定,就派人去家里抓人。韩的母亲八十多岁了在医院里,韩春燕去给母亲洗澡,恶人打电话骗其丈夫说有急事,让其丈夫带路,在医院里便将韩绑架到青浦洗脑班。

上海杨浦区仁和君居委会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起,就从来没有停过。二零零八年韩春燕冤狱期满回家后,仁和君居委会和当地的片警就对韩春燕经常进行电话骚扰、有时上门骚扰、还不时地强迫她去片警和居委会那里汇报思想情况。

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仁和君居委会,电话:021-65511697
居委会书记:毛起祥。
石伟(音),职务不详。
总支办:张慧(手机13816539280)。

(十)上海普陀区李文娟、钟怡君横遭绑架

李文娟、钟怡君都是六十多岁的妇女。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李文娟去钟怡君家时,被上海普陀区公安分局不法警察、“610”不法人员绑架。而且不法警察还上门绑架了她的丈夫、女婿,将其女婿非法关押。三位亲人同时被迫害,使她刚怀孕的女儿受惊吓而流产。

两位老人都已是数次被非法关押迫害了。李文娟体弱的丈夫被拘禁一天一夜后发病住院。为抗议迫害,李文娟以年过六旬的瘦弱之躯绝食反迫害,身体非常虚弱,但上海普陀“610”至今不肯放人,并且非法逮捕图谋进一步迫害。

李文娟家住上海市普陀区子长小区39号,曾是原仪表局所属一零一厂的工会副主席,年轻时就有严重的腰痛病、风湿病,长年受病痛的折磨,苦不堪言。为解决自己的病痛,她自学过西医、中医,也试着练过许多气功,但都不见效果。一九九七年的一天,她偶然得到法轮大法的书籍,看完一遍,她发现那就是她一直要找的,书中所叙述的法理非常符合她的人生理想,从此她按书中所要求的“真、善、忍”做人处事,非但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遇到别人发生困难,她都尽力相助。神奇的是,李文娟学炼法轮功不久,多种疾病都不治而愈,她庆幸自己得到了万年不遇的高德大法。

然而就是这样一门教人向善、帮人祛病健身的好功法,却在一九九九年夏天被中共当局无理镇压、迫害。李文娟由于坚持信仰、坚持修炼,于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二年年间被多次关押进洗脑班强制洗脑,她每次都抱着善意,坦诚的向工作人员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最后都堂堂正正的回家。

钟怡君,长春人,是上海贝尔公司的退休职工;在家她多年如一日的照顾孝敬婆婆、关心帮助家人;在外她和蔼可亲,邻里朋友都赞扬尊敬她。

(十一)回家仅四个月 上海普陀区杨曼晔再遭绑架

杨曼晔,女,大学毕业,家住普陀区双山路55弄12号,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多,被普陀区国保、“610”人员以谈话为名骗出家门,随后就被绑架,据说送进洗脑班,可至今家人都没接到书面通知。

这是杨曼晔第四次遭邪党绑架。家人找到派出所要人,派出所推诿是普陀国保所为,家人又找国保,可又找不到人,于是家人又到街道法制信访办,可接待的街道法制主任王某竟然说杨曼晔在取保候审阶段,国保、“610”是可以这样做的,还说:你如果不服可以去告,要知道告也是没有用的。

几年来,杨曼晔屡遭中共迫害。2001年1月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普陀区不法人员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普陀区看守所九个月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后被监狱加刑九个月,在上海市松江女子监狱被迫长时间奴工劳动,体力不支,致使她膝盖摔成粉碎性骨折,两次手术。中共邪党用阴险毒辣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澡用水等;还有关禁闭、灌食、捆绑、加刑。杨曼晔出狱后不到半年,在二零零六年一月,在普陀区华池路讲真相时再一次被非法抄家、非法关押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六月六日上午,杨曼晔被当地中共十几个不法份子砸门闯入强行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普陀区看守所一个月。

