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八日】修炼十多年了,现把自己的修炼历程简单归纳出来,感谢师恩,也和同修交流,共同提高。

喜得大法,重获新生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被人戏称为“药罐子”。那时走到哪里别人都不把我当正常人看待。说实在的,我这“病猫”瘦到拿根线都可以把我当风筝放上天去的。记的三十多岁的我,在一家桌球娱乐室打工时,所有来娱乐的人都叫我“老太婆(婆子)睇数!”听着都是烦人闷心的话。后来被安排到书店工作,全单位一致拒收,他们都说单位是请工人,不养病猫。因为我丈夫是个小领导,单位才无奈接收了我。

正在我的人生走向无望之时,一九九七年三、四月间,我喜得大法。修炼法轮大法后,纠缠我多年的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平生第一次有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拉了回来,给了我新生,使我按照“真善忍”的大法修心向善,学习时时处处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周围的人们也目睹了我修炼前后判若两人的变化。在事实面前,单位的领导、职工都感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为了让更多象我一样的人受益,单位领导还积极推销大法书籍。

迫害初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所有的媒体都诬蔑法轮功,一片恐怖笼罩,乌云压顶。那时公安局几辆警车天天到我上班的地方干扰我的正常工作,他们强迫单位领导配合公安局逼迫我放弃修炼,写不修炼的保证书,说否则就开除我。我知道这是对我信师信法的考验,所以我坚持一天天、一次次的不动心、不动摇,不理睬他们,不配合他们。正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他们终于不了了之。

为了证实法,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和几位同修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可是刚到广州火车站就遭到严密封锁,被恶人胁迫返回本地公安局,并决定扣留我们一个月。当时,由于我还有三、四个月就退休了,单位领导知道如果关押我,按行政规定,当自动离职处理,退休无效。当时两位领导冲破重重的阻力,到公安局同他们讲情讲理,一直讲到晚上十二点多,硬是把我接了回来。在这种象“文革”一样恐怖的高压气氛之下,单位的领导能呵护善良,支持正义,我也为他们的选择感到欣喜。同时我也体会到这是大法正的力量,体现出了师父洪大的慈悲,以及被同化的生命是多么的可贵。

在难中救度众生

十年的迫害,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也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在迫害中,我是靠信师、信法走到今天的。

我因二零零零年四月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被非法送三水劳教一年。回来后,更感到邪恶的谎言流毒甚广。连我所有的亲朋好友都不敢亲近我,其中包括我的兄弟姐妹、儿媳妇,甚至连三岁的小孙女也不让见我。特别是回娘家,当我坐下要说话时,每个人都找借口走开了,没有人敢和我说话。每次回娘家都是这样,感到委屈、孤立无助的我,因为觉得无颜(爱面子的心)而多次暗暗流泪,为想见孙女哭过多少次,感到做好人真难啊!这一切,都是中共邪党的谎言对大法、对我的迫害!

后来通过不断的学法,心态才逐渐调整过来,特别当我读到师父的这一段讲法:“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转法轮》)这时,慈悲心一出,才觉的这些亲友们也是被迫害的,他们也因我遭到了多少白眼,承受了多少压力,他们真的也很苦啊!这样一下子就使我明白了:我们之间的隔阂来自邪恶的迫害!我不能怨他们无情,我得大法的目地是助师正法,负有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他们是我的亲人,亲人同样也是我要救度的众生。

我放下旧观念,去掉人心,为了使他们明真相,我到处去讲,昨天讲,今天讲,明天还要讲,总之见到谁都讲,他爱听不爱听都讲,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的善,不厌其烦的讲。终于有一天,真正无私无我的善心,打动了他们明白的一面,大法的威力正了一切不正的因素。结果,他们这些人的生命都溶入了法中。我的哥哥走進了大法修炼,我的家人和所有亲戚都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并且都支持我修炼。看过大法书的丈夫,给了我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并且很多时候也帮忙讲真相、劝三退,帮助做有助于证实大法的事。还有的亲人因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神奇避过大难的,在当地证实了大法。

面对面讲真相

师父经文《快讲》发表后,我悟到师父要求做的我就跟着做。从那时起多年如一日,我每天利用各种便利机会去讲:只要你能够走出家门,想去讲真相救人,师尊或正神就会把有缘人带到你面前让你去救度的。

