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四二五 不同的台湾清华校庆(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二零一零年台湾清华大学在台建校五十四周年校庆活动适逢四月二十五日,这天正是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万人和平大上访十一周年。清华大学校园内的法轮功功法展示让民众感受到功法的优美、平和;腰鼓队振奋人心的表演,让中共诬蔑性的造谣宣传更显得薄弱、不攻自破。


法轮功学员展示第五套功法,优美平和

腰鼓队精神抖擞 鼓声振奋人心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五日的早上,法轮功学员受邀在台湾清华大学的校庆表演,新竹与苗栗的部份法轮功学员为了展示修炼法轮功的美好,一早即来到清大校园。当“法轮大法好”的音乐响起,腰鼓队成员各个精神抖擞地跟着节奏打起腰鼓,在校园内游行表演,阵阵鼓声和充满喜气的音乐吸引民众的目光。人们纷纷拿起相机拍下表演画面,也为清大校庆园游会增添不少欢愉的气氛。


腰鼓队在清大校园内游行,各个精神抖擞

在知名网通公司服务,并于清大就读EMBA(高阶经营管理硕士班)的吴小姐趁着难得的好天气,特地带着父母远从屏东一起到新竹参加校庆活动。吴小姐的侄女目不转睛地盯着腰鼓队的表演,并且手舞足蹈起来。“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健康、很有活力,很有朝气。”这是吴小姐看到腰鼓队表演后的第一印象。腰鼓为中国汉族民间舞,法轮功学员因推崇中华正统文化而成立腰鼓队。基本动作有鼓槌挽花、队形变化、跳跃击打、分组对打等多种形式,除了展现传统艺术之美,更显现腰鼓阵之生动活泼、气势磅礴。吴小姐表示,腰鼓队的表演让她感觉很好,不明白中共为什么要禁止修炼法轮功。


小朋友看了腰鼓队的表演,开心地拍着小手

在校庆园游会场摆摊的郑老板,看腰鼓队表演看得入神,都忘了对来往的人流叫卖。郑老板开心地表示,他非常喜欢腰鼓队的表演,看完后觉得心情很好,非常振奋。“我觉得他们很团结,动作都很一致,尤其金黄色的服装很出色,非常漂亮。”

法轮功功法展示,校园最美的一景

在校园的另一头,新竹法轮功学员沿着湖畔表演五套功法,形成庄严的功法“长城”。曾任远东化纤厂厂长的郑先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壮观的展示以及完整的法轮功功法表演,优美、祥和的炼功动作和悦耳的炼功音乐使他驻足许久,拿着相机猛拍。郑先生:“一路走过来看到这些法轮功学员在表演,每一个气色都那么好,感觉很好。加油!”


新竹部份法轮功学员沿着湖畔表演法轮功五套功法

功法表演的队伍里,从国小二、三年级的小学生到七、八十岁的老人家都有。修炼法轮功已经十二年的宋女士表示,法轮大法已经弘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与地区,不分年龄和种族,任何人都可以修炼。“今天大家愿意利用假日到这里来表演功法,都是因为在大法当中亲身受益,所以也希望能够告诉所有的人,修炼法轮功真的是对身心、对家庭、对社会都是有帮助的。”

新学员:法轮大法为我开启另一扇门

目前在工研院担任材料分析副工程师的彭圣墻是刚得法不久的新学员。三个月前彭圣墻偶然间在汽车的后视镜上发现美丽的优昙婆罗花。据佛经记载,优昙婆罗花每三千年开花一次,这种花的出现意味着转轮圣王在人间正法。自此也种下了彭圣墻的佛缘。

在网友的推荐下,彭圣墻请回了《转法轮》一书,不到两天时间就通读完毕。“看了觉得这好象是在我心里面追求很久很久的东西。因为我原来练过气功,练了觉得气上面有点感觉,可是一直好象少了什么。而我在《转法轮》里终于找到了追寻很久的东西。”彭圣墻表示,《转法轮》的用字遣词非常易懂,让他一下明白炼功却不长功的原因,就是因为心性没有提高。

远嫁台湾的大陆新娘刘女士在中国时曾经是中共党员,她同时也是一名教授中国舞的老师。二零零八年七月,刘女士接触到一群法轮功修炼者,她发现这些法轮功学员都非常善良,与中共诬蔑化宣传的样子完全不是一回事,便向他们询问天安门自焚案的真相并上网查证,尔后恍然大悟:原来一切都是共产党一手捏造出来的假相。

刘女士说:“原来我们从小到大都是被骗的,简直不可思议,共产党怎么可以说假话,太可恶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刘女士仅花了一天的时间就读完了《转法轮》。“当时觉得好惊讶,觉得好象开了一扇门那种感觉,原来天地间是这个样子,太震撼了。我好想告诉我在大陆的亲友这些真相。”刘女士的眼角泛着泪花,激动地说着。

“当腰鼓队的鼓声一响,我的心一震,就想流眼泪,特别是唱‘法轮大法好’的时候,真的好想流眼泪,好激动。”刘女士很高兴有机会能来清华大学全程参与游行和功法表演,虽然活动量大,但一点也不觉得热,掌旗的时候也不觉得累,感到无比殊胜。

同是清华人,两岸遭遇大不同

清大资工所硕士班学生、清大法轮功研究社社长林圣雄同学表示,法轮功倡导真、善、忍,全世界有上亿人在学炼,为了让更多的人认识法轮功,知道法轮功的美好,特地邀请新竹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至校庆活动中展演功法,同时也让校庆活动更丰富多元。

但台湾海峡对岸的中国大陆的清华大学法轮功学员们却没有这么幸运可自由地学炼法轮功。据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报导,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九七级学生柳志梅,以“山东省第一”的成绩从山东农村被保送到北京的清华大学。她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非法判十二年重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临出狱前,遭到狱方注射毒针;回家的第三天,药力开始发作,柳志梅突然精神失常,并且一天重似一天,开始胡言乱语,手舞足蹈,语无伦次,失去了记忆。

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九九级博士生黄奎,曾获郑格如奖学金、优秀学生一等奖学金,并获清华大学“优秀毕业生”称号。二零零零年六月因在校园内炼功,被派出所警察在校园内当众殴打,后被清华大学勒令退学。

清华大学热能系九七级硕士研究生刘文宇,曾任热七班班长,获清华大学优良学生奖学金。一九九九年五月因成绩优异,提前攻读博士学位。二零零零年六月,刘文宇因到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以“涉嫌非法聚集”之名非法刑拘一个月,并被清华勒令退学。

由于中共消息严密封锁,这仅是不完全的曝光,也只是迫害中的冰山一角。

台湾清华大学校风开放,尊重多元文化与信仰自由,校园内设有法轮功研究社,除了大学生之外,更有许多研究生、博士生和教授都加入修炼的行列。同是清华人,遭遇确是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