这次相隔仅四个月又一次遭迫害,给杨曼晔的公公、婆婆、丈夫和儿子的心灵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婆婆年近八旬,动过大手术,并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现在还要照料孙子,真是力不从心。对媳妇被迫害,老人心里非常难过,为此长吁短叹,寝食难安,天天盼着媳妇早日回家。在此呼吁社会各界人士关注、帮助。

参与绑架的普陀公安国保、610主要人员:邬菊伟,周春阳,姚树林
主管局长:李伟军 陈××:13611963791
甘泉街道610主要人员:徐德芳(女)
甘泉派出所 片警:陈洪军 沪太路1000号(回民中学边,临时) 电话:021-22048270

(十二)上海普陀区新学员张懿受迫害

上海普陀区大法新学员张懿,女,三十二岁,在二零零七年一月开始修习法轮功,在短短的两年内多次受到中共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二月,张懿又被非法关押一整天,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当地小区的居民都是见证人,当着众人的面,将只穿着睡衣、拖鞋的她强行拖出去。参与迫害的人有子长居委会顾书记、街道“610”徐德芳、社区恶警王惠中等人。

后普陀区甘泉派出所、街道“610”、居委会等又通知她的家人说三月一日要将她关到洗脑班去,还说是上头的命令,不可改变。

张懿至今没有工作,独自一人带着一个三周岁的女儿生活,光托儿所的费用是每月一千多,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张懿的女儿仅只有一岁。父母年老有病,不能很好的照顾孩子,他们自己还有孙子需要照顾。

如今在张懿的前夫不肯领养女儿的情况下,普陀区街道“610”、居委会、甘泉派出所仍然要将她关押到洗脑班去,而张懿的父母根本没有经济能力和精力去抚养他们的外孙女,并且在长期的被迫害和恐吓中,他们生活的十分困苦。张懿的母亲一直患有慢性肾盂肾炎,服药二十余年,张懿的父亲腿脚不便,不适合于干重活,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普陀区甘泉派出所王惠中、街道“610”、居委会等人依然不停止对她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张懿在杨浦区唐山路讲真相,散发真相光盘和传单,被杨浦派出所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上海青浦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当时杨浦派出所对张懿进行非法抄家,没收了打印机、电脑等私人物品。从劳教所出来后,居委会、街道“610”,当地甘泉派出所从未停止过对张懿及她家人的迫害,一直上门骚扰恐吓,特别对她的父亲一直是骚扰不断。张懿家的电话,她本人的手机也被非法监听监控。(详见【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

(十四)上海普陀区七十八岁独居老妇遭“610”劫持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三十分,家住上海市普陀区清涧二村的独居老人任秋玲刚刚起床,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惊起,跑出来一开门,发现居委会治保主任符仁珍和民警蒋建中带着一帮“610”恶警冲进屋来,几个恶警说:跟我们到派出所走一趟,把事情说一说。任秋玲老人说:“我刚起来,衣服还没有穿好,为什么要跟你们走?”

恶警二话不说拉着老人就走,把她从二楼拖下来,然后推进停在下面的警车,旁边还有二辆黑色小车。接下来,留在屋里的恶警就在没有家人在场的情况下,私自非法抄家。恶警把家里的电脑、打印机、手机、书籍等物品全部都抄走,这些都是他儿子邓国平几个月前出国去澳洲时留下来的私人物品。抄家的时候连空白信封,私人通讯录,还有她儿子出国前,在去年给市政府、市公安局、信访办写的要求政府给予出国护照,使自己和分开四年的妻子团聚的信件和相关政府部门的回信也全部给抄走。

任秋玲老人被带到真光派出所后,又被带到在北石路的区公安分局。恶警“610”接着就开始非法审问:“你是否去过铜川路的一个炼法轮功的人的家里,是否从那里拿过真相资料。”老人说:“我不知道他们是谁,我不认识你说的人。我在家里学炼法轮大法,你们凭什么来抓我,国家有没有法律。为什么我炼大法做好人都不能做了。”

