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亲历者谈感受(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记者华清采访报导)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叫《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在文章中,何祚庥污蔑炼法轮功会使人得精神病,并将明显违背法轮功原则的表现归罪在法轮功头上。许多法轮功学员感到如果不能澄清事实,不但修炼者的合法炼功权利会受到威胁,炼功群众还可能被别有用心的政客硬拉入肮脏的政治斗争中去,于是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和平上访,由始至终秩序井然,没有喧哗,没有标语和口号。国务院总理接见并妥善处理后,法轮功学员平静离开。此事件后来被江××歪曲并用为借口,对法轮功进行了长达十年多的残酷迫害。

当年在上海杜邦公司工作的法轮功学员邓国平先生,当时作为驻厂代表被委派到北京的一家合资厂“北京杜邦-大源非织造有限公司"工作。他和太太一起亲身参与了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的上访。以下是记者采访邓先生的片断简摘:


法轮功学员邓国平先生和太太

记者:作为“四•二五”的亲历者,请谈一下你当时的感受?

邓先生:“四•二五”这件事是我终生难忘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感受到这件事的意义。但说实在的,在当时我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觉得那天那么多人,大家那么善良、平和,对政府那么信任。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已经修炼法轮功三年了,修炼以后思想和行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人都是抱着善意。即使被人冤枉了,我都不会去恨别人,而是找自己有什么做的不好,更多地同情和理解别人,更多地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而在我们修炼的学员之间更是充满了祥和、美好,所以“四•二五”那天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只不过这天是我们大法弟子那种修炼后升华的境界在社会中一种集体的体现而已。

记者:那天是谁组织你们去中南海集体上访的?

邓先生:其实我们哪有什么组织啊。那天几万人都是从四面八方来的,彼此都不认识,都是我们自觉的行动,完全是修炼大法后人思想境界提升后的最自然的行为。我们从无(组织)中来,而回到无(组织)中去。比如:那天,我和我太太离开的比较晚,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们做什么,我们就把地上的垃圾包括警察丢下的烟头都尽量捡干净。我看到周围的许多其他法轮功学员也在做同样的事,大家没有人感到这有什么特殊,就和家里脏了,要扫一下地那么自然。还有,我们站的一整天中,没有哪个人发什么正式的书面通知,我们应该做这个做那个,没有这些。中间我离开几次买东西和上厕所,因为人太多,大家都很有次序地排着队,为了减少上厕所,就尽量少喝水。到了晚上九点左右,靠近中南海西门的人传过来话,是一个一个传话过来,说已经见到领导人,天津已经放人,他们过二天会继续和领导人谈,今天大家都回去。于是大家都相信我们已经有人见到中央领导人了,都相信这些领导人经过了解后会明白我们是好人,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大家的心那么纯净,那么善,每个法轮功学员对四面八方赶到这里来的、从没有见过面的其他法轮功学员,彼此之间那么信任;我们对当时的中央领导人都充满着信任和善意。

记者:当时的一些报导说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精神,真是感天动地。也有人说,法轮功太有组织纪律性了,比军队还厉害,当然会使当权者非常担忧会不会对它有威胁。你认为是这样吗?

邓先生:如果这个社会都是这样的好人,对他人、对政府都这样充满善意,那对统治者说不是天大的好事吗?还怕好人多吗?

可是共产党还是选择了迫害,“四•二五”和平上访事件也经常在邪党媒体上被刻意歪曲,暗示民众如果共产党不迫害法轮功,局面就不可收拾,社会就会乱。而许多民众在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都相信了其一面之词。

其实共产党对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非常清楚,完全了解这是一群好人。为什么要迫害?在《九评共产党》一书中阐述的非常清楚。除了江泽民妒嫉心极强、心胸狭窄的原因外,还有共产党本质的原因,这里只引用《九评共产党》中的一段话:

法轮功倡导“真”,这包括说真话、做真事。而中共却一直依靠谎言洗脑。如果人人讲真话,民众就会知道中共原来是靠投靠苏联、杀人、绑架、逃跑、种鸦片、假抗日等等起家,“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建政之后又在历次运动中欠下累累血债,这对中共来说简直是末日临头。法轮功倡导“善”,包括遇事考虑他人,与人为善。而共产党一直提倡“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中共的模范英雄雷锋说“对待敌人要象严冬一样冷酷无情”。其实中共不但对敌如此,对待自己人也好不到哪儿去。中共的开国元老、元帅,包括国家主席都受到过毫不留情的批斗、毒打和酷刑。对于“阶级敌人”的屠杀则更令人发指。如果“善”在社会上占据上风,那些以“恶”为基础的暴政和群众运动就无法出现。

也就是说,共产党的赖以生存的“哲学”与法轮功的教导是截然对立的。这是共产党要迫害法轮功的本质原因。“四•二五”只是它迫害的借口,没有“四•二五”共产党也要以其它借口来迫害。

记者:你觉得为什么当时很多中国人相信了邪党的造谣宣传?

邓先生:这是因为现在的中国社会,中共有意识地对民众进行了几十年的党文化洗脑,让人思想扭曲。人和人关系太紧张,没有诚信,都不会轻易地相信别人,很多人把人都看成是自私的,人的行为必然是为了自己的。他们不相信法轮功学员有那么高尚。共产党利用这种心理,在刻意的引导下使很多人就信了邪党的一套宣传。人就这样不自觉地落入了共产党宣传的圈套中。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对法轮功迫害后,至今已经将近十一年了,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残酷迫害,包括我自己被非法劳教二年,我们为了什么,为了告诉世人法轮功是好的,我们是无辜的,我们信仰“真、善、忍”没有错。这十一年中已经掌握确凿证据的有名有姓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三千三百多人,流离失所的、失去工作的、家庭破碎的、老人因家人修炼法轮功受警察恐吓而去世的更是比比皆是。可以说在中国只要你修炼法轮功,在中共的迫害下,各种不幸就随之而来。如果人们在“四.二五”发生后不相信法轮功人有这么好,那么在以后的十一年中,可以说法轮功学员在用自己的生命维护自己做好人的权利,告诉那些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好人的人,法轮功学员就是在做一个好人。我觉得当初对“四.二五”法轮功学员持怀疑态度的人也该好好反思了,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一群最可贵的好人。

“四.二五”是当权者和民众和平对话与解决矛盾的最好的范例,如果中共当初不迫害法轮功,而是从“四.二五”中看到法轮功修炼者的理念和行为准则给社会带来希望,能让一个信仰团体在这个社会中自由生存,中共今天也不会面临这么大的生存危机。但共产党其邪恶的本性决定了它还是选择与“真、善、忍”为敌,错过了一次给它树立统治者形象、得人心的绝好机会,从而走向不归之路。现在表面上法轮功团体在中国还在遭受共产党的残酷迫害,但自古以来“邪不压正”, “四.二五”将永为历史记载,成为光照千古的人类道德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