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刑无人性 满楼惨叫声

齐市铁锋分局和泰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摧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八日】我于零六年三月被黑龙江省齐齐哈尔铁锋分局非法抓捕。我被警察用布蒙上头用车拉到一空楼,警察扒光我的衣服,将我双手挂在墙上,又将双手拇指和小便处连上电线电我;非法提审时我被铐在铁椅子上,我的手一直连着电线,回答时稍一犹豫恶警就“电”我。铁锋分局当时抓捕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审讯时满楼都是惨叫声。

我是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曾被迫害的流离失所。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九日,我在父亲家下楼时,被楼下面包车里窜出来的三个人强行绑架到车上,为首的是新工地派出所片警邢惠民。

他们开车把我绑架到铁锋分局,把我铐在铁椅子上,折磨了我大约四十分钟。他们把我双手从铁椅子靠背上的两个圆洞穿过,用手铐铐上,身体往前抻,使我坐不到椅子上,双脚着地、身体悬着,大约十分钟左右,看我不行了,再让我坐在椅子上。当时我汗珠直往下掉,大约折磨了我三次。

第二天来了两个专门上刑的恶徒,把我头蒙上,坐车把我带到一空楼处,头一直蒙着,他们把我衣服扒光,把我双手挂在墙上,在两手大拇指上和小便处同时连上电线,接在电工用的“摇表”上电我,二下子我就承受不住了,痛的我生不如死。他们把我铐在椅子上,双手小指接上“摇表”电我,逼我提供其他学员的信息,否则继续电我。当时我已被电懵了,提审时我的手一直连着电线,回答时稍一犹豫恶警就“电”我,我实在承受不住了,上厕所时我只好撞墙,他们把我按在地上,掐我、捏我。铁锋分局当时抓捕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审讯时满楼都是惨叫声。4月7日我被送进看守所,后来得知,有20名学员被非法判刑。在看守所期间,马红的表姐绝食抵制迫害,被强行灌食致死。

2007年2月8日,李奇、刘晶明、郑华春、赵文山、慈海、任英群、邢延良、伍元龙被投到泰来监狱。当时集训队组长是犯人李海泳,副组长是付国辉,李海泳在集训队一手遮天,连警察也让他三分,他随意打骂犯人没人敢吱声。他开始找李奇谈话,让他转化,还把李奇棉衣拿走有意冻李奇、胁迫他转化。李奇绝食抗议后,他才把衣服还给他。后来又有几次大家都去放风时,李海泳把刘晶明单独留下,踢他、打他嘴巴子,让他转化写四书。后来大约在3月27日,监狱请来了一个转化演讲的恶人,会后李海泳来给我们开个会,大意是监狱让我们集体“转化”(放弃信仰),如不“转化”者,将动刑直至转化。当夜刘晶明被迫害致死。为了防止意外,当天就把所有法轮功学员分到了各队,继续强行转化。

我只因信仰真、善、忍做个好公民,多年来却遭受恶党非人迫害,曾两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次被非法劳教;还被非法关押在泰来监狱四年之久。如今泰来监狱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仍在遭受迫害,齐市公安系统还在肆意抓捕法轮功学员。呼吁世界人权等组织,各界正义人士,与我们共同制止这场对善良民众的迫害。

另:曝光泰来监狱狱警张景辉恶行

张景辉现任泰来监狱二监区二中队中队长。零四年提任十一监区一中队队长时,他便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刘海康、张奎武;零五年调往十一监区二中队任中队长,随后法轮功学员张奎武也被转入二中队,继续被其迫害。在张奎武绝食反迫害期间,张景辉利用强行灌食方式对张奎武残酷折磨,并扣押其补贴钱,直到张奎武被转入大庆监狱为止。后来他又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付名智的迫害,竟卑劣的扣押其家属邮来的生活费,将钱占为己有。零九年张景辉被调往二监区二中队任中队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