后来,来了一个市“610”的头子,男,将近六十岁,脸又黑又长,脑壳扁平,凶狠的威胁道:“我要把你在家观察一年,你到外地去必须事先告诉我们,这次考虑你年纪大,罚款二千元。”老人说:“你们抄走我家的东西,要给我收据,你们拿了我的钱也要给我收据。”这个“610”头子说:“收据过二天给你。”(但一个星期过去后,什么收据都没有。)“610”又问你是怎么学的法轮功,老人说:“我零四年得了脑梗,舌头嘴都歪了,眼光都呆滞了。我儿子就叫我炼法轮功,结果我几个月以后就恢复了健康。这么好的功法还不让我炼吗?我在家里炼功影响到谁了。”

当老人问这个市“610”头子“你叫什么名字”时,那人心虚地说:“我可不敢告诉你,让你们法轮功把我名字曝光啊。”显然,这些人心里太明白自己干的事情多么见不得人,却还要昧着良心干坏事,死心塌地跟邪党走。

从早上到晚上,恶警轮番非法审问,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放回家,中间没有让老人合眼睡过觉,老人被折磨得精疲力竭,差点导致生命危险。

对一个这样的七十八岁在家独居的,没有多少社会活动能力的老人,邪党也要花费那么人力、物力,当作一个“政治任务”来完成,当作自己一个可怕的阶级敌人来对待,可想而知,它自己是多么脆弱,多么不得民心,多么害怕世间的任何正义力量存在。(详见【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三日】)

(十四)上海嘉定区孟繁珍、谢珩母子惨遭迫害 家破人亡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上海嘉定区江桥镇华江支路600弄67号101室的孟繁珍母子再次遭迫害,现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嘉定区看守所内。

六十岁的孟繁珍,新疆退休回沪,一九九八年走上修炼法轮功的道路。她是个心直口快是个直言的好人,自学炼法轮功后觉得受益非浅,就介绍给丈夫谢贤泰和长子谢珩。谢贤泰在一家公司上班,原有胆囊炎经常发病,给工作带来一定的困难,自从修炼后病魔奇迹般的消失不治而愈。(注:谢贤泰因母子俩人这些年不断被迫害,心劳成疾离开人世。)

二零零零年十月,孟繁珍与谢珩去北京上访,还没找到信访部门人就被绑架了,当时孟繁珍被治安拘留五天,五天回家后被街道辞退失去了工作。谢珩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江苏大丰。谢珩劳教刚回家,母亲孟繁珍又被抓劳教两年。孟繁珍第二次的被劳教原因只是与朋友讲了几句真心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自焚是假的。”在两年的非法劳教期间,不断受中共邪恶之徒的强制洗脑,一直关押在五楼“法轮功专管大队”遭受迫害。每天强迫观看大量虚假新闻,还要不断写思想汇报,把一个信仰“真、善、忍”真理的好人推向谎话连篇的万恶边缘。在此情况下,她的丈夫谢贤泰无法承受家庭如此巨大的精神刺激,在孟繁珍回家后不久离开人世。

出生于一九七三年的谢珩,二零零三年九月再一次被诱骗出单位,被绑架,家中惨遭了非法抄家。为了寻找证据,恶人使用诱供,逼供,威胁的手段,在二天三夜里不让谢珩睡觉、不给吃饭、轮番进行逼供,谢贤泰也被绑架到派出所去录口供,并威胁说:“窝藏罪证是要坐牢的”。家中不修炼的小儿子谢珅也被绑架去,进行恐吓。谢珩不修炼的弟弟被关押一天一夜,当时为得到取保候审交了三千元保证金才获得自由。谢珩关押后被判刑四年六个月。

谢珩获得自由不久的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晚上,上海嘉定区江桥镇派出所所长赵某带了十几个人冲到孟繁珍家里,以检查为名不出示搜查证进行非法搜查,抄走了书籍与照片。接着把孟繁珍和其儿子谢珩绑架到派出所,嘉定区“610”蔡某还非法胁迫孟繁珍和谢珩保证在奥运期间出江桥地区就要汇报。

