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见证的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我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共恶党非法劳教了两次。第一次是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二年,那时劳教所非法关押着很多法轮功学员。那时好多学员上了邪党的当,从而向邪党妥协。而劳教所为了营造个春风化雨的假相,所以那时劳教所里整天莺歌燕舞,生活相对以前改善了很多。当然坚定的大法弟子还是承受了很多。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见证的迫害

从二零零二年七八月开始随着法轮功学员的减少,劳教所的三个迫害法轮功的中队合为了两个,可能由于原来中队的队长李筠比较善良,加上长期接触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所以不愿对法轮功学员严格管理,更主要的原因是有几个被迫“转化”了的学员认识到“转化”是错误的,就写了严正声明,在劳教所叫“反弹”。这样的事对劳教所是最严重的事。为了防止更多的“反弹”,劳教所做出了合队并且更换队长的决定。

这个新来的队长就是劳教所教育课的李麒科长。她个子不高,脸上有很多麻点。她一上任就显示她“管理”的不一样。她给法轮功学员训话,她把法轮功与“一贯道”连在一起,她说,尽管你们这些人老实本份,心地善良,但是关在这里就是“犯了法”,她不会象前任队长对我们那样仁慈。她要我们不要忘记了自己“劳教人员”的身份暗示我们在前任队长那里过的太宽松。她要从新整治,叫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坐在坝子里,不许到处走,规定只上两次厕所,然后就是军训。在炎炎的烈日下,不管年龄大小的法轮功学员都要去走队列,由劳教所的护卫队人员训练。简直就象训练正规部队一样,根本不考虑老年人的实际情况。一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不愿意配合,于是被李麒安排的吸毒人员拖出去,由两名吸毒人员在两边拉着这名学员的手,叫这名学员单着脚飞快的跑,不跑就挨打。那些警察坐的远远的。听见法轮功学员被毒打的惨叫声也假装没听见,有一次打凶了,学员就喊,“打人了,打人了!”这个李麒队长就跑上去,大声吼,“谁打你了?!谁打你了?!”明目张胆纵容吸毒犯打人,而且还包庇吸毒犯。

这个李队长还在会上告诉学员,说等二零零二年下半年的中央什么会结束,对法轮功的打压会升级,到那时不“转化”的学员就没有现在好过了,从而在学员中制造恐怖气氛,也为她想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找到合理的借口。不久我就回家了。后来听比我后出来的学员说,自从中央的什么会开了之后,李麒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升级了,坚定的大法弟子都被关小间,不准睡觉,被吸毒犯折磨。一些原来没有转化的大法弟子承受不了也被迫都转化了。这是我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所了解到的一些情况。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见证的迫害

超时奴工和毒打

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十日我再次被非法劳教。这次我所见证的劳教所就是赤裸裸的迫害了。我被关在出了名的张小芳中队。那时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整个中队是地狱,每天白天坐在院子里火辣辣的太阳底下选猪毛,不准东张西望,时不时的有干部和吸毒犯的骂人声,晚上匆匆吃完饭,就搬进七中队的楼房,所有的人被赶到二楼的走廊继续干活,在昏暗的灯光下钩花和选猪毛。总有选不完的猪毛和钩不完的花。期间打骂声和交货领货的声音交错着,每晚要做到十二点或更晚才准睡觉。但经常为了赶货通宵达旦的干活,甚至三天三夜不睡觉的赶货,我刚进去不几天就遇到通宵达旦的赶选猪毛,一砣一砣的猪毛拿在手上选,选了一个又一个,总也选不完,手已经拿不动猪毛了,可那个警官还假惺惺的问我们习不习惯,并且这其中还不断的夹杂着吸毒犯对一个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打骂,不让她解手。吸毒犯不时的拿一块猪毛打向那位学员,我们却无能为力。门是锁着的,吸毒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了,其实这些本来都是受恶警们的指使,让她们这么干的。

张小芳来了更恶毒,那时张小芳由于私欲被邪恶所利用,简直变态发狂,经常拿脚踢学员,用剪刀乱剪学员的头发,有一次发狂把一位学员的耳朵都剪出血了。一位五十多岁的学员承受不了想逃离这黑窝,被毒打,然后被关小间,让她天天蹲在地上,一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从进这个黑窝,恶警为了逼迫她放弃修炼,每天从凌晨五点起床就叫她蹲在床边的地上,一直蹲到第二天凌晨三点才准她上床睡一会儿觉,并且双手也是反铐在头上方的床杆上。每天包夹她的吸毒犯可以随意打骂她,用烟头烫她。但她为了信仰都坚持了下来。她一直被逼蹲了两个多月吧,直到七中队解体(因为太臭名昭著了,到了最后是法轮功学员与吸毒犯连起来告她,很多人都签了名,而且出去的法轮功学员与吸毒犯都揭露她。劳教所只得把七中队解体了。)

用迷惑手段实施转化

然后是合并到迫害大法弟子的八中队。八中队的队长是李麒,与法轮功打了两三年的交道,她可能也认识到法轮功并不是她当初的认为是什么“一贯道”了,而且要真的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真的很难,如果完全使用强制与暴力,七中队张小芳最后的结局是导致全体学员的反抗。李麒知道如何既让法轮功学员转化,又不引起对立,她可能也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了,但是为了名利,她心甘情愿的干下去。

