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女所一大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六日】辽宁沈阳市马三家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未停止过,我在女所一大队被非法教养两年,亲眼见证了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邪恶程度令人发指,现将其揭露如下:

2008年6月,马三家教养院举办了一次演讲比赛,当一名被迫放弃修炼的学员站在台上大肆诬蔑法轮功时,一大队数名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顿时整个礼堂凝固了,恶警一时乱了阵脚,比赛一时停止。接着,礼堂又响起了法轮功学员的喊声。恶警们蜂拥而至,围着这几名法轮功学员不叫她们喊,可别处又喊了起来。警察动用暴力,才使比赛继续。赛后,一大队法轮功学员张国珍、王海英、腾世云等被上大挂几个小时,(大挂,就是让人把手和脚用手铐挂在两张床上,摆出各种姿势)致使她们的手和脚几个月都不能动弹。

2008年10月,一大队法轮功学员集体不往考核本上签字,因为法轮功没有罪,法轮功学员也不是犯人,狱警有什么资格考核我们呢?他们从院里调来几十名男警,殴打我们,集体上大挂。王春英、庐琳上大挂数十个小时,齐振红上大挂两天两夜,之后齐振红开始浑身抽搐,走路摇摇摆摆,以至精神失常,谁都不认识了。

2008年11月,法轮功学员刘振玲因干活的事情,被一大队一分队队长王户云叫到库房进行殴打,胳膊粗的大棍子硬给打成了两截,刘振玲的脸被打的肿的象馒头一样。张国珍因为拒绝往考核本上签字,被一大队一分队队长管琳等殴打一个小时左右,打的整张脸都脱了相,认不出来本人了。

2009年8月,赵淑琴因为拒绝佩带胸卡,被一大队大队长张春光打了二十多个嘴巴,打的赵淑琴昏迷不醒,醒来之后就不会说话了,行动象小孩一样,不能受到惊吓。就是这样,一大队几个队长轮番找她谈话、恐吓威胁。

2009年9月的一天,赵淑琴突然被一大队大队长李明玉、张春光、周谦叫出去,赵淑琴不去,她们叫普通犯人给拉到办公室,三个人一起打她,撕心裂肺的哭声持续一个小时,赵淑琴回来后,坐着发呆,哭了一天。

2009年10月,一大队换了三个大队长,她们是王艳平、尤然、张宇、她们比李明玉、张春光、周谦行恶有过之而无不及。

腾世云因为干活时盘腿,被大队长王艳平叫去谈话,腾世云说:“盘腿不违法,没错。”王艳平叫嚣道:“你这个老东西,你怎么不得高血压死了呢!”腾世云因为干活盘腿被大队长王艳平加期一个月,张国珍也因为干活时盘腿被加期五天。

马三家教养院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在非睡觉时间内闭眼睛,腾世云说:“闭眼睛为什么不让,闭眼睛不违法,那是修炼中的一个状态,法轮大法好”因为这一句话被加期五天。

法轮功学员庐琳因为拒绝参加劳动,不佩戴胸卡,被上了两天大挂,后因为绝食又被灌食,又上大挂,还逼着她写所谓“三书”(即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等),还被加期一个月。

法轮功学员章伟迪,因为拒绝在“考核”上签字,被队长管琳和靳小芮拉到库房殴打。靳小芮掐住她的脖子,管琳捂住她的嘴,管琳掴她嘴巴。还有一次也是因为她不签“考核”,被队长打的精神失常,目光呆滞,报数都不会报了,过两天才缓过来。

章伟迪在劳动时摔了一跤,胳膊摔折了,被强行拉到医院打了石膏,几个月后去检查,骨头缝一点也没愈合。马三家教养院和医生串通后,强行又把石膏拿下,强迫她去劳动。现在她胳膊肿的象馒头一样,已经变形了。

希望大家收集马三家恶警的有关电话、家庭信息以及照片,将这些恶警及恶行公布给马三家所在的城市——沈阳的民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