参与过迫害的单位及个人:

谢珩所属嘉城居委会 电话:021--39111243
江桥派出所:电话:021--59144585
直接管辖谢珩家的朱警察手机:13301779800
上海市嘉定区看守所,地址:嘉娄黑鱼桥 电话:021--59529290、
所长殷志伟、葛中琪、蒋建平
副书记陈红霞(女)
嘉定610办地址:上海嘉定区塔城路885号
嘉定610恶人:朱培华(手机:13122331202)、王敏

(十五)上海南汇区匪警绑架于双女士 两幼女失母爱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上海市南汇区航头镇派出所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于双,非法关押在南汇区刑警队(国保大队)。于双的两个女儿,一个才六个月,一个三岁,顿失母爱。

于双,女,三十多岁,籍贯丹东,她曾经患先天性心脏病、乙型肝炎,身体状况不好,十六岁时曾经做过心脏手术。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她的身体神奇的康复。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市从事医疗工作,后因不愿意接受灰色收入而转行自己开服装店。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于双在自己的服装店里给世人讲真相被告密,被上海市南汇区航头镇派出所恶警绑架,恶警随后非法搜查服装店,搜走电脑等物品,随后将她的服装店非法查封。

于双家属为她聘请当地律师,律师开始同意为于双进行辩护,后迫于当地邪党公、检、法等部门的压力而放弃,并且退回先期收取的四千元定金。

上海市航头镇派出所所长电话:021-58221291;值班室:021-58225110
上海市南汇区国保电话:021-58021808转68525(详见【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七日】)

(十六)上海闵行区法轮功学员邓志君被非法抓捕简况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闵行区“610”指使闵行区国保和金都派出所警察协同居委会到法轮功学员邓志君(男,三十二岁)家进行非法抄家与抓捕。邓志君家的法轮功书籍、用于工作的电脑和打印机全部被非法抄走。邓志君被非法关押在闵行区看守所。同时,其妻王敏慧也在公司被非法抓捕至闵行区金都派出所。后经发现王敏慧已有身孕才没被非法关押。

邓志君与王敏慧夫妇同属外地来沪工作。由于经济不景气,邓志君失去工作近一年,好不容易学会点新手艺,加上王敏慧怀孕的喜讯,眼见生活开始有点起色就被摧残。现王敏慧一人独居上海无人照顾,心力憔悴,盼其夫早日回家照顾。

三、上海洗脑班、劳教所、监狱等黑窝加大了迫害力度

二零零九年以来,为配合日益临近的世博,中共更加强制遭劫持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上海市洗脑班、劳教所、监狱等黑窝都同时加大了迫害力度。以下为部份案例。

(一)上海话剧中心汤为民被上海女子劳教所迫害致神志不清

上海徐汇区法轮功学员汤为民,四十岁,原上海话剧中心艺术档案室主任,她父亲原是上海画院副院长(已故)。汤为民是个心地善良、为人朴实、工作积极、很诚实的一个人。只因修炼法轮功,为了更多的人得知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不辞劳苦地把真相讲给周围的世人。然而,这样一个好人,却几次被关押、洗脑、精神迫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汤为民被非法关进上海青浦劳教所,经常被关小房间,遭受精神折磨,可能被施以药物迫害。从劳教所出来,汤为民一直神志不清,身体极度虚弱,象一个废人。单位不接受,上面强迫单位接受,现长病假在家。(详见【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

(二)上海法轮功学员周斌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又遭毒打

上海法轮功学员周斌二零零一年无辜被重判十二年,关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其间迫害不断,曾被打断锁骨、鼻梁、打坏睾丸。由于他坚定修炼大法,二零零九年上半年又被打伤眼睛、肋骨等部位,呼吸胸部疼痛。他的八十多岁老父亲很担忧他,请世界人权组织和正义人士关注他的生命安全。