与两年前不一样的是,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她首先把中队营造的象家一样。当你走进‘新’七中队的大门,沿楼梯而上时,看到两边摆的是盆栽花草,到了二楼走廊,摆着电视和沙发,真的很温馨,而且干部们也笑眯眯的,对你说到了七中队就是回了家。那位在张小芳中队被逼蹲两个多月的学员放出小间后,简直骨瘦如柴,双脚很长时间都是麻木的。并且双腿全是乌黑的。由于上厕所不方便,穿的裤子全是尿臭的。这个李队长看了,不知是假的还是真的,还流下了泪水,但是这一幕却欺骗了一些法轮功学员,让一些法轮功学员真的迷惑了。一些在七中队那么苦的环境下都坚定的走过来的学员,其中包括那位被蹲两个月的学员都走向了转化。所以法轮功学员当经历了恐怖暴力环境之后来到表面宽松的环境之后,意志却容易垮下来。邪恶就是利用这一点毁了大法弟子的。

在这个中队,有一个“初转室”,就是刚刚放弃修炼的学员住的地方,当然里面住着干部很信任的邪悟者。也是被干部长期考验的,说起法轮功的坏话比干部还厉害的邪悟者。她们也真的认为转化是正确的。所以在转化其他学员方面比谁都卖力,还美其名曰救人。她们也都转入佛教。在那种环境中我久而久之也糊涂了。看起了佛教的书,甚至还干了坏事。不过我一直都是使干部不放心的学员。干部为了稳定环境,或许也是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少,为了做后备工作,就把一些法轮功学员分批下到生产中队。

超时奴工,残酷剥削

其实在这个七中队,劳动时间也是很长。因为这时的劳教所已经完全演变成剥削劳教人员的生产加工厂。在七中队,不管老年人还是青年人,每天都是从早上七点左右吃了饭就开始干活一直要干到晚上十点到十一点左右。有时为赶货,做到凌晨一点左右也是有的。当然法轮功中队也是劳教所装门面的地方,一到了有外面的人来检查,就叫我们把所有的床铺铺上劳教所专门发的被套、毯子,还要折成部队那样的豆腐块。然后我们穿上劳教所的教服,坐到中队为了装门面而设置的教室里面听一些警官“讲课”。但是在那些严管室里一些坚定的大法弟子却被迫害着,特别是不配合的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特别多。

大概是二零零五年的四月我们一批法轮功学员被下到生产中队四中队见证了生产中队对劳教学员的残酷剥削。每天都要劳动二十小时左右那时是做手工布做的动物。每天都要完成很多数量,完不成就加班,有时加到凌晨三四点。有一次为了赶一批货,不知几天几夜没睡觉了,由于劳累加上疲倦几乎一躺下就不知会睡多久。一些劳教学员向干部提出睡一个小时才做的下去。可是这个小小的要求都不能被满足,最后在一再请求下被允许睡了半个小时。有一次我们也没完成任务(当然那些任务我们几乎都是完不成的),已经晚上十二点了我们要求上楼睡觉,被干部拒绝了并且把我们锁在干活的作坊。这样我们罢工在作坊睡觉,期间我们也去找那位年轻的值班队长。因为年轻,还没被劳教所污染严重,但她仍不敢放我们去睡觉,她说如果她放了我们去睡觉,生产总量没完成或者低于上一天值班的干部,她会交不了差,还会因此被其他的队长排挤。心狠的队长通过延长时间剥削学员的劳动力创造高产量,会得到劳教所的重用。如果仁慈的队长产量提不上去,这个队长的位置可能就保不住。所以劳教所的干部在这种机制下会逐渐变的心狠手辣。

有一个叫李静(音)的吸毒犯,开始总是欺负善良的就法轮功学员,但是却遭遇到恶警的毒打。倒不是因为她欺负法轮功而被毒打,是因为生产任务确实完不成,她就顶撞邪恶的杨队长。杨队长一气之下把李静叫进办公室,几个警察按住李静用电棍把她毒打了一顿,把她打的走不动路,她天天要求见所长,可是她无法见到。护卫队的人就在中队门外,听到她大声的呼叫,也当没听见。因为护卫队队长和这个中队的队长是亲兄妹。其实所长还不是维护干部们,他怎么可能去维护一个劳教人员的利益呢?这个李静最后也豁出去了,她每天就在中队大声骂共产党及那些打她的警察们。但是那些警察们反而不敢说什么了。因为把人已打成那样了。在这个中队是经常发生打人的事都是强者欺负弱者或者警察打学员。因为这个中队本身就叫魔鬼中队。后来实在不象样了就是劳动的时间太长了,有一段时间学员一个一个的昏倒而到医院医治,引起了注意,隔壁中队的干部在悄悄的观察这个中队,这时劳教所才不得不假装晚上叫护卫队巡逻,规定早点睡觉,但是好象也没起多大作用。因为都是官官相护嘛。

中共体制下的劳教所把人变成鬼

两次非法劳教,我们真正体会到共产党体制的邪恶,共产党体制下的劳教所的邪恶。这样的体制是把人变成鬼。那些原来比较纯真善良的刚从学校毕业的学生到了劳教所工作,刚开始或许还满腔热情,时间一久,就变的狡猾,冷漠,甚至残忍。那些吸毒犯或其他犯人,本来是到劳教所改过自新的,可是在劳教所完全成了被残酷剥削劳动力的工人,工作时间最长可达连续几天几夜。更残忍的是这些普犯还被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劳教所使那些普犯原来已经变坏的基础上变的更坏,变的是非不分。可以为了缩短自己的教期无恶不作,这样也就把她们推上了被毁灭的命运。而法轮功学员,好多在承受不了严酷对待的情况下被迫说假话,承受着良心的折磨……

由于水平有限还没完全写出那里的邪恶,在楠木寺劳教所经历过的其他同修也可写出自己的经历来补充。文章里提到的一些干部只是写出事实,大法弟子是修慈悲的,发自内心的还是希望她们醒悟,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包括那个幕后指挥的李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