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传播真相 朱亚萍屡遭迫害 家人离散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安图县妇女朱亚萍,因修炼法轮功,向人们讲法轮功真相,十年来遭到当地中共警察长期骚扰,两次被非法劳教,丈夫被迫与她离婚。

朱亚萍,女,五十一岁,家住吉林省安图县二道白河镇,一九九九年开始学法轮功,炼功后无病一身轻。朱亚萍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因学炼法轮功做好人,遭到江氏一伙流氓集团多次迫害。被非法劳教两次,共三年,还曾被劫持到洗脑班,拘留、警察上门骚扰是经常的事。在这十多年里,没过过几天安稳日子。家人承受不了这种精神上的痛苦,就这样一个好好的家被迫拆散。朱亚萍独自一人靠打工维持生活。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五日下午,朱亚萍与一法轮功学员在路上被白河林业公安局两便衣警察硬拉上警车,绑架到公安局。随后一帮警察抄家翻东西,抢走大法书、经文和炼功带。当时,白河林业公安局政保科长于庆一、二道公安分局站前派出所,姓陈的所长等人合伙轮班对她进行逼供,三天三夜不让睡觉、不准喝水、吃饭、上厕所,逼问真相资料来源,不说就采取打、骂等手段,最后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五千元押金。

朱亚萍回家没几天,在二月二十二日,派出所所长陈某把朱亚萍与另两位法轮功学员骗到安图县公安局,随即转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恶劣环境里,朱亚萍身体开始发高烧,在身体臀部长了一个像鹅蛋大的包,不能起床,上不了厕所,十二天没吃东西,在疼痛难忍中被关押二十五天。放人那天,安图县政保科科长于学逼着必须在保证书上签字、交二百五十元钱生活费,要不就不放人。二道公安分局扣押金三千元(经办人,二道分局陈姓所长),不让上北京,至今未还。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六日、安图县“六一零”办洗脑班,主管政保科郑书记等人。放诽谤大法录像,看完逼着写体会,不准写法轮功好,还跑步训练,上厕所有人监视。朱亚萍姐姐被绑架去,不能起床,口吐着血,警察也不放过。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六日,朱亚萍去抚松县露水河二中看孩子,在边上住宅区送真相资料,遭人诬告。朱亚萍被露水河镇公安局警察绑架,刑讯逼供,被打,被铐铐子,手铐卡到肉里出血。男警察用膝盖顶住她的胸口,令她上不来气,还拽着头发使劲撞打,逼她伸着胳膊半蹲,不准直腿,不准弯腰,动一点就踢。晚上戴手铐脚镣铐在老虎凳一宿,四个警察看着。第二天被警察劫持到抚松县看守所,关押九十八天后被送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强迫奴役劳动。

零三年朱亚萍出狱后,二道公安分局警察还不放过她,多次打电话上门骚扰,强行照相、按手印、出门逼请假。还经常找朱亚萍孩子的父亲看着朱亚萍,对他的工作和孩子的升学施加压力,孩子的父亲承受不了这种日子,被迫与朱亚萍离婚。

零三年四月十五日,安图县二道公安分局长为首的领着三伙人,同时进行非法搜查朱亚萍和两个姐姐的家,原因是发现街上有真相资料。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九日下午五点多钟,延边公安局,安图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刑警队联合出动十几辆车,把朱亚萍姐妹的家全部包围,进行非法搜查,抓人、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真相资料、摩托车充电器、新唐人电视台接收器,全部抄走,将九十岁高龄的老母亲一人丢在家中,连夜把朱亚萍姐妹劫持到安图县公安局。警察自己编假材料、自己签字,然后将朱亚萍非法劳教两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