(三)上海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柏根娣

法轮功学员柏根娣被劫持在上海女子监狱受迫害。由于她坚持信仰,天天处于被恶警、犯人监控下,不准在洗漱间洗漱、洗衣服、洗澡等,不准去厕所如厕,只准许在监舍被监视下用痰盂大、小便,几年来一直如此。柏根娣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恶警与包夹用布条勒住嘴,如此连续迫害多日。当柏根娣被迫害致使血压达二百多时,恶警仍不顾一切地继续迫害她,并经常开大会对她进行诋毁。

附录

(一)二零零九年上海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七十六起,约一百零五人)

1. 2月8日,闸北区刘贵珍被绑架送青浦洗脑班。

2. 2月9日,普陀区卢秀丽被上海恶警绑架。

3. 2月9日,青浦区练塘镇的马春妹被淡淡恶警绑架送洗脑班。

4. 2月10日,闸北区李根娣在买菜时被绑架送青浦洗脑班。

5. 2月10日左右,住长宁区姚虹东路259弄的祝丽菊被绑架。

6. 2月12日,浦东南汇王春燕被当地恶警绑架送南汇看守所。

7. 2月中旬,长宁区曹琼芝被绑架并抄家后送长宁看守所。

8. 3月10日,住徐汇区乐山路的罗伟、池波夫妻被金山区恶警绑架送金山看守所。

9. 3月中旬,卢湾区的王家瑛被上海恶警绑架。

10. 3月17日,浦东高桥陆玲娣、黄桂珍被浦东凌桥派出所恶警绑架至浦东看守所。

11. 3月17日上午,杨浦区的胡凌根被上海803刑警绑架并抄家。

12. 3月17日上午,杨浦区的徐永芳被上海恶警非法抓捕。

13. 3月22日晚,浦东的顾群珠被从家中绑架,次日凌晨两处住房被抄家。

14. 3月28日,宝山区的葛永贞被虹口恶警绑架送虹口看守所。

15. 4月初(约)静安区某业余工大电脑老师王真(音)因发手机短信被恶警绑架。

16. 4月6日,徐汇康健公园中一位老年女法轮功弟子被绑架到康健派出所。

17. 4月13日上午9时,徐汇区的徐林妹被国安从家中绑架带走。

18. 4月22日左右,二医大退休教师黎舒琴被绑架并送劳教一年。

19. 4月25日,宝山区宝钢三村钱玉华被7名恶警恶徒上门绑架抄家后送宝山看守所

20. 4月25日,宝山区应志明、张秀芳和应业奇一家三口被绑架抄家后送宝山看守所。

21. 4月末,徐汇的李桂芳失踪,疑被非法上海恶警绑架。

22. 5月5日前后,闵行七宝的徐建星和一位倪姓法轮功弟子被上海恶警绑架。

23. 5月8日上午,浦东三林的夏志英买菜时被绑架送洗脑班。

24. 5月18日,浦东南汇的张福仙被当地恶警绑架送南汇看守所。

25. 5月21日,嘉定法轮功弟子丁桃珍(音)被南翔派出所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26. 5月21日前后,浦东有8位法轮功弟子被绑架送洗脑班迫害。