记的有一次我到公园乘凉,有一位六十多岁的男人主动走近我,并和我打招呼。这时,我先发正念清除他背后阻挡生命听真相的邪恶因素,接着就跟他唠家常,互相介绍工作、生活等情况,讲到我的年龄时他几乎不敢相信,这一把年纪还显的这么年轻,他问我是如何保养的?我就直接告诉他,是修炼法轮功得来的。告诉他修炼前我曾是一个“药罐子”,弱不禁风,修炼后才真正感受到身心健康的可贵;讲法轮功弘传世界的美好和中共为何迫害法轮功。他听了后既感不解又高兴。不解的是:他在北京做生意时就知道法轮功被打压了,却又听说法轮功并没有被压垮。高兴的是:原来本地也有这么伟大的法轮功!

有一次我回娘家参加侄女结婚的喜筵,我知道吃喜筵不是我的目地,救人才是我的真正目地。这样,我先跟过来帮忙的人或来喝喜酒的亲戚朋友讲明真相,劝了三退,接着我利用农村嫁女分全村饼的机会,紧跟着两个分饼的婶娘,带着零九年的神韵光盘、真相小册子,挨家挨户的问:你家有VCD机吗?有机子的就给他送神韵光盘,没机子的就送真相小册子,灵活单独发放。后来很多父老乡亲反馈说神韵很好看,有的说他经常看,有的说看神韵身上的疾病不见了等等。我为这些明白真相的生命感到欣慰。

还有一次也是回娘家参加喜筵,是庆祝农村建文化楼。我知我哥哥修炼,他在村里也讲真相。只是一些中邪党毒害甚深的人不愿听真相,个别还出言不善的。我觉的这些生命我也要救度,就利用其它的方式希望更多的生命得救。在回娘家前,我叫丈夫用毛笔抄了几首大法弟子写的歌词在挂历上,还工整的抄写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这些醒目的大字美观整齐,特别吸引人。刚到村子的大闸口,两个村的很多父老乡亲已列队观看狮鼓队,我肩背着那两个写着大法好的挂历,微笑的走近队列与他们一个个打招呼。我说:“请大家读读这些吧,很好的!”人们有的口不停的念,有的说很好,大家都笑眯眯的点头,没有什么负面的反应。

师父让我们多救人,我们要有坚定的一念:每个中国人都有机会,看大法网站或资料,有机会了解真相,从而有机会得救。要做好三件事就要学好法,不断的提高心性,放下人心,去掉各种执着心,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面对面讲真相,我们随时随地可以做。我不管是坐车走路,去公园或者菜市场,总之我不会错过任何一次讲真相的机会。有人搭话我说,无人搭话也主动扯起话题讲;接触不同层次的人用不同的话讲。例如学生,妇女,老者,中年人,或者普通人、有地位的,我都会顺着他们的执著去讲。我年纪虽大,没文化没水平,但接触我的人都以为我是一个有高学历、有文化、好口才的人,他们都说听得口服心服。我明白讲真相的智慧是师父开启的,只要你慈悲去救人,智慧就会源源不断。

为整体提高尽力

为了当地整体跟上正法進程,整体修炼提高,救度更多的生命,就需要提供充份的资料来源。二零零五年,我们三位老年大法弟子协调建起了资料点。当年烂鬼还很疯狂,十分邪恶。但我们三人正念正行,一定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干扰,我们做的是宇宙最正的事,有师父在有法在,我们三人利用各自特长,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环境好的则提供场地。由于资料供应及时,无论是对我地区的提高,还是对救度众生和改变当地的空间场都很好。有些公安局或看守所迫害过大法弟子的警察,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一个当初十分邪恶的环境,也逐渐改变成平静的环境。我们修炼人多学法,溶于法中,以修炼人一颗堂堂正正的心,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一切都在师父的呵护中。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快,资料点在当地也遍地开花了。在同修的帮助支持下,现在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

就写这么多吧,师父给予的太多太多,无言以表。总之今后我要加强学法,学好法,针对师父在最近几年几次讲法中提到的存在问题,抓紧修正自己,抓紧去掉各种不好的执著心,正信上来,正念正行,努力救度更多的生命,完成自己的史前重任。

谢谢师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