27. 5月25日,过老太和她的两个妹妹过月芬、过月芳遭普陀恶警上门绑架,并被分别抄家后送看守所。

28. 5月25日,普陀恶警绑架了应钰并非法抄家后送普陀看守所。

29. 5月25日,嘉定江桥的孟繁珍、谢珩母子再遭当地恶警绑架并送嘉定看守所。

30. 5月25日,普陀的汪仁香被上海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上海铁路看守所。

31. 5月25日,普陀区78岁的女性法轮功弟子任秋玲被上海恶警绑架。

32. 6月4日 ,徐汇恶警分别绑架了李耀华、张轶搏母女和张勤共三位法轮功弟子关入徐汇看守所。

33. 6月4日 住浦东区卢玉之(50岁)、叶莺(21岁)被恶警(据了解是徐汇区的)绑架。

34. 6月5日,陈新丽(女,60多岁,四川绵阳人)在上海贴真相不干胶时被绑架,至今无消息。

35. 6月初,闵行区浦江镇的杜医生(女,50多岁)上海市区讲真相时被恶警绑架。

36. 6月6日,普陀区卢秀丽被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普陀看守所。

37. 6月6日,普陀区杨曼晔被当地恶警绑架并非法关押到普陀看守所。

38. 6月6日,普陀区区李文娟和女婿候亚刚被恶警上门绑架并关押到看守所。

39. 6月6日,普陀区陆美英,钟姓女弟子,小余被恶警绑架并非法关押。

40. 6月6日,卢湾区70岁的女法轮功弟子权英(独居)被上海恶警绑架关入看守所

41. 6月6、7日,住普陀子长小区的钟怡君(女,60多岁,老家长春)被恶警绑架。

42. 6月12日,徐汇区法轮功弟子江勇被上海恶人和恶警绑架。

43. 6月16日下午,松江区九亭乡法轮功弟子徐亚芳因讲真相被恶警恶人绑架抄家。

44. 6月18日,卢湾区的黄迺维被恶警绑架并抄家,这是黄迺维第三次被劫持。

45. 6月22日左右,在上海中山北路中山桥附近,一名法轮功弟子被绑架。

46. 6月30日,在上海中山北路中山桥附近,一名法轮功弟子被绑架。

47. 7月13日,上海裘小云在上海被绑架。

48. 7月14日下午2点半左右,宾志芬、高惠霞在鲁迅公园讲被恶警非法绑架,被劫入虹口看守所

49. 、7月14日早上6点,上海浦东黄冈派出所纠集国保大队十几个恶警强行闯入王磊(男,三十岁,安徽人)住所非法抄家。王磊被非法关押在浦东张江看守所。

50. 7月16日左右,上海七宝地区法轮功学员贺美云被恶警绑架。

51. 7月17日下午,上海长宁区家住新华路的退休教师徐汉明(66岁)在家中被长宁“六一零”、公安分局恶警绑架,被劫入长宁区看守所。恶警搜走了大量私人物品。

52. 7月20日下午4点到5点之间,湖南省长沙市法轮功学员张耀莉(46岁)在其上海工作的办公室被上海市公安、国安局邪恶警察数人(约5人以上)劫持。

53. 7月23日晚上,上海浦东法轮功学员陆根涛、陆爱春、陆爱荣、陆根涛、沙奇珍、金建群被浦东新区610绑架,被劫入张江看守所。

54. 7月24日下午6点,上海女法轮功学员于双在其所开的童装店内被上海市南汇区航头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并抄家,被恶警非法关押在南汇刑警支队(即国保大队)。

55. 7月31日,上海市杨浦区法轮功学员劳晓明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殷行路杨浦看守所内。

56. 8月3日,上海法轮功学员刘东芸(女,33岁)在上海市火车站派出所遭绑架,被关押在上海闸北区看守所。

57. 8月18日下午三点,上海浦东三林派出所及“六一零”闯入三林安居小区58号谢亚珍家,绑架了谢亚珍、林丽丽、林丽琴和李宝英四位法轮功学员。

58. 8月20日上午,佳木斯法轮功学员范淑云在上海被浦东区派出所恶警绑架。

59. 9月8日上午,家住闸北区共和新路法轮功学员王鸣芳,遭市国安、610绑架,直送青浦洗脑班。

60. 9月15日,家住上海杨浦区政民路的韩春燕(女,50岁左右),被上海江湾镇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杨浦区看守所。

61. 9月17日,上海桂林地区的法轮功学员杨爱花被跟踪绑架。

62. 9月18日,沈福新在上海沪东北小区被不法人员绑架。

63. 9月28日,邓志君在家中遭遇闵行区金都派出所的非法抄家和绑架。

64. 9月底,家住上海大渡河路的孙志峰被绑架。

65. 10月2日,上海侯慧芳(64岁)在北新泾被长宁区恶警绑架到长宁区看守所。

66. 10月2日下午,家住上海市浦东新区潍坊一村的林美娟(女,40岁),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

67. 10月22日,家住上海长宁区延安西路的李红珍(女)被长宁公安分局国保处恶警王珏等人绑架至上海青浦的法制学校。

68. 10月23日上午,上海普陀区杨曼晔被甘泉派出所上门绑架至洗脑班。

69. 11月1日,家住上海市嘉定区安亭镇紫荆四村的法轮功学员陈琴芳在到菜场买菜时被绑架。

70. 11月12日前后,家住徐汇区大上海国际花园的徐承华(70多岁)在大卖场被恶警绑架。

71. 11月上旬,上海杨浦区法轮功学员周贤文,女,五十多岁,被当地恶警骗至平凉路派出所绑架到青浦洗脑班迫害,家中90岁的老母没人照顾。

72. 11月,上海徐汇区法轮功学员郭月珠被非法关押。

73. 11月,上海嘉定区陈琴芳遭诬陷,被绑架到昆山曹安派出所。

74. 12月3日上午,上海市普陀区法轮功学员王月在家中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

75. 12月11日,上海金山区杨金娥(女,约50多岁)被金山区国保恶人绑架,现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76. 12月,上海市静安区万航度路661弄5号楼法轮功学员周雅敏失踪。

(二)二零一零年上海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统计(截止至四月二十日,十五起,约十九人)

1. 1月7日17时左右,原上海交通大学教师郭小军遭到宝山区公安分局610绑架。

2. 1月上旬,居住在普陀区桃浦镇真建新村的张菊英失踪。

3. 1月14日,黑龙江哈尔滨到上海打工的法轮功学员苏海石被上海青浦区恶警绑架。

4. 2月2日,上海金山区葛肖天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5. 2月5日,家住上海市闸北区闻喜路的法轮功学员解红珠(属彭浦街道930弄居委会)在家中被非法抓捕至洗脑班进行迫害。

6. 3月,上海中山公园地区法轮功学员陈斌、翁存玉被绑架。

7. 3月17日,家住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杨路的许凤宝(女,60岁),在金桥公园(属浦兴街道辖区)被恶人诬陷,遭浦兴派出所绑架。户籍所在地金杨街道、金杨派出所、居委会配合。

8. 3月24日上午,上海奉贤区“610”人员和平安派出所等多名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王永彬家,非法抄家,并将其抓走,王永彬被非法关押在奉贤区看守所。

9. 3月25日,上海法轮功学员蔡玉芬(或芳),女,约56岁,家住上海市徐汇区建国西路太原路附近,被警察绑架。

10. 3月30日,上海石化地区法轮功学员赵根妹被公安局金山区分局国保人员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金山看守所。

11. 4月8日,上海浦东新区唐镇小四村法轮功学员张凤群(女,58岁)和同村法轮功学员奚正红(女,61岁)在大弯车站被恶人诬陷,遭王港派出所恶警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浦东张江看守所。

12. 4月9日,上海浦东新区家住合庆庆丰村的法轮功学员俩姐妹吴云度(女,68岁)、吴新度(女,66岁)被祝桥镇派出所恶警绑架。现被非法关押于南汇看守所。

13. 4月13日,上海法轮功学员王益瑾,被崇明610直接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崇明610恶人以要挟其女儿,哄骗王益瑾出来见面的方式进行了绑架。

14. 4月14日17点30分在上海工作的锦州法轮功学员杨亮在上海家中时被(警察、社区及房主谎称查户口)将其非法拘押,其男友(庞凯,未修炼法轮功)也于当晚19点至20点回家时被非法拘押,另有一名张月荣法轮功学员(锦州人)于15日凌晨1点在上海家中被非法拘捕。

15. 4月15日上午,多名上海长宁公安分局国保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何冰钢所在的电脑公司将其带走,至今未归。上海法轮功学员何冰钢,现约30多岁,复旦大学计算机硕士研究生,家住长宁区仙霞路,曾于2000年11月22日遭上海市徐汇区公安局非法逮捕,2001年9月29日遭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诬判 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